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场学校: 清华大学附属中学

原标题:出场学校: 清华大学附属中学

编者按

决定重开此版,我们似乎更期待一束不拘泥于应试的“白月光”。新版“作文选”将会以北京各中学为单位逐校呈现。借一线语文教师的视角和笔触,说一说他们眼中具有文学天赋的孩子们与写作的缘分;这些语文名师也将从文学角度解读作品中的写作亮点。

真诚欢迎全市各校与我们联系,

投稿邮箱:

316618183@qq.com。

坐在窗边的理由

高1613班 李萌芳

坐公交车时,我总是很喜欢靠窗的位置。坐在窗边让我觉得很放松,不用担心给后上车的人挪地,独享近距离接触窗外风景的机会——看窗外车辆川流不息,行人步履匆忙,抑或是望着天空出神,如此窥探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世界是一种别样的悠闲。

犹记得三年前的自己,没有一点压力地上学、回家,在公交车上总想着赶紧把作业写完,到家就痛痛快快地玩。那时坐在窗边的我最热衷的,就是盯着旁边的公交车,自己扮演裁判,把公交车当成赛车,我会为自己坐的车超过别的公交车而狂喜,庆幸上对了车,也会咒骂开车不紧不慢被人一踩油门轻松超过的司机。我的喜怒哀乐,全牵挂在这激烈的赛车中。我会在心里大喊加油欢呼雀跃,但不会有人知道,我总是乐在其中。这样一来,公交车上的这段时间总是快乐地转瞬即逝。

后来,我迷上同学借给我的推理小说。一上车,屁股刚坐稳,我就会迫不及待地翻开书,借着下午三四点钟正旺的日光,津津有味地沉迷在书里的世界,只有公交车的轰鸣声伴着我,不断因建筑物而变化的光影提醒着时间的流逝,车窗时不时会因突然遇到障碍而剧烈晃动,我每每被吓了一跳。我总是乐得坐在窗边,这个没人打扰的地方,安安静静地度过这难得的清闲时光。

后来,紧张的学业不再允许我参加“赛车”或是读小说打发窗边的时光,背课文、睡觉成了我新的两大主业。此时,窗边的座位就更显其优势了。对着窗外,不会有人在意我自言自语背书的怪异行为,也不会有人看到我睡得不省人事时的模样。仍是难得的清闲时光,坐在窗边的是同样一个人,因为心态变了,所做的事,所关注的事,所想的心事自然也就不同了。

实在不愿学习或毫无倦意时,我总是爱盯着风景出神,我关注的对象也不再是公交车或是身边的人和他们千姿百态的举止,也不仅仅是看风景,我更愿意看我所处世界的变化。从前,几辆作为赛车主角的公交车已经消失不见,每回坐车能经过的那座火车站,也已经隐于繁华街市,不知什么时候建起的高楼大厦,不知什么时候夷平的大饭店……

不知不觉中,它们变了,我也变了,窗外的风景变了,我心中的风景也变了。

【朱亮点评】

窗外的世界,光影流转,世事变迁;窗内的世界,众生百态,慢享悠闲。作者以细腻的笔触,向我们呈现了学生时代的普通而难忘的一景:每日上下学的通勤生活,似无波澜,但在时光静静的流淌中,却发现了许多别有情致的事物,而它们恰恰映照出作者自己成长的轨迹。静坐窗边,静伴华年,坐看风景,不觉已悄然长大。窗边成了成长的见证者,文动情,情温馨。读罢此文,不禁感慨“人间有味是清欢。”

关于“巨佬”

