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大秘境:原谅他们吧,他们也只是想活

原标题:《魔兽世界》大秘境:原谅他们吧,他们也只是想活

作者:NGA-西行寺无余涅槃

可能有些人看了帖子也知道,我是一个玩牧师的,团本强势职业。

由于这周公会没有组织H团,我在集合石不停的刷新,想要进去打一个H艾萨拉,ROLL个币,赌一赌法杖,赌一赌饰品什么的。

我申请了半小时,从DPS切成治疗,从治疗切成DPS,成就贴了一排,作文从“强力熟练工啥都会法令一把过”到“M8团队主力戒律自带合剂食物凡图斯了解一下”到“为啥不组我啊团长我可以切神圣”再到“嘤嘤嘤团长救救没团打的孤儿吧”,就是没人组我。

活,他不组我。

死,他不组我。

本已经习惯了大米不要白色职业,可没想到有朝一日我团本进不去。

还是刷幻化吧。

+ 往期 ...

说到团本,今天我和法师1在团本里讨论了一下治疗的分锅问题。

确切的说,是他问我,“我血到底有没有人管啊,到底是你还是奶骑在负责刷我啊?”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我真的是瞎几把刷的。遂反问,那你希望谁来管你啊?

法师1沉默了2秒。

“我不知道,我只是想活。”

− 1 ...

事情是这样的,周三晚上,我正准备睡觉,我的朋友,一个从熊猫人减肥成功成暗夜精灵的武僧,战网突然密我:“实在找不到奶啦,能不能帮帮忙啊。”

朋友有难,当然帮啦,我寻思,估计是带低保找不到人打工,我一边111一边上线了。

他:残暴尤朵拉,你有点心理准备啊。

我:几层?

他:18层。

我:……好的。

我回忆了一下残暴尤朵拉是个啥伤害,发现我不知道,我根本没打过18+残暴自由镇。

管他那么多,还是换了火红烈焰进本了,没什么原因,就是不想打防御向BD。

阵容一看,酒仙,猎人,惩戒骑,惩戒骑,我。

那还是称为惩戒骑1和惩戒骑2吧。

武僧安慰我,有两个荣耀圣令,稳啊。

当时我心里是非常嫌弃的,因为我从来没见过野队用圣令的人……

插钥匙开打,跳怪出了点事,武僧影遁失败了,幸亏有猎人的工程战复。

搞一波小怪,惩戒骑1和惩戒骑2分别被反手猛击和普通攻击打死一次,惩戒骑2问自己是不是OT了,被武僧糊弄过去,问题不大。

然后老一就开始蛋疼了。

为什么呢,一枪34万,一枪两个惩戒骑。

灭了。

实际上他俩没有被秒,因为加上耐力也有37万左右血,但一枪两个……

我对着他俩猛搓毒奶的时候,突然想起NGA有人问我,戒律有没有单体大抬血。我当时回答,也算有吧,特质支持下毒奶一口回得还挺多的,暴击有15-18w呢。

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他们在说“单体大抬血”的时候,他们在说的是什么。

十秒,两个人,从空血,抬到全满,从天光乍破,走到暮雪白头。

对不起,告辞。

− 2 ...

武僧说了句,圣光好基友别老站一起了啊。

他们俩同意了,看来也确实没有料到老一竟然是这个伤害。

其实我寻思我预留下全神盾好像也可以缓解一下。

但是这个东西它属于我的团刷爆发,1.5分钟CD,杯水车薪。

那么其他时候我只能用毒奶。

众所周知,毒奶是贷款,如果没有受到后续伤害的话,血会慢慢掉下去。

而众所周知自由镇老一的枪是没有后续伤害的。

这就导致惩戒骑1和惩戒骑2的血比较难抬到完全满……

惩戒骑2又死了。

“满血秒我!?”他非常震惊。

我看了一眼EXRT,86%到空血只要一枪。

武僧说,好像不是完全满,差一点点。

我只好把锅接了起来。

惩戒骑2没说什么,并没有说戒律牧就是不行之类的话,感恩。

但是后面的一把我看见他中枪之后对着自己磅的一声就是一个圣疗……

我知道,他不是看不起我这个治疗,他也只是想活。

下一把,我不小心站近了,直接中了个鸟屎+艾泽里特填充弹二连,表演了一个0.08秒满血蒸发。

再下一把,惩戒骑1也被一枪秒了一次。

再下一把……

我一边熟练地接锅一边等T拉脱,气氛渐渐僵硬。

武僧说,要不我们出本打17?

