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半辈子把中庸当作平庸调和保守,今天不说你可能会错一辈子

原标题:我半辈子把中庸当作平庸调和保守,今天不说你可能会错一辈子

导读:清末时,胡林翼看见长江中的外国军舰,就呕血病倒。可以说,这是一种象征,中国知识分子一看见西方文化就倒下了。百多年前,中西文化接触就是由这样恐怖、怯弱的感觉开始的。因此中国人对西方文化生出的心情都是羡慕和卑屈的。然后,知识分子即使想发愤图强,迎头赶上,但心中却总是夹杂了羡慕和卑屈。

观书有感

朱熹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由汉至唐,《中庸》都是《礼记》的其中一篇,自宋以后,地位便大大提升。因为程朱理学以弘扬儒学自任,特别看重《大学》《中庸》两篇。朱熹把这两篇由《礼记》中抽出来和《论语》《孟子》看齐,认为这是儒学道统所在。在讨论《中庸》理论前,先说说两件关于中国知识分子的小事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美国著名华人学者林先生来到上海讲学,当时天气酷热,国内一名青年学者希望聆听林先生的演讲,于是用了一个小时骑自行车前往参加。因为骑了一小时自行车,加上天气炎热,所以青年学者到达时已十分疲倦。他一到课室的门口,便点燃了一支烟,大概想休息一下。林先生看见这名参加者点了烟,实时当众指责他:“这里是公共场合,你怎么可以抽烟?房间不大,你不是污染了空气,干预了别人的自由吗?”这名青年学者立即反驳:“林先生,这里不是美国,我不是开汽车,而是骑自行车过来的。骑自行车一小时的疲倦,你能够体会吗?

这件事发生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差不多十年后,这名当年听林先生演讲的学者回忆起这件事时,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当时年轻气盛。”除此以外,就没有多一些深刻反省的话。“这里不是美国”和“骑自行车一小时的疲倦,你能够体会吗”,司徒华先生说听到这两句话,刺痛到几乎抖颤起来。这两句话的问题在哪里呢?

难道只是在美国才不应该在房间不大的公共场合抽烟,在中国便可以?只是在美国才不应该污染空气,影响别人吗?为什么这名知识分子要用中美环境差异来为自己辩护呢?骑自行车一小时,感觉很疲倦,只是个人的事,难道就因为自己疲倦,便讥嘲美国常常开汽车的人不体谅骑自行车的疲倦吗?要别人对个人在房间不大的公共场合抽烟视而不见,置之不理吗?更何况,别人又怎会知道你骑了一小时自行车呢?难道疲倦便可以有特权吗?

杜维明,现代新儒家学派代表人物,哈佛大学亚洲中心资深研究员,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

第二件事是由这名学者转述的。在八十年代初,北京一位学界名人第一次访问美国,然后又回到中国。他为另一名老学者抱不平,说:“某公,林毓生、余英时、杜维明在海外学界的地位,原本是你和我的位置啊!”林、余、杜都是美国著名的华人学者,这句话反映了什么问题呢?可能是中国 人闭关百多年,知识也封闭了百年,于是觉得海外的学术文化成就和国内差距很大。但可惜这名现代中国知识分子想到的,不是急起直追,迎头赶上, 而是个人的地位、个人的位置。“地位”和“位置” 的字眼确是令人刺痛!

关于抽烟一事,为何青年学者会这样反驳?我以为由这些话可以看到他对美国的羡慕和妒忌,那种羡慕和卑屈溢于言表。他的不满,来自他觉得中国不及美国,觉得中国落后,自己穷,感到妒忌和卑屈,所以变成崇洋,为钱、为地位而崇洋。在他心里面,理想已失落了,便不再说道理;对于抽烟合不合理的问题,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由此可见,他已成为一个自私、没有胸襟、没有气概、没有反省能力的知识分子。这岂不是很可哀吗?

关于学界地位一事,为什么这位北京学者会有这样的感叹?因为这位学者心中所想的,都离不开个人的名位。他关心的不是学术文化,不是老百姓,不是中国人的生命,而是个人的名位。他只觉得美国好,他甚至较新文化运动时的一些知识分子更崇洋

张载 横渠四句

作为一个中国现代知识分子,在中西文化冲击的大时代中,本应立志发奋,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中国人,承担起承传中国文化的使命。但为何现代中国知识分子没有呢?原因是:现代教育没有教人立志发心,培养人的深情大愿。中国人以前总是教人成圣、成贤,做君子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可是现在都不讲这些了,讲也给人笑话。中国人面对西方,如只是觉得羡慕和卑屈,又如何承担起中国文化的未来呢?

