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海外:九一八事变的幕后主使,曾是张作霖的军事顾问

原标题:图说海外:九一八事变的幕后主使,曾是张作霖的军事顾问

专栏 | 军史故事

为你讲解历史上有趣的军事故事。铁血军事,资深自干五,带路党天然克星,军迷圈老司机,战忽局北京分舵,中华家第一民间喉舌。

时间:1931年

地点:沈阳

人物:本庄繁

今天是九一八事变88周年,为了让大家对当年的这段历史有更深的了解,小编专门找来一段史料,讲述当年日本人是如何侵略中国以及占领东北的。

众所周知,九一八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精心策划的结果,也是他们武装侵略中国的开端。而在这个过程中,关东军司令本庄繁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对于本庄繁这个名字,很多人都不是很熟悉,因为早在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前,本庄繁就退出了军界,一直生活在日本,自然就没有多大的名气了。不过,本庄繁在中国犯下的罪行,却一点都不比后来大名鼎鼎的东条英机、冈村宁次这些战犯少。

近些年来,不少人以种种理由为本庄繁开脱,甚至美化他,揭露一下这战争罪犯的所作所为,还他的历史真面目是十分有必要的。

本庄繁,1876年生于日本兵库县一个农民之家。

21岁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和他一届毕业的同学有:松井石根、荒木贞夫、真崎甚三郎、阿部信行和林仙之。

他们无一例外,全是侵华战争时的军官,罪行累累,其中阿部还当上了首相。

日俄战争后,1908年,“参战有功”的本庄被调任日本陆军参谋本部,具体工作为驻中国北京、上海等地,为日本进一步侵华从事间谍活动。

这一干就是5年。

▲ 本庄繁

5年情报工作,从军阀关系到地理图志,本庄对中国摸了个清清楚楚,成了地地道道的“中国通”。

1913年,本庄回国,此后3年在陆军参谋本部支那课任职,专门研究侵略中国“满蒙”战略问题。参谋本部是一个专门研究军事战略、专管军令的陆军机构,“课”是其下面的一个分支部门。

1918年后任参谋本部中国班班长、“满蒙”班班长、中国课课长、参谋本部部附。1921年5月以参谋本部部附、陆军少将的身份出任奉系军阀张作霖的军事顾问,1924年8月离任回国,出任日军步兵第四旅团旅团长。本庄繁名义上是所谓的“军事顾问”,但他的真实目的,则是要挑拨各军阀的关系,从而为日本人的入侵创造机会。

在为张作霖当顾问期间,本庄繁曾要张作霖题字留念。张作霖送其一幅联:“睡卧美人腕;醒掌天下权;最后署:“张作霖手黑”。秘书在一旁提醒,说墨字下面还有一个“土”字呢。张作霖听后说:“他妈拉巴子,混帐!你知道什么,这中国的土我怎么能随便叫日本人带走呢,这叫做寸土不让”。

▲ 张作霖

本庄繁在担任张作霖的军事顾问期间,跟张少帅的关系非常好,心气极高的张少帅,对这个见过大世面的本庄繁也非常崇拜,经常跟他请教问题。关东军侵占东北后,本庄繁首先想到的,就是去拉拢当时已经跑到北平的张少帅,想借助少帅的名义来殖民东北地区,而拉拢的方式也很奇葩,他把张少帅在奉天的所有家产,原封不动地搬去了北平,据说光是字画就足足有两节车厢。不过,这次他打错了算盘,张少帅虽然不抵抗,但也绝对不投降,硬是把送到家门口的真金白银给拒签了!

1925年5月,本庄繁调任日本驻中国大使馆武官。由于本庄繁积极从事侵略中国的活动,深受日本军部赏识。1927年,本庄繁晋升为陆军中将,1928年又担任第十师团师团长。

1931年8月,本庄繁被任为关东军司令官,并回国拜见天皇裕仁。此间,日本陆相南次郎命人给本庄一份《解决满蒙问题方案大纲》,秘密下令“以一年为期”,对中国东北采取军事行动。

1931年8月1日,熟悉中国,尤其是东北情况,曾任张作霖军事顾问的本庄繁,被任命为关东军司令官。同时,任命有“中国通”之称的大间谍土肥原贤二为奉天特务机关长,配合本庄繁的工作。此时,关东军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武力占领中国东北的阴谋活动。

在8月1日至15日期间,本庄繁频繁与日本政、军界高官会面,8月20日,本庄繁带着军部的“厚望”,到达当时关东军司令部所在地旅顺。

8月21日至9月3日,本庄繁听取汇报、巡视关东军在旅顺的部队,参观“满铁”公司。他向部属训示说:“近来‘满蒙’的形势渐告紧迫,不容一日偷安,我关东军的责任真可谓既重且大。本职深深有所期待,信赖我精锐之将士,望同心协力,以忘我精神应付局面,共同为伸张国运做出贡献。”

三日后,本庄繁由旅顺出发开始视察南满铁路沿线的日军,检查战备情况,进行战前动员。9月10日到达沈阳,在石原莞尔的陪同下访问日本驻沈阳领事馆,就时局问题交换了意见。

9月13日,,本庄繁携板垣、石原等一行9人赴长春视察,在给独立守备队司令森连的训示中说:“近来匪贼猖獗益甚,不仅妨害铁路运行,并且多次窥视我附属地,诚堪忧虑。对于轻视我军威严的此等不逞之徒,应主动采取断然措施,以求完成铁道守备任务,同时消除帝国侨民之不安。”

