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烤全羊笼络武僧:开荒强军的荒诞建立 | 铁马小说

原标题:用烤全羊笼络武僧:开荒强军的荒诞建立 | 铁马小说

专栏 | 铁马小说

这是一个精品军事、历史小说的阅读平台。金戈铁马跃纸上,刀光剑影入梦来。

01

吴荣华盯着棋盘,汗如雨下。

和他对弈的少年心思早已不在棋盘上。

穿越到明朝已经快一年了,李易从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变回了十二岁的少年。

好在刚穿越回来的时候,就被显通寺的行空方丈收留,一年来习武,陪寺里的高僧对弈,也在这四百多年前的时空安稳了下来。

此次显通寺棋会乃是山西的弈林盛会,吴荣华就是当今知名国手,在棋会的前半场无一敌手,却不想在一个少年手中败下阵来。

吴荣华苦思良久,最终长叹一声,将两枚白子放在棋盘上,道:“我输了。”

在旁观战的山西豪商薛通道:“李郎年纪青青就有如此棋力,在下佩服。”

吴荣华道:“李师在棋之一道上,可为天下师!”

一时满场哗然。

消息传到广场上,几千人沸腾了。

“大国手吴荣华说,李易可为天下师!”

“真的?”

“我早觉得是真的。这是神仙棋啊。从来没见人这样下过。”

“我们关中李易是天下棋师啊。”

山西巡抚张泽也在旁惊叹不已,问李易道:“李易哪里人?师从何人啊?”

李易道:“我是新襄人。小的时候曾有个异人教过我下棋,于是我每天梦里也见的满是棋谱,也不知道自己棋是高是低。“

古代人有个特点,搞不明明的,就推出个异人什么的说法,谁也不会深究。

张泽道:“新襄令李川在吧?“

早有人传出去:“新襄县令李川,快进殿,张巡抚找。“

人群里官员很多,都传呼着李川。李川一路小跑,进殿前整了衣冠,方才进殿参见张泽和诸位大人。

张泽道:“李川,你县有李易这样奇才,怎不推荐啊?“

李川奇道:“李易是我县的?大人,小的实在不知。“

薛通道:“李川,不知者不怪。“

李川道:“多谢张大人,多谢薛座师。“

原来李川那年会考,薛通是主官,论起来与李川有渊源。

张泽道:“这李易是天纵之才,李川你要随时关照,可不要耽误了。“

李川连道晓得。

薛通叫过李易,问道可曾进学。

李易道:“这几年身体不好,家里把自己托身寺庙,身体才逐渐大好了。还没有进学。“

薛通吩咐人取一篇文章来给李易。“给你一炷香时间,看看能记住多少。“

李易取看,须臾看完,交回文章道:“薛大人,我已经记下了?“

薛通道:“这样快?好,你背背看。“

李易朗声道:“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食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王者平天下之财,以道生之而已。夫财不可聚而可生,而生之自有大道也,可徒曰“外本内末”乎?且平天下者,而权夫多寡有无之数,宜非王事之本务也.不知生民有托命之处,无以给其欲则争.两间有不尽之藏,无以乘其机则敝.惟不私一己而以絜矩之意行其间,所为导利而布之上下者,诚非智取术驭者之所能几也……”

一篇七八百字文章,李易无一错漏。

薛通拊掌道:“奇才!奇才!这是我前几天刚做的文章,竟能一目十行的记下,真是奇才啊。李易,我还要在这寺里住上几日,以后你便来我居处,我来考校一下你的学问。“

张泽笑道:“李易,薛侍郎要收你为学生,这是天下学子求不来的好事,还不拜师?”

