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杀10余人,找了四十年,宋康昊的死亡凝视终于有了答案

原标题:奸杀10余人,找了四十年,宋康昊的死亡凝视终于有了答案

这条来自韩国的消息刚蹦出来的时候,我激动地手机差点没掉地上。

【杀人回忆】是我最喜欢的韩国电影之一,前几天刚刚还又看了一遍,如今,影片的原型——华城连环杀人案的真凶——那个奸杀了十几名女性的恶魔,终于找到了。

华城连环杀人案在中国可能远没有白银杀人案这么家喻户晓,但是提起电影《杀人回忆》,你一定就恍然大悟。

1986年,在韩国京畿道华城郡的田野边发现一具早已发臭的女尸,两个月后以相同手法的奸杀案相继出现。

小镇警察朴斗满三番五次将几个嫌疑人屈打成招,却被汉城来的苏探员拦下。

两个人从互相怀疑走向共同合作,经过抽丝剥茧的推理,认定嫌疑人是个没有阴毛、雨天作案而且每次作案都会去电台点播一首特别歌曲的变态杀人犯,并最终将犯罪嫌疑人锁定在了朴兴圭身上。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谁知道美国来的DNA报告显示:完全不匹配,两个警员都陷入了崩溃。

这部影片正是根据真实案件“韩国华城连环杀人案”改编,2003年上映的时候,轰动了整个韩国影坛,被影迷们称为韩国影史最佳影片之一。

宋康昊贡献了影帝级别的表演,导演奉俊昊刻意为宋康昊设置了多次眼神的定格,尤其是最后一幕的死亡凝视,堪称神来之笔。

接受采访时,奉俊昊对记者说, “我想,如果凶手在世,他一定会看到这部电影,所以我安排了宋康昊直视镜头这一幕,其实就是在看凶手。”

如今,宋康昊的凝视终于找到了答案,然而此时距案件最后一个受害人去世已经过去了28年。

而真实的“华城连环杀人案”是韩国历史上三大悬案之一,曾经令80年代的韩国人听之色变,并一度陷入恐慌。

从1986年9月15日到1991年4月3日,韩国京畿、华城市、泰安一带发生了一系列妇女强奸杀人案,凶手在4年零7月内罪犯作案10次。

其中,只有第八起案件的受害人幸存下来,后经证实,这是一起模仿作案,与其他案件并无关联,凶手被警方抓获并判无期徒刑。

比较诡异的是,第7、9、10起案件被指认的3名嫌疑人分别在调查结束后结束了自己生命,此后关于此类事件的传闻也非常多,被称之为“华城怪谈” 。

为了查出凶手,韩国警方先后投入了205万名警察,嫌疑犯和证人达到21280人,40116人接受了指纹鉴定。另有570人和180人分别接受了DNA鉴定和毛发鉴定,光调查记录就装满了5个大塑料袋,这是韩国有史以来警方动员人数最多的事件。

可惜受限于技术原因,没有从证物上提取到有用的NDA,这些努力最终还是一无所获,全案在2006年4月2日因为超过法律追诉期而终止侦查。

不过由于案件的性质恶劣,警方和检察机关决定,永久保留该记录,为了上诉时效结束后也能查明真相,同时这一案件也成为韩国警方引入DNA鉴定法的重要契机。

多年来,韩国警方始终未放弃寻找真凶,每当DNA技术更新时,都会重新对证物进行鉴定。

就在今年7月份,警方在死者内衣上提取到了新的第三方DNA信息,国立科学调查研究院经过仔细对比鉴定,发现一李姓男子的DNA与第 5、7、9 次事件受害者衣物上残留取样的 DNA 完全一致。

戏剧性的是,这位李姓男子从1995年开始就已经在釜山监狱服刑。他在1994 年强奸并杀害了妻妹,被判无期徒刑,手法与华城杀人案类似。如果他是真凶,按照年龄推断,第一次犯案时才刚刚17岁,还是未成年。

你看,恶与年龄真的没什么关系。

其实早在2006年,韩国另一个臭名昭著的杀人犯柳永哲(电影“追击者”原型)就曾对警方说过——

“这名杀手要么已经死了,要么就被警方抓起来了,因为连环杀人犯是不可能停手的。”

没想到一个杀人犯的推断竟然成了真,他果然没有停手——直到被抓,再也不能犯罪为止。

消息发布后,韩媒第一时间联系了曾在此案中担任搜查组组长的前任室警察署署长河升均——《杀人回忆》中宋康昊的原型。

电话中,这位73岁的老人感慨万千,称自己是没能捉住真凶的"失败者"。

他曾在2006年写了一封给凶手的假想信,结尾是这样写的,“请务必不要比我先死。我们必定应该会面的,对吧。”

如今,老刑警夙愿得偿,如果不是DNA技术的进步,连环杀人案的真凶或许在以后多年内依旧是个谜,那些曾经为这个案子奔波的人们只能继续无力和绝望着。

据韩媒报道,该嫌犯在釜山监狱服刑的 20 多年,行为端正,没有受过一次惩罚或调查。在 4 级囚犯等级中,他还被列为一级模范囚犯。因其为人低调,沉默寡言,所以当他被认定为华城连环杀人案嫌疑人时,监狱工作人员都掩饰不住惊讶。

影片结尾小姑娘的话言中了:

那些长相凶恶的悍匪并不难抓,容易逍遥法外的恰恰是那些看上去平凡普通的凶手。

杀人狂魔从来都不把狰狞写在脸上,他们隐藏在朗朗乾坤下的每一个阴暗角落。

这样的剧情在去年破获的白银杀人案凶手高承勇身上同样得到了的印证。

如果不是高承勇堂叔的DNA因行贿被录入数据库,警方将它与当年命案现场留下的痕迹相比对,最后发现高氏家族的成员高承勇高度吻合,几乎没有人会把这个老实巴交、待人谦和的小卖部店主和杀人犯联系起来。

事实上,白银案和华城案有着特别相似的发展脉络,嫉妒残忍的连环杀人,时隔二十几年才找到凶手,方式都是通过DNA技术,几代警察不间断的努力……

唯一不同的是,白银案凶手被从快处置,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因抢劫罪被判处死刑,因强奸罪和侮辱尸体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和有期徒刑3年。

数罪并罚,死刑。

而根据韩国的法律,2007年以前发生的杀人案件,公诉时效为15年。由于该案的最后一次发生时间为1991年4月3日,追诉时效已过,嫌疑人可能不会受到现有惩罚之外的其他惩罚,比如死刑。

元凶浮出水面,却拿他没有办法,这或许是最大的讽刺吧。

不过即便如此,案件的侦破仍然让人兴奋和感慨,它再一次警醒世人:根本没有所谓的完美犯罪。

雁过留痕,一切高智商犯罪,都不过是科技落后时代的产物。

随着现代信息技术、生物技术、自动化技术的高度发展,侦破恶性案件只不过是时间长短问题,光是无处不在的天眼,你就连下手的机会都没有。

而那些悬而未决的疑案,也终于看到了春天。

比如轰动一时的南京大学碎尸案,希望有生之年能等来一个结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