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银向厚朴输送20亿炮弹?厚朴VS高瓴,竞标格力“刺刀见红”

原标题:工银向厚朴输送20亿炮弹?厚朴VS高瓴,竞标格力“刺刀见红”

9月18日,格力电器竞购又传出了新闻,据媒体援引“可靠消息源”,工商银行向厚朴投资组建投资联合体投入了约人民币20亿元资金,协助厚朴投资参与格力项目的竞标。

2019年4月,格力集团拟转让15%格力电器股权,彼时有25家机构参与投标。9月2日格力电器公告显示,参与格力股权竞标的只剩下两方实力雄厚的PE公司:厚朴投资和高瓴资本。

公开资料显示,厚朴投资旗下格物厚德股权投资在8月1日完成了备案,9月9日,高瓴资本旗下的珠海明骏也在中基协完成了私募基金备案。这宣告者两大机构对格力股权的争夺战已进入白热化阶段。

厚朴投资此次获工行20亿元协助,无疑在股权争夺中又增加了一笔砝码。不过据市场消息,高领资本和厚朴资本,一直在同步募资,双方找LP的进程几乎是相同的。由此可见,此次格力股权之争无疑会十分精彩。

工银是厚朴的“关系户”?

俗话说的好,上阵父子兵,打架亲兄弟。资本战役中,关系往往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格力之大,一个巴掌抓不下。有人分析,格力集团出售价值400亿的股权,一方面自然而然屏蔽了审批流程较长的国有企业,一方面又谢绝了除去“BAT”量级之外的民营企业,没多少人能够为高达400亿的现金流买单。所剩者,也只有募集资金能力非常强的PE了。

据网易财经报道,本次的格力股权转让,竞标双方高瓴和厚朴都必须募资,接纳新的LP,才有足够的资金支付格力电器股权转让费用。本次工商银行向厚朴投资组建投资联合体投入的20亿元,相对于近400亿元的总额来说,是不是雪中送炭无从得知,不过显然增加了厚朴投资一方的资金实力。而从厚朴投资的此番动作,也能看出,其对于格力股权的争夺似乎是势在必得。

由于工商资料查询不到双方新的LP信息,暂时没有准确消息显示这20亿元是工商银行自有资金,还是理财资金,抑或工商银行只是作为该笔资金的通道。巧合的是,厚朴投资的联席主席张红力原为工商银行执行董事、副行长,为工商银行供职8年之久。张红力在职期间与曾工商银行现任行长谷澍同列席第一副行长。

公开资料显示,张红力曾是德意志银行亚洲分行副董事,后被“挖角”走马工商银行,盖因其成为金融系统最高级别“挖角”,遂成佳话。

2018年7月份,张红力因家庭原因从工商银行离职,之后被报道闪电加盟厚朴投资。

相比之下,高瓴的资金方牌面不仅略显寒酸,还一度惹出非议。

近期有报道称,高瓴资本组建的PE珠海明骏背后隐现美的实控人何享健身影。后者通过持有宁波美域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并间接通过三个其余有限合伙企业的方式投资到珠海明骏。此外,珠海明骏被曝LP中间存在此前参与竞标被排除在外的格力经销商北京明珠盛兴格力中央空调销售有限公司法人杜鸿飞。

不过,《证券时报》却采访接近高瓴人士得知,虽然何享健与格力经销商的确参与高瓴珠海明骏对格力竞标,其出发点则完全是财务投资者的形式。包括上述LP通道成立的时间均在珠海明骏成立,甚至在格力集团公开转让格力电器股权之前。

厚朴VS高瓴,谁主沉浮?

一个厚积而质朴,一个高屋建瓴,高瓴和厚朴的直接交锋,宛若高调的新贵与沉稳老将的斗智斗勇。

9月2日,格力电器披露股权转让进展,共有两家意向受让方向格力集团提交了受让申请材料,并足额缴纳了63亿元的履约保证金。其分别为:珠海明骏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及格物厚德股权投资(珠海)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GENESIS FINANCIAL INVESTMENT COMPANY LIMITED组成的联合体。通过股权穿透发现,前者的背后是PE巨头张磊领衔的高瓴资本,后者的背后则是方风雷领衔的厚朴投资。这也意味着,格力400亿股权之争,最终的决赛选手是高瓴资本和厚朴投资。

而高瓴资本和厚朴投资双方为争夺格力电器的股权,其实也是早有动作。

资料显示,进入2019年后,厚朴投资在珠海连续成立多家公司,且其重要人员在这些公司里任法人或高管。这或是为了满足格力电器的转让方案要求,显示其有推进珠海市产业升级或产业整合的资源,具备为珠海市导入有效战略资源的能力等。当然也更加表明其对于争夺格力股权的决心。

而高瓴资本在争夺格力股权上似乎占得先机,高瓴资本在2016年一季度便看好格力电器,一出手便耗资近8亿元买了4536万股,以持有格力电器0.754%股权成为上市公司第九大股东,并一直持有至今。

由于此次股份转让价格为不低于44.17元/股,格力电器的股价为58元左右,简单的从财务角度来说,买到就赚100多亿。不过转让要求明确了意向受让方应为战略投资者,而绝非财务投资者。对于PE来说,项目周期决定了以战略投资者身份进入的可能性偏低,短期减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对于纯粹财务投资的LP来说,说服他们做永续投资,并非是一件简单的事儿。

此次格力集团出让格力电器股权,显然是厚朴投资更为擅长的投资领域。资料显示,厚朴基金是由高盛集团的中国合伙人方风雷创立的一家私募股权公司,管理着约177亿元资产,高盛和新加坡淡马锡控股为其提供支持。厚朴投资方偏向于并购基金,擅长大型资本运作,比如2017年联合万科拿下普洛斯,以及2009年6.5亿美元购入中国银行股份、73亿美元接手建设银行股份。目前其重点投资的领域有消费、地产+物流、科技、医疗、金融服务等。

此外,在物联网产业链中,厚朴投资控股了全球芯片制造商Arm中国(安谋中国)和全球全球第二大物流地产公司普洛斯。也就是说,厚朴投资既有芯片,也有物流资源,完成了两端布局。厚朴投资在科技产业上的布局,对于格力的多元化转型或也有较大“诱惑”。

而高瓴资本擅长的是“创投”,曾投出如腾讯、京东、爱奇艺等明星企业。根据相关信息,其管理着价值超过600亿美元的资产,2018年9月,又募集了106亿美元的PE基金重仓中国资产。

一般来说,与并购基金相比,创投并不寻求公司控股,只是作为财务投资者。不过,高瓴资本也早就开始向并购基金转型,比如近期高瓴资本推动滔搏国际进行港股IPO,而滔搏国际是高瓴资本2017年主导其私有化进程的。

高瓴资本在家电领域也拥有“久、深、广”的布局。除了早早进入格力电器的十大股东外,也是美的集团、康佳集团的前十大股东,其丰富的家电产业经验在此次股权争夺中的一份优势。

显然,厚朴投资和高领投资,都各自拥有雄厚的实力和优势。不过目前来看胜负仍然没有定数,根据公告,出让方格力集团将尽快对两家意向受让方进行评审,如最终没有产生意向受让方,则格力集团也可重新公开征集受让方或者终止本次转让股份事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