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BAN REVIVO 画出世界地图

原标题:URBAN REVIVO 画出世界地图

“牛角形状的白色扩音喇叭从兵马俑般的色彩中脱颖而出,零售店铺一般会选存在感不强的环境色,而这家店用了比较深的大地色系,似乎是象征中国传统的紫砂壶。”荷兰室内设计杂志《FRAME》写道。

这是快奢时尚品牌URBAN REVIVO(UR)在伦敦Westfield的店铺,这里有超过两百家时装店,从撒切尔夫人爱穿的Aquascutum到Zara都有,这是UR第一次走出亚洲。

店铺2018年11月开幕,两层,足足2000平方米,室内设计的概念叫作“The Sound稀声”,希望表达多重文化声量的交织,店内喇叭不断播放细微的声音,素材是在全球各个角落采集而来的。

这家店设计得就像个博物馆,UR创始人李明光对细节极度苛刻。

在伦敦,他怎么也找不到满意的地砖,就想回广州找熟悉的厂家订做,再空运。好在团队最终搞定了这件事,制止了老板飞机运砖头的疯狂念头。

01

-

距离伦敦将近一万公里,中国广州白云区一家Loft式的公司园区顶楼,李明光戴着透明边框的新潮眼镜,穿着老爹鞋,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办公室以白色为主基调,全透明大幅落地玻璃墙,室外走廊是粗砺的,悬挂着大大小小的玻璃气泡灯,夜晚亮起,办公室内外就像有萤火虫。

李明光从小就是个潮人,学生时代跳霹雳舞,刚出社会也老老实实上过一段时间班,工作之余倒腾服装。

上世纪90年代,珠三角已经是繁荣的服装基地,从面料到成衣,从批发市场到时装店,应有尽有。他尝试过零售,代理过品牌,他赚了钱,也关过店。

那时候,消费者只认中央电视台广告里的那些牌子,小城青年模仿先富起来的老板们,领导太太也被认为是时髦的标杆。

陆陆续续的,李明光去了很多国家,不论是欧美时尚核心,还是代表亚洲潮流的日本。他渐渐看明白潮流的起落轮回,发现这门生意最核心的是“快”。

“那时我们已经做了一段时间服装生意了,产业链上上下下都很熟。为什么我们不自己做个品牌?”李明光说。

软银创始人孙正义有个“时间机器”理论,说当年美国比日本领先十几年,将美国模式搬到日本,就能占尽先机。2006年,UR在广州创立,学习西方品牌的模式,对潮流高度敏感和快速反应。

而当时的国内市场,恰好是时尚启蒙,人们穿着开始追求个性的阶段。2007年,老佛爷带领Fendi在中国长城上走秀,国内国外,嗅到了中国市场机会的品牌不在少数。

02

-

2008年,一个刚从服装学院毕业的大连男孩跑到UR来面试,随身带着当时还十分新潮的苹果电脑。

到今天,他在UR已经11年了,他曾准确捕捉到粉色的流行,还曾指出接下来两年流行的风格是简约。时尚嗅觉,是UR最看重的才华。

改革开放之初,广东承接了香港的产业转移,成为内地服装业基地,渐渐孕育出一些本土品牌。有一度名声大噪的“例外”,以及裂变出的“无用”,还有以“女绅士”为风格的MO&Co.,这些设计师品牌在国内打开了市场。

设计师品牌个人风格极为鲜明,UR与之截然不同,以消费者需求为导向,紧跟潮流趋势,一旦出现新风尚,就会以最快的速度抓住机会。

很多客人说UR风格经常在变,但总是时髦的,不知道为什么一进店就想买,“你很难空着手从UR店里走出来。“

UR的产品线分为Women,Men和Youth,各自拥有三个不同风格,最受欢迎的Women分为Glamour,Elegance和Holiday三个不同系列 ,风格各有侧重。

