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地铁“女士优先车厢”被指成摆设,立法规定“劝离”能否约束

原标题:深圳地铁“女士优先车厢”被指成摆设,立法规定“劝离”能否约束

   报料有奖

南都深圳报料电话:0755-82121212

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近日就《深圳经济特区文明行为促进条例(草案修改稿)》(以下简称《修改稿》)公开征求意见,《修改稿》第十八条提到,“地铁可以设立优先车厢,在高峰时段,优先车厢可以仅供残疾人、未成年人、女性等有需要的人士乘坐,对于乘坐优先车厢的其他乘客,地铁工作人员应当劝离。”该征求意见一出就引起市民热议,征求意见9月23日截至。

实际上,深圳地铁早就设置女士优先车厢,但只是倡导性质,并非执法性质。那目前女性优先车厢及爱心专座实施情况如何,及市民认同接受度如何,这对条例的修订将起到一定的参考作用。为此,南都记者对地铁4号线、1号线等线路走访发现,作为倡导性质的女士优先车厢高峰时段执行并不理想,但爱心座位则执行较好。

现状

深圳地铁:站内贴有标识 广播反复提醒

据了解,深圳地铁8条线路在各条线路双方向列车首、末节车厢设置了女士优先车厢,优先供女性乘客使用,其他车厢则作为普通车厢使用,设置的女士优先车厢不分时间段落,全天实行。“深圳地铁女士优先车厢并非对男女乘客进行强制性区分隔离,也不是女性乘客专用,而属于女性乘客优先使用的性质,倡导在拥挤的情况下,男士发扬绅士风度让女性优先。”深圳地铁介绍,为方便乘客,地铁在站台两端的屏蔽门、安全门以及列车首、尾车厢内门楣处已经粘贴了粉红色的女士优先车厢标识,同时,站内广播也分别用中文、粤语、英文三种语言循环播放,告知女士优先车厢的位置进行提示。

走访

地铁4号线 女士优先车厢男士占座现象最严重

地铁4号线龙华线作为深圳地铁最拥挤的线路之一,每个工作日早晚高峰都让上班族痛苦不堪。每日早晨8点~9点,由北向南,从关外到关内,自始发站清湖站一直到市民中心站,每个站都人群爆满,安检入口黑压压都是人。且在4、5号线人流最大的换乘站——深圳北站,早高峰还会采取限流措施,8点~8点半期间,南都记者曾多次在该站换乘,滞留半个小时也无法走到蜿蜒的围栏尽头。而好不容易走到了站台之后,更大的考验,就是如何才能挤上车,因为无论哪个车厢,都是饱和状态。在4号线女士优先车厢,无论男女,都一样在勉强喘息。

到了晚高峰,深圳CBD会展中心的上班族大军,蜂拥入4号线会展中心站,他们一路向北,从关内挤到关外。南都记者在这一站,常常被身后的壮汉挤上车,车门关上的一瞬间,被挤压到无法呼吸。拥挤持续到上梅林站,会有片刻的松动,但是当大批乘客从上梅林下车后,又会有大批乘客上车,继续之前的拥挤。直到下一个人流最大的换乘站深圳北站,车厢内的拥挤才能稍稍缓解。所以对于住在地铁4号线沿线的市民来说,早晚高峰能上得去车,就已是万幸,尤其早晨除了始发站清湖以外,获得座位的几率小之又小。

从记者调查的4号线来看,每天早晚上下班高峰期,所有车厢均拥挤到根本看不到座位,在非高峰期,女士优先车厢里男士占座的现象也非常普遍,经常整排座位上都是男士,他们要么低头玩手机,要么打瞌睡。甚至在9月17日上午,记者目睹一位年轻妈妈带着生病的孩子蹲在车厢内的地上,小男孩的额头上还贴着纱布,但是整个车厢内坐着的市民竟无一人起身让座。记者采访到的两位孕妇均认为,4号线女士优先车厢男士占座的现象是最严重的,高女士甚至表示,她每次乘4号线,一排6个座位能有4个以上都被年轻男士占据。

地铁5号线 爱心专座提高了市民让座的频率

地铁5号线环中线虽然算不上深圳地铁最拥挤的线路,但是每天早晚高峰,太安站、西丽站、深圳北站以及宝安中心站这几个换乘站,都拥挤到只能勉强立足。由于需要到深圳北站乘坐高铁及换乘的人群过于庞大,导致深圳北站的前后几站也常常爆满。南都记者早晨在民治站,打算坐一站到深圳北站换乘,然而却迟迟挤不上车。最终被人群推入车厢内,却也只能挤在地铁门边。

