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富人征重税 比尔·盖茨的建议适用中国富豪吗

原标题:向富人征重税 比尔·盖茨的建议适用中国富豪吗

美18名富豪呼吁给自己加税:希望富人税用于应对气候变化

文 | 令狐卿

在9月20日《70年70企70人》的节目中,曾经的世界首富比尔·盖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谈他对消除世界不平等的看法,谈基金会为了促进全球健康和教育的计划,尤其让国人感兴趣的是,他还谈了金钱观,说未来会将身家1000亿美元全部捐出去。比尔·盖茨更直言,要对富人征收更多税,用来构建更强大的保障系统,帮助穷人。

比尔·盖茨谈“向富人多征税 ”

老实说,比尔·盖茨以他的财富地位和世界级的慈善成就,阐释全球范围内的健康、教育等不平等问题,已经是老生常谈。值得注意的是,他提出对富人征收重税的观点,延续了美国国内的一些激进的税收立场。比如最年轻的女议员科尔特斯就呼吁,年收入超1000万美元的高收入人群的边际税率应该设为70%。

而对富人征重税,也不是比尔盖茨或者哪个政治家的观点,美国富人自身提出重税的不乏其人。巴菲特在今年年初也强调过,与普通民众相比,美国富人的税负显然偏低。随着富人专业化,富人会越来越富有。当然,比尔盖茨认为重税的重点不应该是收入所得税,而是遗产税、资本税等税种。

同样是亿万富翁的巴菲特,在赞同向富人征更多税时,原话是这样说的,很煽情:“现在的问题在于,你如何照顾一个父亲死于诺曼底却没有谋生技能的优秀美国公民?我认为所得税抵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途径。这可能意味着像我这样的人要交更多的税,我对此没有意见。”

要不要向富人征重税,不只是在美国成为超级富豪与政治家激辩的话题,在中国也是一个容易引发争论的焦点。财政部智库研究者曾经说过,“当前中国的税负集中在中等收入和中下收入阶层,富裕阶层的税负相对外国来说显得太轻了。”在讨论怎样调高个税起征点时,富人与穷人的税负问题不止一次浮现出来。

假如在中国情境下也呼吁向富人征收重税,呼吁者将会面临与比尔·盖茨完全不同的局面。一个最大的障碍是,到底谁是富人,也就是在确认税负的承担者上一开始就面临挑战。其次,是有钱人与有钱人并不相同,有的靠诈骗、割韭菜起家,有的则是合法获取,如何区分?再者,社会对税收的利用也存在许多猜疑。

比尔·盖茨的建议很容易被理解为“仇富”,实际上,即使是在国内,人们并不存在笼统的“仇富”心态,人们痛恨的是那种利用坑蒙拐骗发家致富的人,仇视的是聚拢了不义之财的所谓富人。但现实是,你既无法在财富来源上真切地了解富人,也很难寄望中国富豪按照道德和价值去支配财富,就像比尔·盖茨所做的那样。

比尔·盖茨

所以,如果人们也附和向富人征收重税的政策设计,最后的结果也不好预测。按照实际情况推测,很可能是富人或形形色色的有钱人采取合法避税手段,以公司或机构的力量来达成规避重税的目的。而征税的板子更有可能落到高收入、但远非富人的工薪收入的中高阶层,从而令政策设计被误导,走向变形。

通过几次调整个税起征点的争议看,舆论对富人少缴税是不满的,对于工薪阶层承担个税大头也觉得不公平。所以,无论是从纾解民意还是税收扩容的角度看,都有必要调研富人阶层的整体状况,针对性地完善税收政策。至少可以做到,在这种摸底调研中,准确描摹出中国富人的整体画像。

在相关调研完成之前,人们只能陷入两种模糊的认识:一种是中国遍地是富人,还有一种是“中国真有那么多富人吗”,糊涂了。还需要提醒的另外一个问题是,所谓听话听音,比尔·盖茨说他赞成向富人多征税,但征税只是手段不是目的,目标是为了扶持穷人,是为了实现良好的社会保障。

比尔·盖茨成立了基金会施展他全球的慈善蓝图,他自己捐钱做慈善与他愿意被政府征重税、用作社会保障,当然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这就涉及到,如果征更多税可以实现,那么,向富人征了更多税之后怎么办、怎么用?而要辨析这个问题,在国情下同样不易,税收怎么花,能不能监管好,也需要说服力。

中国一些被聚光灯笼罩的富豪人物,像李连杰、马云、曹德旺等人,也都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贯彻他们意志的慈善基金会。但这些基金会即使在解决局部问题上,力度、效果都差强人意,最终只能作为政府强化社会保障的补充力量。中国富豪中出不了比尔·盖茨,也在于中国富豪只能锦上添花,不能雪中送炭。

总的来说,当比尔·盖茨对中国记者表达的要向富人征重税的话传入中国语境时,再次激起舆论欲说还休的两难处境,这很像老虎吃天,无从下嘴。但并不能否认,在将比尔·盖茨的论点落地中国来讨论时,如何辨析富人、如何监督税收走向,始终是真问题,富人关心,穷人也一样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