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金楼子》古帝名号双语现象的遐想

原标题:读《金楼子》古帝名号双语现象的遐想

南北朝时期的梁元帝萧绎《金楼子》记述了历代帝王的姓氏名字等信息,笔者仅做了初步的汉语与满语阿尔泰)对比,进一步发现其存在双语互转之现象。特别发现大禹之名也是双语互转之词,遂打油一首小诗“夏后禹义本虫也,故其字曰文命尔,复转语音云高密,肃慎巫弥雅哈是。”仅作一种民科观点备览吧。

燧人氏| eruwen

“太昊帝庖牺氏,风姓也,母曰华胥。”一般认为“太昊”与“少昊”对应,一老一少。一说风姓源于其父“燧人氏”,所谓“燧人氏钻木取火,烹饪初兴”盖钻木取火之人谓之“燧人”。一说“燧人氏,风姓,名允婼”,未见其出处。满语“风”谓之“edun ”,似与之有音转关系。又满语之“钻”谓“eruwen ”,似与“燧人”有音转关系。“风(edun)”与“钻(燧)(eruwen)”在满语里竟然音极其近似。窃以为“太昊”或本“火”(tuwa )之音转,因袭燧人而得,实与少昊不相对。

“庖牺”即伏羲,又有宓羲、包牺、伏戏多种音标,盖文明早期文字不备,口耳相传拣以文字标注而已。又伏羲与“华胥”后有“赫胥(苏)”似存在着一定的语言关联。又满语有“和硕-hoxoi ”,本从“hoxo ”所出意为“方隅”、“角落”、“旮旯”,引申为“方国”、“一方”之内涵。女真时代有部落叫作“合苏衮”也译为“曷苏馆”、“和硕馆”。有学者认为是“eshun sele ”生铁之转,盖属于疏误。“hoxonggo ”谓之“有角的、方的”,封谥谓之“端”,还是从“hoxo ”延伸的内涵。一说是女真语“藩篱”亦是引申而得。

神农| usin

“炎帝神农氏,姜姓也,母曰女登,为少典妃。”据云其又号神农氏,又号魁隗氏、连山氏、列山氏,别号朱襄(存疑)等。满语中谓田地、土地为“usin”,其音转与“连山”、“列山”近似。一说谓之烧山为田。“usin ”其意转即农。农神谓之“usin enduri ”。炎满语谓之“halhvn ”一般音译为哈勒浑,疾呼近于“魁隗”,盖即所谓的“炎”。其得姓姜水。

轩辕| suwayan

“黄帝有熊氏,号轩辕,亦曰帝鸿,少典之子,姬姓也。又姓公孙。”愚前考初判“suwayan ”为黄色之意,其音转似近“轩辕”。“sati” 音可转为少典,其意为公马熊,似即有熊之源。至于“鸿”,盖即“konggoro”其意有大雁之内涵,又是黄杓之色,盖指帝也谓之“鸿”即黄色之意转。其得姓姬水。

少昊| qolhoron

“少昊帝金天氏,一号穷桑,二曰白帝朱宣帝,黄帝之子,姬姓。”愚前考初判“少昊”即““qolhoron” ”本“白帝”之“白”意。穷桑与朱宣盖一音之转。古将“秋之白藏”也叫作“西昚”,盖皆源于少昊,与秋对应故属金,谓之金天氏。穷桑、朱宣,似与后世之宿沙、肃慎等有语言关联。(少昊之名,鸷与xe、玄嚣与xongkon、朱宣与juxen

