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国家被打得只剩两架远程轰炸机,还是决定远征日本

原标题:整个国家被打得只剩两架远程轰炸机,还是决定远征日本

1938年5月19日,中国飞行员驾驶装有100多万张传单的两架马丁139WC轰炸机,飞越东海远征日本本土进行“人道远征”空袭,对侵略中国的日本军国主义发出警告。日本有史以来第一次被外国飞机轰炸袭击。

这是世界航空作战史上绝无仅有的“纸片轰炸”,虽然没有产生实际的杀伤,但却彻底打破了“大日本神圣领空不可入侵”的妄言断语,极大鼓舞了全国人民的士气。

1938年中国空军“人道远征”之战

整理 | 群学君

01

“七七”事变起,中国军民开始了艰苦卓绝的全面抗战。日军依仗其空中优势狂轰滥炸,我同胞罹难无数,激起各界共愤,纷纷吁请政府以血还血,轰炸日本本土。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汇集各方意见后,决策派空军突袭日本,不投炸弹而掷纸弹,即散发传单,既以揭露日军侵华暴行,召唤日本国民齐起反战;又以显示中国军民反抗日本侵略之决心与伟力;三则表现我中华民族不滥杀无辜之德威。航空委员会秘书长宋美龄定名为“人道远征”。

中国飞机用传单“轰炸”日本并非一时心血来潮。早在1936年年底,军事委员会参谋本部制定的1937年度《国防作战计划》就向空军要求,“准备全部轰炸机袭击敌之佐世保、横须贺及其空军根据地,并破坏东京、大阪等大城市”。但不久抗战爆发,中国空军在与日本的血战中伤亡惨重,其中能够飞抵日本本土的萨伏亚S-72和马丁-139WC等两种远程轰炸机损失殆尽。

无奈之下,国民党政府将目光瞄向了海外。1937年9月,中国军事代表团赴苏联洽谈军事援华问题时,收到蒋介石密令:务必购买可以用于轰炸日本的重型远程轰炸机。10月,苏联对华军事援助协议中的6架TB-3重型轰炸机按计划飞抵兰州。11月30日,其中的5架飞机由兰州经汉口飞南昌进行对日轰炸前的临战训练。不幸的是,日方早就得到南昌有中国重型轰炸机的情报。12月13日,日机空袭南昌机场,当场炸毁2架,炸伤3架,剩下的战机被迫飞返兰州躲避空袭。后来,由于数量有限且备件缺乏,TB-3在中国战场只作为运输机使用,再也没有担当任何战略轰炸任务。

就在人们为轰炸机一事发愁时,美、英、法、荷等国的多名志愿飞行员来到中国参战,同时带来了马丁-139WC轰炸机4架、伏尔梯V-11轻轰炸机7架和刚刚从欧美淘汰的诺斯洛普G2E轻轰炸机数架。中国空军似乎又看到了希望。

购自美国的伏尔梯V-11轻型轰炸机

鉴于此次远征属前无来者的壮举,宋美龄考虑到设备与技术的欠缺,准备聘请外籍飞行员执行,但对方却称执行这项任务风险太大,提出了让中国政府无法接受的天价酬金。针对这种情况,国民政府航委会决定由中国飞行员来执行这一任务。

02

1938年3月上旬的一天,一位气宇轩昂的空军青年军官被引进了军事委员会卫院长的办公室,他是委员长侍从室执行专机飞行任务的徐焕升上尉。

时年32岁的徐焕升出生在上海崇明今庙镇和平村,早年在江苏医学院肄业,后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学习。1927年,21岁的徐焕升投考中央军校交通大队,两年后选送中央航空学校第一期受训,以品学兼优奉派留洋,先后在德国、意大利航校深造。1934年学成回国后,先在笕桥中央航空学校教导队担任教官,不久调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任委员长座机副驾驶、分队长、中队长。这一次,他专程请缨,就是为了能跨海东征,空袭倭寇,实现对日抗战史上的壮举。

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最终批准了徐焕升的请求,同时叮嘱,“此项任务非比寻常,是我军第一次远征倭土,在世界上也无此纪录,意义重大,引国际间瞩目,故而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徐焕升(1906-1984)

不久,中国空军重新制定了《空军对敌国内地袭击计划》,选定日本佐世保军港和八幡市为轰炸目标。为了保证任务的顺利完成,航委会又从飞行第八大队第十九中队调来以佟彦博副队长为首的七名优秀飞行员,共同组成特别轰炸中队。

特别轰炸中队在徐焕升的率领下,对当时中国空军的各种轰炸机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考察,最后选定马丁-139WC轰炸机。而后,特别轰炸中队在成都凤凰山基地开始了临战训练,并对马丁机的性能进行摸索和适应。在训练过程中,徐焕升发现:马丁-139WC虽然性能良好,威力巨大,但返航途中极可能遭到日本人的追击,不一定能在沿海机场加油。而且,仅靠眼下这几架飞机投掷炸弹难以取得震慑效果。于是,特别轰炸中队请示航委会,修改原定计划,以两架轰炸机携带传单空袭日本,宣扬我国抗战意志,警告日本当局,并且为了缩短航程,将目标改为九州岛岛的长崎、福冈和北九州。国民政府同意了他们的建议。

