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 2》:从男孩变成男人,要杀多少人?

原标题:《教父 2》:从男孩变成男人,要杀多少人?

《教父2》紧接着上一部《教父》的剧情往下发展,但是其中又夹杂了三分之一关于柯里昂老爷子维托从意大利到纽约城的发迹史。两条线索交织交代,所以,显得第二部的叙事线索比诸于第一部而言,更加纷繁复杂!

相对于第一部的沉稳扎实,第二部在叙事线索上显得相对纷杂。一方面,要展现老爷子维托早早期纽约的崛起和奋斗,另一方面,要在几十年后,强调在社会逐渐变化之后,迈克尔维护整个家族帝国的艰苦卓绝的努力,以及为此而变得心狠手辣无所不用其极的悲凉!

新旧两个时空相互参杂着讲述,不仅仅在当时,就是放到现在的观影体验里,《教父2》的叙事之庞大,表达内容之多,内核之深沉,都是难以比拟的。

从第一部里,做到柯里昂家族掌势人地位的迈克尔虽然通过大清洗,暂时稳定住了家族在纽约城的地位与声势。但是,纽约城的势力此起彼伏,旧的家族消失了,新的家族层出不穷。作为一直稳固占据权利顶端的柯里昂家族,一直是新生势力的拦路石,所以,想要将这个家族彻底毁灭的势力不是一个两个。而要搞垮根深蒂固的柯里昂家族,杀死家族掌势人是最快捷的办法。

迈克尔坐上家族家长的位置,就如同坐上了火山口。凯嫁入柯里昂家族,也因为自己的爱意而将自己至于危险当中。于是,最真实的刺杀场面出现之后,整个影坛被彻底震撼了,长达三分钟时间的密集扫射,不仅仅是当时出演凯的演员劳拉琳恩,就是观众都被这过于真实的场景惊呆在电影院里。

而此时,观众尚未发觉,剧情已经分成了三条支线发展。老爷子维托的往事线不变,依旧是拿着当初所有人淳朴的过往,来刻画早期各个家族携手的和谐时期。而现实里,迈克尔对于家族的掌控,已经受到了明面上和暗地里双方面的冲击!

明面上,资格比迈克尔老,实力仅次于柯里昂家族的海门罗斯一直在用自己的老资格挑衅新贵上位的迈克尔。最起码,他堂而皇之的表现出自己比迈克尔更加适合作为整个纽约的教父,来掌控家族间的发展方向。为此,他联合美国参议院,暗中培植打击柯里昂家族的势力,甚至于,从内部开始腐蚀和瓦解柯里昂兄弟。

暗地里,柯里昂家族内部的纷争也渐渐白热化。之前被桑尼压制而无法显露才能的弗雷多一直影影绰绰的在培植自己的人手,之前刺杀迈克尔和凯的枪击,弗雷多都无法摆脱嫌疑。而养子汤姆却因为个性的原因,永远不可能成为运筹帷幄的统帅型人物。甚至很多时候因为心慈面软,放过了本该斩草除根的机会,为家族埋下不必要的隐患。

所以,迈克尔在内外交困的情况下,时刻警惕着对于自身安危,以及家族前景的攻击。

《教父》前两集,集中在用黑帮的权利交叠,用波澜壮阔的时代洪流来讲述男孩如何成长为男人这个小道理。

而叙事方面,不同于第一部明道明枪的正面对抗,第二部因为局势的复杂性,几大家族的对抗与博弈相对隐晦了很多,所以当时有很多观众表示剧情有很多没有看懂的地方。

比如观众一致诟病的,弗雷多是迈克尔现在同辈最亲近的人,甚至于是当初他脱离家族时候唯一的支持者,可最后,迈克尔却坚持维护家族而杀死弗雷多,让大部分观众接受不了,而在剧情里,弗雷多的死,最终导致凯的离开,和迈克尔儿子与他理念的分歧。

但是,剧情里从头到尾都在暗示,家族内部一直的叛徒就是弗雷多——从枪击案的凶手的尸体最先是弗雷多妻子发现(暗示了弗雷多很可能就是安排枪击案并且选择灭口的主使人),海门罗斯多次提及迈克尔在家族内部的决策思想,说明有人在向对手透露消息;

到最后,与海门罗斯的对峙里,海门罗斯集团从上到下的人物都知道弗雷多的行踪和目的,却全部矢口否认接触过弗雷多,引起迈克尔的警惕——这种故意撇清关系的行为,是不是在为已经背叛家族的弗雷多打掩护?

所以,最后迈克尔察觉不仅仅是对立面海门罗斯不足信,摇摆不定的骑墙派参议员也不是可以一直相信的,就连朝夕相处的自己的家人,也会在某些时刻,为了利益而选择背弃自己。最终,迈克尔不得不清空自己周围所有的感情,杀死对手,处决叛徒,逼迫处事软弱可能被腐蚀的汤姆退休,而妻子凯和儿女早已经因为自己所作所为选择远离自己……

迈克尔用高处不胜寒的孤绝,维护住了柯里昂家族的安稳,却牺牲了自己所有的家庭与感情!

其实说到底,导演将维托与迈克尔并线描述,也是在用时代的不同,来刻画两个男人的不同成长历程——维托所处的时代崇尚武力但是又保持了最后的感情基础,相对单纯,维托可以用家族情谊和其他层面的感情,将整个局面维持在一定范围的和谐与平静之下;而迈克尔的时代更加复杂化,感情很多时候成为了追逐利益的一种利用手段,所以,迈克尔在艰难的权衡家族利益与个人感情的取舍。最后,他维持住了整个帝国的繁荣与发展态势,却赔进去了自己的家庭。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