颛顼| den xun

“帝颛顼高阳氏,黄帝之孙,昌意之子。”愚前考初判““den dergi xun” 即可转为颛顼之音,其意高阳。”姓氏与帝号是互转之词。

| gerqi

“帝喾高辛氏,少昊之孙,乔极之子。生而神灵,自言其名曰逡,〈齿并〉齿。”前叙“高辛”盖即“gerqi ”其意转为“喾”,告白、告发之意。逡,亦有版本文献作名俊(一作夋,夔),盖皆音转使然,似为“gerqi ”之疾呼切音。姓、名、字,皆一词之转。

| qolhon

“帝尧,字放勋,一名同成育,陶唐氏帝喾之子。”满语中借词谓之“yoo ”即尧。《说文》谓“尧,高也”,可查“qolhon ”盖即“同成育”谓之“高大的山尖”。该词前音重读即“尧”,后而音节重读近于“放勋”。盖尧之名本指如高山一样。帝尧之名是双语互转的。同时可以发现“qolhon ”之音变极似“陶唐”。

| xun

“帝舜有虞氏”亦云其名“重华”,《史记》“虞舜者,名曰重华”。一般认为“”即民族语之“xun ”指日、太阳。又有云“姚姓,有虞氏,名重华,字都君,谥曰“舜”,轩辕黄帝九世孙”。盖“重华”即源自其“目重瞳子”。满语中有“hojo faha ”谓之“瞳孔”,“hojon ”谓之“虞(美人)”,盖即所谓的“都君”,合音疾呼即“姚”,而所谓重华即是“重faha(华)”,双瞳之貌。“虞”本义“白虎黑文”,盖引申为黑白相间之“瞳孔”,所以叫作有虞氏,盖也跟瞳孔有关系。

| umiyaha

“帝禹夏后氏,名曰文命,字高密。”“禹”《说文》谓之“蟲也”,即是虫,乃其本义。满语中谓之“umiyaha”,也即是“文命”,再转为“高密”。可见“虫”才是大禹的名称本源,后来因为文化崇之,乃至隐没了禹的本义。大禹之名是双语互转的。又“umiyaha ”脱音而后音重,似与“夏后”关联。盖太史公所云“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并非杜撰,大禹之名号可以双语互转,此其侧证也。又匈奴(xongnu)、夏后(xiahou)存在着语言关联,去韵存音之后即“xn”与“xh”,音极近。

| tahan

“成汤姓子,名履,字天乙。”即tahan”即“汤”亦“天乙”,本义木屐谓之“履”。汤之名是双语互转的,前文多有叙述。“成”是一种誉为,谓之开国之君,如成汤、武成王,在谥号中的解释就更丰富了,如“安民立政曰成、刑民克服曰成、佐相克终曰成……

|fiyan

“周武王发,望羊高视〈齿并〉齿,生而有光”,“西周青铜器铭文常称其为珷”。满语之毛发谓之“foron ”亦有旋涡、头发旋儿之意,其音近于“发”。愚以为其盖源自“生而有光”取名为“发”,所谓光华之意。满语光华“eldengge fiyan ”,前者是光辉、后者是颜色、容貌。盖姬发生是颜色有光,所谓光彩照人之状,故谓之“fiyan”也即“发”。“珷”也是该意,引申自“似玉之石”,满语有“giru”也指代容颜,音转近“珷”,盖都源自其“生而有光”。

刘季|ajigan

“汉高祖刘季,父名执嘉,母曰含始,入池中浴,见玉鸡衔赤珠,名曰玉英,吞之有孕。”“刘季”即“刘邦”,《史记》“高祖,沛丰邑中阳里人,姓刘氏,字季。父曰太公,母曰刘媪。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於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季”或即是伯仲叔季之“季”,属于家里的老小儿、小四。后刘邦称帝之后便改为“邦”,即国主之意,而季则转成了其字。

要探讨秦汉之后的语言互转就非常难了,封建王朝的大一统对车书规范,形成了新的族群认同,新的语言规范。但前考“伯仲叔季”实际也是双语基因之词,bonggo“伯孟冠”、jai“仲亚”、deo“弟叔”、ajigan 即是“季”,最小的之意。但其辨识度已经不明显了ajigan,云可转为季、邦(国),似已经牵强,但属偶然耶?。后诸帝王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