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朝建立以后是怎么对付突厥的?东、西突厥为何常年交战?

原标题:隋朝建立以后是怎么对付突厥的?东、西突厥为何常年交战?

隋朝建立以后,利用突厥内部争夺汗位继承权的机会,对突厥争夺汗位的两派实行离间和远交近攻的策略。导致了早已分立的东、西突厥间再难弥补裂缝。东、西突厥公开对立,并进入无休止的武装冲突阶段。

相互厮杀的东、西突厥,为战胜对方,都想取得隋朝的支持。开皇四年(公元584年),突厥苏尼部万余人降隋。接着达头可汗也请降于隋朝。沙钵略可汗多次为隋击败后,遂请求和亲,其妻(原北周千金公主)上书隋廷,请改姓杨氏,为隋公主,文帝允应,赐姓杨,改封大义公主,并派开府徐平和出使东突厥。沙钵略上书文帝说:

“皇帝是妇父,即是翁,此是女夫,即是儿例。两境虽殊,情义是一。”“此国所有羊马,都是皇帝畜性;彼有缯彩,都是此物。”

文帝又派大臣虞庆则探望公主及沙钵略。沙钵略把从妹嫁给虞庆则,并赠马千匹。开皇五年(公元585年),沙钵略既为达头所困,又东畏契丹,遣使告急于隋。经文帝诏许,沙钵略率部落渡漠南,寄居白道川(今呼和浩特平原),建牙于紫河镇(今内蒙托克托县)。

文帝命晋王杨广“以兵援之,给以衣食,赐以车服鼓吹”。在隋的支持下,沙钵略以隋所赐旗鼓西征阿波。阿波部将以为沙钵略得隋兵所助,多来归附,并生擒了阿波。沙钵略与隋立约,以碛为界,并上表说:

“窃以天无二日,土无二王,伏惟大隋皇帝,真皇帝也。岂敢阻兵恃险,偷窃名号,今便感慕淳风,归心有道,屈膝稽颡,永为藩附。”

并遣其子库合真入朝宿卫。隋文帝下诏说:

“沙钵略称雄漠北,多历世年,百蛮之大,莫过于此。往虽与和,犹是二国,今作君臣,便成一体。”

从此,东突厥作为隋朝的臣属,每年纳贡不绝。开皇七年(公元587年),沙钵略死,其弟处罗侯继任,是为叶护可汗(又作莫何可汗),遣使入隋上表,文帝赐予鼓吹幡旗。处罗侯又率兵西征达头,结果兵败身亡。部众拥沙钵略之子雍虞闾为主,是为都蓝可汗。都蓝即位后,每岁遣使朝贡。

开皇十二年(公元592年),突厥诸部大人相率遣使入朝,贡马万匹羊二万只,驼、牛各五百头。文帝诏许突厥各部在缘边置市,与之贸易。曾先后在幽州、马邑、太原和榆林等地开设为榷场。中原人民以稻麦、缯帛、瓷器等与突厥交换马、牛、羊及皮毛。沙钵略之子染干,号突利可汗,驻牧北方,多次遣使隋朝求婚。当时大义公主与西突厥泥利可汗勾结反隋,隋要求染干杀死大义公主,才准许联姻。染干便劝说都蓝处决大义公主。

开皇十七年(公元597年),隋文帝将宗女封为安义公主许配突利,厚礼陪嫁,突利率众南徙,居度斤旧镇驻收。都蓝因此大为不满,断绝向隋朝贡,挥兵南下抄掠隋朝边境。突利伺知都蓝动静,即报告隋朝,使边境有所防备。开皇十九年(公元599年),都蓝与达头可汗结盟,合兵掩袭突利,战于长城下,突利大败,部落亡散,兄弟子侄尽被杀害。

突利与隋使长孙晟逃奔长安,文帝厚礼赏赐,多方抚慰。隋派大军重创达头,杀伤不可胜计。隋拜突利为意利珍豆启民可汗,于朔州筑大利城(今内蒙清水河县)以安置其部众。文帝因安义公主已卒,又以宗女义成公主配突利为妻。因都蓝不断侵掠,启民可汗迁到黄河以南夏、胜二州之间。东西至河,南北四百里,掘为横堑,使居其内,任其畜牧。