马丁-139WC飞机

一方面,机组人员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因是越洋长途飞行,且是夜间出征,困难甚多,好在他留学德、意期间积累了相当经验,对机组人员言传身教;又邀集了几个电讯知己,设计了一套陆空定向电台连锁网,弥补了无线电导航的欠缺。高度保密中,差不多每天晚上升空演练,试验战机的全载重量与续航能力,熟习越洋飞行的仪器使用,掌握夜间无线电定向航行,一次又一次模拟投弹……

另一方面,由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厅长郭沫若拟就《告日本国民书》,文告主要内容为:“中日两国有同文同种、唇齿相依的亲密关系,应该互助合作,维持亚洲和全世界的自由和平,日本军阀发动的侵略战争,最后会使中日两国两败俱伤,希望日本国民唤醒军阀放弃进一步侵华的迷梦,迅速撤回日本本土。”

郭沫若还主持编写了《告日本工人书》、《告日本农民大众书》、《告日本工商者书》等多种传单,由日本友人、反战作家鹿地亘翻译成日文。日本反战同盟也撰写了《反战同盟告日本士兵书》。传单总印数达二百万份。中国空军远征日本空投文告传单的目的:一是突破日本人认为日本本土不容侵入的自大狂;二是显示我全民抗战的决心。

人道远征宣传单内容

蒋介石对这次远征十分关心,他曾在日记中写道:空军飞倭土之宣传须早实施,使倭人民知所警惕。盖倭人夜郎自大,自以为三岛神州,断不会被人侵入,此等迷梦,吾必促之觉醒也。

时任航空委员会秘书长的宋美龄则亲莅汉口南湖机场,召见徐焕升等,询问演练情况,鼓励之后,郑重承诺:“死有重于泰山、轻似鸿毛之分,为国家民族牺牲是光荣的,无论成功还是成仁,党国决不辜负你们。”徐焕升代表机组朗声回答:“誓达使命之成功,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03

由于技术条件的限制,飞行员只能依靠目视飞行、导航。所以,对日本轰炸就须选择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5月正值长江流域梅雨季节,气候变幻莫测,我方又无日本本土气象资料,只好逐日抄录东亚各地气象报告进行推测。按原计划,出征时间定在5月中旬的最后几天,可借后半夜的晴朗月色飞行。不料好事多磨,连日阴雨。徐焕升忧心如焚,等待着时机。1938年5月19日的天气有所好转。徐焕升认为不能再等了,便向航空委员会申报,得到了当日出征的答复。

此时,一份假电报“声东击西”掩护了远征。5月16日,日军陆军主力进攻徐州。为迷惑日军,航空委员会发出空军支援徐州的电报,又安排其他空军在陇海线东段一带侦察、轰炸。日本空军果然上当,着力加强华北空防,暂时放松了对东南沿海的空中控制。

1938年5月19日,中国空军人道远征付诸实施。出征之前,远征队队员曾被召见,征询其意见,“可再考虑一个小时,做最后答复。”八勇士点头应诺,“我们都是命提在手里的,没考虑过危险和生死,能参加就觉得光荣,不会贪生怕死,因为害怕家人担心,没有告诉家人。因为任务危险,可能一去没有回,所以,出征前,八位飞行员都写好了遗嘱。

15时23分,武汉南湖机场,八勇士精神抖擞来到战机旁,1403号长机由正驾驶徐焕升、副驾驶苏光华、领航刘荣光、通信员吴积冲驾驶执行;404号僚机由正驾驶佟彦博、副驾驶蒋绍禹、领航雷天春、通信员陈光斗驾驶执行。战鹰升空,经安庆、杭州等地,降落在前进基地宁波。徐焕升与机械师一道,又一次仔细检查了机件各部、各种仪器,加足了油,确信万无一失后,饱餐一顿,休息待发,并电告武汉指挥部。

23时,武汉指挥部命令传来:限于一小时内起飞。

机组全体人员摩拳擦掌,豪情满怀,徐焕升当即向蒋介石拍去电报辞行,可称悲壮:

职谨率全体出征人员,向蒋委员长及诸位长官行最高敬礼,以示参与此项工作之荣幸。并誓各以牺牲决心,尽最大努力,完成此非常之使命。

发动机轰鸣,徐焕升驾驶的长机滑动,尖啸声中头一昂斜插云空,僚机跟着起飞。时为子夜23时48分。

一对战鹰,朝着东北方向的敌国勇猛进发。

5月20日凌晨2时40分,我两架战鹰已飞临日本领海。停泊在海面的日军舰船,做梦也没有想到头顶上的会是中国飞机,以探照灯略作照射应付了事。徐焕升与佟彦博轻移机翼闪逝云端,于敌人迷离不辨中继续东飞,直捣敌国九州。

长崎已在脚下,徐焕升招呼佟彦博环飞一周,探明情形后发号施令:“目标马路路灯,投弹。”随即报告指挥部:“顺利到达目的地,开始散发文告。”

