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侵占的美国领土却成了自己“玉碎”的地狱

原标题:日军侵占的美国领土却成了自己“玉碎”的地狱

文┃寒岫冷月

二战时期,美国和日本曾经围绕着一座小岛——阿图岛展开过一场惨烈的争夺战,这次战役规模很小,对二战的进程也没产生什么决定性的影响,但对于美国人来说却有着非常巨大的意义,因为阿图岛是被外国侵占的美国领土,这次战役也就成了美军赶走侵略者、收复国土的雪耻之战。

阿图岛是美国阿留申群岛中的一个小岛,阿留申群岛位于太平洋以北,白令海口以南,是白令海与太平洋的天然分界线,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日本发动中途岛战役的时候,也派兵进攻阿留申群岛,占领了位于群岛西面的两个小岛:阿图岛和基斯卡岛。

阿留申群岛地图

日军占领阿图岛和基斯卡岛后,加拿大和美国的陆军航空兵就不时地前去空袭,美国海军的舰队和潜艇也进行了袭扰。当美军在附近的阿达克岛和阿姆奇特卡岛修建了机场,进驻了战斗机和轰炸机,而日本海军又在科曼多尔群岛海战中败给美国海军之后,日军就只能依靠潜艇对阿图岛和基斯卡岛进行补给了。

此时驻守在阿留申群岛的日军已经完全变成了孤军,潜艇的补给又达不到需求,使得这些日本人常因物资匮乏而饥寒交迫,也使占领这些岛屿除了还有点宣传价值(毕竟这是美国领土)外,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不过对于美国军方来说,不管这些岛屿有没有价值都是必须尽快收复的,毕竟是自己的领土。

1943年1月,美国海军侦察到日本人在阿图岛的机场没有完工,岸防工事和防空设施也还没有修建,而岛上的日军守备部队一共只有2600人,还不到基斯卡岛的一半,于是决定绕过基斯卡岛,先进攻阿图岛。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批准了海军的阿图岛登陆作战计划,将登陆日期定在5月7日,由美军第7步兵师担任登陆部队。在参加战斗之前,第7步兵师专门到加利福尼亚州的海滨地区进行了两栖登陆作战训练。

参加作战的舰队本来计划在4月底出发,由于阿留申群岛一直浓雾弥漫,指挥这次作战的美国海军少将弗兰西斯·罗克韦尔直到5月4日才率领编队(战列舰3艘、巡洋舰6艘、驱逐舰19艘、运输舰5艘和护航航空母舰1艘),载着第七步兵师的1,1000人,从阿拉斯加的冷湾出发前往目的地。

5天之后,舰队驶近阿图岛,由于岛上笼罩着大雾,海岸又风大浪急不利于登陆,罗克韦尔不得不两次修改登陆日期,直到5月11日凌晨才下达了登陆命令。

在浓雾的掩护下,运兵舰由“一角鲸号”和“鹦鹉螺号”潜艇引导驶近阿图岛,遵守北极海员的规定在不能近于海狮吠叫能够听到的距离抛了锚。等战列舰向岛上的既定目标进行了炮击之后,第7步兵师的官兵们从阿图岛北部的霍尔茨湾和南部的马萨科勒湾同时登陆。根据作战计划,登陆部队将从南北两个方向夹击日军,在中间的高山汇合之后,再由东向西推进,把日本人赶进大海。

美国人运气不错。一来当时的大雾天气起了掩护作用,二来日本守军曾得到情报,美军将在5月7日进攻阿图岛,日本人对此做好了迎战准备,但一连等了好几天都没有动静,以为是情报有误,再加上天气恶劣,于是放松了警惕。美军没有遇到任何抵抗,顺利地登上了阿图岛。

登陆虽然顺利,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场没有预料到的苦战。尽管美国海军的战列舰对陆军实施了炮火支援,航空母舰也派出舰载机对日军阵地进行轰炸,但大雾天气同样也帮了日本人的忙,低能见度使得这些轰炸对日军阵地没有造成多大破坏,而阿图岛的地形和气候也让美军难以迅速展开攻击。阿图岛是荒凉贫瘠的冻土地带,此时正是冻土地带的解冻期,半解冻的地面泥泞不堪,让美军的登陆车和拖车常常陷在里面无法前行,只能依靠人力来拉火炮、运送弹药,使得前进速度十分缓慢。

为了从心理上打击日本人,早日结束战争,美国航空母舰舰载机在扔下炸弹的同时,也扔下了劝降的传单,但日本人对劝降毫不理睬,他们凭借着隐蔽的火力点,牢牢地守住了阵地,阻止了美军的汇合计划。

