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火遍大江南北的花椒直播,如今一片冷清落寞

原标题:曾经火遍大江南北的花椒直播,如今一片冷清落寞

  编辑 | 谢治贤

  出品 | 于见

  随着新型媒体形式的出现和火热,观众的喜好和偏爱的转移,大家的窥探欲和情感宣泄需求越来越强,也因此逐渐形成了“全民直播”现象。然而,全民直播的出现,不仅是技术进步的结果,也折射出目前深刻的亚文化困境。

  在近几年的直播发展中,大众媒体对直播行业的印象持续下降,因为该行业的主要平台如斗鱼、虎牙等频频被曝光违反相关规定,并不断陷入泥潭。

  主播负面新闻对用户的观看时间和频率也有显著影响。在具体事件中,陈一发、牌牌琦、莉哥等主播“出口不逊”,在用户群体中引发激烈讨论。一有事件爆发,平台官方微博就惨遭沦陷。

  这些现象在花椒直播平台上也普遍存在。花椒直播于2015年6月开办,发展迅速。2016年9月,由花椒直播举办的Zanthoxylum Nights成为直播行业最大的颁奖盛典,花椒直播逐渐成为行业寡头,用户量超过2亿,月用户活跃量高达4千万。

  但2018年以来,花椒直播平台越发出现颓废势态,内容缺乏竞争力,引流能力弱,转化率低。同时,主播和团体的流失造成的困境,以及社交功能难以实现的问题也日益突出。曾经日活量高企的平台,如今一片冷清落寞。

  竞争劣势,质量堪忧

  就直播内容而言,可分为游戏直播、生活直播、节目直播、体育直播和活动直播。如今,斗鱼、虎牙、快手等发展势头强劲的直播平台在内容上有着明确的定位和相应的优势。虽然花椒直播已经从自媒体转型为全国性的秀场节目,并在宠物、户外、舞蹈、游戏、脱口秀等内容领域不断探索,但仍未形成独具竞争力的代表性内容。

  另外,花椒直播的接入门槛较低,用户通过简单的认证即可开始直播,导致主播质量参差不齐。这种基于ugc的内容制作模式,主要用于制作泛生活和泛娱乐的直播。由于此类直播内容的制作门槛较低,很难获得高质量的内容,导致直播吸引力下降,也很难培养出一些引流能力极强的代表性主播。

  另一方面,近期推出的全国K歌、抖音等具有直播功能的平台都对主播进行了严格审核。只有拥有一定数量的粉丝或有团队签约背景,才能申请直播。在审核过程中,平台将根据申请人自身需求,对其内容制作能力进行综合评估,不符合要求的申请人将无法进行播出。通过专业协会认证出一批有职业素养的专业主播,努力实现从基于UGC到基于PGC的过渡,确保高质量的直播内容。

  监管缺失,乱象频发

  近日,花椒直播因涉嫌违规被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公安局、文化市场行政执法队约谈处理,要求责令限期整改。同时,还对今日头条和火山直播进行了调查和处理。

  据联合执法组介绍,经过查处,今日头条、火山直播、花椒直播未能有效履行主体责任。在信息审计、应急处理、技术支持等方面存在制度缺陷。在直播内容、用户分类管理、真实身份信息认证、公众举报处理等方面存在着严重的问题,管理漏洞大。

  个别直播者通过花椒直播提供涉黄内容,影响恶劣。违反了《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网络演出经营活动管理办法》等相关法律法规。

  因此,联合执法组责令花椒直播、火山直播、今日头条立即停止违法行为,限期整改。

  不久前,中国极限运动第一人吴永宁直播中不慎坠楼一案获得判决。作为吴永宁的平台提供商,花椒直播向吴永宁母亲何某赔偿3万元。次报道出后,一度引发网民热议。

  对于吴永宁的死,网络上充斥着“自杀”、“罪有应得”等恶意评论。作为一名建筑攀登爱好者,吴永宁没有佩戴任何防护装备。他赤手空拳地走在许多著名高楼的屋檐上,主动试险。的确,吴永宁需要为自己的死付出代价,这应该是他的主要责任。

  然而,面对一个生命的离去,我们不应该是冷血的旁观者,更不应该站在道德的高度恶意伤害。从另一个角度看,直播平台也需要负很多的责任。直播平台门槛低,让“草根”群体脱颖而出,但也导致管理混乱、直播内容低俗、监管不力等乱象。我们需要问的是,吴永宁徒手爬楼的危险视频为何能通过审核?直播平台视频审计的标准是什么?花椒直播平台对这种危险视频的“宽容”是否有利于这种风气的蔓延?

