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 |李国兴:彼之国,兴始金秋月

原标题:人物专访 |李国兴:彼之国,兴始金秋月

李国兴,男,土木建筑工程学院2016级本科生,武汉大学第三十七届学生会第一任期副主席,分管外联部、新闻宣传部(含珞珈创意设计工作室),负责对外联络及新闻宣传工作。

目光炯然,朗似秋月

秋水沉,目不曾瞬

依照民意,大家眼中的李国兴约莫同义“安全感”,人称“醒哥”。

依照民意,大家眼中的李国兴也是当之无愧的有趣灵魂。他稳中带皮的特殊体质总能给身边人带来开心时刻。譬如当年作为外联部长,上任伊始的时候请大家喝奶茶,曾经喊出“干了这杯一点点,下辈子还做外联人”这般怪力乱神的口号。

这都是他。

同事们眼中的“醒哥”是工作上解决疑难杂症的万能公式,有他在的地方就是一切无虞的绝对心安。对于“人型永动机”而言,能对上胃口的电影是李国兴的充电宝。“忙活一段时间之后自己出去开间房,刷一晚的电影,早上起来再看一场NBA,能让自己放松一下。”

最近的他,对根据村上春树的小说《烧仓房》改编的电影《燃烧》中的女主角的一句台词格外感同身受:“如果能像本就不存在一样消失就好了。”“因为实在太忙了,我时常会幻想能自己好好玩一玩,一整天都完全不用回消息。我现在就想消失掉,谁都不想理。”说完,李国兴笑了起来,仿佛这个幻想中的day-off就足以让他开心不已。

虽然很忙,但是李国兴还是选择留下来,理由明白简单:“大家还信任我;我也觉得我还能多做点事,或者陪大家多玩一玩。

而在李国兴的标准里,“多做点事”绝不简单。

从在外联工作中无穷无尽地沟通斡旋,到接管主席工作被赋予的更重大的权利和责任;面对每一个挑战,他都全力以赴,以沉稳踏实的担当赢得历久弥坚的信任,如一泓沉潜的秋水,以深稳的容纳和笃定的实力,不疾不徐地平息被风惊扰的波澜。

外联出身的李国兴早已磨炼出一身踏踏实实做好事的真功夫。“比如我们印新生手册,不仅要出很多校对的版本,还需要协调数量、标准和时间。这一系列事情其实非常耗神。”虽然辛苦耗神,但一路以来,从外联部越来越深入地参与到各项活动,到“外联请客”的从无到有再到好,一切正如李国兴秉持的工作哲学:“把该做的事情做好,该有的都会有。

李国兴喜爱的导演姜文工于以幽默的容器安放更丰厚的内容。相似的是,在幽默风趣的外表下,李国兴的心中也有一把不开玩笑的尺,它以责任感为出发点,代表着责任、标准和坚守,从当年的小干事身上衍生到樱顶的草木间。

寒来暑往的任期里,李国兴不动声色地磨练自己,将最深切的柔情和最坚决的坚持安放在深深的秋水里,让自己成为所有人心中值得依靠的“醒哥”。

冷雨,热泪,金秋

武大的秋天是李国兴安放梦想的季节。

“哪有校会人不喜欢武大的秋天呢?”说这句话时,他一贯沉稳笃定的目光难以抑制地闪烁起微微激动的光芒。珞珈山的秋天不止有层林尽染的天光云影,更镌刻着兀自徜徉的专属回忆;而武大金秋之于李国兴,更是青春年岁里热烈的风动和温柔的流连。

第一年初见倾心的缘起,第二年参与其中的缘续,终于在第三年酿成了闪闪发亮的长久梦。这年秋天,金秋服饰表演大赛重返九一二操场。

从设备进场的那一天起,李国兴和当时的主席闫志坚就开始了终日不间断的守候。“我和志坚基本24小时轮流在那盯,到最后我们顶不住的时候就在奥场旁边搭了个帐篷。那几天在下雨,我们就搭了个雨帘。”

回忆起往事,李国兴的眼中不无感慨。众所周知的“一夜30万”的辉煌战绩下,是不为人知的雨夜苦守。星河欲曙的深夜里,寒冷入骨的淅沥雨声是大幕拉开前难捱的挑战,无声无息间,舞台造景的羽翼渐丰。

“你看着舞台一点点慢慢建起来,慢慢通上电,慢慢亮起来……就像一个孩子的成长一样,特别感动。”说到这里,当时的甘之如饴也仿佛历历在目。

后来的故事,每一个武大人都是见证者。

金秋服饰表演大赛的夜晚,闪耀炫目的舞台在朦朦胧胧的微雨中如梦似幻,热烈而又神秘。然而,没有哪一束光比李国兴眼中的更美,热泪已悄然盈眶,他却看清了每一丝光的去路。每一滴跃进光影的冰泠雨滴都在李国兴的心里沸腾成滚烫的汹涌。“梦圆”的舞台之上,何尝不是李国兴的梦圆;一点点建造起来的舞台何尝不似他一路走来的印记——在这一夜光芒尽显。

往事之外,今年的秋,亦属于他。对于分管的外联部和新闻宣传部,李国兴有自己的理解和期许。枫叶染红珞珈山的时节, 有无数想法在闪闪发光地生长。

李国兴的秋天,既是初逢时,亦是收获季。就这样一年一年、一季一季,最初的一眼之缘依然绵延成了坚不可摧的相守和无谈归期的牵挂。“你说到底有多少机会让你不怀有功利的心态去做你认可的事情呢?我觉得不多。他说得很轻,也很坚定。