广州白云的UR总部办公大楼里,设计部门有一个大房间被命名为“作战室”,这是头脑风暴的地方。

他们讨论流行趋势、色彩、款式、面料,8月热卖的产品,主打黄色系,大量运用了动物斑纹,企划在数月前就做好了。

“我如果有一星期没有出去看,我就会灵感枯竭。”产品设计负责人说,她看大量的时装杂志,频繁飞往欧洲看秀,也去日本。

她认为设计师要比主流客人的品味先行一步,现在,她关心的是2000年以后出生的年轻孩子们的喜好,也就是西方人所说的“Z世代”。

在UR,设计师们个个语速极快,他们为设计如何出彩绞尽脑汁,也以一种紧张的语调谈论自己设计的“售罄率”。

“太有个性的设计他们不敢做。”李明光说,品牌创立的前几年,生存是挥之不去的巨大压力,不少品牌和UR差不多同时起步,模式也相似,但因为种种原因销声匿迹。

直到最近几年,UR的发展进入一个良性轨道,李明光有了变革的信心,他想打造一个全球独一无二的UR,和竞争对手显出截然不同的个性来。在伦敦投巨资开店有多重考量,其中一点正是原创设计。

李明光想在伦敦搭建一个更国际化的设计团队,国际时装周也是长远计划的一部分。UR的伦敦团队已经推出了独家的印花和纹样,李明光说,只有在伦敦这样的城市扎下根,做出响动来,才有机会挖到全球最优秀的设计师。

03

-

电影《穿普拉达的女魔头》经典一幕,女魔头毫不留情地“解剖”了小助理身上那件蓝毛衣。

这种天蓝色是Oscar de la Renta在一件礼服上最先发布的,一步步传导,过了一段时间才风靡全球,直至出现在廉价大卖场,被浑然不觉的小助理穿上身。

这正是流行元素的蔓延链条,街头巷尾的流行色,可能是半年前高级定制品牌率先发布的。今天的潮人总是最早穿上流行元素,就像色彩公司潘通一发布2019的流行色活珊瑚橘,珍妮佛·洛佩兹几天后就穿上了身。

UR的杀手锏就是快,最快捕捉流行趋势,还有一个强大的供应链将其变成产品。

假设一件粉色中码的连衣裙在店铺卖得特别快,UR的内部系统会快速捕捉这个信息,瞬间同步给合作工厂,乃至面料商,整个产业链飞快启动,只要10天,连衣裙就补上货了。

UR合作的工厂有70多家,再上游的面料、辅料商不计其数,早年这些合作伙伴用纸和笔手写数据,才能慢慢理顺订单分配。如今,只要坐在总部对着电脑,供应商每家此刻各有多少可用的产能,一目了然。

此外,一批货进入UR的仓库,不会超过12小时就会被发出到零售店。UR甚至在研究如何提高面料、辅料商的反应速度。

这是系统、软件和数据算法升级的结果,5G的到来将把周期进一步压缩。而李明光说,比技术更重要的是管理,UR和这些供应商是一起摸爬滚打多年的伙伴,用时间磨合出来的默契,是很难被替代的。

从设计到货架,整个周期被称为“前导时间“,前导时间越短,策略越灵活。传统服装模式周期长,发现市场动向,要花数月乃至半年,才能在新一季的产品上做出改变。

“我们改善当下,他们改善未来。”李明光说。在UR,前导时间是按“天“算的。而建立这个模式,需要很大的资金投入,还有漫长的摸索。

04

-

上海淮海中路,岁月留下许多法国老建筑。UR在这条路上开了一家旗舰店,建筑以红砖堆砌,与附近的老房子和谐一体。店铺设计主题是“峡谷之墟”,“时尚即废墟,废墟亦乐土”,有些玄妙的概念。

走廊被做成逼仄的红砖峡谷,店铺内有一些如同灰色石头的陈列,艺术家用水泥浸泡衣物,晾干定型,再用锤子敲出裂纹。

世界各地的旗舰店,UR在设计上的投入令人咋舌,往往不惜工本创造惊喜。UR在新加坡樟宜机场旗舰店与Gentle Monster的室内设计师合作,耗时一年才打造完成,店铺如同森林中的心脏,室内柔光变幻,是心跳的律动。