原本计划3天收复阿图岛,现在一个星期过去了还看不到胜利的迹象,这让美军高层十分恼火,撤掉了登陆部队指挥官艾伯特·布朗少将的职务。其实战斗不利也不能完全怪陆军,阿图岛是由火山爆发形成的,岛上不是荒凉贫瘠的冻土荒原,就是终年积雪的高山峻岭,几乎没有什么植被,在这种毫无掩蔽的地方发起冲锋,特别是仰攻,难度非常大。另外,岛上的气温几乎接近0℃,再加上湿重的雾气更是寒冷彻骨,没有准备御寒衣服和冬靴的美军被冻得身体发僵,行动自然变得迟缓。很多人被冻伤或得了战壕脚,严重的不得不送到后方战地医院治疗,有的甚至被做了截肢手术。

相比美军,日军的状况更加糟糕。

尽管日军指挥官山崎保代大佐将美军突袭阿图岛的消息向上级作了汇报,但他并没有得到什么支援。日本海军此刻正在密切关注盟军可能从珍珠港、新几内亚和所罗门三个方向发起的进攻,根本不可能把主力舰队抽调到毫无战略意义的阿图岛。日本大本营只能派潜艇和幌筵基地的航空兵去支援阿图岛,但这点仅有的援助山崎也没有得到,潜艇未能完成任务,飞机又因雾大难以发现目标。山崎唯一得到的只是一点心理安慰:5月21日,他总算看到一架日军轰炸机对美军舰队进行了攻击,证明帝国没有完全抛弃他。

阿图岛战役进行到5月17日的时候,山崎已经清楚他无法阻止美军的汇合,于是率领残存的日军退守到克莱维斯隘口,这是阻止美军前往奇恰戈港的最后一道屏障。面对兵力是自己数倍的美军,日本人知道失败已成定局,他们抱着“为天皇尽忠”的思想,决心凭借早已构筑好的战壕和据点,让美军为胜利付出高昂的代价。

日军的垂死挣扎让美军的进攻变得更加艰难,他们必须小心翼翼地清除每一个火力点,逐个占领每一条战壕,一步一步向前推进。

又过去了10天,没有后援的日军终于弹尽粮绝,山崎决定派一支敢死队在夜里冲进美军营地抢夺辎重,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5月29日深夜,一队日军在夜色和浓雾的掩护下冲下山坡,对美军位于谷地的中心营地发起突然袭击,屠杀了营地内的伤员和后勤人员。正当日军准备冲上美军存放辎重的山头时,500名维护车辆装备的美军工程兵奋力挡住了他们,这些只受过简单军事训练的工程兵打退了日本人的疯狂冲锋,守住了山头,然后把日本人逼下了山谷。无路可逃的日军聚集在一起,拉动手榴弹集体自杀了。

天亮之后,美军士兵在山谷里看到了地狱般的惨象,“堆满了缺胳膊少腿的尸体,无头的躯体散落一地”。这是美军第一次目睹日本人的集体自杀,对他们轻视生命的做法感到大惑不解。

日军集体自杀的山谷

除了山谷里的这次集体自杀,29日晚上日本人还有另一个集体自杀行动。战斗结束后,美军在一个死去的日本军医身上找到了一本日记,日记里记下了这次自杀行动的过程:

  • 今天晚上8点钟,我们全体在总部集合,战地医院也参加了,我们将发动最后一次攻击,医院所有的伤员都被命令自杀,剩下的33个活人和我也将去死,我毫无遗憾。为天皇尽忠,我感到骄傲,因为我此刻内心平静,下午6点,用手榴弹料理了一些伤员……再见,我亲爱的妻子,你爱我到最后一刻。我们的儿子,他只有4岁,他将无法阻挡地长大,可怜的小儿子多喜谷,今年2月才出生,再也不会见到你的父亲了。

5月30日,剩余的日军不是战死就是自杀,阿图岛战役就此结束。

5月31日,日本各大报纸报道了“阿图岛皇军全员玉碎”的消息,这是日本第一次在战报上使用“玉碎”这个词,随着战争的发展,“全员玉碎”的使用就越来越频繁了。

不过,阿图岛的日军并非“全员玉碎”,还有28人幸存了下来,这些幸存者大多是因为自杀未遂才活下来的,而一千多名美军官兵也为收复国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原创文章,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参考资料:

《大海战》 ﹝美﹞ C·W·尼米兹、E·B·波特 合著

《太平洋战争1941-1945》 ﹝英﹞ 约翰·科斯特洛

《二战风云》 王宏志 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