高1711班 盖广昊“大佬”这类词汇,近几年很有大众化的趋势。“大佬”者,资历老、辈分高、说话顶用之人也。其适用范围起初是黑帮,后来逐渐拓展到商界政界娱乐圈,现在竟成了学生挂在嘴边的称谓了。至于过程笔者则是不得而知。但可以确认的一点是,“二十一世纪祖国的花朵”们给予了这些过时的词汇新的变种与新的活力。首先,对于“佬”,将形容它的“大”字加以升级,加深其程度,变体为“巨佬”“神佬”云云;其次,为前文经过更新换代的词语,创造合适的语境与句式——凡说话必称您,谓语使用“真是”“简直是”,因人而异,且使用社交媒体时往往运用“抱拳”这一符号表情;两人碰面,不论交情好坏,要互称巨佬(或是其衍生词),并推让三次;在群聊中发送一条消息,势必会收到不少抱拳;而课上回答问题或是接一句话也要被冠以种种称号。不过,话虽如此,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却并非是为了批判——否则本文就应该题为“立足成长,引导青少年合理互吹”或是“依法打击为祸青少年的社交行为”之类。

一句简单的称赞之语为什么变得如此复杂,这是很值得思考的问题。当下的社会,人们的交际圈趋于扩大,可真正能够交心的挚友却少之又少——大多数时候,人们生活在彼此的圈子中却不能、也不愿意互相了解。于是,面对形形色色的“熟悉的陌生人”,我们只好隐藏自己。人与人之间因而依旧存在着难以逾越的壁垒,或是说人们不愿意去跨越的安全距离。面对这些,我们大多数时候只能身不由己地去曲意逢迎,于是这些词汇被拿来掩饰不安与尴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许多人赞扬对方的目的无非是得到类似的夸奖作为回馈,所谓“互吹”二字,诚哉斯言。

不知为什么,即时通信突飞猛进的今天,一些话语与表情的意义正以令人发指的速度发生着变化。标示着我辈与父母辈代沟的著名微信表情“微笑”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该表情的开发团队一定不会想到,他们安排在表情栏第一位,传递愉快与开心的可爱符号竟然成了90后、00后们表达激愤情绪的最常见工具,而“再见”和“愉快”也经历了相似的命运——“抱拳”则更无须赘述。相似的,“巨佬”也是这样,颇有些讽刺化的趋势。当下,倘若是有人做出一番成绩之后收到本文第一段中所提及的种种评价,那他恐怕得提心吊胆如履薄冰以至于寝食不安了。随着“成绩”的限定越发宽泛,或许像我这般的人要惶惶不可终日才行。

不过有些时候,这些词也用在亲密的朋友之间,但这是不太常见的——不过就我所知很有一部分至交好友以不太文明的语言互相问候,大约这能够体现交情之深罢。

十年为一代人,每一代都在试图解构从前的熟语,想要打破那些俗套的秩序,但我以为矫枉不可过正。倘若是为此而失了人与人之间最为基本的信任与坦诚,那就不可不谓得不偿失了。

【陈媛媛点评】

文章敏锐地抓住了当今年轻人交流中的一些特殊词汇展开思考,写出了它们在表达意义和表达功能上的有趣变化,从心理、交际等方面对这种变化进行了原因的分析和有趣的解读,非常有新意,有些分析还颇为独到,引人深思。难能可贵,作者针对所反映的问题还提出了积极的建议,倡导“矫枉不可过正”的态度,让我们看到了新时代年轻人对社会现象的理性思考,也感受到了今天浓浓的时代气息。

十九层的晴天日记

高1714班 林新然

仓库漆黑一片。“嘿——快来快来!”一个小男孩坐在梯架顶端的椅子上,右手举着手电,左手圈着一本积满灰尘的书,压着嗓子对下方招呼。另一个小男孩闻声赶来。他轻轻地跑着推来又一个梯架,眼睛在黑黢黢的屋子里闪着亮,像黑夜里窜行的小鼠。他三两下爬到了顶端,两人并排悬坐在半空处。

“这是什么?”他在椅子上扭了扭,双手撑着椅子边,上半身不断向那本书探去。

“我从最上面一层拿的!”捧着书的男孩露出极得意又调皮的笑容,将手电倒过来朝下颌照去,一下子吐出舌头,“要不要看看!”