李易想,这是和封疆大吏比肩的正部级官员啊,这个倒是喜事。赶紧拜了。

张泽笑道:“良师难遇,良徒更难遇。薛大人今天必须请客。”

薛通也甚是得意,这李易过目成诵,学业上未来成就如何不论,单是棋中圣手,自己就沾光了。不想来山西有此奇遇。

薛通道:“今日寺外酒家,大家不醉不归,荣华你也不要介意,输给李易,不亏。“

吴荣华道:“今日得窥如此神妙棋道,某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介意。“

王蹇走上前来道:“李易不仅赢了,还让我们见到棋道的高妙境界,老朽替张大人治下人才昌盛高兴,替薛大人收了高徒高兴,愿再捐五百两,为李易以后进学之资。“

这王蹇是何等眼色,眼看这李易得诸位大人垂青,日后前途必然不可限量。自己这一举动,第一给了各位大人一个好印象,第二也和李易结了善缘。一千两银子对平民百姓是天文数字,对他这样巨商大贾,倒也算不了什么。此时不投资还待何时?

李易推脱不得,只得麻烦行空方丈先替自己收了,吴荣华的银子却是万万不要。

这一夜酒会尽欢自不必说。

李易倒没喝几杯酒,毕竟他还是个少年。次日早起洗漱了,吃了早饭,便找知客问了薛通的住处,寻了过来。

02

远远的便见柳荫下一抹粉墙,穿过月亮门,眼前却是个精致的庭院。几间正房,倆间厢房。墙角几竿竹临着风。院里遍植了蔷薇。那粉白的蔷薇花开的正盛,云蒸霞蔚。堂屋前蔷薇树下,有一个石桌,几个石凳,却见一个尚未及笄的绝美少女,坐在桌旁,揽了一本书在读。那少女细长的眉眼,乌黑的秀发用锦带系了,甩过腮边,委在胸前月白色衣裙上。望着那黑发和细嫩的脸,李易立刻想起那句“鬓云欲度香腮雪”来。

有人怀疑,为什么一说大家小姐就是长的多美呢?前世李易就和大家探讨过,其实很正常。这些人家每一代都娶俊秀聪明的女子,进行基因改良,出了美女不奇怪,出了丑女才是怪隔壁老王呢。

那少女见了李易,站起来招呼道:“可是李易李师?“

李易道:“是李易,李师不敢当。”

少女嫣然一笑,李易眼前恰似阳光都亮了起来:“那吴荣华说你可为天下师,我也是会下棋的,当然也是我师,你不须客气。”

说着帮李易斟了茶道:“我父宿醉未醒,母亲和弟弟出去进香了。却是简慢了你。我名薛湄儿,也是我父弟子,论起来,我入门在前,你叫我学长便可。”

李易也不介意这美女占自己的便宜。他发现这女子的眉不是别的女孩子那样的弯眉,却是斜斜的飞入鬓角。一扬眉,便有一股英气逼人,说不出的爽利,丝毫没有小女子的忸怩作怪。便道:“老师肯认我这个学生,却是我的荣幸。”

少女道:“你读书也是为了做官么?”

李易认真想了想,倒不想在少女面前说什么明白圣贤道理,为圣贤立言什么的。

忽然发现自己有了后世的智慧后,却一直没有认真想过自己这世该做什么。李易一时便沉思起来。

风儿穿过竹梢,有蝉在鸣。

李易道:“读书是不是为了做官,得等过两年我长大些,把这世界看了再说。“

薛湄儿道:“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多读书就是了。“

李易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自古读书人好说假话、大话、空话,不能睁眼看世界,许多书上话便做不得准。“

薛湄儿蹙了细眉道:“怎地这样说?“

李易道:“比如我们夸说唐朝盛世,百夷来朝。却不知道,西方正有一个叫罗马的帝国,比大唐大得多。沿着那丝绸之路,有许多那边商人过来说自己国家大,我们的书生还是觉得天圆地方,我在中央。

其实,100多年前,有个叫麦哲伦的,一直向西走,却来到了东方。已经证明我们脚下大地是圆的,我们所住的,不过是大地上一块罢了。“

“地是圆的?我们不在中央?这些你都听谁说的?”薛湄儿惊讶得睁圆了眼。

“我都是听教我棋的异人说的,他是游历了无数地域国家的。我们百姓遭了天灾,饿殍遍地时候,却不知在南方有大片土地稻米三熟,可养得亿万人口。

牧民牛羊被风雪冻毙的时候,却不知南方有一个叫澳洲的地方,那是和我们国土一样大的无人土地,那里有四季常青的牧草,美丽的珊瑚海岸。。。。“

薛湄儿道:“你说的不是琼州么?”

