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发现商朝石锚,考古发现令人不解:殷人真能航海东渡美洲?

原标题:美国发现商朝石锚,考古发现令人不解:殷人真能航海东渡美洲?

美洲诸多考古发现,比如刻有甲骨文的玉圭、与中国人相貌相似的青铜人头像、众多的玉器,以及2900年前奥尔梅克文化突然兴起等等,都在支持“殷人东渡”的观点。所谓殷人东渡,即武王伐纣之后,远征东夷的十万商朝大军并非神秘消失,而是来到了美洲大陆,成为如今印第安人一支。

对于殷人东渡美洲,更多学者倾向于通过白令海峡走到美洲,而非乘坐船只穿越茫茫太平洋。毕竟,在公元前1000年左右,以商朝的造船技术,想要穿越太平洋,实在难以想象。然而,美国海岸却发现了商朝船用石锚,这一考古发现令人不解:难道殷人真能航海东渡美洲?

1973年以来,在美国加州海岸的浅海地区,美国人先后发现多起奇怪的人工石制品,总数高达十一块,形状包括“圆柱形”、“正三角形”、“中间有空的圆形”等。

美国学者莫里亚蒂针对石块分析指出,这些石块并非来自美洲,“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来自亚洲的早期石锚”,根据石块上锰积聚率千年一毫米计算,“距今约有2000-3000年历史”。

石锚岩质不存在于北美太平洋沿岸,而与南中国海岸地区所产灰岩一样......加州发现的11块大石头,是中国古代航海船只遗留下的五只石锚和附具。

结合美洲奥尔梅克遗址出土物证(浓重的殷商文化),以及石锚岩质和距今时间,中外不少学者推测认为,这就是商朝石锚,见证了殷人东渡这一伟大历史事件,比如中国学者房仲甫就据此写了《中国人最先到达美洲》一文!(其实,不管这些石锚是不是这一批殷人使用,却证明了距今2000-3000年,中国人有能力乘船来到美洲)

那么问题来了:从逻辑上说,殷人不可能乘船到达美洲;但从石锚看,殷人却乘船来到了美洲。殷人到底如何航海穿越广阔的太平洋?

这事要从原产于闽粤一带的“涕竹”(又叫百叶竹)说起。《神异经•南荒经》中记载,“南方荒中有涕竹,长数百丈,围三丈六尺,厚八九寸,可以为船。其齊甚美,食之可以止疮疠”,其他史书也有记载“截其二节剖为两半即可成舟”。

1922年,民国驻智利第一任公使欧阳庚,在智利意外的发现涕竹,就问印第安仆人,得到的回答却令人震惊:涕竹,是他们祖先侯喜王在三千年前移植于此,祖传治疗外伤的药材。

难道殷人东渡使用的是涕竹之船?在西班牙的档案馆里,有一些玛雅人对自己来源的神秘记载,比如“海上神路”、“三千年前由天国乘涕竹舟经天之浮桥诸岛而来”等。

然而,涕竹之船是“截其二节剖为两半即可成舟”,这样的船只必然简陋无比,如何能够远航美洲?

其实,从中国东渡美洲,未必一定需要庞大的船只,关键是找准洋流,以及具备丰富的航海经验,应对一些突发状况。1852年,美藉华人乔治休就是乘坐小船,沿着黑潮,一路漂流到了加利福利亚。据说,也曾有人做过以木筏从日本海漂流到中美洲的试验,只要带足干粮淡水,依靠降雨补给是完全可以到达美洲。

因此,殷人东渡的合理解释是:先进入日本海,借助黑潮、北太平洋海流,然后在洋流推动之下,最终到达北美洲的西海岸。

值得注意的是,殷人有着丰富航海经验和能力。《诗经·商颂》中歌颂殷人先祖的《长发》中记载,“相土烈烈,海外有截”,说明在商朝第十一代时期,商朝人就已经征服海外了。美国学者在南部地区发现距今3300甲骨文岩刻(比殷人东渡早300年),或许就佐证了这一句话。

更为重要的是,波利尼西亚群岛的一群人,证实了独木舟也能穿越太平洋!

2010年,波利尼西亚前总统的外交顾问易立亚,为了证实他们祖先来自中国东南沿海一带,于是策划了这一次行动:不借助任何现代工具,就用一只独木舟,靠风力和洋流,靠大海捕捞食物和收集淡水,开始了这一次数万里的航行。

最终,历经4个月,航行近3万公里,易立亚一行最终抵达福建。

显然,就易立亚的例子来看,以古人的航海技术条件,殷人完全有能力远航到美洲大陆。

根据DNA检测,波利尼西亚群岛人种与美洲印第安人非常亲近。或许,殷人东渡美洲时,一部分失散到了波利尼西亚群岛,或太平洋上的其他地方。而美国多地发现甲骨文和石锚,也说明殷人东渡到达美洲地点不一。

其实,殷人通过白令海峡之说,目前没有发现任何考古证据。从中国东部到白令海峡,数十万人的行动,肯定会留下很多遗迹,而且到达阿拉斯加之后,为何殷人一定要南下到墨西哥?根本解释不通。因此,殷人东渡只能是乘船穿越辽阔的太平洋。

上文提到的殷人“相土烈烈,海外有截”,或许殷人早就去过美洲,所以才有后来的殷人东渡,否则数十万人不可能去一个完全不知道的地方。可见,《山海经》中疑似对美洲地理的描述,也很可能是上古中国人真用脚丈量过美洲大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