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厂遇袭:美国是沙特的“猪队友”美国总统特朗普只敢继续以制裁向伊朗施压 .

原标题:油厂遇袭:美国是沙特的“猪队友”美国总统特朗普只敢继续以制裁向伊朗施压 .

自9月14日沙特阿拉伯两处石油设施遇袭后,美国与沙特两国都不理会也门胡塞组织主动承认责任,而将矛头指向伊朗。

沙特国防部于9月18日向媒体公开有关“证据”,其副国防部长哈立德(Khalid bin Salman)更暗示美国对沙特有共同防卫之责,配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直指油厂遇袭是“战争行为”,一时之间海湾地区似乎战云密布。

正如早前美国无人机被击落事件一般,拒绝对伊朗进行军事行动的是“口硬手软”的特朗普(Donald Trump)。他口中虽说美国“枪已上膛,准备就绪”,不过在实际行动上只要求对伊朗“大幅增加制裁”——美国如今几乎已制裁整个伊朗经济,大加制裁其实已无空间。

特朗普的共和党盟友、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9月17日就直指特朗普温和处理伊朗问题已被伊朗看成是其“软弱的讯号”。不过,特朗普就坚称他的温和是“力量的表现”,又引述美国进军伊拉克的往迹警戒国人。

由此可见,海湾地区地缘政治形势虽然愈加紧张,不过全面战争似乎离现实尚远。

左方红框是阿布盖格石油设施的受损情况;右方是原貌

谁的无人机?谁的巡航导弹?

在9月18日的记者会上,沙特国防部发言人马尔基(Turki al-Malki)向媒体展示受袭的阿布盖格(Abqaiq)与胡赖斯(Khurais)两处石油设施及油田的武器残片,指出总共有18架无人机,以及7枚巡航导弹参与行动,而且从残片可证明涉事的是伊朗的“三角翼”无人机和Ya-Ali巡航导弹。

虽然马尔基指明攻击来自北面,而非南面的也门,不过他也承认沙特方面仍在确认武器的发射点。他的用词也极其小心,只说有关攻击“无可质疑得到伊朗支援”,而非直接指控攻击为伊朗所为,也不排除攻击是出于受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组织。

眼见攻击让全球5%石油产量受阻,有人甚至以“石油界的珍珠港事件”作形容,外界的直觉反应也质疑主动承认责任的胡塞组织究竟有没有能力发动此等攻击。

不过,根据联合国在2019年1月发布的一项报告,胡塞组织有飞行距离达1,200公里至1,500公里的无人机,而2019年6月沙特一处机场受胡塞组织攻击,当中牵涉的也疑是Ya-Ali巡航导弹,配合胡塞组织曾在7月时公开展示相关武器(当中更印有“也门制造”的字句)的事实,因此如果只以武备实力的因素去质疑胡塞组织承认责任的真确性,其实并无实据。

由于袭击责任谁属众说纷纭,法德等欧盟国家也未有跟随美国马上指控伊朗,有阴谋论者更以事件曾一度推高石油价格近20%的结果推断,指出沙特、美国、伊朗,甚至是石油期货炒家也有可能是幕后元凶。

沙特的“痴心错付”

无论实情若何,无可否认的是这次严重袭击的根本源头是美国2018年5月单方面退出“伊朗核协议”,又对伊朗进行“极限施压”式的空前强硬制裁,引发地区局面愈加不稳所导致。

作为美国盟友的沙特,一向视伊朗为宿敌,对核协议引来的美伊关系解冻颇为焦虑。特朗普退出核协议之时,沙特就公开表明支持,以为“西瓜靠大边”,有美国强硬助攻,必然能使伊朗折服。岂料伊朗至今石油出口比制裁之前大跌超过九成,却坚拒不屈,甚至逐步退出核协议,并藉其紧握石油海运要道霍尔木兹海峡(Strait of Hormuz)的地理优势,以扣押、干扰油轮的方式对外施加压力。

6月20日伊朗公然击落美国无人机,可算是伊朗对特朗普底线试水温之举。这次,伊朗“一试便知龙与凤”,看穿了特朗普对军事行动的根本顾忌,只敢作出对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实施制裁等象征性报复。此时,沙特心知痴心错付美国,却是恨错难返,只得一方面继续大赞美国对伊朗“史无前例”的对抗,另一方面则要求国际社会介入。

亲伊朗势力的不对等战争

其实,在伊朗坚持立场、美国又不愿放宽制裁以谋求谈判的情况下,特朗普只余军事行动一途才能迫得伊朗屈服。如果美国不敢或不愿进军,最容易受罪的将是其区内盟友。受伊朗直接或间接支持的地方势力,诸如胡塞组织等,只要坚持其不对等战争的做法,就能使沙特等国终日惶恐。

如今诸如无人机、巡航导弹等武器极易取得,透过低空或高速飞行等方法攻击,几乎是防不胜防。例如有爱国者导弹防御系统的以色列,就曾用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导弹去击落价值数千美元、甚或可以3D打印制造的无人机,双方战争成本差距极大。

除此之外,对于来自胡塞组织等地区军事力量的攻击,沙特等国可算是“攻者一点、守者千里”。要侦察低飞无人机入侵,要有雷达、无线射频、电光效应、红外线、声学等多重侦测机制,然而沙特幅员甚广,要全面建设有关装置,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更有甚者,沙特的石油设施数量少、重要性却极高,与美国油井及炼油设施高度分散的情况不同,只要稍一不慎让对方得手,就会造成严重经济打击。

此时此刻,眼见去年卡舒吉(Jamal Ahmad Khashoggi)事件余波渐息,全球最大石油公司沙特阿美(Saudi Aramco)计划在本年底逐步上市,沙特方面更希望市值能达至2万亿美元,让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ad bin Salman)可以透过减轻国家对石油产业的单一依赖,而继续其经济改革。如今油厂遇袭事件一出,外界惊觉沙特的石油输出并不如原先想像般稳定,而且海湾区内的地缘军事紧张局面未有短期能解之象,对沙特阿美的信心也就大不如前。

沙特阿美上市是沙特王储改革的最重要一步,去年早疑因卡舒吉事件而推迟,如今更因特朗普一手催生的伊朗难题,再挫外界对沙特的信心。特朗普虽曾在卡舒吉事件中对沙特“不离不弃”,不过有特朗普这个口硬手软又进退失据的队友,沙特王储此刻心情之复杂,也许只能感慨一句“有这样的队友,还需要敌人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