李易道:“琼州只是个海岛,还要向南,比琼州大无数倍。”

薛湄儿无限憧憬:“有这样美的地方?如果让我牧守那一方土地,我要让百姓和乐,让那地方变的如花园一般。“接着懊恼道:“可惜我是女儿身,做不得官。”

李易道:“治政应该是能者上,愚者下,又怎么强分男女?想那则天女皇治理天下,也未必比那唐朝其他皇帝差了。这个天下大着呢,正需要许多有志向有能力的人牧守。“

薛湄儿认真道:“我自负读书不输于男儿,以后我会学更多治政的道理,你若日后真找到那花园样的地方,便交给我治理可好?“

李易点头,又道:“我过俩年便去走遍天下,看看是花团锦簇,百姓和乐,还是天灾人祸,百姓求活而不得。”

薛湄儿道:“如果是太平盛世呢?”

李易道:“那我便下棋喝酒,快乐玩过这一生算了。”

薛湄儿道:“如果是饿殍无数,危如累卵呢?”

李易正色道:“那我便为万民乞性命,为华夏传薪火!”

薛湄儿见这少年凝了眉,眉间还有稚气,却有从容磅礴的男儿气流转,不由微微红了脸。

俩人一个是少女情怀,哪知世事险恶。一个是后世见了美女就拼命嘚瑟的毛病,却不知说了多少大逆不道的言论。

却听正屋内喝声彩道:“好个为万民乞性命,为华夏传薪火。便这一句,便当得天下师!”

却是薛通醒来了。

薛湄儿为薛通斟上茶水,薛通道:“湄儿自小我就当男儿养的,全没了淑女的样子。读书明理做文章,湄儿都愧煞男儿,可惜是女儿身。不然我家又出一状元矣。”

薛湄儿赧然止住父亲,薛通正色道:“易儿你说走遍天下看看,正是我师门要领。我是岳麓书院学子。我们岳麓一脉,无论朱熹公,张抟公,亦或当代大儒阳明公,都讲究知行合一,不仅要读万卷书,还要行万里路。

想那东林书院,天天喊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喊的好听,其实就是关心自己的官帽子大小,银子捞的多少。国家就坏在这帮伪君子身上了。

这天下,看似花团锦簇,实则处处危机,上有大旱大涝的天灾,下有朋党争权的人祸,外又有倭寇、异族的侵扰,有志之士想安邦定国,却被这些小人处处掣肘,唉……”

李易暗道,怎么薛通这样的高级官员都不谨言慎行?

他却不知,有明一代,太祖起便规定非不赦之罪不可妄杀读书人。近些年,这些读书人更是狷狂,便是在朝廷上,当皇帝的面都大放厥词,最多也就是挨几廷棍。如今的万岁爷居然被这些人逼得不敢上朝,也是有史以来的奇葩。

“易儿,我这里有些书籍和笔记给你,我再让你们提学以后找些书籍送过来,你先读书进学。有我的面子,你秀才是必得的,以后路怎样走,却需你自己决定。我这次来山西,没有什么紧要事物,这几日你读书有了疑难便来问我。”

薛通便和薛湄儿一起,捡拾出适合李易看的书,李易抱着书告辞离去。

03

这个世界不是后世知识大爆炸的时代,书并不多,所谓八股取士,核心的不过考那春秋、论语几本。后人发挥的又能多到哪里去。

这八股取士,并不是后世考试那样有标准答案的,合格的卷子里哪个录取全在考官身上。至于排名先后,更是主考一言决之。

为什么薛通说有他的面子,秀才是必得的?薛通的学生,那就是个招牌。除非薛通倒了,不然有个还在中枢的老师,哪个底层下官敢给这学生不自在?

