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山西巡抚陆钟琦,最后的结局为何如此惨烈?

原标题:末代山西巡抚陆钟琦,最后的结局为何如此惨烈?

山西巡抚陆钟琦,辛亥革命中被处决。

1910年,同盟会所发动的“倒丁(山西巡抚丁宝铨)运动”获得成功。清廷宣布,由礼部侍郎陈宝琛接任山西巡抚,却又立即改了主意,陈宝琛被改派毓庆宫,担任宣统皇帝溥仪的师傅,而山西巡抚一职则挑选了溥仪之父载沣的师傅、安徽布政使陆钟琦。

陆钟琦绝对想不到的是,这次升职带给他的喜讯,在23天后则是延及整个家族的悲剧。

阎锡山初掌兵权

耍权谋清除异己

1904年,山西武备学堂的24名学生,被选拔出来保送到日本公费留学,学习军事。尽管朝廷三令五申,不得与革命党来往,但这些人中的大多数最后都成了造反派。

阎锡山、温寿泉、张瑜、乔煦、马开崧等,都加入了同盟会。阎锡山还成为同盟会中的核心小组织“铁血丈夫团”的成员。

“铁血丈夫团”简称“丈夫团”,由黄郛、李烈钧等发起,入会者必须是同盟会会员、并在日本学习军事。“丈夫团”的“丈夫”们不仅成为各地辛亥革命的骨干,而且也成为日后的大军阀。其中的大腕,除了阎锡山之外,还有黄郛、李烈钧、程潜、赵恒惕、张群、蒋作宾、唐继尧、蔡锷等。

阎锡山在1909年4月毕业回国,担任了山西陆军小学堂的教官。3个月后,升任校长。同年11月,在留日归国军校生的全国会试中,名列上等,获得“步兵科举人”的功名及“副军校”军衔,与其他中榜者一样,被全部分配到各自省份的新军中担任军事教官。阎锡山担任了山西新军第86标(团)教练官,相当于副团长,初掌兵权。

各地情况与山西类似,新军的军权迅速被这批留日学生(其中有很多是同盟会会员或其同情者)占据,埋下了两年后武昌城头一声炮响、全国土崩瓦解的伏笔。

在军中,为了自己的前途和利益,顺带也为了革命的前途和利益,阎锡山开始动用权谋,清除任何阻挡在自己前面的绊脚石,竭力编织自己的权力网络。

当26岁的阎锡山在1909年回到太原的时候,61岁的陆钟琦刚刚升任江苏布政使。

陆钟琦的仕途谈不上顺利,也谈不上坎坷,波澜不惊而已。光绪十五年(1889年),41岁的陆钟琦才考取进士,入翰林院当编修。1903年,陆钟琦终于担任地方官,在江苏任督粮道。5年后(1908年),调任江西按察使,再调湖南。随后再回江苏任布政使。丁宝铨调任后,他又奉命接任,终于在离休之前成为封疆大吏。

陆钟琦初抵太原

调军队应对乱摊子

陆钟琦为官清廉,政绩不错,民间口碑相当好。《清史稿》说他在湖南“察吏严,定州县结案功过章条,月计勘案数与其鞫讯状限期报司,繇是狱鲜积滞。再移江苏,多平反。”一些地方的民众,还给他建了生祠,这是对官员的巅峰评价了。

陆钟琦抵达太原,是1911年10月6日。4天后(10月10日),武昌暴动发生,辛亥革命开始。湖南、江西随后跟进。

1911年10月22日,陕西暴动。西安城内发生激战,满城的守卫者实行了焦土抵抗,暴动者攻占满城后,几乎杀光了剩余的所有满人。消息震动了邻近的山西。

陆钟琦面对的是一个乱摊子:外有邻省陕西的革命党虎视眈眈,内有几乎被革命党完全渗透的新军伏在卧榻之侧。好在新军平时手中只有枪支,而无弹药,无法行动。

10月25日,陆钟琦想了个两全之计,他命令第85标(团)开赴蒲州驻防,警戒陕西方向,这既能调虎离山,也能巩固省界安宁。而革命党也从中看到了机会,因为只有换防时才会发放弹药,倒是个动手的好机会。同时,陆钟琦又下令将存在山西的5000支德国进口新枪,调3000支到河南,以防山西不测。

