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隐的快乐

原标题:李商隐的快乐

李商隐,字义山,号玉溪生、别署樊南生,祖籍郑州荥阳。他擅长诗歌写作,骈文文学价值也很高,是晚唐最出色的诗人之一,和杜牧合称“小李杜”,与温庭筠合称为“温李”。

李商隐生活的年代正是李唐王朝江河日下,社会动荡不安,政治腐败的晚唐前期。

李商隐出生于一个小官宦之家。少年丧父,他协助母亲千里迢迢带着父亲的灵柩归乡。弱小孤男,撑持门面,佣书贩舂,备尝艰辛。

家境困厄,但不废学业,他十六岁即以文章知名于文士之间,先得白居易赏识,以至于号称“诗魔”的白居易说出了一句“我死后,得为尔儿足矣”这样忘记辈分和身份的话。他还得到令狐楚的知遇,对其培植奖掖。

但科场不公,五考方得一第;官场污浊,十年不离青袍。后来就婚王氏,夫妻恩爱情笃,却给仕途带来厄运,致使终生处在“牛李党争”的夹缝之中,说不清、道不明,受尽夹板气。

虽苦苦挣扎,也无法摆脱人际关系这张无形的罗网,致使他“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

因为李商隐一生失意,所以他的诗大多缠绵悱恻、哀婉忧伤。不过,李商隐偶然也有明朗乐观的诗篇。比如《晚晴》:

深居俯夾城,春去夏犹清。

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

并添高阁迥,微注小窗明。

越鸟巢干后,归飞体更轻。

这首诗应该写于李商隐在桂林当幕僚的时期,他跟随郑亚到了桂林,郑亚对他比较信任,让他在冷漠的官场中感受到了一丝人情的温暖。

开篇“深居俯夹城,春去夏犹清”。夹城是指城门外的曲城。李商隐从桂林城墙俯瞰城门外的曲城,春天虽然过去,但初夏却让人觉得清朗。这样的感受,我们在初夏也时常以为是胜似仲春的。

所以,首联一举奠定了全诗温暖柔情的情感基调。

李商隐最“快乐”的这首诗,第二联是千古佳句,“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幽草在雨水的滋润下,在夕阳下散发着光泽,让人感到上天对幽草的怜爱。可见,此时的李商隐处在比较快乐轻松的一段时间。

至于人间的晚晴,虽然美好而短暂,但更让人分外珍重。小草孤寂,晚晴短暂,但诗人此刻却无丝毫的伤感,他感受到的是,久遭春雨凄惨之苦的幽草,忽遇晚晴,在阳光的照耀下生意盎然,倍感温暖,让人体味到一种分外珍重的情感。

第三联“并添高阁迥,微注小窗明”。

写诗人对晚晴的珍惜和喜爱,所以诗人登上更高的楼阁,感受晚晴的美好。这不由不让人想到他另外一句诗“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黄昏虽美,稍纵即逝,所以他慨叹“近黄昏”。“微注”,大概是说傍晚晚晴的光线透过窗棂照进室内的感觉,虽然显得微弱而柔和,却让人感受到这晚晴的阳光也是充满着温暖的情绪。

尾联“越鸟巢干后,归飞体更轻”。继续写晚晴对世间万物的怜爱,它照干了越鸟的巢穴,也照干了越鸟翅膀上的雨水,让它们能轻盈地归飞回巢。诗意大概是他终于暂时摆脱政治斗争,一身轻便的内心感受。

这是李商隐一生难得快乐轻松的一首诗。

诗歌当中暗含着诗人受到主人信任,暂时摆脱政治斗争的愉快心情,是一首有所寓托的诗。但诗人写来草蛇灰线,浑然无迹,接近于“赋比兴”当中“兴”的手法。

诗人抓住初夏雨后晚晴那种稍纵即逝的明净清新之感,这美好的时刻让人对世间万物充满了怜爱,让我们感受到了万物的万般柔情,值得分外珍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