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天津卫——天津八大家的益照临张家

原标题:说说天津卫——天津八大家的益照临张家

在清朝咸丰年间,天津最早的八大家为:“高、韩、石、刘、穆,长源、振德、益照临”,即“益德裕高家”、“天成号韩家”、“杨柳青石家”、“土成刘家”、“正兴德穆家”、“长源杨家”、“振德黄家”和“益照临张家”。后来这八大家在历史长河中各自上演着各自的兴替故事。

天津有一首民谣说:“海河水,绕城流,天津卫,不住楼。富贵无三代,有钱难到头。”清末,一些原有的“大家”已名存实亡,又有新的大家兴起。《天津地里买卖杂字》中说:“天津卫,有富家,估衣街上好繁华。财势大,数卞家,东韩西穆也属他。振德黄,益德王,益照临家长源杨。高台阶,华家门,冰窖胡同李善人。”早先的八大家也变成了九个,除原有的天成号韩家、正兴德穆家、振德黄家、益照临张家、长源杨家五家外,又新起了“益德王家”、“乡祠卞家”、“高台阶华家”和“李善人家”四家。

咸丰、同治年间(1851—1874),是天津盐商“八大家”的鼎盛时期。当时“八大家”中声势最显赫的是“益照临”张家,创业人是张锦文。

张锦文(1795—1875),字绣岩,原籍河北省静海县。“海张五”是张锦文的绰号。张锦文幼年丧父,随同母亲来到天津,并无正业,在西关街一家小饭馆里打杂,挣钱养家糊口。这期间,他结交不少朋友,多是赶车、驶船等卖力气的受苦人。到官宦人家做事比打杂挣钱多,张锦文随后就到北京,投奔正在刑部何侍郎宅里当管事的舅父,经舅父介绍在何家做佣工。做管家又比佣工赚钱多,随后让舅父把他推荐给镶黄旗籍海仁河道总督。海仁本叫麟庆,历任高官,“海”的意思是形容官大财富,“仁”与“麟”同音。道光十三年(1833年),麟庆任河督,张锦文在麟庆家厨房当管事,后又拜海大人为义父,人送绰号“海张五”。

张锦文在海家呆了几年后,手里有了点积蓄。看见经营盐务是个发家之道,就想转行盐务。经营盐务他是个外行,于是托人介绍到盐商查家做管事。查日乾是天津水西庄查氏盐务事业的开创者。张锦文在查家偷偷地学习盐务经营。几年后,张锦文开始自己接“引地”,正式经营盐务。道光二十年(1840年)左右,张锦文接办了河南安阳、林县、汤阴、淇县四个县引岸。后来张锦文又租办别人河北房山、良乡两县的引岸。当时能拥有一个县的引岸,就被称为财主,全家数十口人食之不尽,而张家有了六个县的引岸。后来张锦文又陆续承租、代办另外五个县引岸。不出数年,张锦文已经成为天津巨富,并出任芦纲公所纲总。草根出身的张锦文在入纲和出任纲总时,遭到盐商们竭力反对,阻力很大。

张锦文经营盐务发家后,首先在北门龙亭街东头购进一片房产,翻盖成砖木结构的大型四合院,整个院落建筑面积为3897平方米。住宅里专门设立了管理盐务的账房,叫“津店”, 引号就用了“益照林”的谐音“益照临”,寓意“八方来财,遍地黄金”之意。后因失火,中间和东侧西排房屋多被焚毁,大厅及花园内原有戏楼被焚后重建。民国年间,张锦文家道破落,于1934年把大院折价抵债卖给李善人家。

张家在南运河边有一处祖茔,人称“张家树林”。一日张锦文到祖茔祭拜,正值东方日出、朝霞满天,映照的树木碑茔一片金黄,烁烁放光,映人耳目。张锦文心中大喜,不觉随口赞曰:“日照树林遍地金”。因张锦文天津口音重,又走大舌(俗称大舌头),故把“日照”念成“益照”。这句话就被念成“益照林,遍地金”啦。

咸丰五年(1855年),英法联军北上攻占大沽口炮台。清廷派亲王僧格林沁来津筹办防务,找到张锦文商议天津防务。张锦文利用自家存盐的盐坨席包,在潮白河一带垒起许多临时炮台,深得僧格林沁的赞许,而张锦文却表示“这是小事一段”。后来天津有句家喻户晓的歇后语:“海张五修炮台——小事一段”。由于大沽口战事吃紧,百姓四散逃走,不法之徒乘机抢夺百姓财物。张锦文组织练勇二千四百人,并号召天津商人们募捐练勇,开展自卫。为火速加固大沽口炮台,张锦文捐购数千卷大席、数百捆海绳,雇募四百名民夫,并亲自带领家丁和伙计前往大沽一带修筑工事。

天津失陷后,为了防止联军下船烧杀抢掠,也为了减轻官府负担,张锦文受官府和各界人士之托,忍辱负重斡旋在官府和联军之间,并与联军达成协议。由民间供应联军一批财物及军需品,条件是约束兵役不得下船,禁止他们外出烧杀抢掠。若需要食物用品,自有人代为置买。当时联军头目同意了。但为联军进京准备车辆,张锦文断然拒绝。一些地主、盐商们认为自家财产得到保护,百姓也认为免遭战乱之苦受惠不浅。天津府知府石赞清把张锦文的事迹一再上报,朝廷请他出来做官,他拒绝了。后来清政府钦赐张锦文一品封典,加赐他唯一的儿子张汝霖二品顶戴,唯一的孙子张鸿寿恩赐举人。张锦文忠君爱国令敌军也很敬重,后来,英国维多利亚女皇赠给张锦文一顶六角形的帽子和一根手杖。张锦文一直把这两样珍贵的纪念品摆放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

张锦文于清光绪元年(1875年)去世,享年81岁。但张锦文的灵柩却没有葬在他生前极力称赞的“遍地金”张家树林祖茔,而是破例埋在了海大道的英军墓地。尽管后来的英国工部局清理英军墓地时,完整保留了张锦文的坟茔,然而,没有和家人埋在一起,也许是张锦文最后的一个遗憾吧。后来为了纪念张锦文,家乡的人们向朝廷上报,朝廷准许给张锦文修建祠堂,祠堂坐落于(原)南开区北门内大街,门牌136号。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