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猴尘”,引发澳大利亚州政府对待毒品态度争论

原标题:毒品“猴尘”,引发澳大利亚州政府对待毒品态度争论

一种恐怖廉价的毒品正在席卷澳大利亚,这种新型毒品被称为“猴尘”(Monkey Dust),它的骇人之处在于吸食者会觉得自己是无所不能的绿巨人,做出令人不可思议的作死行为。

据《每日邮报》报道这种新型毒品已潜入澳大利亚的各种音乐节、夜店或狂欢派对,人们食用这种毒品出现了大量死亡案例,使当地陷入一片恐慌。

这种新型毒品已潜入澳大利亚的各种音乐节、夜店或狂欢派对

当地媒体也报道了多起吸食者在大量吸食“猴尘”后发疯作死的新闻,场面十分可怕:一名澳大利亚女子在吸食毒品后竟疯狂舔舞池弄得嘴里血流不止;一名男子冲进车流试图跳过汽车不幸被卡车撞死,还有人走上屋顶做出危险动作。这都是吸食“猴尘”后的可怕后果,因为这种毒品使他们产生自己是无敌的幻觉,他们认为自己不会受到伤害。

撞向汽车的人

这种药物还可以让食用者感觉不到疼痛并引起躁动,也有一些使用者认为他们被恶魔追赶。

已有多起医务工作者被攻击事件发生。“一个人躺在地上,似乎昏迷不醒。但随后他突然跳起来开始表现得像是超人一般。“护理人员黛比达勒告诉媒体。“我们有三个人,两个人是男人,但他像扔布娃娃一样把我们扔开。我们不得不报警,警察来了,场面就像是要制服一名绿巨人。“

站在楼顶的毒品吸食者

据澳大利亚酒精与毒品基金会称,“猴尘”被摄入后15至45分钟内就会起作用,有着强烈的致幻效果,其致幻时间最长可持续4个小时。

过量服用则足以让一个人从正常变得癫狂,甚至死亡。毒理学家安德鲁告诉记者:“很多人报告称,当他们服用这种毒品时,他们感觉像是超人,所以他们觉得他们可以真正飞行。”

“猴尘”也被称为MDPV或“浴盐”,是一种合成毒品。它的效果与可卡因、摇头丸等药物类似,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2012年,“猴尘”曾在澳大利亚出现,造成了两起死亡事件。2017年12月,当地警方又截获了一批4公斤左右的“猴尘”,其后便再也没发现过。

警方一度以为这种毒品已经在澳大利亚消失,直到最近它又“流行”起来。“猴尘”的价格和一瓶啤酒的价格差不多,每剂的价格低至10美元。比起其他毒品已算非常便宜,因此在市面上的流行速度非常快。

最让人头痛的是,这种毒品在住宅的后院就能制造,而且“嗅探犬和现有的路边检测都无法检测到这种毒品。”

这种导致暴力和精神病发作的药物已与数十人死亡有关, 澳大利亚当局对此已经发布了警告。

澳大利亚政府对于毒品的态度一直是“零容忍”,但今年年初,澳大利亚绿党政客凯特·费尔曼(Cate Faehrmann)呼吁政府停止对毒品的零容忍政策,改为进行“药物测试”。

凯特·费尔曼现年48岁,目前是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上议院的绿党议员。在她的文章中,凯特提到自己的母亲就曾沉迷于“处方药”,而自己的吸毒史更可以追溯至20世纪90年代,也就是当她还是一名大学生的时候,在那时她就曾与一起合租的室友在自家后院种植大麻,之后她又接触了MDMA(亚甲二氧甲基苯丙胺,即“摇头丸”)类药物。

“我们知道这么做是违法的,但我们也做好了承担风险的准备,毕竟玩得尽兴才是最重要的。”她这样写道。

在当时,澳大利亚还没有在各大音乐节上或狂欢派对上安排缉毒犬的规定,但如今此类活动都会在入口对参加者进行严格的搜查。凯特称,这类措施导致某些吸毒者选择在入场前就吸食大量不同毒品(以躲过搜查),并更容易死于吸毒过量。

事实上,自2018年9月至今,澳大利亚已经发生了至少六起参加狂欢的吸毒者因吸毒过量而死亡的事故。为了应对这一情况,新南威尔士州在1月19日公布了一系列针对音乐节和狂欢派对之类活动的工作人员的新规定,并宣布了最高超过一万澳元(约五万人民币)的违规罚款和一年监禁的处罚措施。

就在这一规定公布当天,有数百名示威者聚集在悉尼市政厅门口,要求新南威尔士州州长格拉蒂丝·贝姬莲(Gladys Berejiklian)改变她对毒品的强硬态度,并在音乐节上实施“药物测试”制度。

“药物测试”(Pill Testing)指的是一种让吸毒者将自己准备使用的“药物”交给专门的测试机构,并由该机构给出“合适的”剂量与纯度以减少其吸毒行为对健康的损害的方法。

凯特是这一制度的支持者,她在文章中呼吁政治家“真正了解毒品,并承认毒品是健康问题而不是犯罪问题”,并称“政府对毒品的强硬态度不仅让禁毒遇到了灾难性的失败,还导致更多人失去生命”。

但新南威尔士州卫生部长布拉德·哈扎德(Brad Hazzard)对澳联社说,她(凯特)的言论听上去像是对吸毒行为的认可。

但凯特却将哈扎德的表态称为“荒谬的废话”,她告诉澳联社“年轻人已经不再听从于政府,因为政府的回应是在拿他们当傻瓜”。

凯特对媒体说,在澳大利亚每年有五千人因酗酒而死,而烟草每年则导致近两万人的死亡,“任何药物(毒品),无论合法与否,只要超过了剂量,都是极其危险的。”

凯特还用自己的家人举例。她的父亲有很大的烟瘾,母亲则对阿片(即鸦片)类和苯二氮平类药物(如“安定”等)严重上瘾,且都死于与用药相关的癌症。

“如果一个人吸烟、酗酒或者滥用处方药,那么对他而言‘禁止吸毒’这种警告的虚伪性是显而易见的。作为立法者,我们不能选择视而不见,或者一味告诉公众与他们实际经历不符的办法。我们需要的是从吸毒者的感受出发的,开诚布公的讨论。”

尽管凯特做出如上表态,但新南威尔士州州长还是再次强调了自己对毒品的“零容忍”态度。

远离毒品,珍爱生命。希望澳大利亚能一直保持对毒品“零容忍”态度。因为,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地球,每个国家对一份打击毒品的决心,毒品或许就能少危害一个家庭。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