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的影视龙头怎么了? “一个小目标”引发的诉讼

原标题:昔日的影视龙头怎么了? “一个小目标”引发的诉讼

文/金融事业部

当某首富把一个亿称为“一个小目标”之后,这个词迅速走红,并作为度量衡被广泛应用起来。

但是对于市值动辄千亿的上市公司来说,区区一个亿,还真就只是“一个小目标”。

但长城影视还就是因为仅仅“一个小目标”,引发了一起热度不小的诉讼。

“一个小目标”,就成了存亡之秋?

2019年9月16日,长城影视公告,公司与交银信托的借款事宜一案已被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涉案金额约一亿元,刚好一个小目标。

这笔借款本金一亿元,交银信托下款时约定的借款期限为2016年10月28日至2019年10月28日;但3个月前,长城影视在2019年6月10日公告称,截至公告当日,公司单这笔交银信托的借款已有到期未偿还利息金额为135.97万元,已发生逾期。

同时公告中还提到,长城影视还欠华夏银行的64.79万元利息未付。

(图片来自檀香:阿杰)

长城影视在公告中一再宽慰广大股民,称所有的逾期金额加在一起也不过是公司净资产的0.84%,没有对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活动产生影响;并表示,公司将尽快提升偿债能力,同时申请减免罚息和违约金。

而在不久之后发布的公司2019年半年报中,公司的货币资金仅有2453万元,其中库存现金与银行存款合计仅1900万元,同时公司及下属子公司累计被冻结了479万元的货币资金;也就是说,公司实际可以动用的资金实际为1500万元。

只剩下这么点,难怪连”一个小目标“都解决不了。那么钱都哪去了?

根据2019年半年报中的现金流量表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和筹资性现金流净额均有盈余,分别为1.04亿元与356万元;但公司的投资性现金流净额为负,直接为-1.49亿元,把整体的现金流情况拉下了马。而其中,“取得子公司及其他营业单位的现金支出”就有1.51亿元。

影视公司投资设立子公司去运营专门的影视项目,就如同地产开发商设立项目子公司一样平常。但是,你得解决了资金危机,才能放开手脚去壮大业务吧?

根据半年报的披露,截至2019年半年末,公司已逾期未偿还的借款总额为2.71亿元,这还没包括本文开头提到的那一个小目标,这个小目标即将于10月底到期。

也就是说,如果10月底之前无法解决这个小目标,那么届时的逾期总额将达近4亿元;而2019年半年末公司的净资产也仅有4.49亿元。

此诚危急存亡之秋,这句话用在这里一点也不过分。

影视龙头失败的资本之旅,业绩补偿之殇

长城影视到了这个地步,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

作为一家影视公司,它的主要作品有哪些呢?《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红日》、《东方红》、《红楼梦》、《中国母亲》、《大明王朝》、《大明天子》、《明末风云》、《大西南剿匪记》…….

很多60后、70后甚至部分80后都对这些影视剧记忆犹新,全是些根正苗红且影响力深远的作品,在当年这些影视剧的上座情形可以称得上是万人空巷,难怪都说那时候的长城影视占据了中国电视剧行业的半壁江山。

2014年,长城影视借壳江苏宏宝上市,自此跨入资本市场,很多人都以为从此它将借势一飞冲天。

但奇怪的是,传统影视的龙头老大踏足资本市场后,尽管一再发力,却一直没有亮眼表现。

长城影视上市之际,股东们曾与江苏宏宝签订《利润补偿协议》,约定长城影视2013年、2014年、2015年及2016年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65亿元、2.07亿元、2.35亿元及2.61亿元,2016年扣非净利润不低于2.43亿元。

结果仅仅2013年,就不得不通过重大资产重组会议来免除高额补偿款;而2014-2016年,公司实际实现的归母净利润仅为2.09亿元、2.35亿元与3.06亿元,每年都是勉强及格。

在业绩承诺期过后,公司在2017年的净利润降至2.19亿元,在2018年更是亏损了3.7亿元。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公司因为业绩下滑而焦头烂额之际,2019年5月8日,长城影视公告称,深圳证券交易所对公司的实控人与董事长这两人公开谴责,原因为这两人挪用公司公章,违规用上市公司为大股东对外担保了3.5亿元借款。

3.5亿元,这可占到了2018年末公司净资产的68%。

公司业绩都到了这个份上,实控人还是想着怎么从上市公司这个“提款机”捞钱?

诉讼缠身,危机重重,我们该怎么办?

长城影视的问题不仅仅是业绩欠佳,而且诉讼缠身。

本文之前已提到,公司有479万的银行存款被冻结。但除此之外,公司大股东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上市公司持有的下属子公司股权都存在大量被冻结现象。

据公司公告,截至2019年9月16日,公司大股东长城集团所持公司股份累计被司法冻结 1.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32.37%;而公司所持有的子公司相关股权涉案数额约21.73亿元。

长城影视的盈利其实基本都来源于子公司。比如2019年上半年,在长城影视整体的2.41亿元营业收入中,子公司马仁奇峰就占了1.5亿;而尽管长城影视亏损1295万元,但马仁奇峰上半年盈利了2637万元。

但就这么一颗救命稻草,就是因为本文开头提到的那“一个小目标”,长城影视持有的马仁奇峰的64.5%的股权已被司法冻结。

冻结了,至少还有希望。而长城影视的另一家子公司诸暨影视城就被出售了。

2019年初,长城影视公告,其子公司诸暨影视城的100%股权已经出售给绍兴优创健康管理合伙企业,作价3亿元。而在2019年半年报里,长城影视披露已收到股权交易对价30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被深交所公开谴责的董事长赵锐,在2019年内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12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2284%;而大股东长城集团也完成了累计0.43%的减持。

金额虽然不大,但是不是某种信号,就不好说了。

亏损、冻结加减持,不知道这一波又收割了多少韭菜。

韭菜们怎么才能避免被收割呢?谁也无法做到绝对预测,但是结合长城影视的情况,可以多看看以下两点:

第一,实控人和董事长等主要人员有可疑行为的,比如在公司业绩下滑时减持、或者被披露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违规利用上市公司担保的;

第二,并非所有的盈利都是好事!注意那些之前是否有业绩承诺的,如果业绩承诺期内连年保持在及格线附近的,也比较危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