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5万人参与!美国汽车工人罢工到底为哪般?

原标题:近5万人参与!美国汽车工人罢工到底为哪般?

今天,备受关注的美国通用汽车工人大罢工进入第三天。

日前,由于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和工会组织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未就今后四年的集体合同条款达成一致,于是,通用汽车工人投票决定于美国东部时间9月15日午夜起在全美数十家工厂举行大罢工。

在美国经济衰退风险加大和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的背景下,这场双方的博弈也带有了特殊的意义。

这是通用汽车公司自2007年以来的首次大罢工,涉及到该公司全美近5万名员工,遍布得克萨斯、密苏里、印第安纳和俄亥俄州等9个州的33个制造工厂和22个部件配送仓库。

据最新情况,16日重启的谈判似乎出现了进展迹象,但双方想达成一致并非易事。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场十多年未有的大罢工?

谁是责任方?

从表面看,劳资双方的立场迥异导致了此次罢工。通用汽车希望降低生产成本,而汽车工人联合会希望提高工人工资和福利水平。

通用汽车表示,已经承诺提高薪酬和相关福利,向工人让利约达70亿美元,但是仍然难以满足汽车工人联合会的诉求。

汽车工人联合会要求提高工人薪酬、加强工作保障、提高公司在员工医疗保险分担的份额和增加盈利分配等。联合会表示目前双方仅就2%的问题达成了一致,在98%的问题上都存在分歧,并认为通用汽车并无诚意,最后时刻才抛出谈判方案。

△ 2019年7月16日,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主席加里·琼斯在与底特律通用汽车公司的合同谈判开始时发表讲话。

此次谈判结果广受美国汽车行业关注。除通用汽车外,美国还有福特和菲亚特-克莱斯勒两家主要的汽车公司。目前这三家汽车公司采用的是模式谈判法(pattern bargaining),也就是说汽车工人联合会其实是代表三家公司的员工与其中一家进行谈判,达成的条件可以推广到其他两家公司。

今年汽车工人联合会同通用汽车开始进行为期4年的合同谈判,如果未来几周哪怕是达成临时性的协议,汽车工人联合会也将拿着谈好的条件去与其他两家公司据理力争,所以包括其他两家公司在内的整个汽车行业对于目前的局势都十分关注,这将对整个美国汽车行业造成重大影响。

谁会遭受损失?

大罢工如果持续时间过长,将使多方遭受严重经济损失。

从劳资双方来看,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表示,此次罢工对工人们来讲意味着巨大的牺牲和勇气。汽车工人联合会给工人们罢工期间提供的补偿金远远低于其正常工资水平,一个通用汽车计时工的年薪可达到9万美元。

历史上,1998年长达一个月的罢工造成了通用汽车20亿美元的损失。据美国相关组织测算,此次罢工将导致通用汽车每天损失5千万美元。如果罢工仅仅持续一至两周,影响还相对可控;若持续一个月以上,则会影响到汽车经销商的库存;若罢工时间再拖长,将对通用汽车造成灾难性打击。

从美国国内经济来看,通用汽车的生产基地主要集中在9个州,罢工对这些州的经济也会形成重创。密歇根州州长慧特默发推文表示,她已与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领导层会面,希望劳资双方尽早达成协议,这对于本州的经济十分重要。

从国际产业链分工来看,大罢工的影响将很快外溢到北美地区的汽车产业。由于美国与加拿大、墨西哥形成了相对完整的汽车生产链,汽车发动机、变速器及其他部件的生产严重依赖跨境贸易。如果通用汽车长期停产,其他两个国家的生产也不得不被迫停顿下来。长此以往,北美汽车产业将面临被其他地区替代的风险。

在全球产业链地区化加速发展的背景下,通用汽车的大罢工将给相关各方造成不可逆转的严重损失。另外,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领导层正深陷丑闻泥潭,甚至有人已经被诉诸法律程序,公信力下降,自身难保。那么双方到底为何在明知两败俱伤的情况下还坚持各自谈判条件不退让,最后走到全国性大罢工呢?

核心矛盾在哪里?

从表面上看,造成此次大罢工的主要原因是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对通用汽车一直心怀不满。

此次罢工并非突发事件,而是经过了相当长时间的酝酿发酵。工人们认为,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正是他们做出了巨大的让步和牺牲,才使得通用汽车从2009年宣布破产逐步走向盈利。过去3年,通用汽车在北美的盈利高达750亿美元。仅去年,通用汽车在美国盈利就达81亿美元,创历史新高,所以理应对工人进行必要补偿,但是公司并未采取任何主动举措。

不仅如此,去年以来,通用汽车陆续关闭了美国四家工厂并对这些工厂的员工进行了重新安置,迫使不少员工不得不背井离乡,酝酿了不满情绪,这也成为了此次大罢工的导火索。

今年3月,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提高了罢工期间的补偿金水平,为此次罢工做好了前期准备和铺垫。

从深层次来看,2019年美国汽车产业发展面临着较大的不确定性,前途未卜使得双方各不相让、不愿妥协。

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工厂

首先,美国的汽车产业一直萎缩,自动化和电子化发展及产业海外转移造成该产业就业岗位急剧丧失。从20世纪70年代通用汽车工人罢工时的40万人,到如今下降为5万人,足见该产业的萎缩程度。今天的美国汽车工人危机感加重,有朝不保昔的感觉,所以明确提出提高工作和就业保障的要求。且今年美国医疗保险费用还出现了上涨,未来4年如何分担费用也成为双方的主要争执点。

其次,北美地区贸易条件和环境的改变也可能增加汽车生产的成本。虽然《美墨加协定》已经达成,但是美国国会迟迟没有批准。一旦协定生效,三国在汽车和零部件关税上的改变都将对美国汽车业和工人们造成复杂影响。

再次,2021年美国计划出台新的汽车耗油规则(the fuel economy rules),它对汽车行业的影响好坏也难以准确预测。所以,双方都寄望通过谈判在美国汽车产业不确定的未来发展中为自己争得实利,未雨绸缪。

从宏观来看,此次事件反映了双方对于美国经济未来走弱的担忧。目前,美国国内对经济走势并不乐观,特别是特朗普政府对华发起贸易战更加剧了这种担心和忧虑。由于生产成本上升和出口受阻,今年8月,美国制造业3年来首次出现萎缩。美国的多项经济数据,如国债收益率倒挂、采购经理人指数、企业投资等都不令人鼓舞。

通用汽车认为,为应对未来经济下行,公司必须要备有充足的应急资金。当市场疲软时,公司也要避免陷入成本过高的困境。

而联合会代表的工人们则认为美国贫富差距继续拉大,经济发展的主要成果被富人掠取,他们获益甚微。在经济前景预测暗淡的情况下,汽车产业工作机会流失严重,所以希望能够获得更多的薪酬、福利和就业保障。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美国学术界流行这样的看法:衡量一个政治经济议题热度的标准,是看特朗普总统就此发布推特的速度。就此而言,罢工无疑是件大事。不同于以往的工人罢工,它是美国社会矛盾激化的一个征兆,也多少凸显出美国政经生态的失衡。

撰文 / 袁幽薇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交流部副部长)

编辑 / 宁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