季晓南:国企应加快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用市场方式管公司|“致知100人”22期

原标题:季晓南:国企应加快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用市场方式管公司|“致知100人”22期

搜狐财经联合《经济》杂志“致敬建国70年”系列访谈——“致知100人”第22期(点击进入专题)

本期嘉宾:国务院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原主席 季晓南

从国家经贸委到国资委监事会,再到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深入国企改革第一线,季晓南见证了国企改革的风雨历程。

最近,原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季晓南接受了搜狐财经和经济杂志的联合访谈,讲述了40年来国有企业的变革史。

季晓南表示,改革开放40年来,国企改革从经济体制改革的中心任务变为重要任务,国企改革的重点和突破口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从放权让利,扩大国企自主权,到股份制改革,建立现代企业制度。

“目前国企的股份制改革取得了重大进展,截止2016年底,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将近1200家,占整个上市公司的1/3。”他说,股份制改革虽然解决了国有企业在市场经济下的实现形式问题,但并未解决如何调动企业积极性的问题。

在季晓南看来,混合所有制改革既解决了国有企业体制机制的弊端,同时有利于调动企业积极性。

国有企业在混改中的持股比例分配问题,他认为除了涉及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领域外,一般竞争性领域的国企只需相对控股即可。“总体上,我认为现在国有上市公司的持股比例太高,需要逐步降下来。同时,当前金融领域国企的控股比例也可慢慢降低,从80%降到60-70%左右。”

“‘混’不是最终目的,‘混’是途径、手段,‘改’才是最终目的。”季晓南认为,在国有企业引进“混改伙伴”时,首先要考虑对方的实力,其次要符合本身的未来发展战略。最后,引进的“混改伙伴”还要有利于国企自身的转型和竞争。

季晓南接受搜狐财经和经济杂志的联合访谈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国企改革发生了哪些重大变化?

季晓南:一是从中心转为重要任务。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从农村起步的,1984年十二届三中全会《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提出,改革的重点由农村转向城市,而城市经济体制改革则以国有大中型企业为中心,政府机构改革、投融资体制改革也都围绕这个中心推进。

2017年党的十九大强调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审核经济体制改革的十二项任务,其中第一项就是深化国企改革,由此可见,国企改革仍是重要任务,摆在第一位。

另一个重大变化是路径选择。1992年之前国企改革的重点是“放权让利”,即把经营权下放给企业,让企业经营者可以根据市场变化略作经营调整。

十四届三中全会之后方向转为“自主建设”,提倡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并在全国遴选了2000多家企业进行试点,这是国企改革的一个转折点。

但是改革很复杂,3年试点之后并没有形成相关报告,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建立产权制度,产权制度不改革,现代企业制度就很难建立。

1997年党的十五大提出,国有企业也可以进行股份制改革,并且明确股份制是公有制的主要实现形式,有利于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有利于提高企业和资本的运作效率。

因此,在此后的十多年里,大中型国企的改革方向都是股份制。截止到2016年底,中央企业的子企业公司制改制面达到92%,全国超过90%的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不含金融类企业)完成了公司制股份制改革。含有国有企业股份的上市公司将近1200家,占我国上市公司总量的三分之一。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混合所有制改革一直作为国企改革的突破口,但对混改也存在争议,对此您是怎么看待的?

季晓南:总体而言,股份制改革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二级、三级公司以及部分地方国企做得相对较好,央企特别是集团公司由于规模较大,并没有真正达到预期,其体制机制到底发生了多少变化,是否真正建立了现代企业制度,成为独立法人,很难说。

究其原因,一方面企业上市之后,国有股权比例过高,一股独大现象严重;另一方面,国企之间也可以进行股份制改革,并没有从根本上实现体制机制的变化。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混合所有制改革适时提出。所谓混合所有制,是指公有资本与非公有资本的融合,公有资本主要包括国有和集体所有,非公有资本包括个体、民营、外资,而混改的重点就是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国有资本与民营资本的融合。

可以说,股份制改革解决了国有企业在市场经济下的实现形式和效率问题,而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意义在于,不再是国企之间的“同性恋”,而是要与民营资本“异性恋”,调动民营企业、民营资本的积极性,真正促进体制机制转化。

与此同时,还应该逐步优化国有企业的股权结构,对于涉及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领域,国有股权比例可以高一些,甚至绝对控股,但在一般竞争领域,应尽可能相对控股或者参股,避免一股独大。

只有股权相对制衡,各股东在公司治理上的意见才能充分表达,才能真正实现政企分开、政资分开,否则只是把国有企业的管理方式延伸到了股份制公司而已。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中央大型企业在引进民营资本或民营投资者时,都有哪些标准和条件?

