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国优先”还是“印度优先”,莫迪葫芦里装的啥药?

原标题:“邻国优先”还是“印度优先”,莫迪葫芦里装的啥药?

近日,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发文称,自5月在大选中获得压倒性胜利并连任以来,莫迪政府正在推进“维护其势力范围”的宏大战略。新德里最近开辟了通往马尔代夫、斯里兰卡、不丹、尼泊尔和孟加拉国等国门户的道路。这意味着莫迪在开始其第二任期之际,“邻国优先”政策成为重中之重。

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已经众所周知,但对于莫迪“邻国优先”的报道并不多。同样是政治强人,莫迪的“邻国优先”和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是否异曲同工?

作为南亚地区大国,印度向来以“霸主”自居,莫迪政府推出“邻国优先”政策,葫芦里藏的什么药?

何为“邻国优先”?

所谓“邻国优先”,指的是印度莫迪政府提出的,通过重视并发展与周边较小邻国的友好合作关系,以帮助印度建立繁荣稳定周边环境的外交政策。

类似概念其实由来已久,早在1977 年,印度外交部长阿塔尔·比哈里·瓦杰帕伊主张放弃区域霸权的理念,推行睦邻友好政策。后来历届印度政府都不同程度地意图发展与南亚邻国的关系,但大多因国内原因未能有效推进。

莫迪执政后,印度人民党政府将邻国置于外交优先地位,注重发展地区经济一体化,推进与多个邻国的双边合作。在2014年5月的就职仪式上,莫迪邀请南亚区域合作联盟成员国领导人出席典礼,并表示愿与邻国在多个领域发展友好关系,包括贸易、投资、援助、人文交流以及基础设施互联互通。

2014年5月26日,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受邀参与莫迪就职典礼。

“邻国优先”现状如何?

莫迪就任总理后采取了一系列积极的行动。打破印度外交惯例,首先出访了不丹和尼泊尔,到2015年6月已遍访除巴基斯坦外的南亚所有国家。

2014年6月15日,印度总理莫迪出访不丹,与不丹国王旺楚克(左一)会晤。

在扩大对阿富汗援助的同时,莫迪政府还努力搞好与印度洋国家的关系,与毛里求斯、塞舌尔、斯里兰卡签署了一系列经济、军事协议,并积极向斯里兰卡、马尔代夫提供训练和装备供应。

在经济方面,莫迪政府大力推动南亚的区域一体化进程。

▲ 在2014年11月召开的第18届南亚区域合作联盟首脑会议上,莫迪承诺,印度将为该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降低关税,为投资者提供3至5年的签证;同时印度将为各国创造公平的贸易环境,而且还要加强各国互联互通,将印度的太空技术应用于南亚国家的经济发展和政府管理等领域。

2015年,莫迪提出了“印度—孟加拉国—不丹—尼泊尔公路计划”。

▲ 2018年11月17日,莫迪参加了马尔代夫总统萨利赫的就职典礼,是出席典礼的唯一一位外国领导人。而萨利赫就职次月的首次外访就选择了印度,并获得了印度14亿美元援助。今年3月,印度和马尔代夫又签署了8亿美元的贷款协议。

在今年获得连任以后,莫迪政府继续贯彻“邻国优先”战略。

▲ 6月8日,莫迪连任后首访马尔代夫,不仅在马尔代夫议会发表演讲,更被授予该国最高荣誉勋章。在两国联合声明中,马方重申了本国的“印度优先政策”。

6月9日,在返回印度途中,莫迪也对斯里兰卡进行了短暂访问。

8月20日,莫迪访问不丹。据印度外交部消息,在两天的访问中,印度与不丹签订10项合作文件,这其中涵盖了航天信息、空间技术、电力和教育等领域之间的国家合作。

8月21日,印度外长苏杰生访问尼泊尔,并参加尼泊尔—印度联合委员会第五次会议。

“邻国优先”对中巴影响几何?

“邻国优先”政策改善了印度与周边小国的关系,提高了这些国家对印度的依存度,扩大了印度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也有助于在印度周边创造安全的环境。

不过,该政策对于中国和巴基斯坦产生了一定负面影响。

对于巴基斯坦而言,虽然2015年12月25日莫迪在结束访问阿富汗后的归国途中突访巴基斯坦,实现了印度总理近12年来对巴的首次访问,但总体来说两国关系并未得到明显改善。

2016年9月,印控克什米尔乌里军事基地遭遇袭击后,莫迪政府对巴基斯坦政策趋于强硬。

△ 2016年9月18日,在印控克什米尔首府斯利那加以西的乌里,一名印度士兵在遇袭的军事基地内行走。印度军方说,乌里军事基地18日发生恐怖袭击,造成印度士兵至少17人死亡、30人受伤。4名袭击者也在交火中被打死。

在莫迪第二任期中,印度继续向巴基斯坦施压,如以“环孟倡议”取代南盟作为地区一体化的主要平台,将巴基斯坦排挤出地区一体化进程;以反恐为旗号,在国际上孤立巴基斯坦,声称“在国际论坛采取具体措施打击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和组织,采取必要措施在全球层面孤立这些国家和组织”。

另外,莫迪今年8月5日取消了查谟和克什米尔邦的自治地位,此举增加了克什米尔问题的复杂性,也导致印巴关系进一步恶化。印度之所以敢于对巴基斯坦采取以上强硬措施,一定程度上正是得益于“邻国优先”政策取得了效果,有了一些底气。

对于中国而言,“一带一路”倡议正在印度洋周边国家铺开,加强与南亚国家的政治、经济与安全合作对于中国十分必要。

但是中国在南亚次大陆和印度洋地区日益增长的经济和战略影响力,也让印度充满了担心,其认为中国正试图通过加强与印度周边国家的贸易和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来主导南亚地区。

以斯里兰卡为例,2014年9月1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斯里兰卡进行了首次国事访问。此后数年中,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中国投资建设了斯里兰卡的港口、公路、电力等多个基础设施项目。而印度将斯里兰卡所在的印度洋地区视为自己的战略后院,对中国影响力进入该地区一直心存焦虑。所以印度的“邻国优先”也有防止南亚邻国倒向中国的战略意图。

斯里兰卡南部海岸的汉班托塔港

“邻国优先”会有多大成效?

俗话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一项战略政策的贯彻和执行需要可靠的实力作为保障。

2018年,印度GDP增速降至五年来最低点的6.8%,2019年第一季度更是仅为5.8%,目前处于201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莫迪第二任期面临的经济增长任务艰巨,能为“邻国优先”政策提供多大的经济支撑还是个未知数。

说到底,莫迪的“邻国优先”还是以维持印度在该地区的主导和影响力为真正意图,具有明显的地缘政治战略考量。所谓“邻国优先”,内核却是“印度优先”。

不过,这一政策能否实现莫迪政府的预期,关键还要看其对邻国的吸引力究竟有多大,以及处理关键问题时的能力和效果如何。

撰文 / 兰顺正

(远望智库特约研究员 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中国指挥与控制学会会员)

编辑 / 李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