刚坐定的小孩连忙摆手:“不要不要,顶层的都是禁书,是不让看的!要是被发现会被……”

他收起舌头,放下了手电。手电的光沿着书的边缘直射向他厚厚的衣服,晕开一片不清不楚的亮斑。他沉默了片刻,又转过头去:“可是你真的不想看看嘛,也许从这里我们就能知道在上面到底有什么了。”

2345年1月1日 晴

新年第一天!今天天气很好,有太阳,很快就要放假了,可以回十九层看看了!

“哥,这是什么字啊?”他指着“晴”嘘声问道。

“大概是写错了吧,字典里没有这个字,我十分确定。”黑暗的仓库里,一排排高大的书架严肃地站着,只有在书丛深处有一簇星点的光亮和两个小孩的窃窃私语……

寒冷的仓库外,白色覆盖了整个世界。还在不断下着雪。纷飞大雪落下来,很快编织进大地的白袄中。天空呈现一种奇异的白,纯滑得仿佛一块严密遮掩着舞台的幕布。

“我问过妈妈了。”小男孩踢着雪块低头嘟囔着。哥哥很快应过来,用一种谨慎又期待的眼神望着他。

感受到这种视线,小男孩耸耸肩膀:“她不告诉我……妈妈也不知道吧。”他扬起天真稚气的小脸,“那你觉得什么时候才算"天气很好"呀?”

并没有等哥哥回复,小男孩又自顾自地说起来:“我最喜欢阴天!阴天没有现在这么冷,天上有时候还能看到云!”

哥哥侧着头:“雨季才刚过,那些天你没少出去调皮吧!你再慢慢数过275天,九个多月,雪季结束,就又回到雨季了!”

小男孩很高兴:“嗯!我会一天一天数的!到时候也许还能去电梯……”

哥哥冷不丁瞥了他一眼,小男孩就又低下头,一摆腿扬起不少雪来。

雪季的第五个月。雪下得更深了。大人们总不让孩子出门,他们就都猫在房子里,凑在一块儿玩玩闹闹。

两个男孩趴在床上。

“哥哥,你说最顶层究竟有什么啊?跟我们住的第十九层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哥哥心不在焉地翻着一本画册。

见哥哥一时没理他,他在床上打了个滚儿,仰面朝上躺着,偏着头挪向那本画册:“听说顶层能看到太阳!”

哥哥仰起脖子,凝视着压到画册的弟弟的头。

他又翻身滚向床的另一侧,插着胳膊支起脚:“不过有太阳有什么好?阴天才是最好的呢,又暖和又舒服,我最喜欢阴天了。”

哥哥忽然合上画册,郑重其事地说道:“雪季这个时候没人去电梯那儿。你想不想去看看?”

电梯。“第十九层”。旁边只有一个上行键。哥哥踮着脚尖够了很久,但总是还差上那么一小截儿。

已经晚上七点了。天空仍然是那么的白。

又过了很多个雪季和雨季。兄弟二人终于再一次站在了电梯前,端端正正、昂首挺胸。

上行键亮了。电梯门徐徐打开。

一小缕他们不曾见过的光亮从顶端透射下来,闪烁着耀眼的金色。

【宫睿哲点评】

本文像是一篇寓言,外界是雨和雪交替控制的晦暗与冰冷,内部是高大幽暗的仓库和小男孩制造的点点生机。压抑与希望并置,尘封日记中的一个“晴”字给了这希望以生长的力量。本文具有很强的神秘感与开放性,封锁与冲破的二元角力,给读者以充分的想象和填充空间。

文章的结尾似乎来得太过容易,略显单薄。不过,若换一个角度来看,挣脱如捅破窗户纸般容易,之前的禁令与服从是否就极具讽刺性了呢?