9月18日。本庄繁突然取消了原定去参观奉天附近日俄战争旧址的计划。下午2时,坐火车返回旅顺关东军司令部。板垣征四郎为迎接参谋部第一部长建川美次少将奉命去了沈阳,晚上10点20分,日本驻中国关东军,按预定计划炸毁了沈阳北郊柳条湖附近一段路轨,反诬是指中国人所为,以此为借口,炮轰中国东北军驻地大营,进攻沈阳城,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

▲ 挥手者为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

作为关东军司令官的本庄繁早就知晓此事,因此当他收到来自板垣征四郎的军情电报时并不意外,当天晚上他就下令:事已至此,唯有把此仗打得“漂漂亮亮”,一举拿下东北,造成既成事实,才可以避免违背圣意之过。

于是,本庄繁立即命令参谋长三宅光治召集各参谋到司令部召开紧急会议,一面让石原莞尔打电话命令驻辽阳的第二师团紧急支援,进攻奉天。

午夜12时,各参谋被紧急召集,来不及穿军装就赶到司令部,而石原莞尔却一身戎装,早候在司令部里,仿佛早知今晚会有一场“意外”似的。当本庄繁一到,石原莞尔马上汇报道:“我们处于以寡敌众的极大劣势。我们惟一的防御就是进攻,我希望您允许板垣按已准备好的计划进行。”

本庄繁略一沉吟,说道:“好吧。就由我自己来承担这事的责任。”随即命令全线同时出动,进攻东北军。

到这里,我们完全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九一八事变并非偶然事件,也不是中国军队所为,而是日本帝国主义有计划制造的,这已成为无可争辩的历史事实。但是,长期以来,有人总把九一八事变说成是由板垣、石原、土肥原等几个参谋策划的,身为关东军司令的本庄繁并不知道,说什么“难以推测,本庄繁知道9月下旬在柳条湖行使武力的计划”。还有人认为本庄繁是好人,说本庄繁不知道九一八,要是他知道,他到沈阳就不会走。

关于这一点质疑,其实很好辩驳,那就是本庄繁身为关东军司令,即便自己远在旅顺,也完全不影响他及时发动侵华战争的命令,更别说他们为此策划了数月之久。本庄繁之所以离开沈阳,其实就是为了混淆视听,给外界造成这一切都是意外的印象。

另外,事后的发生的很多事都证明,这一切都是在本庄繁的计划之中。

9月19日3时30分,本庄繁率领关东军司令部、步兵第三联队、重炮兵大队,连夜乘火车赶赴沈阳。

19日正午时分,本庄繁的关东军司令部进驻浪速广场(今沈阳中山广场)旁的东洋拓殖株式会社奉天支社(今沈阳市总工会办公处)。本庄繁迅即任命第二师团师团长多门二郎中将为奉天卫戍司令,任命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为临时伪奉天市市长,负责维持市内秩序。

与此同时,本庄繁便下令日军在沈阳城到处张贴关东军司令部布告,编造谎言,把挑起战争的责任推给中国。这个布告为石板印刷,事先印好,是日本预谋发动侵华战争的铁证。如果九一八是个意外,那么这些布告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本庄繁占领沈阳之后,日本天皇裕仁不但没有追究他的罪责,还盛赞他“卿以寡克众,皇军已威振四海,朕深嘉之。”

1933年,本庄被任命为天皇近侧的侍从武官,以奖励他的“战功”。

日本觊觎中国东北几十年的野心终于达到,因此,本庄繁在日本军界又多了一个绰号:“(伪)满洲建国之父”。于是,在本庄繁的指挥下,仅仅用了4个月又18天的时间,日军便占领了东三省,日本从此开始了对中国东北长达14年之久的殖民统治。

这个被日本军界称为“厚道老头儿”的本庄繁,由于执行日本帝国主义的血腥扩张侵略政策有功,先后获得全部八个等级的“旭日”勋章和最高的“瑞云”勋章,这在当时的日本军界是难以想象的。

日本战败投降后,本庄繁第二批被定为甲级战犯。在驻日盟军总部向本庄繁发出逮捕令的第二天,即1945年11月20日,年已七十的本庄繁,步履艰难地走进已被美军占用的旧陆军大学院内,在一间空屋里切腹自杀。

在他的遗书中,他依旧在为日军犯下的罪行辩解:

满洲事变发端于爆炸铁路这一排日高潮,关东军出于自卫,不得不尔。未受任何政府及最高军队之指示。全部责任均在当时关东军司令官我一人身上。

最后,小编想说,历史是公正的,也是无情的,本庄繁自己写下的罪恶侵华史,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掩盖的。虽然他通过自杀逃脱了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但他却逃脱不了历史对他的惩罚,他将被永远的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资料来源

素材来源:历史研究者、本庄繁与九一八事变、菊苣讲历史、万象读历史

原文链接:

· http://www.sohu.com/a/341350464_100293276

· http://jds.cass.cn/webpic/web/jdsww/UploadFiles/zyqk/2010/12/201012161007381693.pdf

· https://mp.weixin.qq.com/s/IEzKzjLQjYAZVUq9Th4jVg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