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腾讯收益超4000倍,腾讯第一大股东青睐的中国IT公司们

原标题:投资腾讯收益超4000倍,腾讯第一大股东青睐的中国IT公司们

  9月11日,腾讯控股第一大股东南非报业(Naspers)旗下公司Prosus在荷兰挂牌上市。开盘不久Prosus便受到市场追捧,股价一度上涨至76欧元,较发行价飙涨超25%。次日小幅下跌2.3%,收盘价报收74.2欧元/股,市值1204亿欧元(折合1331亿美元,9444亿人民币),使该公司成为阿姆斯特丹证劵交易所市值第三大的股票,仅次于荷兰皇家壳牌和联合利华。

南都科创记者查阅官方信息发现,该家上市公司的母公司Naspers正是腾讯的第一大股东,持腾讯股份30.99%。这次上市的子公司Prosus,正是带着母公司互联网资产(含腾讯股份)征战资本市场。据行业数据粗略计算,根据Naspers持有的腾讯股份,其投资收益曾超4000倍。从其年报可以了解,这家传媒公司的投资赛道上一直有中国互联网公司身影。

Prosus投资渗透“衣食住行”多个领域

关注在线平台业务

据Prosus预上市声明中介绍,今年3月25日,南非报业宣布有意将其国际互联网资产在阿姆斯特丹泛欧交易所以及JSE主板二级上市。Prosus公司成立于1997年4月3日,作为一家全球消费互联网集团,Prosus公司在88个国家为15亿人提供服务,同时在77个国家中保持领先地位。Prosus业务和投资范围主要在中国、印度、俄罗斯、中欧和东欧、北美、拉丁美洲、东南亚、中东和非洲。

Prosus公司业务和投资围绕电子商务(包括其在分类、支付和金融科技,食品配送,零售,旅游和其他电子商务(包括风险投资),社交和互联网平台(包括其在腾讯和Mail.ru集团)等细分市场展开。

从Prosus关注的领域可以看出这家传统媒体的投资之道:除了持有30.99%的腾讯股权外,目前Prosus的投资已渗透“衣食住行”等各个领域。如拥有德国外卖平台DeliveryHero价值13.5亿美元股份、俄罗斯分类广告业务Aito BB 29%股份、俄罗斯互联网巨头Mail.Ru价值14亿美元(28%)股份、巴西最大食品交付公司iFood54.8%股份,印度最大外卖平台Swiggy 38.8%的股份、并且全资拥有全球大型在线分类广告公司OLX。

值得关注的是,基于上述在线业务,该家上市公司还持有中国携程网6%的股份。公开信息显示:今年8月30日,携程与Prosus母公司南非报业完成股权置换交易,成为印度在线旅游公司MakeMyTrip最大股东。 作为印度最大的在线旅游企业,MakeMyTrip被称为“印度的携程”,携程在2016年开始已经是MakeMyTrip投资者之一。在上述交易之前,南非报业曾是MakeMyTrip最大股东。交易完成后,南非报业成为携程的股东,持有携程约6%的已发行普通股,并完全退出持股MakeMyTrip。Prosus上市后,携程股份便由Prosus持有。

传媒公司转投资机构腾讯窘迫之时,伸出资本之手

Porsus母公司南非报业1915 年在南非开普敦成立,后来发展成了一个拥有电商、互联网金融、影视娱乐、印刷媒体的传媒公司,目前在全球 130 多个国家拥有业务。2000 年之前,公司都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拓展印刷媒体方面,后来现任 CEO 库斯·贝克上任,他预计纸媒要开始衰落了,决定要拓展公司的收入来源,于是做起了风投的生意。

贝克把目光锁定在中国,他考察了许多中国公司之后,发现他备选名单上的那些公司都在用一家叫腾讯的初创公司的即时通讯软件 OICQ 进行交流。不过那时候的 OICQ 还处于亏损状态,而且美国的互联网公司美国在线(AOL)也在起诉腾讯,说腾讯的 OICQ 侵犯了自己旗下的即时通讯企业 ICQ 的商标权。

