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汽车全美大罢工日损数亿,特朗普为何两难无法发声?

原标题:通用汽车全美大罢工日损数亿,特朗普为何两难无法发声?

美国通用汽车工人举行全美范围大罢工

【文/观察者网 徐乾昂】

“铁锈带”汽车工人是特朗普要追求连任不能得罪的“票仓”,通用汽车则关乎特朗普所鼓吹的“制造业回归美国”的成败。

当全美4.8万名通用汽车工人大罢工,给通用汽车带来每天可能高达4亿美元的损失,夹在中间的特朗普该怎么办?

一向以“大嘴”著称的他,难得沉默……

由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下称:UAW)发起的近5万通用汽车工人大罢工进入第二天,通用汽车在全美33个工厂、22座仓库停工。悲观预计,该公司正承担着每日4亿美元的损失。UAW则以每人每周250美元的标准,支持着参与罢工的工人们,该工会拥有高达7.21亿美元的“罢工基金”。

另一方面,特朗普无法发声之际,在本轮选举中处于攻势的民主党,嗅到了翻身机会。拜登、桑德斯、沃伦等处于大选民主党阵营一线的候选人,近日均出面表示会和UAW站在一起。

罢工游戏,谁能撑到最后?

据路透社、POLITICO新闻网等媒体消息,这次通用汽车遭遇罢工的主要原因,是未能与UAW在薪资、医保、福利、临时工和利润分成方面达成一致。数月来,UAW和通用汽车一直在就新一轮老同合同展开谈判。但直到15日旧合同到期,双方认为达成协议,次日(16日)罢工开始。

当地时间2019年9月16日,美国密歇根州弗林特,在通用汽车公司弗林特装配厂工作的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成员开始罢工 @视觉中国

本次罢工有约4.8万通用汽车员工参加,占到了通用汽车美国本土员工总数10.3万人的将近一半。罢工导致通用汽车在全美9个州的33个制造厂以及22个零件配送仓库关闭。这也是该公司自2007年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罢工。

本次罢工对UAW和通用汽车双方都将造成影响。

对于通用汽车,CBS消息称,花旗银行在17日作出了比较保守的预计:每罢工一天,通用汽车的营收可能损失高达1亿美元。

《底特律自由新闻》预计,罢工立即对通用汽车的收入造成重创,估计每天损失3.1亿美元。最为悲观的是密歇根安娜堡汽车研究中心。该机构预计通用汽车件面临每天4亿美元的损失,该公司在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工厂也将会波及。

观察者网注意到,通用汽车2018年财报显示,该公司目前有175亿美元现金和市场债券,同时拥有165亿美元的循环信贷——总计有340亿美元的流动资产。取决于每日亏损规模,通用汽车至少可以硬撑过2个月的罢工时长。通用汽车首席财务官苏亚德瓦拉(Dhivya Suryadevara)昨天还表示,必要时该公司还能通过“延期交货”、“减少开支”等手段对冲罢工影响。

另一方面,UAW在组织罢工的同时,承诺支付每位参与罢工的工人每周250美元。《今日美国》透露,该工会组织本身拥有7.21亿美元的“罢工基金”。若按照4.8万人的罢工规模计算,UAW足以成撑过1年。

美国联信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罗伯特•戴伊表示:“以一两天或一两周为单位的短期罢工不会对美国经济造成太大破坏。然而,长达两周以上的罢工将是破坏性的,而一场旷日持久的罢工将对密歇根州和中西部其他地区的汽车零售业产生毁灭性影响。

穆迪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则认为,如果罢工持续到年底,美国第四季度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将减少0.2个百分点。罢工将对通用汽车的信用评级产生负面影响。

特朗普“划清界限”,白宫表示不会干涉

早前在社交媒体上多次怒怼通用汽车CEO玛丽•巴拉、炮轰UAW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后两者互掐时,反而收敛了起来:

当罢工发生当天,特朗普在推特上用“又来了(here we go again)”进行回应,被VICE新闻网形容成“无奈且又随意”;次日(16日)他在前往新墨西哥城参加活动前受访,又表示“如果他们需要,联邦政府的调停永远都是可能的”。此话又被《大西洋月刊》形容成,在和双方“划清界限”

当罢工发生当天,特朗普在推特上用“又来了(here we go again)”进行回应,被VICE新闻网形容成“无奈且又随意”;次日(16日)他在前往新墨西哥城参加活动前受访,又表示“如果他们需要,联邦政府的调停永远都是可能的”。此话又被《大西洋月刊》形容成,在和双方“划清界限”