李易学习的底子不错,现在潜下心来,这书倒被他读出几分滋味。每篇文章,李易都是先背诵了,然后琢磨内容。不懂的就记下来,这读书速度,是常人十倍不止。

再次见老师的时候,师母也在,师母也是知书的,看李易过目成诵,举一反三,也是大赞李易聪明。

薛湄儿每次都出来殷勤的端茶倒水,抽空儿薛湄儿便问李易海外事物。李易便讲那海南的椰子树,讲那清甜的椰子水和细嫩的椰肉。讲那清澈的海水中,五颜六色的鱼儿。讲那世间最大的草,名字偏叫做树的芭蕉,讲那甜的腻人的释迦果。听着听着,薛湄儿便迷离了眼喃喃的念:“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她是一心憧憬这海外世界了。

这日晚上薛夫人看俩个孩子睡着了,对薛通道:“湄儿已经大了,和李易接触多了不好吧?”

“为什么呢?”

“我倒不是那样的势利,不过李易他们家就是个商人家庭,我们家世代书香,这,这也太……”

“嗯,你的意思是怕他们虽然是孩子,可是还是会日久生情,李易配不上我们家湄儿是吧?”

“谁都看得明白啊。“

“夫人啊,我和你说,确实配不上,不是李易配不上湄儿,是怕湄儿将来配不上李易啊.”

“这是怎样说?”

“我阅人多矣,你以为就是随便一个异人教他几天棋,他就能为天下师?荒唐。李易那着棋的镇定老辣,根本不是吴荣华能比拟的。吴荣华下了多久的棋了?

那过目成诵的本领,你相公自负聪明,也曾得过状元,可曾能做到?

他每次来这里,给湄儿讲的天下事,活灵活现,我自负见多识广,却一无所知,惭愧不已。你夫君是擅长相人之术的。这样的人,是天赋大运的,将来会贵不可言。“

“啊?你说的是……?“

“夫人,你看这天下已经是什么样子了?你学过易经,每朝大运不过300年吧?此子志向连中原都不是,却是天下。“

“那随着世易时移,湄儿却是配不上李易了?“夫人这回是别一种担心了。

“不怕不怕,这是个重言诺的君子,他还答应让女儿牧守一国呢,呵呵呵。“薛通开起玩笑来。

几日后,薛通一行人离开显通寺回京,李易送了十几里,直到台怀河的石桥边,薛通止住了李易,一行人过了桥。薛湄儿忽然跳下马车,跑了回来,看定了李易道:“你是说了寻到那海外的澳洲交给我牧守的,千万不要忘了。”

见李易郑重点头,薛湄儿才放下心来,绽出娇艳的笑容,转身又走过了桥,立在那边挥手。那盈盈一水,默默东流,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八月十五,明月姣姣,星汉西流。

子时,李易焚了香,面朝东方端坐了,默默的开始运行紫气东来。

紫气东来是显通寺的行空方丈传给李易的内功口诀,李易经过一年苦练,已是生出气感,身体也因此变得强壮。

李易想:这神功终于小有所成了,以现在的身体素质,练起武艺来应该是事半功倍。该去武僧那边学学武艺了。

《明史兵志》载:僧兵,有少林、伏牛、五台。

《宋史》载:钦宗年间五台山僧人真宝率武僧抗金。

显通寺作为五台第一大寺,千年来,一直拥有强悍的武力。不然早就被乱世的贼兵湮灭了。

永严听李易说想去僧兵那边练武,双眼放光,看了半天,才问道:”你知道现在打仗靠什么?“

李易道:“兵强马壮刀快?“

永严道:“屁!“

永信永严在李易面前早没了高僧的样子,每天下棋经常赤膊上阵,这口戒也每日破上几回。

李易问:“那是什么?“

“火枪!看谁枪法好,打的准。你知道戚家军的三段枪吗?第一排放完枪蹲下,换第二排,再换第三排。看似简单,可是戚将军这样阵势一出,蒙古人马队就不好使了。还有戚家军的甩手雷,扔出去砰~就炸一片。”

李易道:“这,这不是手榴弹吗?”

“手榴弹?”永严迟疑了一下,想了想:“手里扔出去的炮弹?嗯,挺形象!就是这个东西。“

李易抱着脑袋,站起转了俩圈,喊道:“你让我静静,让我静静。“

李易想自己是被清朝骗了。300年后鸦片战争清兵是大刀长矛,怎么前面几百年的明朝却是满世界火枪手榴弹大炮啊?

