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坑 12 年,我从“网瘾少年”变技术大牛

原标题:入坑 12 年,我从“网瘾少年”变技术大牛

2018 年,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游戏申报审批重要事项通知》,称因机构改革,所有游戏版号的发放全面暂停,且并未通知暂停期限。随着此消息的发布,快速发展的移动游戏市场立即进入寒冬,根据 GPC & CNG 报告称,移动游戏市场同比增速从 2017 年的 41.8% 下滑至 2018 年的 15.4%。

直到 2018 年 12 月 29 日,游戏版号审批重新开启,移动游戏市场似乎才开始回暖。虽说游戏市场瞬息万变,但是仍有不少的“游戏粉丝”希望能加入到游戏行业当中。本次,TGO 鲲鹏会采访了一名由爱好牵引,“入坑” 游戏行业 12 年的技术大咖——tap4fun 技术 VP 刘一 & TGO 鲲鹏会成都分会会员 ,他将分享自己的“游戏人生”。

作者 | Rainie Liu

tap4fun技术 VP & TGO 鲲鹏会成都分会会员 刘一

“入坑”12 年,开启人生副本

今年,WOW (魔兽世界)怀旧服刚刚开服,人气一直处于爆炸状态,网易甚至提前开了多组服务器,却仍然无法抵挡玩家的热情,从开服第一天起,WOW 就不断传出服务器被挤爆的消息。而在 2004 年,WOW 刚刚问世时,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况,有不少人因为 WOW ,而选择投身于游戏行业,刘一就是其中一位。

当时,刘一和寝室里的小伙伴一块“入坑”,玩得非常痴迷。正好刘一的研究方向是计算机图形渲染,所以刘一按着爱好,写了一款软实现的 3D 渲染管线作为他的答辩内容。不仅如此,刘一抱着对游戏的源生热情以及希望能在游戏行业深耕技术的执念,他选择去到了 Gameloft,从那时起,刘一就在这一领域干了 12 年。

Gameloft 是全球顶级的手游研发公司,拥有着良好的技术研发体系和培训机制。在 Gameloft,刘一不仅感受到了公司内部大量游戏骨灰级粉丝的热情,同时因为第一份工作在大厂,这对于他的代码规范得到了很大的帮助。刘一在回想起这段时光时,用了“美妙”一词形容,因为最重要的是,刘一在 Gameloft 认识了第一个女朋友,也就是他现在的妻子。

在 Gameloft 工作 4 年后,刘一希望能尝试做一些不一样的游戏内容,所以他选择离开 Gameloft,开始了创业之旅。虽然最终创业失败了,但是他表示从中仍收获了大量的经验。

当 TGO 鲲鹏会问到刘一是如何加入 tap4fun 时,刘一表示,这是一个很自然而然的选择,因为 tap4fun 的创始人是他曾经在科大的同学。

回想起过去的手游开发经历时,刘一提到了 2009 年,他第一次作为主程带领团队开发《Let's golf 2》手游。刘一称,“因为这是我第一次作为 TL(Team Leader),当时的心情可以用‘颤栗的兴奋感’来形容。这段经历,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团队使命感’的价值,当时,我们的工作时长远远超过 996,但是每个人都非常的用心,这款游戏就如同我们的孩子。”当然,最后,《Let's golf 2》这款产品也收获了很好的成绩,得到了最高排名全球第 15 名的好成绩。

用新技术颠覆游戏行业

游戏是一个充满创意的行业,创意可以天马星空,但是终究还是需要技术的支撑。

2017 年,刘一刚刚升职为 tap4fun 的技术总监,当时的他面临一系列的技术挑战,其中一项是,技术研发是密集型导向,程序员从中没有获得技术成就感。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刘一成了了特斯拉实验室,他希望能让 AI、区块链等新技术与游戏相结合。

特斯拉实验室创立之初,确实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在公司内部传递了“技术创新”的声音,但是刘一很快就发现,由于当时的公司规模,我们还不足以支撑和业务比较脱节的基础理论研究。于是,2018 年,刘一立刻针对这个问题做出了调整,特斯拉实验室“重新起航”,以新的技术框架为研究方向,结合其余的中台部门,与项目组合作输出。而在这次转型后,已经将公司今年的技术债务偿还得差不多了,而且研发效率也得到了了大幅度的提升。