李明光对美挑剔到细节。办公大楼里员工开玩笑说“老板又换假人了”,指的是店铺的人形模特。

陈列室里各种稀奇古怪的假人,从全身到半身,从白色到全透明,从比较形象的到抽象夸张的,李明光就这个细节,折磨了员工一次又一次。

在UR成都红星店,铝薄板做成鳞片铺满两层楼的外立面,路过的客人一开始迟疑着不敢进,第一天只卖出7000多的营业额。但李明光相信“总有一个机会他们会走进来,会发现价格是另一个惊喜。”

一个平均单价200-300的品牌,往往会选择超市大卖场式的店铺风格。灯光白亮,货架拥挤,连衣架都是轻薄的塑料。

在轻奢这个圈层,早期Coach和Michael Kors也都是以活泼明亮吸引客人。李明光悄悄观察了好几年,他说,Coach发生了改变,店铺氛围越来越接近赏心悦目的奢侈品大牌,而Michael Kors还没有,UR选择的是Coach的路。

“品牌必须是让人仰望的。”李明光说,一般人很难理解他对品牌形象偏执狂般的用功。伦敦店筹备过程中,因为细节达不到要求不断推翻重来,最终的装修费用是预算的三倍。而店铺设计只是冰山一角。

UR原本是金色主题,女性化的LOGO,很快将换成一套全新的视觉体系,为此,UR在欧洲掘地三尺找到了最好的工作室。

为拍摄产品大片,团队陪伴最顶尖的摄影师,去吉尔吉斯斯坦、秘鲁、希腊和摩洛哥拍摄,就为那里特别的地貌,虽然在最终呈现的画面中并不显眼。

李明光喜欢研究产品陈列,还专门挑选了店铺里播放的音乐,是巴黎一种非常奇特的Buhda Bar音乐。

员工抱怨说怪异,李明光坚持,说“最讨厌流行乐“,他认为客人一进店,视觉、听觉、嗅觉……每一个感官都要愉悦惬意。

广州天汇广场,一家周边房价颇高的购物中心,UR的店铺开幕还不久。下午4点到6点,白领和家庭主妇客流叠加,收银台排起队。

平均客单价在1000元上下,通常包括三四件夏装。“很多姐妹会掐着我们每周两次上新的时间过来,每次都买。”店员说,她们和许多老客成了熟人。

有如奢侈品牌的艺术氛围,站在潮流最前沿的时装设计,加上意外的低价,UR颇有心机地满足了女人们的多重心理。UR的提袋率一直很高。

李明光二十出头就浸泡在时装行业里,这是他苦心钻研的结果。他很早就发现,去百货大楼、奢侈品店消费,体面却有压力,而快时尚品牌的氛围又很像超市,给不了女人精致的梦想。

他希望穿Prada的女魔头和囊中羞涩的小助理都能走进UR,店铺氛围让你愉悦有面子,价格又让你买得欣喜若狂。

05

-

UR创立前几年,还没有盈利的时候李明光就跑到上海淮海路,开了一家昂贵的旗舰店,他不想安稳地留在广州这一亩三分地里。

如今UR已经有超过260家门店,进入新加坡、英国和泰国。预计在2020年,UR国内外店铺总数将超过350家,营业规模超80亿。

“我们希望打造一个全球化的品牌,一个有高度的品牌。”李明光说,早期去上海,和今天去伦敦,都是UR梦想中应有的步骤。

今天座落在伦敦Westfield的UR店铺,通过跨国物流系统从国内供货。下一步,UR要开发专门针对欧洲市场的产品线。

李明光说,伦敦店不是一个国际化的灯箱广告,而是要做出生意,赚到钱,在欧洲立足。未来印度、中东的代理商会来伦敦,他们看到UR美丽的店铺,就什么也不用多说了。

李明光说,他欣赏的企业家很多,最想学习的是LVMH集团老板阿诺,他将一个70多个品牌的巨无霸集团打理得井然有序,其中的智慧令他好奇。

UR的未来,也不会局限于一个品牌,对于未来几十年,李明光说:“所有伟大的梦想都源于勇敢的开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