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来创作《云中记》献给蒙难不屈的生灵

原标题:阿来创作《云中记》献给蒙难不屈的生灵

第十五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获奖名单近期公布,北京市共有10部作品获优秀作品奖。它们分别是:电影《流浪地球》《红海行动》《周恩来回延安》,电视剧《最美的青春》《大江大河》,歌曲《我们都是追梦人》《复兴的力量》,广播剧《中共中央在香山》,图书《北上》和《云中记》。北京青年报和北京头条APP推出专栏“京品·精品:五个一幕后”,今日继续为您讲述10部文艺精品幕后的故事。

四川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阿来最新创作的长篇小说《云中记》近期斩获“五个一工程”奖。阿来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称, 他有一个信念——文学首先是一门语言艺术,不管写任何题材,不能降低对审美的追求。

利用假期闭关修改

据负责编审《云中记》的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责任编辑王淑红介绍,去年5月份,她在四川省作协办公室里见到了阿来。当时阿来正着手开始写《云中记》,写的是在一个有着千年历史的藏族村落,居住着300多人,在汶川地震中伤亡了100多人,后来全村搬迁到了一个新地方。

阿来的初稿完成后,王淑红曾表示想先睹为快,并保证绝对不提意见,不干扰他修改,但被阿来拒绝了。2018年国庆期间,阿来告诉她,趁假期闭关修改最后一遍。

国庆之后,四川省作协在北京办活动,阿来来京出差。王淑红也在此时第一次看到了《云中记》。“当我读到《云中记》主人公阿巴开始安抚灵魂、祭山的时候,很难描述当时的感受,刹那之间小说变成了一个有灵魂的存在,我沉浸其中不愿再往下读。”王淑红虽不懂古典音乐,但是《云中记》中那种回旋往复的节奏她能读得出来。在她看来,《云中记》一书透露出对生命的思考,这应该是艺术深处的相通。

亲历地震献礼生命

《云中记》的写作源于11年前的汶川地震。地震发生时,阿来正在成都的家中写《格萨尔王》。强烈的震感让沉浸在神话世界中的他产生了刹那的恍惚——大地的震动是在格萨尔王的世界里还是在他的世界里?

正如阿来在《云中记》的封底上写到的:大地震动,只是构造地理,并非与人为敌。然而大地震动,人民蒙难,因为除了依止于大地,人无处可去,向莫扎特致敬。阿来在写《云中记》这本书时,心中总回想着《安魂曲》庄重而悲悯的吟唱。《云中记》是献给汶川地震中的死难者的,是以文学的方式向他们表示的哀悼和纪念;《云中记》也是献给蒙难而不屈的土地和生灵的,献给灾难洗礼中的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生命是脆弱的,所有的生命都注定要走向死亡,这是它们共同的宿命。但也正因如此,生命又是美丽的,辉煌的。

文学需用时间沉淀

据了解,《云中记》目前已印刷出版了10万册。对于这部作品能够获得“五个一工程”奖,阿来说自己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文学首先是一门语言艺术,不管写任何题材,不能降低它对审美的追求。“很高兴《云中记》能够通过现实主义获得"五个一工程"奖,它有了一个更深层次的理解,而不是比较庸俗的社会学层面的那种对现实和现实主义的理解,不再停留在简单地回应现实社会问题上,而是更多地体现内在的精神层面上的东西。”

阿来说,过去一讲到现实题材、主旋律,或者现实主义,大多只是对现实社会的简单回应,并没有在艺术上、主题升华上花很多功夫。“写现实就停留在现实,我们被现实的现象淹没了,缺少审美性的、精神性的追求,或者说是艺术性的追求。”阿来告诉北青报记者。

在《云中记》之前,描写汶川地震的文学作品至少有二三十部,但是很多都不被读者所知悉。阿来透露,汶川地震后的这11年时间,他到过汶川无数次,还参与了救灾,亲自见证过当时的很多场景。在他看来,文学需要靠时间来沉淀、来消化。文/本报记者 张恩杰

统筹/刘江华

花絮

老柏树叶子什么样?

编辑与阿来都很较真

因为《云中记》的写作方式,主人公阿巴要一再回忆起之前的场景,而作为一部长篇,偶尔场景错位的时候难免。王淑红的主要编辑工作就是找出这些地方,与阿来商量。“有的需要改,他就改了;有的不需要改,他会告诉我为什么,比如留白;还有些他会拒绝回答。编辑稿子的过程,也是一个交流的过程。”王淑红说道。

王淑红还列举了修改作品当中的一些细节:阿巴的村子前面有一棵老柏树。根据文中的描述——针形的叶子簌簌地落下来。王淑红就此问阿来,这里是不是一棵松树?因为长着松针。阿来说:“瞎讲,柏树的叶子也是由小的针形叶构成的。”

“我大概先入为主吧,觉得像细雨一样落下的应该是松针,再坚持询问就得不到他的回复了。后来慢慢回过味儿来,自然也就明白为什么是柏树了。柏树的叶子香,姿态又美,自然应该是柏树。何况作家创造的世界里,长松树还是柏树,自然是他自己说了算。”王淑红坦言道。

作者:张恩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