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室里收红包?这一次为什么医生被“理解”

原标题:手术室里收红包?这一次为什么医生被“理解”

文 | 杜虎

近日,一段医生在手术室内收红包的视频在网上流传。视频显示,身穿手术服的医生从患者家属手中取走了厚厚一沓现金。

媒体9月17日向山西洪洞县人民医院求证,证实视频内容为真,医院负责人表示,钱是给北京天坛医院专家的报酬,卫生局已介入过此事,目前事情已平息。

网传视频截图 来源:大白新闻

尽管按照一些律师的意见,医生和医院双双违反《医师外出会诊管理暂行规定》,相关责任人应该接受处分。但自该事件8月份在社交媒体传播以来,网上的评价一直充满争议。

一些人认同律师的判断,认为要对医院和医生进行处罚,尤其从道德层面批评天坛医院的医生,仿佛一沾钱,医生就从神位上走下来,变成可耻之徒。

但也有不少人对当事医院和医生抱以更多理解,认为北京天坛医院专家医生到洪洞县给脑梗患者动手术,这事没有谁是输家。病患痊愈,专家获得合理报酬,县医院积累手术经验,这分明是多赢。

可见要客观评判此事,不能仅仅只看《医师外出会诊管理暂行规定》相关条款。《暂行规定》是以医院对接医院的方式,来处理医生跨区接诊的报酬问题。但实际上等于以合规名义剥夺了医生获取更合理的巡诊报酬,这种情况下,医生根本没有积极性出外就诊。这样的后果之一,就是医疗资源中最重要的专家资源无法造福更多患者,病人都往大城市大医院拥挤。

在解决大医院与基层医院医疗资源不平衡状态时,现在流行用医疗联合体的模式推行,是比送医下乡更高一级的探索。天坛医院与洪洞县的这次手术病例,可能介于这两种模式之间。但无论哪种模式,如何解决一流医生的报酬问题都是关键。现行规定不支持,那送医下乡或联合体建设只能流于形式。

2018年9月,蓬安县中医院专家到金甲乡卫生院出诊 来源:南充晚报

作为病人来说,如果能在当地县医院进行重大手术,并且让国内一流专家医生主刀,花费一点钱依旧是划算的。要知道,你让洪洞县这名脑梗患者去北京手术,一来时间不允许,二来条件不匹配。即使出钱垫支专家医生的报酬,也强过丧失生命。

看病难、看病贵在现实依旧相当显著,这是讨论此事的前提之一。基层医院碍于现行规定,无法给予请来的专家医生合理报酬,与病人达成一致,以红包形式给予补偿,这是“现实智慧”,是医患双方你情我愿在机制缺陷中趟出实用之道。

对基层医院、基层政府来说,是欢迎这种实用主义的。有两大原因,一是可以请到一流专家、名医坐诊,带动基层医院科室建设。二是能将基层医保基金尽可能地留在当地循环,否则,医保基本外流到大城市中心医院,最后损害的依旧是当地人的全体利益。

相较于对医师出外会诊的管理规定,医院在一线的探索已经走得很远了。现在的问题是一个选择题:是让已经无法回头、实践证明也是利多弊少的探索接受惩罚?还是修改落后的条规,打破它不再适用的空洞权威,跟得上现实步伐?稍有理智的人都会选择后者。

打个比方恐怕更容易理解。想想40年前农村责任田承包到户,那时如果有人像举报天坛医院医生到洪洞县出诊这样举报改革者,恐怕小岗村那些人也会受到处分,说不定举报人还能领回一张奖状啥的。但历史表明,在灰色地带勇敢打破陈规陋俗的先行者多么可贵,旁观者如果乐见他们被惩罚,这是不正常的。

所以,天坛医院专家医生到洪洞县医院给脑梗患者动手术,并收取事前商量好的报酬,即便违反现有规定,但也合乎人情、合乎理性。用超越现实的道德高标准给医生贴上贪婪的标签,最终会伤害底层病人本来不多的选择权。当然,这事也证明处于灰色地带的跨区域执业,确实面临多个层面不可测的风险,最理想的善后方向,是让医生出外会诊制度满足现实需求,让医生获得合理报酬,以激发有限的优质医疗资源发挥更大作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