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类节目热播,明星唠唠嗑就能把钱给赚了?

原标题:观察类节目热播,明星唠唠嗑就能把钱给赚了?

作者 | 晓晓

“虐”明星,曾经是综艺节目最常用的制造看点的方式。

恐高的被逼在282米楼顶擦玻璃,生理期的女明星被弹射椅扔进水里,受伤也是常有的事,李晨被砸伤过头,宋小宝摔伤了腰,张杰曾因缺氧晕倒,王宝强甚至被摔到右下肢骨折……

不过现在看来,只能说,这些惨被“虐”的明星没有“红”在好时候。

在观察类节目盛行的当下,综艺节目的录制,不再依靠“虐”明星博看点。明星录制观察类真人秀节目只需要两步:日常生活+演播室点评。

参加观察类节目的明星,吃着美食,喝着茶,聊着天,吹着空调,轻轻松松就把钱赚了。

观察类节目的盛行,不仅丰富了综艺节目的内容形态,给大众提供了更多茶余饭后的谈资,某种程度上,也解放了明星。

综艺节目明星嘉宾需求衍变史

现在的综艺节目,明星几乎是必不可少的重要元素。但随着综艺节目流行形态的衍变,其实对于明星的需求也在衍变。

《广播电视概论考试题库》中,有这样一道题:

电视综艺节目的元素中,最核心的是( )。

A . 隐私

B . 才艺

C . 明星

D . 游戏

正确答案不是明星,不是隐私,而是B,才艺。

事实上,早期的综艺节目是以晚会为主要类型,那个阶段一个艺人如果想要靠综艺节目走红,确实需要有一技之长。而且技多的艺人更容易爆红,诸如洛桑。

那时候,歌手、小品演员、相声演员总是有很多出镜机会,他们甚至比演员更容易走红。如今知名相声演员屈指可数,可曾经当红艺人中,很多都是相声演员,诸如姜昆、冯巩、侯耀华、郭冬临……

在经历了以《幸运52》《开心辞典》为代表的益智类节目、选秀类节目、相亲类节目等,更注重素人参与的节目形态后,明星们再次成为了综艺节目的宠儿,因为真人秀时代来了。

特别是在《爸爸去哪儿》热播后,各种各样的真人秀节目开始出现,“带娃风”的《爸爸回来了》《妈妈是超人》《不可思议的妈妈》,旅行真人秀《花样姐姐》《花儿与少年》《妻子的浪漫旅行》《花样男团》《青春的花路》,竞技类真人秀《奔跑吧兄弟》《极限挑战》《高能少年团》《二十四小时》 以及近来兴起的经营类真人秀《中餐厅》《亲爱的客栈》《青春旅社》《三个院子》等。

但是在这些节目中,明星却并不轻松。

观众们对于明星真人秀的兴趣,起初更多的是来源于好奇心和窥探欲,而当真人秀节目过热,明星的真实生活已经不能满足观众的欲望时,节目组不得不想点奇招留住观众。

同时在这个时代,还伴随着制播分离,视频平台自制综艺崛起。综艺节目的竞争变得日趋激烈,在多屏+受众日益细分化的环境下,注意力更加成为稀缺资源。于是,很多综艺节目为了制造看点,使出了浑身解数。“虐”明星,就成为了综艺节目常用的制造看点的方式。

以带娃为主的真人秀中,黄磊和女儿多多曾经住过山洞,蔡国庆带着儿子住过牛棚,包文婧独自带女儿哭到哽咽,陈浩民的老婆蒋丽莎一人带三娃更是被逼到多次崩溃。

在亲子真人秀中,明星父母并不容易,在照顾好子女之外,他们每天还面临着各种各样的赛制和游戏挑战。这样的节目,对于明星嘉宾的身心素质要求都比较,hold住子女和自己的情绪,如何不崩溃,是一个大问题。

而“旅行”这种普通人完全是用来放松身心的娱乐方式,变成真人秀时,也没有那么轻松和愉快了。“经费有限”几乎是所有旅行类节目不变的规则。

竞技类节目中的明星就更惨了。恐高的王迅,在《极限挑战》中爬上282米的高楼擦玻璃。生理期的Angelababy在《跑男》中,被弹射椅扔进水里。《高能少年团》把五位少年扔在荒岛上,大家吃的是带沙子的方便面。刘昊然还曾经夹了50个夹子在脸上,连观众都看不下去,吐槽没必要。

可以说,在竞技类综艺中的明星,没有最惨,只有更惨。以至于像吴亦凡搬砖,饭店唱大碗宽面,这种轻量级的“惨”,都难以激起什么波浪。

当然,这种“虐”明星的行为,存在节目组为了制造看点、特意夸大和渲染的成分,但竞技类节目录到半夜确实是家常便饭,在这类节目中,对于明星的胆量和体力要求都很高。竞技节目的钱,不好赚。

随着户外竞技类真人秀长期霸屏,花样层出的“虐”明星,观众都看烦了。在快节奏的竞技综艺火过之后,“慢综艺”成为了新的真人秀综艺节目爆款形态。其主要特点就是,脱离喧嚣的都市,寻一片净土,过一段简单的生活。