各机组人员以极其迅速而又熟练的动作,将纸弹接踵推出机舱,顿时化作万朵“雪花”,纷纷扬扬下降,潜无声息地落满了长崎的大街小巷,屋顶地面。两机复排成一线,直上穹苍,向北作半圆形航行。从空中回顾俯视,长崎街市的灯火已全部熄灭,探照灯光束在夜空中乱舞。尔后,双机编队以长崎为起点,向北做大圆弧飞行,于3时45分到达福冈上空,在撒下传单的同时投下了照明弹。4时32分,编队飞越北九州上空,将剩余传单全部投放。之后,飞机掉头向西南沿原路返回。5时23分,双机飞到公海。

1938年5月20日清晨,日本长崎一家寿司店的老板打开店门,突然发现门前到处是传单。传单上印着汉日对照的文字:

尔国侵略中国,罪恶深重。尔再不逊,则百万传单将变为千吨炸弹,尔再戒之。

日本安保部门立即在辖区内进行搜索,并将传单交由王子制纸八代木工厂进行化验,证实传单的确来自中国。消息传出,当地民众十分恐慌,并对当局所称“日本本土防卫固若金汤”表示怀疑。

当天,同在九州岛岛的福冈市和北九州市也发现了大量中国警告日本的传单。

慌乱中日军寻不到目标,又不知中国空军来了多少,既未发射高炮,也未升空拦截。

04

1938年5月20日8时40分,1404号机经宁波在江西玉山机场降落。9时24分,1403号机经临海在南昌着陆。9时30分,所有机队人员接到通知前往汉口汇合。11时30分,两架马丁-139WC轰炸机在空中编队后,降落在汉口王家墩机场。

捷报先已传到了武汉,三镇军民奔走相告,不期而集王家墩机场内外,欢迎徐焕升等胜利归来。11点20分,凯旋的战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大街小巷爆竹连天响,万众仰望欢呼。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孔祥熙、军政部长何应钦等也到机场迎接。

徐焕升等走出机舱

当徐焕升等八勇士摘下航帽出现在机舱口时,欢迎人群里彩旗、手帕、帽子挥舞如波涛翻腾,军乐声、鞭炮声、鼓掌声、欢呼声声震耳膜,中外记者与电影摄影师争前恐后把镜头对准了他们。一名英国记者以敬仰的口吻对中国同行说:“徐队长等都是绝对的英雄,假使我是个女的,马上会爱上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夹道欢呼声中,徐焕升等乘车前往空军政治部,所经之处万人空巷,追前逐后,争睹远征英雄的仪容风采,欢呼叫好声此起彼落。

5月22日,周恩来、陈绍禹(王明)、吴玉章、罗炳辉等代表中共中央和八路军办事处亲自到国民党空军司令部,对凯旋的飞行员进行慰问,并赠送锦旗一面,上面写着八个大字:“德威并用,智勇双全”。周恩来还发表了讲话,赞扬他们的成绩和英勇行为,并与徐焕升和佟彦博合影留念。

周恩来等赠送锦旗

中国空军“轰炸”日本本土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士气。全国各大媒体纷纷对此进行报道。著名的《抗战》三日刊在5月23日第74期上刊出了邹韬奋的《空军远征日本与新的抗战力量》文章,该刊著名评论家余仲华在同期的"战局动向"栏目中也指出:传单给日本一个警告,百万张传单可以变成百万吨炸弹!《大公报》也于5月21日在头版刊出《空军夜袭日本》的社论。

《新华日报》报道

英国《新闻记事报》社论称:"中国空军日前飞往日本散发传单,唤醒日本人民推翻军阀,此事意义重大,亦饶有趣味。"苏联《莫斯科新闻》也不吝赞美之词:"中国空军在抗战中占重要地位,在未来无疑将充当更为重要的角色。"其他世界主流媒体也认为,中国空军夜袭日本本土,彻底打破了"大日本神圣领空不可入袭"的妄言,狠狠地灭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嚣张气焰,极大地鼓舞了世界人民的反法西斯斗争。中国飞行员的良好形象也得到了充分展示,尤其指挥官徐焕升获得了外国同行的"世界一流飞行员"的美誉。

六年后,美国《生活》杂志刊登世界著名的12位飞行员的照片,徐焕升位列其中,他的照片上标明:"徐焕升是先于美军杜立德将军轰炸日本本土的第一人。"

自1894年始,中国与日本发生了两次战争。甲午中日战争,中国惨败,日本崛起为帝国主义强国;1937-1945年日本全面侵华战争以中华民族之浴血奋战,取得全胜之局告终,自此中日荣辱易位。这两次战争的原因、进行的经过、最后的结果,以及它们对于亚洲和世界全局所产生的影响都完全不同。

本书辑录了唐德刚、吴相湘等史学大家关于两次中日战争的重要文章,其中唐德刚关于“汪精卫投敌始末”的系列长文首度在国内结集出版,带读者在历史深处反思两次中日战争中中国之得失。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