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名相为国家鞠躬尽瘁,居功至伟,死后却被满门抄斩!

原标题:一代名相为国家鞠躬尽瘁,居功至伟,死后却被满门抄斩!

汉武帝老病将亡时,昌邑王刘髆已早死,尚有广陵王刘胥、燕王刘旦、幼子刘弗陵三个皇子。因为武帝一直不喜欢刘胥、刘旦,便立年仅8岁的幼子为嗣,托孤于他最信任的近臣、霍去病的弟弟霍光,封他为大司马大将军,赐“周公辅成王”之图,令他与金日磾、上官桀、桑弘羊等几位大臣辅政。

大司马大将军博陆侯:霍光

刘弗陵登基,更名刘弗,即历史上的汉昭帝。霍光继承了武帝晚年“轮台悔过”后的改弦更张,“禁苛暴,止擅赋,力本农”,即轻徭薄赋,鼓励农耕,与民休息,不兴兵戈。又派遣官吏巡视地方,平抑冤狱,教化百姓,以德养民,并八次下诏减免租税。

同时霍光又召集各地贤良,经过盐铁会议大讨论,取消了盐铁官营制和均输平准制等汉武帝时期打击商业、搜刮民财的举措。武帝晚年烽烟四起、民怨载道的局面被平息下来,工商农业均得以流通和发展,百姓安居乐业,一齐颂扬新政,霍光在朝野的威望也与日俱增。

金日磾早死,御史大夫桑弘羊因为在盐铁会议被否决了所有经济政策, 左将军上官桀因为自己孙女(同时也是霍光的外孙女)成为汉昭帝的皇后,自己位次和权柄却依然远低于霍光, 均对霍光的专权深为不满,他们联合念念不忘皇位的燕王刘旦,各方势力组成了反霍光联盟。经过一番血腥政争,霍光在满朝文武支持下大获全胜,桑弘羊、上官桀父子、燕王旦、鄂邑长公主等皆被灭族。

这场政争中,汉昭帝或是早慧、或是明智地站在了霍光一方,但在这之后,诛灭所有政敌的霍光彻底大权独揽,成为大汉帝国的实际主宰。汉昭帝也彻底形同傀儡了。

汉昭帝:刘弗陵

因为此时外孙女上官皇后才八岁,为了防止汉昭帝和其他后宫女子生下皇子,霍光竟以汉昭帝多病为由,禁止他宠幸后宫,给妃嫔宫女们都换上了裆部缝得严严实实的连裆裤。然而,还没等到上官皇后长大成人,她15岁时,抑郁久病的汉昭帝早死无子。

汉昭帝与上官皇后:

霍光否决了为王多年的皇兄广陵王刘胥,挑选皇侄昌邑王刘贺过继为昭帝之子。刘贺带了一整套昌邑国的班底进京,然后紧锣密鼓地开始夺权计划。

仅二十七日后,霍光连同其党羽丞相杨敞、车骑将军光禄勋张安世等,宣布刘贺做下一千一百二十七件错事,不配再君临天下,指使他的外孙女上官太后,下诏废去刘贺帝位。如此公然指鹿为马,侮辱大众智商,百官却在霍光一党以性命要挟下不敢怒更不敢言。

霍光又亲自动手从刘贺身上夺去玺印绶带,并杀其带来京城的亲信二百余人,将他废为庶人,赶回昌邑软禁。这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权臣废去皇帝。

之后,霍光又选中了汉武帝太子刘据之孙刘病已为帝, 当然,这和他自己是霍去病的弟弟、又或霍去病是刘据的表兄其实并没有太大关系。对霍光来说,重要的从来是他自己的大权,而不是处心积虑几十年,只为去拥立什么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遗孤;刘病已此时还是个连爵位都没有的空头宗室,完全没有心腹幕僚和自家班底,对霍光来说,比起为王已久的广陵王刘胥,当然是汉昭帝早死无子、昌邑王刘贺又被废去的最佳选择。

皇曾孙:刘病已

汉宣帝生长自民间,阅历远非长于深宫妇人之手的昭帝可及,因此同样面对如芒在背的权臣,他选择迂回推进,不顾满朝文武请立霍光之女为皇后的压力,用“故剑情深”阐明立场,执意立糟糠之妻许平君为中宫皇后。霍光之妻霍显怀恨在心,买通医女,趁许皇后生产时暗杀之;霍光知晓其事后,引忍不发,促成其女霍成君为继任皇后。宣帝明知发妻死因蹊跷,亦对这个摄政几二十年的权臣无可奈何,表面和霍皇后异常恩爱,让霍光放下心来。

