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钢,三年悟道

原标题:肖钢,三年悟道

作者 | 区块链007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昨晚,在蓟门法治金融论坛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原主席肖钢又谈起了股市。

时光荏苒,弹指之间,他已经从证监会主席岗位上退了三年半,从前花白的头发,如今都黑了很多。老股民们看看肖钢,再想想刘士余,唏嘘不已,都说证监会主席的位子是火山口,这句话真不是随便说说。

肖钢在论坛上十分坦率地谈到2015年股市危机中的得失,他面带微笑,语调平缓,仿佛在诉说别人的故事。但是,当他谈到“牛市情结”的根源、政策倾向分析,以及政府和市场关系如何处理等很细节的课题时,大家都看出来了。

尽管从证监会卸任已经三年半,他仍然心意难平。

1

肖钢说,“我主张要有牛市。但是如果是不正常的牛市情结,对真正牛市没好作用,进而造成牛短熊长。从过去走势来看,A股市场牛短熊长是客观事实。”

在证券市场里,股民们很难就某个具体问题达成共识。随便举个简单的例子,A股自诞生以来究竟有过几轮牛市?这个问题看似简单,但其实并没有标准答案。但是,在“牛短熊长”这一点上,A股投资者的答案是基本一致的。

那么,为什么会“牛短熊长”?

肖钢认为,从政策层面看,A股市场政策“宽多严空”,做多市场的政策比较多,对做空市场的政策则很严格,但往往适得其反。

这是切中肯綮的观点。其根源在于股市是一个高度市场化的经济形态,而一个最基本的特征是,有买就有卖,有多就有空。管理高度市场化的股市,理当用开放的市场经济思维去制定制度,但是事实上A股的各种制度都是宽多严空,破坏市场自身的平衡性。

结果正如肖钢所说,A股市场的多空平衡机制没有建立起来,所以牛短熊长是必然的。

股市本是最能体现市场经济规律的地方,但市场经济要求股市监管遵循“大市场,小监管”的原则时,有形之手却往往不遵循市场规律,于是当无形之手出手时,市场的反噬会更加地猛烈。

当然,“牛短熊长”还有很多其他原因。比如上市公司质量普遍不高,拿证券市场当扶贫机构使;上市难,退市更难;价值发现能力低下,导致投资属性薄弱;政策目标频繁频繁转移,影响市场预期;投机属性过强,导致中小市值股票长期估值居高不下等等。

而 “牛短熊长”,又产生了一个衍生现象,即全社会广泛存在“牛市情结”。

小散们的“牛市情结”很好理解,毕竟大多数人只能在牛市里赚到钱,而监管部门其实也有“牛市情结”,那就是将股市上涨视为政绩。

不要以为只有中国如此,其实美国也这样。

卸任三年的肖钢终于明白,“改革牛成立,市场不差钱”这样的话,本就不该由市场监管者来说,但是大洋彼岸的特朗普却在这事上掉坑里了,按照特朗普当初吹过的牛,他早该坐火箭飞向太阳。

所谓监管,其实就是裁判。在保持公平、公正、公开的状态下,尽量不对市场产生影响,就是好裁判。

2

A股还有一大怪现状,就是它与宏观经济之间的关联性只有在熊市里才会紧密起来。

每逢熊市,宏观经济的各种问题都会被投资者们当作下跌的罪魁祸首反复鞭挞,但事实上最近二十年来,尽管每一年实体经济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中国经济整体趋势向上发展也是客观事实。

然而看看A股这几十年来的K线图,投资者们的感受通常都是股市与经济的脱节。

肖钢说,股市的泡沫往往发生在经济转型期。我国七次泡沫都是处于货币相对宽松的时期,其中有三次是处于经济偏快增行时期,四次是经济转型时期。

都说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但几十年来,A股从来不是经济的晴雨表。严格来说,它只是货币政策在股市上的直观体现。

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呢?