其中,经营类综艺节目就是“慢综艺”的代表之一。

虽然挂着慢综艺的头衔,但所谓的“慢”是展现给观众们的一种心态。一片好风景中,身处其中的明星嘉宾很难“慢”下来。

别看如今黄晓明可以在经营类节目《中餐厅》中上演霸道总裁的戏码,说买就买,说放假就放假。在第一季《中餐厅》中,张亮可是累到心肌炎发作。而在《中餐厅》第三季最新的节目预告中,我们也看到,杨紫之所以进后厨,是因为秦海璐累到手肿了。

但在倡导田园牧歌式生活的“慢综艺”中,明星嘉宾们已经比户外竞技真人秀中的嘉宾们幸福太多了,虽然也需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但起码该睡觉睡觉,该吃饭吃饭。

对于明星来说,在慢综艺中做嘉宾,钱终于不那么难赚了。

而明星,在综艺节目中理想的赚钱方式,却是观察类节目热潮的到来。

观察类节目火热 ,明星唠唠嗑就能赚钱?

不知那些曾经在综艺节目中,生吃过牛眼活蚯蚓的明星,铲过牛粪的明星,以及那些“与牛同居”“与鸡同舞”的明星, 看着现在观察类综艺节目中明星嘉宾逛吃逛吃的就把钱赚到手的时候,会不会感叹自己生不逢时,命运不济。

观察类节目的火爆,让明星嘉宾的钱赚得越来越容易,不需要一技之长,不需要体力,只要坐在那里唠唠嗑,就能赚钱。这才是世界上最让人羡慕的工作吧,高薪且轻松。

在原创匮乏的我国,综艺节目的创意大部分源自于“模仿、学习和借鉴”,观察类节目同样如此。

观察类节目类型最早源于2008年日本老牌节目《改变人生的一分钟深刻谈话》。

之后,韩国也相继推出了观察类节目《同床异梦》《heart signal》《本职是歌手——那家伙们的双重生活》等。

而国内的综艺节目在面临同质化瓶颈之后,也开始寻求模式的创新,观察类综艺便是由此出现的一种新型综艺模式。

如今,观察类节目在国内有多火呢?就是随便一档观察类节目,就可以轻松挤进各大综艺排行榜榜单。

《新生日记》《哎呀好身材》《我家小两口》《做家务的男人》《女儿们的恋爱》……在网络综艺热播榜上,观察类节目,轻松上榜。

目前的观察类真人秀,从明星嘉宾的参与度上,也分为两种形式。

一种是明星嘉宾作为被观察对象,参与真人秀录制,同时参与演播室点评环节的,诸如芒果自制综艺“我家”系列,《新生日记》以及爱奇艺自制综艺《做家务的男人》。

另一种是明星嘉宾只负责点评的,参与真人秀节目录制的是素人,诸如《心动的信号》《我们长大了》。

在第一种形式中,虽然明星嘉宾依然需要参与真人秀录制部分,但观察类节目的真人秀,观察的就是明星的普通生活,向受众输出的是各种与生活相关的观点。

在这样的真人秀节目中,明星们不需要做任何突破身体和心理极限的事情,不用上天入地,吃饭、旅游也没有经费限制,观众看的是他们日常的生活,演播室点评的也是他们的日常生活。

在《我家那闺女》中,吴昕可以拼乐高、泡脚、敷面膜,晃晃悠悠过一天。当很多观众感叹吴昕的生活很“丧”时,吴昕这期节目的酬劳却领得很轻松。

在明星只作为点评嘉宾,点评素人生活的观察类节目中,其工作任务就更简单了:聊天。

在《心动的信号》第二季嘉宾名单曝光时,曾有粉丝感叹,为什么宋茜会去参加这种节目。存在这种为爱豆事业发展而操心的粉丝不少,但明星本人可能更希望“躺着把钱赚了”。

在《我和我的经纪人》中,我们也曾看到,第一次录制《跑男》的朱亚文累到不想说话。那个时候的他会怀念坐在演播室里,聊着天录综艺的日子吗?

当然,对于明星参与程度、付出程度不同的综艺节目,其片酬也是存在差别的。但2018年后,这种片酬的差别伴随着综艺节目“限薪令”的到来,已经在极度减小。

2018年,综艺节目明星片酬指导意见开始执行,每期节目艺人总共片酬不能超过80万,一季节目所有明星片酬加起来不能超过1000万。这一消息,并非空穴来风,而是得到了众多业界艺人统筹的证实。当时,就有很多人猜测鹿晗、陈赫、邓超退出《跑男》,黄渤、孙红雷等退出《极限挑战》或许都与该“限薪令”有关。

在“限薪令”之后,即使参与户外竞技类真人秀,被“虐”成非人,明星最多也只能拿到1000万片酬。特别是对于一些当红明星和流量来说,这样的节目是否还能成为首选就成为了一个大大的未知数。因为在这些明星的世界里,去什么样的节目,片酬最多都是1000万封顶。

从这个角度思考,就能理解很多当红明星、甚至流量去参与录制观察类节目的原因了。

1000万片酬去录制一个以“聊天”形式就能完成的综艺节目,起码是一个划算的买卖。

从节目影响力上来说,观察类节目再热,其自身节目体量所限,也很难成为全民爆款。但观察类节目却实实在在地解放了明星,明星几乎是“躺赚”了。

而这可能就是如今很多流量级艺人都去参与录制类似节目的原因之一,在综艺节目“限薪令”下,能少劳多得,何乐而不为呢?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