霍光与霍成君:

霍光历昭帝、刘贺、宣帝三世,摄政终身而不肯归政,权柄杀生尽在手中,废一帝(刘贺),立二帝(刘贺、刘询),杀皇子(燕王刘旦)、公主(鄂邑长公主),辅政大臣(桑弘羊、上官桀)等,两任廷尉李种和王平、左冯翊贾胜胡、少府徐仁等公卿大臣,皆因违逆霍光之意,下狱而死。霍光的一众子孙、女婿、亲族皆拜将封侯,他信用的侧近如冯子都、王子方等,朝堂百官无不礼敬。而历任丞相如车千秋、杨敞等唯知秉霍光意旨行事,政事上从不敢争,反而被百官视为无物。

公元前68年,霍光病死,天子和太后一同临丧,中二千石的高级官员尽数到府,更「赐金钱、缯絮、绣被百领,衣五十箧,璧珠玑玉衣,梓宫、便房、黄肠题凑各一具,枞木外臧椁十五具」,「载光尸柩以辒辌车,黄屋在纛」,破格以帝王之礼将霍光下葬,又以霍光佐汉致太平,一字谥号不能尽其善,谥“宣成”,同萧何(文终)、张良(文成)、霍去病(景桓)例。

直到霍光死后三年,汉宣帝方效“郑伯克段”之故智,不断削权,步步进逼,诱使霍氏一族孤注一掷,事败后将其灭族,并废杀霍皇后,更有数千户人家被株连。但汉宣帝没有公然否定霍光这个严重侵犯皇权的权臣,反而在十四年后,匈奴呼韩邪单于称臣归降时,绘十一功臣图于麒麟阁为念,以霍光二十年执政时期积蓄国力,恢复生产,曾出兵大破匈奴,其功居首,因此奉图不名,称「大司马、大将军、博陆候,姓霍氏」。

说到底,这更多是因为从官方帝系传承法统角度,汉宣帝是由霍光和上官太后做主,以武帝曾孙的身份入继昭帝嗣,而并非仅仅因为他是故太子刘据之孙,就能直接获得当仁不让的皇位继承权。所以,完全否定霍光,就如同否定了汉宣帝自己的统治合法性,因此,仅仅是出于极冷静的政治考量。

汉宣帝:刘询

同样,也正因为霍光死后未被汉王朝否定,反而一直被尊奉祭祀,誉为和伊尹并列的护国忠臣,所以在后世王朝,霍光也顺理成章变成为了王莽、董卓、司马昭等众多后世枭雄所效仿的前辈:「伊、霍之事,臣能为之!」

而作为封建史家的班固、司马光,在充分肯定霍光匡辅国家,安定社稷之功时,也不免批评他的专权擅政,扶植私党,治家无方,因此导致了身后的颠覆灭族之祸。

【霍光受襁褓之托,任汉室之寄,匡国家,安社稷,拥昭,立宣,虽周公、阿衡何以加此!然光不学亡术,闇于大理;阴妻邪谋,立女为后,湛溺盈溢之欲,以增颠覆之祸,死才三年,宗族诛夷,哀哉!】——班固《汉书》
【霍光之辅汉室,可谓忠矣;然卒不能庇其宗,何也?夫威福者,人君之器也。人臣执之,久而不归,鲜不及矣。以孝昭之明,十四而知上官桀之诈,固可以亲政矣,况孝宣十九即位,聪明刚毅,知民疾苦,而光久专大柄,不知避去,多置亲党,充塞朝廷,使人主蓄愤于上,吏民积怨于下,切齿侧目,待时而发,其得免于身幸矣,况子孙以骄侈趣之哉!】——司马光《资治通鉴》

作为少年战神霍去病的弟弟,霍光执政帝国二十年,不是皇帝胜似皇帝,息兵养民积蓄国力,蓄势一击打垮匈奴,为汉朝后来迫使匈奴臣服打下坚实基础,更创下了第一次权臣废立皇帝的历史记录。相比之下,像发明内裤这种事,在他身前只是微不足道的工作,却影响后世至今,为几乎每一个人生活不可或缺。

当然,对汉昭帝而言, 霍光此举亦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毕竟不论是曹操对汉献帝,还是司马昭对曹髦曹奂,都不曾限制他们的私生活到这个地步。试问,当一个权臣已经侵夺皇权到如此地步了,连皇帝的宫闱之事亦横加干涉,当后世皇朝君权愈发集中后,还可能将他作为忠臣典范么? 【不学无术】四字,也成为后世史家对霍光的“盖棺定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