当时正值互联网泡沫时期的2001年,虽然当时腾讯的用户量已经突破1亿人,但没有见到巨大的盈利、现金流。林军在《沸腾十五年》中讲到,“2001年,腾讯融来的220万美金逐步花光,面临着二次融资的问题。但此时,整个纳斯达克市场开始崩盘,找钱不那么容易了。最初的两家投资方IDG和香港盈科都打算退出,找新的投资方接盘。”

书中曾提及:“那段时间也是马化腾人生中最艰难的日子,一位腾讯的创始员工有天一早去找马化腾签字,发现马化腾是在办公室里过夜的,等待马化腾签完字抬头和该员工叮嘱的时候,这位员工着实吓了一跳,马化腾头发蓬乱,脸色焦黄,两眼无神,布满血丝,神情极其憔悴,可见当时马化腾和腾讯所遭遇的窘境。

这个时候,一个蓝眼睛、高鼻子的老外不断出入腾讯当时在华强北创业园的办公室,这个人有个中文名字叫网大为,他当时的身份是南非报业旗下的投资部门MIH中国业务发展副总裁,负责中国的互联网策略和合并与收购工作。在任职中国MIH之前,网大为曾担任IT业管理顾问的角色,是个中国话说的很利索,也通晓中国国情的中国通。最终MIH接手了盈科的全部股份和IDG的12.8%股份,并在2004年6月香港上市前,与腾讯创始团队一起瓜分了IDG剩下的股份,形成腾讯创始团队和MIH各50%的股份。”

《第一财经》曾报道,网大为给出了投资腾讯的理由,“几乎网吧都挂着OICQ(QQ前身)程序,一些总经理名片上印着OICQ号码,想要看看这是家什么样的公司。”最后,南非报业斥资3200万美元,从李泽楷、IDG资本、腾讯团队手中收购了46%股权。拯救了水深火热中的腾讯。

投资腾讯赚了母公司业务版块靠腾讯支撑

这一投资日后也给南非报业带来丰厚回报。有行业信息显示,18年前(2001年),南非报业投入的成本仅3200万美元,若考虑此前减持套现的769亿港元,截止目前,该家公司的投资收益超4000倍,收益金额仅次于软银投资阿里巴巴(软银投资阿里巴巴2000万美元,目前股权价值升至约1320亿美元)。

南都科创记者查阅南非报业2019上半年财报可知,从股东权益表上看,截止至今年3月31日,腾讯的投资仍对业绩起着最大提振,远超Mail.ru,MakeMyTrip,Delivery Hero 以及其他公司总和。腾讯的角色在2018年年报中也曾被提及。得益于电子商务和腾讯控股的强势增长,2018年南非报业在互联网业务上的收入增长51%到159亿美元,利润增长56%至31亿美元,对于集团收入的贡献率由2017年的73%升至2018年的79%。

为何持腾讯股份上市?

投资腾讯后暴露公司运营不善

作为南非报业(Naspers)旗下控股子公司,Prosus为何需要分拆独立上市?此前市场投资者与华尔街分析师对于腾讯市值与南非报业市值巨大缺口颇为不满。腾讯股权由南非报业持有时,腾讯市值常在1500至1700亿美元之间波动,而南非报业作为上市公司其总市值仅仅1100亿美元上下,两者缺口巨大。南非报业投资者以及华尔街分析师始终在围绕这个问题做文章,指责管理层无所作为。

南非报业首席执行官鲍勃·范迪克曾在2017年表示,如果其公司市值与其腾讯持股市值之间的鸿沟一直存在的话,这家非洲最大的公司将考虑“结构性选项”来解决这个问题。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在继续持有腾讯股份的前提下,南非报业很大可能通过旗下业务独立上市、回购股份等许多途径管理市值。对此此次Prosus的上市,市场表现并不意外。

出品:南都科创工作室

采写:南都实习记者 纪苏芸 南都记者 任先博

作者:任先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