季晓南:投资与引资是一种双向选择,对于国有企业而言,引进的资本方一要讲诚信,二要有实力,三要符合企业的未来发展战略,四要有利于企业转型和综合实力的提高。

以联通为例,与移动和电信相比,其组建时间较短,规模比较小,犹如轻量级与重量级选手在同一个拳台上比赛,肯定会吃亏。

所以在混改时,联通将范围确定为四大类处于行业领先地位且与其具有协同效应的战略投资者,包括大型互联网公司、垂直行业领先公司、具备雄厚实力的产业集团和金融企业、国内领先的产业基金等。

最终经过反复考量,于300多家投标企业中确定了中国人寿、腾讯、百度、阿里巴巴等14家战略投资者,既解决了一股独大的问题,将国有股权比例从62.27%降到36.27%,也将通讯与互联网嫁接起来,有利于培育新兴产业,提高综合竞争力。混改,“混”只是途径和手段,“改”才是最终目的。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国企在引进民营资本时,如何把握股权比例的度?

季晓南:国企控股比例的总精神是要和国有企业在国民经济和国家安全中的地位、作用相适应。

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行业,比如军工企业,基本上没有股份制,也没有上市。即便有一部分二三级公司上市,控股比例也比较高,甚至是绝对控股。

如果是一般的竞争领域,国有企业在混改中相对控股,甚至是参股就可以了。但总体上,我认为现在国有上市公司的持股比例普遍太高,需要逐步降下来。

目前国企在金融领域的持股比例较高,我认为可以将比例降到60%、70%左右。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如您所讲,国企一股独大的现象依旧存在,如何有效改变这一现象?

季晓南: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一股独大”,不是说控股达到百分之七八十才叫一股独大,如果控股达30%,其他股东都是1%,无力挣扎,也可以称之为一股独大。倘若这一问题不能很快解决,国企改革的效果将会大打折扣。

要解决这一问题,对于上市公司而言,首先,资本市场要允许其可以根据自身需要增持或减持股权,而不是把它们的手脚捆得死死的。

第二,要有具备条件的资本方接盘,联通几百亿的盘子,之所以能够通过混改降低26个百分点的国有持股,关键在于BAT等民营企业有实力,且愿意参与其中。

第三,各级国资委以及有关主管部门应该转变职责,该管的管,该放的放,将用人权、收益分配权真正交到股东手上。

第四,要逐步放开对外国资本的限额,引进大型跨国公司,允许资本多样化。

搜狐财经&经济杂志:当前国企改革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您对今后的改革有什么期待?

季晓南:当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有两个:一是大型国企、央企在集团层面如何混改,这是个重点,也是个难点。

改革的动力从哪儿来,国企与民企的最大不同在于,民营企业家与企业资本有紧密的产权关联,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国企高管什么时候能像民营企业家一样关心企业经营,那国企改革就成功了。

二要在明确底线的基础上,授权给地方和企业,减少审批流程。

三要创造条件,改革难免会有破产倒闭、职工下岗,对各种风险要有充分认识。

四要按市场规律办事,通过用人权、分配权,特别是薪酬权利带动改革的积极性。

五要加快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建立严格的考核制度和用人制度,用市场的方法来管理公司。

未来国企改革的最佳路径就是,央企先与地方国企重组,之后再引进外国资本和民营资本,在优化结构、做大规模的同时,实现投资主体与产权的多元化。

(搜狐智库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转载自搜狐财经与经济杂志联合打造的“致知100人”系列访谈。)

IMF前副总裁朱民:改革者从不墨守成规|“致知100人”01期

对话张近东:企业转型要有超前规划,要谋定而后动|“致知100人”02期

对话倪光南:追赶发达国家芯片产业,要做好长期准备|“致知100人”03期

对话赵梓森:5G无法取代光纤通信,至少还要用2000年|“致知100人”04期

对话蒋锡培:企业创新要对标全球最好的企业|“致知100人”05期

对话陈晓龙:企业不要急功近利赚取利润|“致知100人”06期

对话宋志平:企业家最重要的品质是有担当|“致知100人”07期

对话邓亚萍:企业家与运动员都需要有拼搏精神 | “致知100人”08期

对话陈经纬:企业经营要“有多大力量做多大事” |“致知100人”09期

对话沈晖:用户要克服电动车不安全、充电麻烦的偏见|“致知100人”10期

对话茅忠群:我为什么坚持企业不上市,不打价格战?|“致知100人”11期

对话海闻:企业家要把对社会的贡献放到非常重要的位置|“致知100人”12期

陈泽民:企业要对政府、银行讲诚信,要善待员工和消费者|“致知100人”13期

对话彭森:产权改革是市场化改革的核心,房产税不会增加地方政府收入|“致知100人”14期

对话邹至庄:好的经济学家需要一流大师的锤炼|“致知100人”15期

对话中国北极科考第一人位梦华:生死只在一瞬间|“致知100人”16期

对话人大副校长吴晓求:中国未来要构建全球性的金融中心|“致知100人”17期

常沙娜:敦煌的女儿|“致知100人”18期

刘积仁:企业生命力在于投资未来,东北人也有创业精神|“致知100人”19期

张跃:拼尽毕生努力去买房不值得|“致知100人”20期

陈予恕:科学研究光喊口号不行,要持之以恒努力|“致知100人”21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