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中网朝圣之旅,网球果然能让人忘记时间

原标题:我的第一次中网朝圣之旅,网球果然能让人忘记时间

2017年10月,在国庆放假结束回到学校的路上,我在北京西站中转,这时想到了今晚会有科娃的比赛,我犹豫片刻,果断退掉了从北京开往长春的火车票,迅速订了一间位于西直门的酒店房间。

那时刚过上午12点,早晨8点半从聊城登上火车的我已经饥肠辘辘,就这样提着两个箱子,走上了北京的地铁,在2号线西直门出站之后,我一边寻找着酒店,一边观察着两侧有无吃饭之地。最终我找到了一家拉面馆,现在已经忘了当时点的什么,酒店坐落在幽深之处,我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找到那里。

当天下午,纳达尔与迪米特洛夫的比赛在钻石球场举行,我在酒店的房间里看了这场比赛,可能是由于我天生的惰性,直到晚上6点才从酒店房间出发,前往国家网球中心。

当时的北京晚上凉意正盛,为了赶时间,我乘坐出租车来到了鼓楼大街地铁站,然后乘坐8号线一路北上,直到林萃桥。

还没出林萃桥地铁站,我就感受到了网球浓浓的爱意,通道两侧全部贴满了有关网球的海报,走在这里的人们都在讨论着有关网球的话题。

出站之后,我们还要路过一个红绿灯路口,然后走一段路程,虽然不长,但我感觉这可能是我上大学以后走过最长的一段路,这是一段属于网球的朝圣之旅,我即将来到亚洲范围内最有神圣气息的网球球场,就像一个足球迷走在巴塞罗那诺坎普的路上,无法掩饰自己激动的心情。

道路左侧,是往届中网冠军的海报,我看到了巴格达蒂斯,看到了库兹涅佐娃,穆古鲁扎,小威,拉德万斯卡,莎拉波娃,当然还有铁打的小德,那么多张海报排列起来,小德就像换女友一样。

当时我并没有提前买票,路上碰到一个大哥,在他手里买了一张黄牛票,位于钻石球场的顶部看台。当时过安检的时候我的心情非常忐忑,生怕这是一张假票。

钻石球场很大,走了好大一圈才找到了那个看台,当我进去之后,发现场内非常空旷,很多座位都没有人,于是我向前稍微移动了几排。第一场比赛是科娃打加西亚,那时加西亚刚刚拿到了武汉冠军,气势如虹。当我进场的时候,正好赶上了科娃入场,全场球迷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不时可以听到女球迷发出Love petra的声音。

第一次踏进那个球场,我的心无法全部放到比赛当中,巨大的新奇感让我来回张望,就像哈妹来到时代广场一样。戏剧性的是,专门去看比赛的我忘记了那场比赛的比分,偏偏记住了比赛之外的细枝末节。

科娃比赛结束之后,小兹维列夫和克耶高斯登场,那时我刚看网球不久,虽然认识小兹维列夫,但克耶高斯是谁我完全不清楚,只记得他在辛辛那提爆冷击败了纳达尔。

男子比赛的观感和女子比赛完全不同,我在现场深深体验到了这种感觉。无论是球速还是稳定性,这都是一种与科娃那场比赛完全不同的体验,在电视里无法真正体验到这种感觉。

我从高空向下俯视,克耶高斯与小兹维列夫可谓是拍拍发力,暴力的击球让你恍惚置身于古罗马时代。当值主裁正是去年美网下场指导克耶高斯的法国人,他富有磁性的声音深深打动了我,这就是网球的魅力。

由于我不知道克耶高斯是谁,所以在我心中球王般存在的小兹维列夫定然会取得比赛的胜利。为了赶地铁,我没有看完这场比赛,就离开了这座球场,或许赶地铁只是个借口,我的心不在这场比赛当中,而是想要去钻石球场之外一探究竟。

国家网球中心里有一面巨大的屏幕,上面实时同步正在球场里进行的比赛。我走到了旁边的外围球场,但这里早已无人。在越来越浓的凉意之下,我离开了这里,回到了酒店。

当我回到酒店时已经12点,楼下的水果店还开着门,一位姐姐坐在里面。我买了些枣,随后出去买了几瓶水,回到了房间。这家酒店的13楼以上是夜总会,电梯里有很多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正在前往彻夜狂欢的精神故乡。

当天晚上有欧洲区世界杯预选赛,但舟车劳顿,我已经没有了精力看完整场比赛,看了看表,2点,这惊讶到了我,果然,网球可以让人忘记时间。那天晚上法国踢卢森堡,比分0-0,醒来后看到很多人说法国队让四球结果踢了个0-0,充满了荒诞剧的感觉。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11点,点了一份羊蝎子外卖,量太大没有吃完,我到现在都在想念那家外卖,是我吃过的最良心、量最大的羊蝎子外卖。吃完饭之后,我收拾好行李去了一趟北京站,把箱子寄存在了车站东侧一家超市里。

来到网球中心,找黄牛买了一张全天票,不慌不忙地走了进去。这时,我有充足的时间好好端详她的模样。莲花球场,映月球场,还有一座我叫不上名字的球场,一个词形容——神圣。

我错过了第一场女双决赛,赶上了第二场男双决赛,对阵双方是伊斯内尔/索克和孔蒂宁/皮尔斯。第一次近距离观望伊斯内尔重炮般的发球,果真有雷霆万钧之力。索克组合在先拿一盘的情况下,被孔蒂宁组合逆转,但这也在意料之中,因为孔蒂宁与皮尔斯二人闯入了那一年的美网决赛。

过了很长时间,第三场比赛才开始,中间我去了球场外买了一份食物填饱肚子。女单决赛是哈妹与加西亚,娟姐担任主裁,记得娟姐说了很多声“坐下,谢谢”。哈妹输掉了那场比赛,第二盘有一局丢掉了多次破发机会,坐在旁边的媒体朋友一直在那里骂哈妹,我听不下去了,看了他一眼,他也就不骂了。

夺冠之后加西亚与父亲拥抱庆祝,全场观众也都起立欢呼,毫不吝啬自己的掌声。

重头戏来了,纳达尔对阵克耶高斯,我在想怎么克耶高斯把小兹维列夫赢了,他这么厉害吗?从这时开始,我喜欢上了这位坏小子。

那场比赛没有悬念,因为克耶高斯情绪爆发,可是拉亚尼没有走下裁判座椅给椰子开导内心。

本来我是打算看完女单决赛就奔赴火车站的,但纳达尔让我留在了这里,我订了11点多的动车票,没等颁奖典礼开始,我就起身离开,那时我想,明年一定不会错过。(来源:网球之家 作者:杨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