仔细想想,倒是想起了部队里学的战争史,明朝确实是已经全面火器化了,郑和下西洋,可不就靠的是坚船大炮?

是那个满清入关来个大倒退,怕刀剑玩不过中原人的火器,才全面禁止了火器,最终让中国被列强蹂躏了百年。

“奶奶滴,这关外人害死人啊。”

永严却以为说的是蒙古人,道:“蒙古人被戚将军打怕了,戚将军八千人,就大破了他们三万骑军。什么年代了,还玩大刀?”

李易道:“别说了,再让我静静。”这永严给李易的思维来个颠覆,李易必须得换下头脑再听下去。

永严道:“这个年代,要学就学兵书战阵,学火器火雷!咋样,你学不?”

李易说:“你有门路?”

李易感觉俩人像黑社会交易毒品。

永严道:“别人求破天,我也不答应。没这佛缘。你却例外,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放心。戚将军所有兵书兵法都在我和永信这,嘿嘿。”

李易道:“为什么在你们这?”

永严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和永信当年都是戚将军随军幕僚。现在的罗汉堂首座,也就是武僧首领永平,当年是戚将军的中军护卫。”

李易道:“你们怎么都潜伏到寺里了?”

永严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尽走狗烹。戚将军从南打到北,从东打到西,天下安定了,戚将军就被解职了。我们戚家军最后就是在雁门关这一带打仗,队伍一散,许多老弟兄心冷了,也都就地散了。”

李易道:“戚家军有研究火药的?”

永严道:“当然,戚家军的火药天下第一。”

李易道:“那继续研究啊,这个东西作为技术储备,将来有大用的。”

“技术储备?”永严疑惑道,转眼就理解了。“可是你知道这火器研究第一要朝廷允许。第二是最重要的,就是钱啊。都是烧钱的玩意儿。”

李易道:“那我支持你们呢?”

永严道:“你?就你那一千两银子算了吧,不够填牙缝呢。”

李易道:“赚钱这事应该不难。等我先学了武功就下山赚钱。”

永严道;“你搞火药是不是要造反?”

李易吓一跳“别乱说,我就是觉得技术储备必须有。你明白的。”

“那你玩枪啊,还学个屁武艺?”

“想法再好被人干掉了,就啥都没有了,我得学武艺自保,你滴明白?”这永严把李易逼的都不会说话了。

“那好吧,明天你直接去武院,我今天去和永平打个招呼。”

李易回到自己住处,理了一下思路。发现第一,这山西不愧是尚武之地。不论杨家将还是戚家军,在这片土地上都留下了大批种子。

第二,永严这批打入佛寺内部的军头,都是贼心不死。这些当年的骄兵悍将,貌似对皇帝也没什么尊重。难怪明末天下反贼四起。

回头想一想历史,这当年皇帝搞掉岳飞岳家军,戚继光戚家军也没什么不对。你都是某某的家军不是政府武装了,还留你不是找病?赵匡胤黄袍怎么加的身?不就是赵家军搞独立了吗?

看来自己先得琢磨一下钱了,有钱能使鬼推磨,华夏后来的衰败,就是由经济大发展的资本主义退步到奴隶社会造成的。一种先进制度,居然被落后制度打败了,明朝后期这些皇帝真是一帮窝囊废啊。

别急,我先算算,今年是万历42年,那就是1614年,离1616年努尔哈赤建国还有两年,离抚顺那边的萨尔浒大败还有6年了。国内农民起义也就十来年了。自己得先琢磨个路数,压力山大啊。

李易后世读书就是在沈阳,埋皇太极的北陵,埋努尔哈赤的东陵,那是经常去逛,门票都不买,扒墙豁子就进去。对于清初明末的历史,看石碑都记个七七八八。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先练好武功吧,自保第一。还需要读书。至少这秀才头巾很重要,有了这顶头巾,才能混进读书人队伍。

这一夜李易辗转反侧,刚觉得朦胧了一下,小和尚已经敲门送早饭来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