高峰时段几大换乘站的女士优先车厢,挤到根本看不清周围到底是男是女。记者每天乘坐5号线发现,只要离开了人流量大的几个换乘站,人群便不再拥挤到遮住视线,但在女士优先车厢,座位常常都被男士们占据,且也很难看到男士为女士让座,甚至男士还会与女士抢占座位。但不同的是,在非高峰时段,5号线女士优先车厢男士占座的现象就没有那么严重,有座位的男士看到老幼孕残,常常会主动起身让座。且非高峰时段无论在地铁哪个车厢内,坐在爱心专座上的市民,也更容易让座,他们看到老幼孕残都会主动起身。记者发现,5号线爱心专座提高了市民让座的频率,爱心专座对市民的警示作用要远远大于女士优先车厢。

地铁1号线 有怀孕乘客称曾因头晕蹲在地上都没人让座

深圳地铁1号线连接了深圳市的东门商业区、蔡屋围一带的中央商务区、华强北商业区、深圳市中心区、深圳华侨城的高级住宅区以及深圳的华侨城旅游区,每当上下班高峰期,这些区域的地铁站基本是人山人海。

在上下班高峰期,南都记者走访了1号线女性优先车厢的使用情况。调查中,一般乘客都给老人小孩让座,即使他坐的不是爱心座位,但上下班高峰期地铁内较少老人和小孩。

9月11日下午5点半左右,老街地铁站人流量明显增大,在普通车厢和女性优先车厢前等候的市民,男女比例相差无几。走进女性优先车厢,南都记者发现坐在座位上的男女比例也基本是1:1,而站着的女性市民数量显然比男性多。

下午6点许,南都记者从大剧院下车再上到下一趟车的女性优先车厢,发现其中一个车厢的一边座位上全是男性,有的低头使用手机,有的相互交谈。在通往会展中心地铁站期间,有列车管理员经过,未对座位上的男士进行劝离。对此,南都记者随机采访了两位同行的女性,白女士表示,其和朋友选择上女性优先车厢也是抱着有座位坐的心态,但对于较多男性市民坐了座位也“见怪不怪”了,同行的黄女士也表示赞同。

次日上班早高峰期间,南都记者再次来到1号线。相较昨日,在女性优先车厢前等候的市民,男性居多,而车厢内座位上的市民男女比例接近1:1。在人群中,南都记者发现了一名孕妇侯女士(化名),经采访了解到其刚怀孕三个半月,每天还是需要挤地铁上下班,其表示女性优先车厢的实际执行情况并不佳,她曾因头晕蹲在地上都没人让座,某次实在晕到不行了,请求一位男士让位才有位置坐。

对此,南都记者也采访了在女士优先车厢乘坐的男性市民,其不愿透露姓名,其表示自己也比较累,没有留意到是否女性优先车厢。问及如果有孕妇会不会主动让位,其回答道肯定会的,也表示下次尽量不上女性优先车厢,把座位让给更需要的人。另一位在女性优先车厢站立的严先生则表示,自己平常一般不会到女性优先车厢乘坐的,但上班高峰期,时间比较急,看到还有空位就急忙挤上去了。

对于女性优先车厢执行情况的问题,南都记者采访的几位市民,无论男女都有基本的共识:执行不到位,如要执行到位还需监管到位。白女士也补充,让不让座很大程度也取决于个人素质的高低;侯女士也对男士不让位表示能够理解,前后三个车厢也不算少,而且男士可能也很累了。

地铁3号线女乘客:“也不能说他们不对,毕竟不是强制的”

在福田区景田片区上班的李女士家住龙岗区布吉街道。对她来说,地铁是上下班最佳的交通选择。9月16日晚上6点10分,李女士像往常一样乘坐2号线到福田站转乘3号线回家。“2号线还好,3号线人非常多,无论上下班,人都多。”李女士说。

几分钟后,3号线列车到站。尽管才是3号线往双龙方向的第四个站,但每一节车厢都挤满了人。按照习惯,李女士走进了位于列车尾部的女士优先车厢。“总的来说,女士(优先)车厢会好那么一点点。有的男性看到我们(女性)有些不舒服,会主动让座。”对于女士优先车厢的设置,李女士认为对女孩子来说是一件比较友好的事儿。“毕竟现在地铁人流量大,难免有些咸猪手。”

尽管赞同设立女士优先车厢,但李女士认为女士优先车厢的执行情况并不算好。拿9月16日晚李女士乘坐的这节女性车厢来说,南都记者看到,车厢内不乏男性,且数量远远超过女性。车厢两边的座位上,则情况各不一样。有的座位上大多坐的是女士,有的座位上男士居多,有的座位上坐的则全是男士。“也不能说他们不对,女士优先车厢毕竟不是强制的,需要发挥男士的绅士风度。”李女士告诉南都记者,男士坐满座位或者说座位上男士居多的情况并不算少见。