肖钢认为,原因在于经济转型期实体经济回报比较低,新旧动能转换,新的增长点前景不明朗,容易出现金融脱实向虚,助推投机热潮,催生资产泡沫。从国际经验看,境外市场在经济转型期也时常发生资产泡沫,而从A股市场过去的经验来看,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和充裕的流动性很容易冲击资产市场的价格,导致泡沫。

简而言之,股市自身体制机制的完善与否并不是股市上涨的必要前提条件,所以像2014-2015年的那一波牛市有其必然性。

肖钢说的是实情。作为普通投资者,应该认真领悟这其中的道理,其实判断A股的牛熊转折没有那么难,盯住货币政策和市场流动性的水位变化就好。

但是,对于A股的市场建设来说,这种现象正是A股不成熟的体现。

上市公司的整体质量不高,导致A股的价值投资成功率很低,进而助长市场的投机风气,这是一个恶性循环。A股的换手率特别高,早年监管部门寄望于机构投资者的大量出现能起到市场稳定器的作用,但至少从目前的情况看,依然事与愿违。很多基金的交易风格依然是快进快出,它们只是一群散户的集合体罢了。

肖钢对注册制期望很高。他认为,A股市场中小市值股票长期估值偏高,推进注册制会对原来存量高估值公司的估值进行纠正,这将对整个市场产生重大影响,这也是注册制要稳妥推进、要试点的重要原因。

为了推进注册制,这些年A股先后有了创业板,有了新三板,有了科创板,但是真正的注册制依然没有到来。

3

肖钢的讲话中提到了监管的“父爱主义”,这个提法有点意思。

肖钢说,他总结历史,特别是2015年的股市风波时得出了一个很重要的经验教训,就是要纠正监管上的“父爱主义”。

什么是“父爱主义”?他没有细说,但俗话说,父爱如山,想必“父爱主义”也是一种沉重如山的主义吧。不过我能感受到肖钢说这话时的复杂心境。

当初肖钢还是证监会主席的时候,在“父爱主义”上是有过沉痛的亲身经历的。

2013年肖钢上市之初,对股市呵护备至,几度吹风,但市场根本不买账,证监会一着急,就把IPO给暂停了,然而市场还是一路下跌。

暂停IPO是A股监管者的常用手段,一旦市场不好,就要拿出来用用,但实际上暂停IPO对于缓解市场的下跌趋势并无实质性作用。另外,它还会衍生出一个后续问题,之后如果再想重启IPO,证监会的压力会重如泰山。

肖钢在这件事上深有体会,2013年底他想重启IPO时,证监会可谓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2014年牛市初起,肖钢又多次为牛市加油鼓劲。到了2015年初,《人民日报》高喊一声:“4000点是牛市起点”,肖钢也激动了,高喊“改革牛成立,市场不差钱”,结果牛市来得快,去得也快,没几天就崩塌了。

在2015年的暴跌中,股指期货的空单一再被限制,几乎被停掉,全国股民都变成朝阳区老太太,到处寻觅国际空头的蛛丝马迹,然而无法在股指期货上做对冲的套牢资金只能变本加厉地在A股市场卖出。

股灾之后又有股灾,熔断之后又有熔断,肖钢苦心建立的熔断机制仅正式实行了4个交易日。其初衷又何尝不是为了保护市场呢?然而终究成了一地鸡毛。

三年多之后,肖钢说:

“要纠正监管上的‘父爱主义’,这是一个重要的经验教训。”
“要深刻理解股市价格的信号,不以涨跌论成败,要管好政府和监管的有形之手,做监管应该做的事情。”
“作为监管机构,第一位职责应该要明确,就是要怎么把市场发展起来,特别不要把股市涨跌作为市场发展的考核。”
“所以类似当年我们考核的指标,这个肯定是不对的。”

肖钢建议,推进监管转型要实现“六个转变”。

一是监管取向从注重融资,向注重投融资和风险管理功能均衡,更好保护中小投资者转变;
二是监管重心从偏重市场规模发展,向强化监管执法,规则,结构和质量并重转变;
三是监管方法从事前审批,向加强事中事后、实施全程监管转变;
四是监管模式从碎片化、分割式监管,向共享式、功能型监管转变;
五是监管手段从单一性、强制性、封闭性,向多样性、协商性、开放性转变;
六是监管运行从透明度不够、稳定性不强,向公正、透明、严谨、高效转变。

在痛过之后,肖钢终于明白,在市场经济环境下,所有人都要遵循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律,哪怕是监管者也要遵循,哪怕是再有力的有形之手也要遵循。

4

结语

尽管当年在证监会主席任上的肖钢出过一些失误,但他是个实在人,昨晚他这番痛定思痛的讲话也圈了不少粉。他的这番话,以及他的建议,相信会得到有关人士的重视。

略为可惜的是,如果他上任的时候就能这么明白该多好啊!

在此,我们衷心地希望,A股市场的监管者们能够多多学习借鉴国际成熟市场的成功经验,有桥可走的时候,尽量别再主动下河摸石头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