  悲剧已经发生,在悲痛的同时,我们应该做的是防止悲剧再次发生。为此,直播平台也必须加强监管,规范直播内容。同时,还应按照治安处罚条例等规定,对于违法攀爬高层建筑的行为进行警告。对于直播平台,要加强对视频内容的“过滤”和“检查”,并将非法用户列入黑名单,永久封存。对于观众来说,应该树立正确的审美观,拒绝观看过多的求新和低俗内容。多方共同努力,营造和谐健康的网络环境。

  引流方式乏力,用户兴致低落

  这些年是手机直播平台的井喷式发展阶段,业界称之为直播元年。但在新媒体环境下,大多数新事物很难吸引和保持受众的注意力。新鲜度消散后,平台的日常活动不断减少,也说明现有流量不断减少。此外,大多数直播平台娱乐形式单一,单纯依靠老用户的分享,很难吸引新的流量。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初,多家直播平台相继组织了有奖问答活动,即直播室答疑瓜分奖池活动,为无数直播室的引来大量客流量,通过借助国际广播电视协会(INTR)的高品质生产,这本该是直播平台发展的契机。但由于花椒直播的“百万赢家”活动中,将香港和台湾设置为国家作为问题回答,相关负责人接受了北京网络信息办公室的约谈。2018年1月14日依法责令花椒直播平台全面整改,使花椒直播在奖励问答的流量拉锯战中落败,而类似平台则借此机会将其远远超过。

  主播大量跳槽,用户流失严重

  在发展初期,为了吸引主播进入平台,采取零抽成的方式,同时根据直播室的人气对主播进行奖励。目前花椒直播中,主播和平台的抽成比例已经下降到7:3,是主播分红占比最高的直播平台之一。大部分直播平台的比例是5:5,很多平台是3:7。由此可见,花椒直播希望通过高分红吸引主持人的进入和平台稳固。

  但这却造成了相反的结果,主播的高分红意味着公会的低分红。许多工会的背景是文化传媒公司,他们致力于发掘和培育主播,并推荐主播到合作直播平台开始播出。通过与主播和平台分享利益,这种模式得到了广泛的运用,绝大多数业绩良好的主播,都是公会签约的。因为花椒直播对主播的分红要求低于同类平台,并采取主播随时支取现金退出的方式,使得公会盈利能力下降,难以实现资金的控制。

  但是,很多类似的平台在划分上更倾向于公会而不是主播,并对主播采取按月结算现金的方式,使得公会在资金控制上占据主导地位。这种反差导致在利益的驱使下,不少公会带领签约主播离开花椒直播,转投其他直播平台。许多主播也愿意按照工会的安排,因为没有公会的支持,主播很难独立发展。由于用户对主播的忠诚度远高于直播平台本身,直播平台对具有影响力的主播的控制程度又较低,导致主播的转移带走了众多粉丝和用户。

  另外,主播的高分红使得大部分的奖励收入都由主播来分配,花椒直播平台自身的发展也将缺乏资金支持。在直播热点的前两年,直播平台可以轻松获得融资,吸引大企业的投资支持。现在,只能依靠平台本身来发展。竞争对手的主播分成份额较低,意味着可以通过较高的收入份额,投入更多的资金打造自己的平台,从而吸引更多的优质公会和主播,实现良性循环,花椒直播就此被甩下一程。

  平台转化率低下,盈利困难

  随着信息的发展,有价值的不是信息,而是用户的关注。因此,尽可能吸引观众的注意力,并将注意力转化为收入,这是直播平台的主要盈利渠道。最重要的转化方式是观众购买虚拟礼品奖励主播,平台从中汲取一份虚拟礼物的价值从0.1元到5200元不等。当主播收到虚拟礼物后,相应礼物的特效会出现在直播室,赠送者的昵称会出现在浮动屏幕上。观众送礼越多,用户水平越高,直播台排名越高,主播就能对其产生的关注和互动就越多。

  由于用户升级后其本身不能获得太多物质果实,只能看到礼品的特效,奖励后才能收到主人的感谢,用户充值奖励的动力正在减弱,越来越多的用户习惯于免费观看。虽然花椒直播推出了王位争夺、抓娃娃守主播、主播间PK比赛等,但效果并不明显。较低的转化率也直接导致了主播和公会的收入缩水,因此主播和公会转移到其他平台,同时带走曾经奖励过的粉丝,形成恶性循环。

  要实现可持续发展,最重要的是满足用户需求,增强用户体验和用户粘性。但花椒直播花了不少钱请明星直播,如王力宏、范冰冰、张靓颖等明星都用花椒直播过,但直播次数都是个位数,大多不超过5次。这种方式可以创造瞬间的狂欢和兴奋,但兴奋会随着明星的停止而立即消失。用户在休闲、猎奇、娱乐、审美等方面的体验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改善。

  明星驱动的流量数量是不可否认的,但在一定程度上,它涵盖了其他依靠个人努力生产高质量内容的普通用户的粉丝。同时,随着明星直播的停止,被直播吸引的用户也会迅速流失,这就使得用户粘性难以建立。

  作为一个长远发展的直播平台,依然要把握内容为王的真谛。一时的热闹只是昙花一现,刹然而逝,真正抓住用户痛点、痒点的通常是隽永扎实、细水长流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