这就是阎锡山回忆录中所说的“开兵”及“运枪”。陆钟琦同时下令,从外地调2旗巡防队到太原守卫,但这支部队刚走到忻州,太原暴动已经发生,只能退守大同。

阎锡山率领的第86标(团),因为没安排上前线,依然有枪无弹。这也是造成阎锡山观望的重要因素,而非日后指责他的所谓搞投机、耍两面派。

阎锡山观望的另一原因,是他此时已经与山西省的立宪派取得了默契,他要依靠立宪派在政界的力量,就不便旗帜鲜明地率先革命。

也正是在此时,在翰林院担任编修的陆钟琦长子、阎锡山在日本时的同学陆光熙,突然到了太原。

陆钟琦之子陆光熙

暴动者发难

陆氏父子惨死枪口之下

革命党决心抓住机会起事,以免被调到晋陕边界后失去良机。28日,同盟会紧急开会,决定当晚动手,由领取了弹药的第85标先行发难。然后,阎锡山的第86标趁乱夺取弹药库,领取弹药。

29日凌晨,第85标第一营、第二营,在狄村军营誓师,由二营长姚以价率领,开始暴动,全副武装奔袭太原城。在经过东岗村第三营军营时,第三营的部分士兵也加入进去。

黎明,暴动士兵悄悄靠近承恩门,作为内应的巡缉队警官李成林开门,士兵兵不血刃冲入城内,分头攻打满城和巡抚衙门,作为总指挥的姚以价坐镇东夹巷教会医院。

据《清史稿》的记载,陆钟琦之前预感此次可能凶多吉少,曾数次告诉次子陆敬熙:“大事不可为矣!省垣倘不测,吾誓死职。汝曹读书明大义,届期毋效妇仁害我!”又说:“生死之事,父子不相强,任汝曹自为之。但吾孙毋使同尽,以斩宗祀。”

陆敬熙知父意决,入告母。母亲说:“汝父殉国,吾惟从之而已。”

在这些充满英雄气概的记载之外,陆钟琦本人的性格其实亦不能忽视。陆钟琦为人比较刚硬,与人论事意见不合,甚至会“遽起向床下提溺壶(尿壶)掷来”。

有这种性格,无论其政治倾向究竟如何,都注定陆钟琦不可能轻易向暴动者低头,即使要观望、和谈也不会低眉顺目地“有话好好说”。

暴动者只在攻击满城时遭到一定程度的抵抗,但当暴动士兵将大炮架到了小五台城墙上,对着满城轰了几炮后,满城守军们立即投降。他们是幸运的,没有遭到像西安那样的大规模屠杀。除此之外,暴动十分顺利。

陆钟琦夫妻父子被杀,新军最高军官谭振德也被杀,革命的障碍彻底被清除。天没亮,暴动士兵就控制了整个太原。

中午,各方人物齐集咨议局,成立军政府,阎锡山如愿出任都督。这一天,正是农历九月初八,阎锡山28岁的生日。

步出车门的阎锡山

阎锡山掌控山西

回头厚葬巡抚

阎锡山掌权之后,立即任命姚以价为东路军总司令,次日就率军赶赴娘子关,将自己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清除。同时,为了解决经费不足,阎锡山派人赶到祁县,向富商渠家和乔家借款白银40万两。

但是,暴动当晚(29日夜),城内的士兵们失控了,开始沿街抢劫,随后,洗劫了藩库的库银,藩库卫兵见无法制止,干脆也加入抢劫。于是,太原陷入一片混乱,乱兵们到处纵火,火光彻夜不断。第二天,阎锡山派出军队进行武力弹压,当街处决了数百人,才稳住局面。

太原暴动,山西独立,对清廷是一个沉重打击。它切断了南北交通,不仅令南下的北洋军失去补给线,而且也截断了袁世凯的回京通道。

更为重要的是,山西与北京近在咫尺,兵锋所指直插京师。因此,孙中山次年评价说:“去岁武昌起义,不半载竟告成功,此实山西之力,阎君百川(阎锡山字)之功……使非山西起义,断绝南北交通,天下事未可知也”,“不惟山西人当感谢阎君,即十八行省亦当致谢。”

清廷随即下令吴禄贞接任山西巡抚,率北洋军第六镇(师)开赴石家庄,准备武力收复山西。没想到,吴禄贞等人却发动了“滦州兵谏”,要求清廷实行全面的改革。

不久,吴禄贞在与阎锡山会谈之后,于石家庄火车站被手下军官刺杀,首级也被斩去,成为又一位罹难的高级官员。

南北议和开始后,袁世凯以太原暴动时的劫掠为理由,拒绝承认山西的暴动者为“民军”,而是土匪,必须坚决消灭,攻占了娘子关。姚以价战败回到太原,却听说阎锡山要以军法处决他,又连夜逃到天津,自此到死都没再回到山西一步。阎锡山在山西的所有对手被基本清除。

站定脚跟的阎锡山,下令厚葬陆钟琦夫妻父子及谭振德。他说:“陆抚之坚贞,谭协统之忠勇,亮臣公子之勇毅,均足为我们敬佩。吾人不能以革命的事业,抹杀他们的人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