9月17日,POLITICO新闻网通过2名消息人士曝料,称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库洛德和制造业贸易顾问纳瓦罗,将参与到UAW和通用汽车的调停谈判之中。但白宫新闻副秘书德尔(Judd Deere)随后立刻通过邮件反驳,“这个消息是假的。白宫不会干涉到谈判之中。特朗普总统希望看到公平且迅速的谈判结果。

罢工事件对通用汽车,乃至美国经济都会出现影响的情况下,特朗普却在此事上显示出“中立”、“不强求”的态度,其实是有意而为之。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UAW作为汽车工人的工会,其实并非特朗普所在共和党的票仓。UAW在近年来的美国大选中,清一色偏好民主党候选人。2016年的那次大选,仅28%的UAW成员投给了特朗普。对比2008的麦凯恩以及2012年的罗姆尼,特朗普在UAW得票份额偏小。

特朗普当年仅在UAW工会“以家庭规模计票”结果中,表现有佳,创造了共和党自1984年以来的最好成绩。但即便如此,民主党在这个领域的得票数也要比共和党高。

红线为共和党支持率,蓝线为民主党支持率

对于通用汽车来讲,特朗普本是将其看作是自己“美国制造业复兴计划”中的榜样企业来推广。刚上任,特朗普就曾被曝向通用汽车施压,后者承诺要给美国带来7000个就业岗位。然而随着特朗普执意推行“贸易孤立主义”,加之美国汽车消费者需求变化,通用汽车在去年底宣布裁员1.5万人,同时关闭美国本土的4个工厂,对产线进行升级调整。

在此基础上,当罢工发生时,特朗普注定不能得罪任何一方。

《大西洋月刊》17日发文指出,如果特朗普向UAW示软,等同于亲民主党机构的一次胜利;如果向通用汽车示软,将给今后其制造业政策的推进增加阻碍。该媒体认为,特朗普如今陷入这个尴尬局面,又一次证明他在竞选时期的夸夸其谈,和日后实际政策推进成果不相符合。

民主党力挺工会,曹德旺:通用就死在工会上

继“气候问题”、“移民问题”、“控枪问题”后,这次通用罢工,对在本轮大选季处于攻势方的民主党来说,是一个新的翻身契机。《华尔街日报》指出,罢工将考验特朗普作为“防守方”,是否可以逆境中守住关键区选民,从而获得连任。

相对共和党,民主党候选人近期明显活跃。民主党阵线“候选先锋”、前美国副总统乔•拜登,曾在2008年底帮助纾困通用汽车,后者当年险些破产。如今拜登选择力挺罢工发起一方。他在社交媒体上写道,“骄傲地支持UAW,支持他们寻求薪资待遇的公平性。美国工人值得更好的待遇。”

曾在贸易问题上,力挺通用汽车、反对特朗普的伊丽莎白•沃伦,这次也站在了工人的一边:“我支持UAW,他们罢工是为了所求他们该得的。我呼吁通用汽车抱有诚意,和UAW谈判。”

民主党候选人伯尼•桑德斯则表示,“我为支持UAW工人而感到骄傲。我们对通用汽车的信号是明确的:停止贪婪的行为,坐下来,和UAW谈。”

从左至右:沃伦、拜登、桑德斯

劳工问题突然火热,《华尔街日报》认为,这也将会顺势演变成本轮大选的另一大核心议点。在这个问题上,此前因纪录片《美国工厂》走红的福耀玻璃的老板曹德旺,近日在央视节目中一语成谶。

9月15日,当通用汽车罢工还在酝酿之中时,曹德旺在央视财经《对话》栏目中说道,“通用怎么倒了?通用就死在工会上面。既然要等着你把我搞死,我倒不如我自己不做。”

央视财经频道评论员刘戈曾在观察者网专栏写道,美国工会发展至今,早已不是从名字上听上去由工人组织起来的草根组织,而是由精英人士操盘的真正的利益集团。工会通过养老基金的运作可以直接影响公司的决策,例如威胁让工会养老基金抛售那些违背工会意愿公司的股票向公司董事会施加压力。

对于中国来说,美国工会已经在实际上成为中国对美出口和投资的最大障碍之一。劳联-产联一直指责中国存在政府和企业对于劳动者的双重剥削,认为中国在国际贸易中采取了实质上的“社会倾销”,严重危害美国工人利益。但对中国来说,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都缺乏对美国工会的研究和沟通,进行谈判时根本不把工会作为重要的利益相关方,在这方面吃亏不断。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