除此之外,随着云、AI、5G 等前沿技术的到来,游戏行业也深受其影响。针对这个问题,刘一认为,AI 确实是一个大方向,尤其是在 tap4fun 拥有一定的体量数据资产后,基于 AI 可以做很多东西,比如对玩家行为的预测,可以帮助我们针对性的开发运营活动;又或者对玩家类型的标记,可以迅速的剔除那些恶意的资源商小号等等。

Make something people love

不少人都称 2018 年为游戏行业的寒冬,因为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游戏申报审批重要事项通知》,称因机构改革,所有游戏版号的发放全面暂停,且并未通知暂停期限。近日,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官网上,《出版国产电脑网络游戏作品申请书》时隔一年后重新上线,这意味着游戏版号申请正式开启。

据游戏行业上司公司财报称,2018 年 A 股市场利润头部公司增速均已放缓。与此同时,游戏行业也正在进行一次内部洗牌式的维权之战。“战场”中,烽烟四起,将游戏行业内部许多不为人知的问题曝露在大众面前。对于这一点,刘一笑称,2018 年不一定是寒冬,更有可能的是,这是未来 10 年中最好的一年。进口游戏版号暂停发放,以及此起彼伏的侵权案件的困境,正在拖累整个游戏行业。

纵观近两年游戏行业的发展态势,刘一认为,想要平稳发展,核心措施只有一条,全力推行公司"make something people love"的理念,用产品解决问题。

目前,tap4fun 已经搭建了部分中台的基础设施,未来将会继续朝既定方向前进,同时会多做一些常用功能的尝试,比如行军、战斗、FTE 等等。

如今,国内游戏行业坐拥着全球最大的游戏厂商和游戏市场,难免会遇到前方无人之路的问题,但是在形势一片大好的环境下,如果游戏公司能凭借新颖的游戏方式、精细化的运营和强有力的技术研发,那么一定会有更多优秀的游戏产品脱颖而出。整个游戏行业必将迎来新一轮的洗牌和重塑。

Q & A

TGO 鲲鹏会:不同团队间协作是否有不同的管理方式?

刘一:其实我觉得所谓的“不同团队”,只是工作方式,内容的不同。从公司层面来看,每个团队都是一个向量,向量是有方向和长度的,方向代表团队的态度,长度代表团队的能力,我们的管理,是要保证团队合作中,在公司的大方向上投影为正。不同个性,不同模式的团队管理都应该从这个角度出发去思考。

TGO 鲲鹏会:很多人都说游戏行业是日夜颠倒的行业,因为据 2017 年国际游戏开发者协会(IGDA)统计,约 76% 的游戏开发者每周工作时长超过 40 个小时,其中 35% 的从业者每周工作超过 50-59 个小时,甚至有 13% 的从业者每周工作时长超过 70 个小时,请问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

刘一:这个问题我尝试用一个类比来回答。

100 年前,在美式橄榄球中,有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即“进攻连环阵型的使用”,这是一个胜率极高,但对球员非常危险的阵型,在 1905 年,有 19 位选手因为这个阵型而丧命。即使面对这样的危险,球队为了胜利,依然不敢放弃这个阵型的使用。直到 1910 年,在更多的死亡案例出现后,这个阵型被官方禁止了,球队和选手才松了一口气。

TGO 鲲鹏会:您是 TGO 鲲鹏会成都分会会籍委员,当时为什么会申请成为 TGO 鲲鹏会董事会成员呢?

刘一:我非常喜欢和各行各业的朋友们交流,当得知 TGO 鲲鹏会有这么一个职位后,就一直想试试,一是可以为组织服务,二是可以认识更多的朋友。

活动推荐

10 月 26 日,GTLC 成都站将在成都市高新区正式拉开帷幕。环球易购 CTO& 前苏宁科技集团副总裁乔新亮、TGO 鲲鹏会成员 & 知道创宇 CTO & COO 杨冀龙等一批业界优秀的技术领导者,将悉数到场,分享领先的技术管理思考与理念,从而为成都本地的技术人提供一次丰富的、深度的探讨学习及拓展人脉的平台或机会。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GTLC 成都站相关内容,现在购票还可以享受刘一的专属折扣——6 折基础上再减 40 元的优惠哦!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