身披秋色的瞭望者

从大一时抱着“总得干点儿学习之外的事”的心态与外联互相选择开始,李国兴就与武汉大学学生会结下了不解之缘。在这段缘分里,他一直把“做好分内的事”当做最简明、又最具挑战的标准红线。没有天花乱坠的承诺,不谈天马行空的设想,把事情做好就是李国兴的“硬核”标杆,一路走来,他的步履从不踏空,只一步一步把大地的浮尘压实碾平,让身边的人信任倚靠。

对自己如此,对同事的要求也是如此。“我一贯的思想就是,把事儿做好,咱什么都可以聊,事儿做不好,说什么也没有用。”

李国兴曾经发过一条朋友圈,是《长安十二时辰》里崔器对张小敬说的话:“长安城里,这些再普通不过的人……也说不上有什么了不得的前途……可我们,都在尽心做自己的事。”尽心做事,这也是他对学生会最长久的捍卫和保护、对同事最可靠的督促和支持。在学生会里,某种程度上不计回报的付出,亦是他念念以往的纯粹和眷眷挂怀的美好。

对于外联部的工作开展,李国兴是充满信心的:“对于外联而言,把分内的工作照常做好,就是给予其他部门的尊重。我对外联的工作也很放心。”相比于“快乐老家”外联部,李国兴坦言对于第一次接触的新闻宣传部尚且并不算很熟悉,但他有自己的理解和想法,更握紧了责任与信心。

“我们不能否认,新闻与宣传,这两者之间本就存在一定的的差异。如何界定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新宣作为校会喉舌,我们应该为谁发声?为什么发声?如何发声?这都是我们应该积极探索,且有待商榷的。”

我相信部长有自己的想法和规划,我会一如既往地尊重,当然也会提出自己的看法。有些东西我们可能还在探索,但并不代表我们不能把它做好。

孔子说‘随心所欲而不愈矩。’心中是要有红线的,但在这个约束之下,我们能做很多有意义的事情。”谈及对外联络和新闻宣传的工作,李国兴坚定的目光里有无数的期待与设想在影影绰绰地闪亮着。

对于工作形象的期待,李国兴一如既往地给出简简单单的答案靠得住。

“我觉得分管主席就是要更多地承担责任,尽量给部门更多的空间和勇气。”李国兴的目光如秋水一般沉稳,令人安心。在他心里,分管主席就像是一个圈,既是一种约束管辖,更是一种保护后援。他希望自己在大家心中是可以倚靠的。

在时间沉淀的谷底中,李国兴总是背后坚强可靠的守护人,却也总是最前方身披秋色的瞭望者。

秋晖盈盈处,渐次生暖

谈及为什么留下,除了想为学生会做些事情,李国兴也坦言,“我上大学以来几乎所有最好的朋友全都是在学生会认识的。这里有奋斗过的事情,和一起奋斗过的人。”在他眼里,用尊重和真心待人是不可或缺的工作需求。

对于学生会的管理,李国兴有自己的见解。“学生会是人撑起来的一个地方,大家好好相处,以后才会一起把事情越做越好吧。

在李国兴眼里,很难将某一件事定义为“最难忘”,因为真正有分量的是身边人。

“其实出去玩和做事情是一个道理。大部分人金秋只能办一次;去某个地方玩儿也只能去一次。那什么是更重要的?和谁一起做是更重要的。所以不说具体的事儿,就是跟这一批人在一起就都好。”

所幸在最好的年纪出席了彼此的青春,分享激情与梦想——与朋友在学生会共事的经历,成为李国兴大学时代里最美好的交集。是这样一些珍贵的人,愿意分享截然不同的精彩人生;也是这样一些人,彼此簇拥着越走越远,遥遥望去,风雨不可穿透。

对于学生会的后辈的期待,李国兴说;“不能说明白自己想要什么,而要弄明白自己不想要什么。玩得好,交到一些知心的朋友,做一些自己觉得能说得过去的事情就好。所谓事事有回应,凡事都有一个回响吧。”

一贯的简洁和平淡背后,他已将自己最宝贵的获得化作祝愿交付于后来的传承者——在这里,曾经并肩奋斗的同事成为了李国兴惺惺相惜的挚友。在交换彼此最纯澈的热烈与真诚之后,一切美好的情谊就在樱顶温柔的余晖里,一声不响地收集成口角擒香的香茗,在大学四年的光景里渐次生暖,安慰时光。

大四的节点上,看似泠泠又暖意融融的秋晖在他的眉目上渲染出守望的温情,他就在这里远眺和回想,仿佛站定成一颗樱花树。在这个积淀深厚的百年校园里,梦的温度前所未有的清晰,心中的火焰正呼啸而至。

只属于他的国度,在金秋的月光下持续放映着精彩隽永的光和影像。

当每一个武大人心上的秋色次第开放,美好将接踵而至。

谁能不喜欢武大的秋天呢?

你看,云淡风轻里青草葳蕤,金秋的季节不又在眼前了吗。

武汉大学学生会新闻宣传部倾情出品

采访&文字:丰瑾

摄影:田疏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