对近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网站上公开征求意见的《深圳经济特区文明行为促进条例(草案修改稿)》,李女士表示从新闻报道上有听说过一点。“如果真的高峰期间可以仅供残疾人、未成年人及女性等有需要的乘客乘坐,对我而言,肯定会觉得乘坐空间会好一些。”李女士说,“但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市民声音

孕妇高女士:应让工作人员在车厢内反复广播提醒

怀孕3个月的高女士平常出门会由丈夫开车接送,但是赶上丈夫出差的时候,就只能搭乘地铁4号线上班。为了避开早高峰人群,高女士一般会尽量早起出门,在7点半就踏进4号线的女士优先车厢,然而即便如此,也很少能获得座位。

高女士给南都记者展示了一张照片,是自己在早晨7点半拍摄的4号线女士优先车厢,车厢内一排青壮年男乘客坐在座位上,站着的都是女乘客。“不过所幸我每天在4号线上也只站4个站,不用换乘,没人给让座,那就站着呗。”高女士表示,女士优先车厢占座的男士居多,他们都是低头玩手机或者闭眼无视周围,如果女士在女士优先车厢没有得到优先对待的话,那么设不设置这个车厢,都是无所谓的。她认为目前深圳修订文明条例很有必要,“不然优先车厢就成了摆设”。她建议,虽然不能强制撵走高峰时段进入车厢乃至占座的男士,但可以让地铁工作人员在车厢内反复广播,毕竟工作人员劝离要比男士的自觉以及其他乘客劝离要有用。

孕妇文女士:对劝离所能产生的效果不太乐观

怀孕3个月的文女士每天只在地铁5号线上搭乘3个站,然后便在西丽换乘7号线,“因为我只需乘3个站,所以有没有座位也无所谓。”她认为在上班高峰时段,男性是挤地铁的主力军,“好像男性上班族也比女性上班族要多。”她告诉记者,自己偶尔会碰到被让座的情况,但是一般情况下都是站着的。在她看来,如今的男士们都比较自我,一上车就喜欢坐下打游戏,头也不抬,所以指望让座也很不现实。“如果不让男士进女士优先车厢会好些,但是在上班高峰时段,大家都赶时间,都一样买了票,那样未免对男士又不公平了。”

文女士认为深圳地铁女士优先车厢的执行情况很不理想,让座的市民少之又少,所谓的优先车厢,形同虚设。对于目前正在修订的文明条例,她也并不看好,尤其是对劝离所能产生的效果持怀疑态度,且又无法采取强制措施。“看这个操作能坚持多久喽,未来的摩擦不会少。”

专家说法

北京大成(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匡慧:

行为规范应有实质约束力

地铁车厢设置爱心专座、女士优先座位出于对女士、爱心人士的特殊照顾,其初衷和出发点都体现了深圳这座城市的高度文明形象。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很可能达不到预期的效果,地铁运行的高峰期大部分是上班白领在乘坐,他们在搭乘地铁的过程中由于类似时间紧、拥挤程度高等原因很很难关注到地铁女士、爱心专座这一道德意义规范。久而久之,这一没有实质约束力的规范就会形同虚设。

而且,从法律意义上根本无法形成对男士的约束,进而很难达到照顾女士们优先乘坐地铁的目的。目前该项约束规范只能起到提醒的作用,而外地来深圳学习考察人士会感受到虽然深圳是一个高度发达、文明的城市,但某些规范仍然停留在形式上,要真正落到实处,深圳的文明城市形象的改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深大法学院宪法与行政法教师、副教授尤乐:

赋权地铁运营机构具有合法性

公共运输承担的是国家行政供给的责任,在保障和满足公民出行自由的权利时,法定授权的公共运输单位具有较大政策性裁量权,虽然这一裁量权不可能不受到法律的控制,但采取逆向的保护措施,基于社会现实并满足特定群体在特定时刻的出行安全和顺利及其需求,并非基于性别或其他人作有罪推定或对男性或健康人群的歧视,而是履行实质平等义务的必要措施,即使暂时牺牲一定运力亦是社会公正的体现,社会公众对此应该容忍或接受,这也是个体自治和文明的素质。

同时,在特定时段之后,即对特定群体的必要保护无需再进行时,地铁车厢恢复普遍性开放,亦是法治国家对地铁运营机构的要求,因此,本条例的该条规定对于地铁运营机构的赋权具有合法性,使之可以采取必要的维护公共利益的合法措施。

统筹:南都记者 张小玲

采写:南都记者 张艳丽 王童 谢粤蕾 颜鹏 张小玲

摄影:南都记者 顾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