站在十七岁的尾巴上

高1710班 盖艺轩

十八点三十二分,她走进楼梯口。沉重的铁门“砰”的一声关上,在扬起的灰尘里,她发出一声叹息。

她知道在两层楼板之上她的家里,她十八岁生日聚会的准备工作必然是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亲戚们会见证她的成人,然后以“成年意味着责任”的枷锁束缚她、匡正她……然而她终将走向那里。这几十阶楼梯,也许是她仅剩的,十七岁的尾巴。“责任”!她不知道什么叫责任。“责任”不过意味着服从,不能再争吵或哭闹罢了。

她走过住二楼那位爱花的老大爷放在楼道里的,已长到天花板上的那盆巴西木,她又一次想起十二年前的同一天发生的意外。生日聚会后,她和伙伴们疯跑着冲下楼,不巧巴西木浇多了水渗到地面上,她脚下一滑,便在同伴们的惊呼声中滚下了楼梯……她摸着右额上留下的微微凹痕走上一段楼梯,不知第几次想:如果我当年没有摔下来,会不会比现在聪明得多?也许就是那次摔出了脑震荡,也许我本来是个天才呢?

身后传来拖拖拉拉的脚步声,她回头一看,是个垂头丧气的女高中生。奇怪,她明明记得这栋楼里没有其他高中生啊?“她”走得比她快,绕过拐角时她好奇地瞥了一眼“她”的脸,顿时杵在楼梯上动弹不得——那是一张几乎与她一模一样的脸!

“等等!”回过神来之后,她急忙喊。可“她”好像没有听见,她只好追上去,心里一遍遍安慰自己这是谁搞的恶作剧。“她”在三楼放慢了脚步,她走上前去,那株巴西木再次映入眼帘……不会错,门牌号清楚地显示这又是二层!

“她”的目光在巴西木上停留了很久,她使尽浑身解数也不能引起“她”的注意。又是二层,又是二层……“她”一遍遍地放慢脚步,思考着什么,然后忽然露出一个带有讽刺意味的笑容,仿佛一段录像的不断回放。

她感到疲倦了,脚下的楼梯却好像延伸入永恒,又一个二层,她仔细观察“她”却看不出丝毫变化,目光无意扫过“她”的额头,终于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异样感的来源:“她”的额头饱满匀称,带来了与她相貌的唯一一点差别。那么,这是没有摔下楼梯的她应有的样子了!恍然大悟后她猛然想起“她”垂头丧气的神态和讽刺的笑容,带着三分期待七分不安重新审视“她”……她甚至没听说过的高中的校服,塞在包里露出半截的、布满力透纸背的红叉的卷子……

突然间,她清楚地听到“她”涌动的想法,还是熟悉的“如果”句式:“如果我当年没抓住栏杆摔下了楼梯,会不会反而摔开窍了呢?反正我天生就笨……电影里的超级英雄不就是遇到突发危险才得到超能力吗?”

她暗自笑“她”荒唐,却又戛然而止:荒唐的难道不是自己吗?明明受到了命运的恩待,却揪住过去不放,把一切过错推给外界因素,空洞地幻想着如果,如果……

“责任”一词挤进她的脑海,她恍惚地想,也许责任不仅是行为上的顺从,也是精神上的勇于面对。生命应该是一个人自己的责任,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没有人能帮你承担……

“她”已无影无踪,仍然是二楼,她怀疑刚才的一切到底有没有发生。是想象,是幻觉,抑或是真实,她猜不出,在原地站了几秒,感觉不到腿的酸痛,她释然地笑了:也许是梦,但已经无所谓了,她已明白自己为什么走不完十七岁最后的尾巴。

她扯掉耳机,大步走上那段楼梯。十八点五十六分,她来到家门前,毫不犹豫地敲门,门开了,她知道,十八岁已经到来……

【邱道学点评】

站在十七岁的尾巴上,盖艺轩同学为人生而思考彷徨,直至“毫不犹豫地敲门”,明白自己的“十八岁已经到来”。她勇敢地选择了承担“责任”。文章构思巧妙,心理描写细腻传神。作者把笔墨集中在走两层楼梯这一小段时间之内,回忆以前,瞻顾现在,反省自我,以至于似乎还产生了某些幻觉。其内心的犹豫与挣扎,情绪非常复杂。阅读文章,我们能够感觉到作者心中强烈的情感冲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