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5年被打10次致死:我劝你别再高估人性

原标题:结婚5年被打10次致死:我劝你别再高估人性

最近,两则家暴的新闻让我久久不能平静。

几天前,扬州的一位年轻的妻子见老公醉酒还要开车,立即上前制止。结果老公当场暴怒,摔碎妻子的手机。

随后,两人先后走入河边的监控盲区,不久,妻子就落水身亡,至今死因不明。

死者的父亲吴宏标说,女儿是名牌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效益很好,家人都为她感到自豪;

女婿却是个酒鬼,每次喝完酒都像变了个人,家暴是家常便饭。

两人结婚5年,女婿动手打人至少10次,鼻青脸肿或者打出血是常态,但女儿从没想过报警;

她总觉得家丑不可外扬,她还顾及着丈夫的面子和年幼孩子的感受。

无独有偶。

前英雄联盟职业选手李威俊,代号“死亡宣告”,在微博晒出和前女友大尺度合影,高调宣布复合。

可是电竞圈的粉丝却惊呆了,两年前,这姑娘在直播里差点被男友打死。

当时,李威俊正在进行游戏直播,谁料和上单吵了起来,女友劝他别喷了。游戏结束,李威俊突然发飙,砸了桌子,摔了镜头,对女朋友大打出手,从声音中可以听出,李威俊打人的动作很大。

随后,他就被警察带走,并且被禁赛两年。据说,他后来又交往了其他的女朋友。

可今天,被家暴的姑娘又开心地投入了前男友怀抱。

网友们看呆了,震惊地感叹,这姑娘是被打傻了吗?难道非得被打死才会认识到家暴的严重性吗?

两人女人,一生一死,都被打的皮开肉绽,却都对家暴背后的男人心存幻想。

容忍自己被伤害,

是失职,而不是尽责

面对家暴,依然有很多女性选择“顾全大局”的忍,拼命得营造一个婚姻幸福的假象。

3年前,小S罕见地带女儿出镜直播,她一边化妆一边问女儿,我美不美。

女儿却摸着妈妈的脸问:“疼不疼?”“被爸爸打坏了。”

小S慌忙地关闭直播,顾不上网友的质疑和追问。

后来,小S开直播哭诉“婚姻好难”。她素面朝天,眼睛通红,让人心疼。

坊间经常传闻她被老公家暴,她却一再维护老公的体面。

2年前,吴奇隆在节目里问:“你被打过吗?”

她用了一个一言难尽的表情回答:“两次而已。”

之后又有一次,小S开直播,谈到婚姻再次哽咽,她老公的声音忽然出现:

“你能不能消停会,恶心!”

看直播的粉丝都惊了。

小S连忙打圆场,说老公只是开玩笑,随后赶紧关了直播。

每次被质疑遭受家暴,小S始终如一地打圆场;

她甚至跟大家解释,老公现在已经如履薄冰,连看到她骑车摔倒后的第一反应都是立刻拍照,证明不是自己打的。

但是大众的心中早已有自己的判断。

遭受家暴的女人并不丢人,但独自奋力掩饰裂痕的行为,着实辛酸。

请相信,离开他,是唯一选项

明星经济独立,尚且对家暴男心存幻想,普通家庭的女人,选择隐忍的更多。

可是,当一个人长期被家暴而又不愿意离开,最后的处境往往非常可悲。

一位读者在评论区留言,让人觉得既气愤,又无奈:

去年发生的事,我的邻居被她男朋友活活掐死了,抛尸湖中。这个事上了当地新闻,全城缉凶,最后凶手抓到了。
原来就是为了生活琐事,男方自卑疑心太重,平时就有家暴的现象,女方是个被前夫出轨、离异的老实巴交的农村妇女,面对家暴一直忍气吞声。
也有知情亲友劝她离开,但是……一句话总结:
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区别,甚至一不小心还可能赔上性命。

同事的小姑,面对家暴的态度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小姑父是上门女婿,酒后经常打人,有一次把小姑打得很严重,小姑的表哥气不过,带着亲戚把小姑父打了,结果小姑急了,站在她老公一边气急败坏地质问她表哥,你凭什么打我老公?从那以后,小姑拒绝和她表哥来往。

小姑的表哥回家以后气得骂街,撂下狠话,以后她老公打死她都不会再管。

我在和律师朋友、民警朋友聊天的时候,也经常听他们抱怨,说家暴案是最难办的。

有时候,律师披星戴月地整理证据,帮当事人办理离婚案件,脱离家暴的魔爪,结果却收到当事人撤诉的消息;

律师一旦进一步劝说,就会被反问:

“你不能为了自己挣钱就盼着我离婚啊!”

被耗尽同情心的人恨铁不成钢,觉得她们“不知好歹”;

但我还是愿意为那些不敢脱离家暴家庭的人再多劝几句,也会一直说下去。

即使为了孩子,也应该果断离婚。

最愤怒、最痛苦、最挣扎的

其实是孩子

一位叫@小野望吟的读者说,她自己就是家暴家庭里长大的孩子。

18岁以前,她都是痛苦的:

我妈妈为了我能有一个完整的家,忍受了不可想象的暴力,可我的前18年都是在痛苦、恐惧中成长的。
每晚都不敢睡觉,就怕爸爸又动手。自己也饱受身边人的嘲讽;
我情绪一直不太好,比同龄人更加敏感、悲观,前些年还有抑郁症;
走出家门,我一直克服原生家庭给我带来的伤害,不仅是心理,就连身体的条件反射都是痛苦的:
听到关门声就会受惊得厉害;经常不知道如何融入集体。
不要认为离婚是对女儿的伤害,我8岁的时候就凶我妈:“你走啊,为什么不走?”
某种程度上,我也恨了我妈很多年。
她自己能挣钱,但就是为了我不愿意走。
但我一直希望她自己过得好,我甚至不要求她带上我。

家暴面前,孩子的直觉是最准的,她观察到的是一对不正常的父母:

无法自控的施暴者,无法自保的受害者。

家暴环境里,最愤怒、最痛苦、最挣扎的其实是孩子。

她们一遍遍嘶吼着:“你走啊,为什么不走?”

在柴静《新闻调查》的镜头里,我们看到了女子监狱里数位因为无法承受家暴而杀死丈夫的女人。

当安瑞花杀死丈夫以后,小女儿小梅说,她理解妈妈的无奈。

虽然妈妈让自己失去了爸爸,却也给她带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她不用再去克制心中的恶梦,不会再有爸爸去伤害她,伤害她的家人。

以命抵命,是逼不得已,是迫于无奈;如果还有机会,请一定要尽早离开家暴。

别让孩子经受那些恐惧,甚至生死别离。

零容忍,是唯一的态度

其实,对于家暴问题,除了女性要提高自我保护意识,更需要社会对受害者的关注和重视。

柴静曾在《看见》里说:

人性里,从来不会只有恶或善,但是恶得不到抑制,就会吞吃别人的恐惧长大,尖牙啃咬着他们身体里的善,和着一口一口的酒咽下去。

当“面对家暴必须零容忍”成为全民共识的时候,才能彻底熄灭罪恶的火焰。

记得英国一个反家暴的公益广告设置得非常用心。

女人被家暴后的脸,惨不忍睹;但每当有人停下来驻足观看的时候,女人脸上的伤就会渐渐愈合。

当全社会都形成一种监督机制,无条件保护被家暴者的身心安全时,女性或许就不再倾向于隐藏自己的痛苦。

只有远离暴力的婚姻,才值得我们向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