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前高管窃取技术被判10年 自动驾驶领域为何暗战不断?

原标题:Uber前高管窃取技术被判10年 自动驾驶领域为何暗战不断?

近年来,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可谓是高歌猛进,行业内的竞争也愈演愈烈,尤其是对技术与人才的争夺更是进入白热化阶段,员工跳槽、挖角高管、窃取技术的纷争屡见不鲜。日前,Waymo与Uber之间曾围绕窃取自动驾驶商业机密一案展开过诉讼大战,最终Uber赔偿价值约17亿元人民币的股票与Waymo达成和解,而主角也可能面临10年的牢狱之灾。

Uber赔偿17亿元 主角面临10年牢狱之灾

外媒报道,前Waymo工程师莱万多夫斯基在工作期间犯下了33项盗窃罪与窃取商业机密罪,并将这些出售给了Waymo的直接竞争对手Uber。如果罪名成立,莱万多夫斯基将面临最高10年的监禁,另外每项罪名最高可罚款约180万元,外加其他经济赔偿。

2016年1月莱万多夫斯基离开Waymo,并拿到了谷歌几百万美元的离职补偿金,第二天就注册了280 Systems公司(OTTO 前身),半年后OTTO被Uber以6.5亿美元收购。这一波操作有点亮瞎众人眼,毕竟OTTO创立不足一年,为何Uber能以如此天价收购呢?

转眼到了2016年年底,莱万多夫斯基还未离职满一年,Waymo在激光雷达供应商的邮件中发现:一份据称是Uber激光雷达电路板的机械制图,与自己拥有专利的设计高度相似。Waymo这才恍然大悟的发现自己的商业机密被窃取了。继而,Waymo在系统中找到了证据:莱万多夫斯基曾在离职前下载了14000份共9.7G机密资料。

而Uber收购OTTO主要目的大家也就明白了,就是为了拿到激光雷达技术。最终经历无数次的诉讼大战,以Uber赔偿价值约超过17亿元的股票,并且不能使用Waymo任何自动驾驶技术为条件与Waymo达成和解,而针对窃密案主角莱万多夫斯的起诉还未完结。

一跳槽就吃官司?类似案例屡见不鲜

其实,在自动驾驶圈内,有关商业技术窃密的事件屡见不鲜。苹果曾起诉其前自动驾驶工程师张晓浪窃取商业机密,特斯拉也起诉过前员工窃取了公司自动驾驶源代码,百度同样指控过前高管王劲侵犯公司机密。

去年7月已经加入国内造车新势力小鹏汽车的张小浪,在圣何塞机场通过安检时被美国FBI逮捕并被起诉,张小浪曾是苹果公司的硬件工程师,被控计划跳槽到小鹏汽车时带走了苹果自动驾驶项目的商业机密。

苹果内部安全团队调查结果显示,在离职的前几天张小浪设备曾下载大量文件,其中包括一些机密文件。在监控中发现他出现在苹果的自动驾驶汽车实验室,并从实验室中带走了一些数据和物品。在后续调查中,张小浪也对FBI承认从苹果公司窃取了文件。

据悉,张小浪面临商业机密盗窃罪指控。如果情况属实,他将面临最长达10年监禁以及25万美元的罚款。

曹光植2017年4月加入特斯拉,曾是自动驾驶团队的一员,在特斯拉工作期间备份了公司固件、Autopilot和神经网络三个源代码存储库,并将其上传至个人iCloud账户,共计超过30万份文件。

曹光植称特斯拉在他离职期间从未询问过这些文件,或任何其他机密或商业机密信息。目前,案件还在审理中,最终还要看法院的裁定。

百度Apollo是国内自动驾驶最大开放平台,也曾起诉因窃取商业机密的前百度高级副总裁、百度技术战略委员会主席、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及王劲所经营的美国景驰公司。要求景驰公司停止利用该商业秘密从事与百度相竞争的自动驾驶相关业务、判令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5000万元。

最终,百度跟景驰达成和解,而王劲从景驰公司离职。另外,景驰还正式加入百度Apollo开放平台,成为Apollo合作伙伴。

事实上,以上这些窃密案件在自动驾驶行业中只是一小部分,从最早的Waymo和Uber的自动驾驶第一大案,到后来小鹏汽车接二连三地陷入舆论的漩涡,再到百度和景驰之间商业机密纷争,背后反映的其实是自动驾驶领域内对技术和人才的争夺,毕竟得人才者才能得天下。

庞大的商业利益变成人才争夺战

自动驾驶技术看似遥不可及,但早已被业内公认将成为一项能创造巨大商业价值的人工智能技术。根据瑞银集团的一份报告,到2030年自动驾驶出租车市场的价值可能超过2万亿美元,巨大的蛋糕导致越来越多的玩家涌入,人才就成为了各大企业争夺的头号目标。

目前,各路玩家积极抢占市场份额,想要乘风而起。谷歌、苹果这些以算法见长的科技巨头早已入局。通用、大众等传统汽车厂商也加入热潮。博世、法雷奥等汽车零部件厂商想分一杯羹。英伟达、英特尔、高通开始发力自动驾驶专用芯片。而Uber、Lyft等专车服务商和顺丰、图森等物流公司,因为将直接受益于自动驾驶技术,同样纷纷走上自研之路。

在人才流失与引进方面,美国自然也是大幅领先。英国、德国、中国和加拿大等国人才流动量落后于美国,中国人才流入量大于流出量。美国匹兹堡被誉为自动驾驶汽车开发之都,这得益于卡耐基梅隆大学人才出众的机器人学项目,该校计算机视觉专业毕业生能够拿到140万元薪酬,如此高的薪酬对一个毕业生来讲不敢想象想的。

百度在国内被称为自动驾驶的“黄埔军校”,从2015年到2016年,百度的自动驾驶团队流失了不少技术人才。其中,最被人耳熟能详的就是上文提到的王劲了,除此之外大部分叛将离开百度后都投入到自动驾驶创业浪潮中,这也是为什么百度被称为自动驾驶的“黄埔军校”,但从另一方面看就是百度根本留不住人才。

百度人才被挖墙脚挖的墙都快塌了,但反观自动驾驶领军者Waymo人才却很少跳出来,这又是为什么呢?据统计,Waymo总共950名员工,2/3是工程师,正是这些人构成了估值1750亿美元的Waymo。Waymo从谷歌脱离后,独立与谷歌成为姐妹公司,隶属母公司Alphabet。按照Alphabet发布2019财年Q2财报显示,净利润为99.47亿美元,同比增长211%。

在待遇上,不差钱的Waymo给技术人才的薪资绝对是顶尖的,据说国内某大厂开出了百万美金年薪的水平,而Waymo的技术大神却不为所动,要知道Waymo里面的华人技术不在少数,但是人家是有期权收入的。

总结:目前,国内外汽车行业正在面临技术革新,自动驾驶技术是所有车企都要面对的发展大方向,现在已经有不少汽车拥有低级别的自动驾驶功能,未来也将成为必不可少的功能之一。巨大的市场导致越来越多的玩家涌入,势必会造成人才的稀缺。但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需要多种技术相融合,有较高的技术门槛,欲速则不达。对于已经进入战局的玩家来说,踏实研发创新技术、培养自动驾驶人才是占据制高点的唯一途径,良性竞争才是发展的硬道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