隋廷组织大军反击都蓝,师未出塞,都蓝为其部下所杀,达头自立为步迦可汗,从碛东进攻启民可汗,并南下寇掠隋朝边境。隋遣太平公史万岁出朔州迎击,达头不战而遁,史万岁驰追百余里,斩虏首数千余级。晋王杨广出灵州,达头溃败而去。文帝又为启民可汗筑金河(今内蒙呼和浩特市)、定襄(今山西大同)二城,漠北突厥牧民纷纷南下投附启民可汗。在隋的支持和保护下,白道川及邻近地区社会安定,畜牧业生产得到恢复和发展,出现了羊马遍满山谷的兴旺景象。启民可汗上书隋廷,表示赤心归附,愿意世世代代向大隋典贡羊马。

仁寿元年(公元601年),突厥步迦可汗侵犯边塞,在恒安(今山西恒山以西)打败代州(今山西代县)总管韩洪。云州道(治今山西大同)行军元帅杨素率启民可汗北征。原附于启民的斛薛诸部,发动叛乱。仁寿二年(公元602年),突厥思力俟斤乘机南渡黄河,掠启民男女六千人、杂畜二十余万而去。杨素率诸军追击,转战六十余里,大破思力俟斤,夺回全部人畜归还启民,并乘胜追奔八十余里。北面铁勒的恩结、阿技、仆骨等十余部打败突厥泥利可汗,归附了启民可汗。步迦可汗所部大乱,东面的奚、霫等十余部摆脱步迦的控制,降服于启民可汗。步迦处境困难,只好西奔吐谷浑(驻收今青海)。

大业三年(公元607年)春,启民可汗入长安朝见隋炀帝,对中原文化仰慕不已。六月,隋炀帝决定北巡榆林(今准噶尔族十二连城),启民得知后,事先召集突厥及所部奚、霫、室韦诸部首领商议接驾事宜。隋炀帝到达后,启民与义成公主至行宫朝见,前后献马三千匹,场帝也回赠绢帛一万二千段。启民上表要求变改服饰,一如华夏。

隋炀帝认为,各族服饰,皆有所宜,“北未静,犹须征战,但存心恭顺,何必变服?”隋炀帝在榆林设宴款待了各部酋长三千五百人,诸部也争献牛、羊、驼、马达数千万头。炀帝回赠帛二千万段,又送启民可汗路车乘马、鼓吹幡旗,准许他“赞拜不名,位在诸侯王上”。八月,炀帝东渡黄河,至白道川,巡视启民所居,赐启民与义成公主金瓮各一,以及衣服、被褥、锦彩,特勤以下各级官员也得到不同的赏赐。

大业十年(公元614年),启民可汗卒,其子咄吉世继立,是为始毕可汗。始毕上书请求娶义成公主,隋炀帝诏许从其风俗。裴矩以始毕可汗部众渐盛,上书建议分化之,以宗女嫁其弟叱吉设,拜为南面可汗。此事未成,却引起始毕可汗的忌恨。裴矩又以互市为名,将始毕宠信的谍臣史蜀胡悉诱至马邑(今山西朔县)杀死。始毕得知,遂绝朝贡。

八月,隋炀帝巡视塞北,始毕可汗率骑数十万突袭乘與,将炀帝围困在雁门(今山西代县)。隋军频战不利,雁门四十一城,有三十九城为突厥攻破。隋炀帝送下诏募兵,并派使求救于义成公主。后因东都及诸郡援兵赶到,始毕才解围而去。隋炀帝派遣两千骑予以追蹑,进至马邑,俘获突厥老弱二千余人而还。

隋朝对祖国统一的贡献:

隋与东突厥虽有军事冲突,但长时期以来是保持着相互依存的友好关系,彼此进行着政治、经济、文化诸方面的交往,有利于双方的社会安定同时,也为促进祖国的统一,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