为了不给戒律丢人,我赶紧表示,刚才我菜了,再来一把吧。

猎人也说,再试两把不行再说。

武僧说,试试就试试嘛。

这一试啊……反正我觉得,只要近战知道开枪前开个减伤,要活就比较容易。目睹这两个惩戒骑从一开始的翅膀一开就是莽,到血下一半立马圣令,残血果断交无敌交圣疗,好像白衣飘飘的少年,在生活的毒打下终于变成了为房贷车贷疲于奔命的油腻中年男人。

惨,男人,惨。

从进本到老一打完,已经过了17分钟了……

− 3 ...

打死一个胖子过桥,武僧去引了一个黑齿拳手过来,又拽了一个格斗家,一个桨手,和一波老鼠过来。

这就比较迷惑了,因为这么一干,要躲的东西就包括格斗家的冲锋,桨手的水柱,和老鼠怪的夹子,而你能躲的范围,就只有一座桥……

为什么呢,我心想。

我看惩戒骑1和惩戒骑2跑尸体,跑了又跑。

事后武僧T表示,这不是他的本意。他只想拉拳手和桨手那波过来,没想到过来一波老鼠。

然后他又表示,他好像闯祸了,有一个怪被他的环弹到下面去了。

我戳了两下喝水宏,确实,脱不了战。

我们在桥头围观了一会那个怪。

(下面一排是我的技能CD监视)

脚下出圈了,它想冲锋上来。

惩戒骑1说:加油啊哥们。

武僧说:完啦,没冲上来。

惩戒骑2说:行了,总算脱战了。

猎人说:好了没,好了我去玩狗了。

我们一边锤着坡下的黑妹一边等猎人追狗。只见猎人死了又活,活了又死,好像有点坎坷。

路上我看着几个人服务器不太一样,就问武僧,你这是带朋友低保还是什么呀。

武僧给我解说了一下他的钥匙是如何从18打到19又是如何从19打到18的,打字途中,不慎被破浪飞刀手捅死。

武僧:所以我挂了集合石。

我:我以为你带朋友啊,妈的我准备睡觉啊。

我意识到,我被坑了。

算了,我心想,来都来了。

过了一会,武僧和猎人双双跑尸体回来了,清了路口一波怪,开始打海盗议会。

其实18残暴尤朵拉伤害还行,一枪也就24万,但问题是,她连打了惩戒骑2两枪。

这里一下惩戒骑2没反应过来开他的盾,我也大意,想贪一下火红烈焰,只给他丢了一个压制,于是他瞬间蒸发。

呃,我的。

但是更大的问题还在后面,这个小狐狸扫了一圈葡萄弹之后,连打了猎人4枪。

猎人死了。

猎人躺在地上,口吐芬芳:他妈的死女人看上我了。

往好处想,也许……尤朵拉只想和他比比谁打枪更厉害。

我想问一下猎人会不会卡柱子,敲了一半,决定不问了。因为我只是看NGA知道要卡柱子,却不知道是卡哪根柱子。看猎人的动作,我估计他也不知道是哪根柱子。

看了看自己两万不到一点的DPS,看了看自己的治疗构成。

我:我太难了。

− 4 ...

灭了也没有办法,只好一边清小怪一边等英勇。

武僧拉了一个双头怪,还有后面一波中的三个,两个持戟者在原地呆着。

我以为这是什么新的仇恨分离技术,但事实证明我错了,因为我们打到一半,那两个怪突然冲过来,一人一钩子扔死了我……

我问武僧怎么回事,他顾左右而言他。

不知道有多少无辜远程死于钩子combo,我观察了一下,那个钩子真的是血淋淋的。

十分钟,刚好打到老三,回去老二。

稍微有一点心理准备之后会好一些,总之我硬奶成功了。只要忘记DPS的事,多吃点BUFF酒,这个也不很难刷,我也不记得怎么奶的,只记得我两发火红烈焰都打在猎人身上了。

