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木:​世界地缘政治体系中心区域的大国政治

原标题:张文木:​世界地缘政治体系中心区域的大国政治

【20世纪七八十年代,中美关系改善的前提是中国还没有向太平洋发展的迫切需求,而90年代后期以来中美矛盾升级,也是由于中国在台湾问题和资源进口及海外利益保护问题上对制海权的需求日益迫切;那么,可以肯定,不要说印度想有将其制海权“扩展到全球”的愿望,即使印度要想在北印度洋海区拥有真正有实效的制海权,它所面临的来自美国的压力决不会低于中国在台湾海峡和南海面临的同种压力,尽管这些海区对中印两国都具有生死攸关的意义。从这个意义上说,印度在印度洋上的扩展与中国台湾问题的解决以及中国在西太平洋主权海域的制海权扩展,有正面互补和互动的意义。

说明:本文为最新修订,最早收录于张文木《世界地缘政治中的中国国家安全利益分析》,山东人民出版社200年版。】

一、中亚是世界地缘政治的中枢,也是世界霸权的坟墓

自从苏伊士运河开通,印度洋与地中海连接后,印度洋北岸地区就成了大国地缘政治利益交汇最密集并持续涌入的区域。这一地区对世界霸权来说,既是战场,也是坟场。

法国大革命时期,英法矛盾尖锐,为了打败英国,拿破仑不是直接进攻英国而是出兵埃及,并企图最终占领印度并控制印度洋,目的是直接从英国的大后方击败英国。拿破仑深知对英国这样的国家而言,从资本外围地区打击它比直接进攻其本土更能达到釜底抽薪的效果。[1]但拿破仑在其海军被英国纳尔逊的舰队打败后不得不放弃这个计划。拿破仑帝国之后,紧接着就是俄国跟英国的长达一百年的“冷战”。当时俄国跟英国的关系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和苏联的关系很相似,他们从欧洲争霸开始,到阿富汗争霸结束。德国崛起后,英俄两国于1907年签订了协议,英俄长达百年的“冷战”才算和平结束。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苏争霸路线则从大西洋和太平洋两翼开始,最后也在中亚阿富汗结束。

历史表明,大国力量,崛起于地区性守成,消释于世界性扩张。而中亚在世界地缘体系中的轴心地位反使其往往成为大国争霸的终结点。而当大国力量触及中亚的时候,其国力透支性扩张也基本达到尽头。从古代罗马到当代美国,没有一个国家的国力可以长期独霸世界,更没有一个大国的军事力量可以长期驻扎在中亚地区。因此,地区性守成——这是俾斯麦在德国统一后始终坚持的外交原则,也应是中国未来外交遵循的基本策略。中国决不能走德国威廉二世在世界全方位扩张的道路。长期守成式地经营亚洲,才能使中国立于不败之地。毛泽东“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思想,邓小平的“中等发达国家”的目标,其中都贯穿着长期坚持地区性守成、不做超级大国的国策理念。现在,美国重蹈德国威廉二世的老路,冲进中亚,自封为世界霸主,从历史上看,这似乎还没有成功的先例。[2]

二、印度洋及其北岸地区的地缘政治与印度未来安全

(一)印度未来安全依赖于中国的发展

2003年6月印度总理瓦杰帕伊在北京大学演讲时说:“没有任何客观研究能够否认印中合作伙伴关系的优势和互补性……如果我们一致行动,世界将很难忽视我们。”这句话婉转地表达了瓦杰帕伊对中印关系四十多年曲折的看法,即如果中印之间还不能再次携手,21世纪仍不能成为亚洲的世纪。在讲演的最后,瓦杰帕依信心满满地表示:“印度和中国能创造这个命运。”[3]

2003年瓦杰帕伊在北京大学演讲(图片来自中新网)

这是一个重要判断,它不仅适用于启示今天,也适用于总结昨天。

1923年列宁寄希望于俄国、印度、中国等东方国家的社会主义的胜利,他说:“斗争的结局归根到底取决于这一点:俄国、印度、中国等构成世界人口的绝大多数。”[4]印度独立和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印度、苏联三国在20世纪50年代初有过一段蜜月时期,1950年中国抗美援朝更使中苏关系具有战略同盟的特点。苏共二十大后,苏联实行机会主义外交。1957年赫鲁晓夫认为只要“美国和苏联建立了和平友好的关系”,世界“就不会有战争”。[5]1959年9月,赫鲁晓夫访问美国,两国首脑举行戴维营会谈。这事后被苏联概括为以苏美合作主导世界的“戴维营精神”。此后,苏联开始抛弃中苏同盟关系,1960年初,苏联从政治和经济上全面与中国拉开距离。与此同时,印度在外交上转入“不结盟运动”。1962年中印发生边境冲突,1969年,中苏发生边境军事冲突,至此,中苏印三国自50年代以来的良性互动关系结束。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