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实践|【三下乡·行程记】绿色发展专项实践——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赴湖北省武汉市、荆州市等乡镇农村环境污染问题研究项目

原标题:暑期实践|【三下乡·行程记】绿色发展专项实践——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赴湖北省武汉市、荆州市等乡镇农村环境污染问题研究项目

体验循环农业 探索可持续发展

K字头的绿皮火车吱吱呀呀地响着, 载着一行四人穿越阳光明媚的江汉平原一路向西,来到本次社会实践的第二站—荆门市麻城镇。

火车到站时已经是午后一点,炎奇农业有限公司的李经理在出站口耐心地等待着,随后又载着风尘仆仆的我们前往位于雷集村的炎奇农业养殖基地。

(炎奇农业有限公司)

“我们这几年在发展的都是‘稻鳖共作’:稻田里养鳖兼有四大家鱼,水田里的鱼虾、昆虫为鳖提供了天然饵料,鳖的粪便又可帮助肥田;而且水稻一点农药都不能打,基本望天收,主要收益在于养鳖。现在带你们去的是正在养殖的三个旧厂之一,还有两个新厂正在修建,到时候会比旧厂更漂亮!”一路上,健谈的李经理细心地回答我们提出的一个个问题,使我们对这种互利共赢的养殖模式有了基本的了解。

随着聊天的深入,大家的好奇心都被调动了起来,不顾整个上午的旅途劳顿,期待着前往养殖基地内一探究竟:如果天热时只能将投喂的鱼虾改为人工饲料,剩余的饵料是否会在高温下导致水体富营养化,滋生耗氧藻类,从而破化水体生态平衡?目前因成本问题在稻田只能施用化肥,是否依然会对水体造成污染?即将开启的沼气发电项目,又会对环境带来怎样的影响?

(生长良好的水稻)

事实证明,我们的担忧既是多余的,又是合理的。李经理在随后的实地参观中向我们解释,稻田里的白鲢鱼以其他鱼类的粪便为食,可以减少水生物排泄造成的含氮物质污染,净化水质。然而,在实践队独自行走在田垄上参观养殖田时,却发现道路右侧有两方池塘依然存在轻微的水华现象。经询问得知,那是两块失败的水稻新种试验田。

我曾将超市内日新月异的农产品新品种当作常态,却是第一次意识到在农业飞速进步的背后,有数不清的像这样不尽如人意的试验田,在灼热的日光下用杂草丛生的岸边和布满水面的水藻默默诉说着农产品研发的艰辛。好在道路左侧的稻田生态环境良好,绿油油的水稻已经出穗,下面是一汪平静的水面,偶尔有三四只吃饱喝足的中华鳖惬意地将鼻子探出水面呼吸,又倏地消失不见,荡漾开一圈浅浅的涟漪。

(稻鳖共作)

接着,我们随着李经理驱车前往待建沼气池的猪场。受非洲猪瘟的影响猪场现暂时放养着鸡鸭。我们拍摄了若干张露天“沼气池”的照片,暗暗担忧着它们离村内水库如此之近,是否会造成水体污染。后来我们得知那只不过是两个污水池,处于环境卫生考虑,猪粪会被认为人为捡拾并晒干,再生成沼气发电,沼渣沼液用于肥田。

李经理说,如今的这两个露天污水池因未做到雨水与养殖污水分离不达标,仍需改建,这也从侧面体现了当地环境卫生局对养殖场排放条件的严格控制。在归程中李经理感叹道,这几年环保局对于环境的整治和保护重视度大大提高,养殖户的审批在环境评估方面也是绝不马虎。听到这番话,我凝视着窗外整洁的街道和夕阳下明净的稻田,暗暗感到欣慰。

(左:实践队员参观猪场)

(右:实践队员检查污水池排水)

生长于车水马龙的武汉市,我一向是仅凭亲戚朋友的描述和体验,一点点拼凑起自己对“农村”和“农业”的看法。待到身临其境下乡考察,大汗淋漓地行走在暑气蒸腾的土地上、笨拙不堪地辨认不同农作物的样貌、兴味盎然地了解“稻鳖共作”生态农业养殖模式如何带动雷集村全村脱贫,才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新农村朝气蓬勃的发展势头和现代农业全新的面貌。中国南方的农业不再只有支离破碎的田块或瘦削的老牛精耕细作,还有绿色高效的循环农业和整装待发的现代化农业公司。

虽然道阻且长,但一切都洒满了希望的曙光。

(实践队队员和炎奇农业有限公司李经理合影 第二排左二为李经理)

来源:武大大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