亏了一个亿。

尤朵拉死后就剩砸桶胖子,啊不,其实我记得他的名字,拉乌尔船长。

我快乐地打着木桩,猎人不小心吃到一次假酒,我甚至忘了给他挂救赎,于是他被假酒毒翻在地。

看了一眼自己两万冒头一点的DPS,看了看自己的治疗构成,我轻松地打字说道,忘了奶了,我的~

而猎人不知道在抱怨谁,他说,怎么假酒你也站,我没DBM,跟着你站就站错啦。

感情你一直是靠眼神打本的啊。

回到老三,随手撸死乌龟,开始鲨鱼。

仔细一想,自由镇这本挺短的,打完这个,竟然快结束了呢。

但是鲨鱼它,不会轻易让我结束。

本来我在外面遛着鱼,突然,猎人挂了。

猎人:一口15万的吗?

兄弟,你尊重一下BOSS啊,他好歹是个18残暴。

惩戒骑1心领神会,工程战复扶起来了猎人。这时因为少了一个远程位,惩戒骑2也不小心喂了鲨鱼。

他又去扶惩戒骑2,这时一个鲨鱼扔在他俩中间,只见惩戒骑1往右,惩戒骑2往左,鲨鱼左右转头看了看,往前一蹦,……又把惩戒骑2咬死了。

我理解,他们骑士要是没马,可能是不太好跑,但是那个画面真是太好笑了。

我由于笑出了声,信仰飞跃没按下去,没救下来。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就不好笑了,我也被鲨鱼追死了……

BOSS还有100万左右血,惩戒骑1百忙之中打字说能打过,猎人顶着鲨鱼过来战复我,我急忙爬起来,刚好赶上BOSS冲锋捡鱼。

翻车。

猎人悲愤地喊道,你急啥啊!!我可是用命换的你啊!

唉……突然感觉我是一个渣男,辜负了人家一生。

没人有空看我们俩演琼瑶,武僧同志一边遛BOSS一边遛鲨鱼,飞来飞去,真是一个武林高手。

惩戒骑1同志开了翅膀,正准备打出一波爆炸输出带走这个BOSS,一个鲨鱼扔向了他,他只好开始风筝。

一个惩戒骑,开着翅膀却只能在外面扔飞锤。翅膀快结束了,他看着BOSS的旋风斩,只好默默搓了个圣令,把自己奶满了。

圣光啊,这个对手值得一战。

− 5 ...

他俩遛了2分钟,终于把BOSS打死了。

清完尾王桥头,其实也没灭很多,全队才死了35次。

然后,武僧觉得,打尾王的时候地方太小,不太开心,要不把那波怪清了吧。

于是这个次数增加到了42次……

由于怪比较散,我不太好用闪光力场辅助风筝,只能礼节性恐惧一下算了。

结果武僧就死了。

武僧委屈地打字:为什么没人圣疗我!

我说,原谅他们吧,他们也只是想活。

打完字,我熟练地渐隐天行药水跑到复活点,回头对着一个剩下16万血的狗甩了个苦修,突然想起以前无数次在诸王桥头的跑酷,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武僧和我擦肩而过,并且没嘲那只狗。

报应来得如此之快。

跑尸体回来,整理一下,重新刷一套BUFF,我再次想了想打DPS的事情。

这其实开头就应该提的,我回旋冲击波忘了带了,BOSS只能打两万出头的样子。

自由镇尾王很菜,我看着惩戒骑1掉了一点血直接圣疗,看着惩戒骑2中了火炮就打圣令,露出了欣慰而疲惫的笑容。

你们已经是成熟的DPS了,该学会照顾自己了。

打完开箱子,430战队。

我的心里毫无波动,有本事你出个泰坦戒指给我。

看了一眼自己,我不仅冲击波没带,天赋也没改,我就是直接团本天赋进去的。

其实我开头就发现了,如果我点了那个3%减伤的天赋,是不是就不会一枪秒了呢。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回城,武僧给我道了波歉说不好意思打扰我休息,我说没事,咱们NGA见。

希望他发现了我带错天赋不要惊讶,毕竟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晚安。

讲完了。

我想起高兴的事情,自从我初中开始写小说,第一次有这么多人说我写得好啊。

果然比起矫情小说,还是沙雕大秘境故事有共鸣。

我决定,不改名叫那个谁的迷妹,我得叫“中技能就放生”。会长说,作为一个戒律牧,你得有点自己的骄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