《中庸》说的便是中国人教人立志发心教人做君子做圣人的教育。《中庸》说“尽性立诚”,就是要去除人心中夹杂的羡慕和卑屈,然后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君子,成就自己,成就别人,成就世界

《中庸》由“率性”开始归结于“尽性”,这种说法和孟子、庄子、荀子的思想都有所不同。孟子说尽心知性,存心养性,庄子说复性,荀子说化性,都没有《中庸》率性、尽性的说法。

近百多年来,中国知识分子面对中西文化冲突,也曾努力尝试解决问题,但他们在精神上、意识上出现毛病,心灵中有所夹杂,不能顶天立地地站立起来,故此不能通古今之变。结果,他们在西方文化冲击中纷纷倒下,变得随波逐流。

胡林翼(1812—1861年),晚清中兴名臣之一,湘军重要首领,与曾国藩、李鸿章、彭玉麟并称为“中兴四大名臣”

清末时,胡林翼看见长江中的外国军舰,就呕血病倒。可以说,这是一种象征,中国知识分子一看见西方文化就倒下了。百多年前,中西文化接触就是由这样恐怖、怯弱的感觉开始的。因此中国人对西方文化生出的心情都是羡慕和卑屈的。然后,知识分子即使想发愤图强,迎头赶上,但心中却总是夹杂了羡慕和卑屈。

中国文化的未来,不应对波谲云诡的政治寄予希望,政治从来都是不纯粹的。中国文化的未来,仍然要寄望于中国的知识分子,期望他们能够通古今之变,解决百多年来的中西文化冲突问题。

中国知识分子先要有这个宏愿,要立志,要做一个尽性立诚的君子,凭一颗纯洁之心,肩负起这深情大愿。但可惜,现代知识分子不易掌握这层意义。我们说学习一门特殊的、具体的知识技能,凭这知识技能可获得生活资源、名位、财富,这较容易掌握,也是现代知识分子一般的目标。但其实立志做一个尽性的君子比知识技能更重要,因为立志代表一种态度、胸襟。现代知识分子在知识技能方面都超越了前人,但胸襟气度却及不上前人

"打倒孔家店"是"五四"时期一句响亮的口号

中国人在清末民初时,学习日本富国强兵的方法;在新文化运动时,学习英美的自由主义,提倡科学和民主;在“九一八”后提倡德国思想,后来又提倡学习苏联的共产主义,不断追逐西方的文化,结果仍未能够挺立起来。总之,百多年来,知识分子心底的感情是恐惧、怯弱、羡慕、卑屈的,这些感情和虚心、好善的正面心情互相夹杂。虚心和好善是人主动向上的动机,但恐惧、怯弱、羡慕、卑屈则是被动向下的

人总有缺点,人面对强而有力的事物时会感到恐惧,面对财富、知识、技术时会感到羡慕,对别人有所求时会出现卑屈感。但作为一个人,尤其是中国人,其实不应该用卑屈羡慕的心情学习西方文化,这样是不会学得到的。一个顶天立地的人才能够在面对列强、面对外来文化时不感到怯弱,不会因为自己的国家较贫穷、科技较落后就随波逐流。

如果自感怯弱,只知追逐别人的经济、科技成就,只追求富强实效,片面地接受西方文化,到最后就只是模仿西方文化的外表,而实践不出真正的西方体育精神和科学精神,这样不能吸收西方文化的优点,始终不能建设现代的中国。所以今天的中国知识分子,首先一定要堂堂正正的站立起来,尽性立诚,修养身心。因此,中国知识分子的第一步是修养自己

孟子曰:吾善养吾浩然之气

中国以前的知识分子都是先修养自己的。“子曰:‘衣敝縕袍,与衣狐貉者立,而不耻者,其由也与!’”(《论语· 子罕》)孔子说:“穿着破旧、粗糙的衣服,和穿着华贵狐貉皮草的人站在一起,而不感到羞耻的,就是子路了!”穷而有志气,有自信,这就是道德气概。

“孟子曰:‘说大人,则藐之,勿视其巍巍然。’”(《孟子· 尽心下》)孟子认为面对高官贵族,也不会因为他的地位而觉得他高高在上,虽是高官,也可以轻视他。

“志意修则骄富贵,道义重则轻王公。”(《荀子· 修身篇》)荀子认为如果修养好意志则可以傲视富贵,重视道义则可以轻视高官权贵

杜甫的《述怀》:“麻鞋见天子,衣袖露两肘。”杜甫在安史之乱中逃难,往见皇帝只穿着草鞋,衣服破烂,但没有因此而窘迫、卑屈。中国知识分子的志气应当是这样的。

安禄山跳胡旋舞

中国人不必先对中国历史文化有信心才可以挺起胸膛做人。只要是一个“人”就已经可以了。只要觉得自己是一个“人”,就可以有一种顶天立地的气概。人不一定凭借自己的民族有光辉灿烂的文化历史才可有气概,只要是人,即使没有光辉的民族文化历史,也可以有顶天立地的气概。这种气概不必假借外在的事物,不是由外面而来的,而是来自人内在的尽性立诚的修养

陆九渊(象山)说:“我若不识一字,亦须还我堂堂的一个人。”即使不识字,文盲也可以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何况是知识分子。他又说:“附物原非自立。”要依附外物,即是有所夹杂,便不能够自立自诚。如果要靠外物才有气概,便不是真的气概。

(《中庸》导读作者方世豪系香港新亚研究所哲学组博士、香港人文哲学会会长)

名誉主编 饶宗颐

陈鼓应 吴震 马彪 康震 等著

文化,她其实一直长在我们心里!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她又何曾湮灭?

在这喧嚣的时代,大陆港澳台40 位大家带你一起重温55 种中华元典!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