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死1.5万美军,特朗普不敢动武!伊朗公布窃听白宫机密信息

原标题:至少死1.5万美军,特朗普不敢动武!伊朗公布窃听白宫机密信息

在沙特石油设施遇袭后,国际媒体上基本上都是美国和西方国家的观点。他们认为伊朗将遭到美国的严厉惩罚。但实际从伊朗媒体这段时间的报道来看,却持截然相反的观点。他们认为伊朗正在取得中东地区的优势。

据伊朗媒体报道,2019年9月11日,就在美国纪念911事件18周年的时候,伊拉克什叶派领袖萨德尔访问了伊朗首都德黑兰。在一个纪念烈士的哀悼仪式上,萨德尔就坐在伊朗最高首脑哈梅内伊和伊朗革命卫队著名将领苏莱曼尼的中间。伊朗媒体称是苏莱曼尼邀请了萨德尔并组织了这次访问。伊朗媒体称萨德尔的存在的真正意义在于反映德黑兰和卡尔巴拉之间的新关系,比巴格达更重要。

伊朗媒体称:“这一信息是响亮和明确的。这意味着伊朗和伊拉克这两个邻国对整个地区的和平、安全、稳定和独立有着相同的看法,应该清除一切恐怖主义痕迹和恐怖分子的非法存在。”萨德尔被西方和阿拉伯媒体描绘成一个浪子,他准备牺牲伊拉克的独立,背离自己的根基,从波斯湾阿拉伯国家和他以前的敌人美国那里得到一些好处。“但是现在他在适当的时间访问伊朗,选择与伊朗团结在一起,使西方所有的计算都出错了。”

由于对德黑兰的访问和与哈梅内伊的会面,伊朗媒体认为:“这意味着抵抗力量轴心的确立,萨德尔与真主党秘书长赛义德·哈桑·纳斯鲁拉和胡塞武装首脑阿卜杜勒-马利克·巴德丁·胡塞并肩在一起,成为反美帝国主义、犹太复国主义和阿拉伯反动派的区域运动的支柱之一。难怪特朗普、内塔尼亚胡和沙特已经开始看到他们主导该地区的梦想变成了噩梦。”几家伊朗报纸报道,“抵抗轴心国正在崛起,而敌人正在衰落。”

2019年9月12日,伊朗革命卫队航空航天部队司令阿米尔·阿里·哈吉扎德将军称,伊朗一直准备好与美国及其盟国进行“全面”的战争。哈吉扎德称:“除了美国在阿富汗、伊拉克、科威特、阿联酋和卡塔尔等不同地区的基地外,我们还瞄准了所有距离在2000公里内的美国海军舰艇,我们一直在监视它们。今天的伊朗不是30年前的伊朗。伊朗很强大。曾经有一段时间,美国一架飞机可以飞到这个国家的中心。但今天非常不同,伊朗是强大的。”“=

2019年9月14日,苏莱曼尼也发布了一段视频称:“我们已经通过这条道路赢得了许多胜利。这个阵线是建立在对伊玛目侯赛因,先知的家庭,以及伊玛目及其同伴的依赖之上的。今天,你可以每天见证它的重生。过去抵抗力量只在伊朗。如今,抵抗力量在中东各地都有分支机构。今天,也门的胡塞武装正在追随这一道路,伊拉克的什叶派民兵也从中获得了灵感和抵抗的力量。”

就在9月14日当天,沙特阿拉伯东部阿布盖克石油生产设施和库赖油田遭到袭击,对地区和全球石油系统产生了巨大影响。伊朗媒体认为,袭击打击了沙特石油生产和交付能力,造成了市场对伊朗和什叶派-伊拉克石油的新的长期依赖,这是大中东地区唯一没有受到胡塞及其盟友威胁的两个石油来源。此外,这次袭击向全世界展示了美国在波斯湾盟友的脆弱性。尽管美国指责伊朗要为此负责,但他们并没有给出确凿的证据。

2019年9月15日,伊朗官方立刻开始对是美国最初提出的可能对伊朗进行报复的说法作出回应。伊朗官方称无论美国还是沙特,如果攻击伊朗将遭到大规模报复。不过伊朗根据6月份美国无人机被击落的美方动作来判断,美国不敢与伊朗开战。当时几位伊朗将军声称,在美国对当时的无人机报复发出预警期间,德黑兰曾威胁要袭击美国在该地区的三个主要目标,包括卡塔尔的乌戴德基地、阿联酋al-Dhafra空军基地和1艘波斯湾的美军军舰。

9月15日,伊朗议会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委员会主席莫杰塔巴·佐努尔透露了伊朗情报机关窃听到的美国无人机被击落后白宫的内部商议。美国情报机关认为,如果对此进行军事反应,美军将承担1.5万人伤亡,然后是一场惨烈的消耗战将爆发。在两到三个小时的会议中情报人士与特朗普坐在一起,向他解释说,他不能攻击伊朗。因此,特朗普被迫避免对伊朗采取任何军事行动。后来特朗普说为了避免100多名伊朗人死亡,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德黑兰还采取了正式的外交步骤,以劝阻美国打击伊朗。2019年9月16日,伊朗通过瑞士大使馆向美国发出“清醒警告”。德黑兰否认参与了对沙特阿拉伯的袭击。美国对伊朗的任何“报复”都将“立即得到回应”。该消息进一步警告说,“如果对伊朗发动任何攻击,伊朗共和国的反应将是迅速和毁灭性的,并可能对更广泛的地区目标发动攻击”。

2019年9月19日,伊朗武装部队副协调员、海军少将哈比博拉·萨亚里重申:“我们不怕敌人,无论它是大国还是小国,敌人很清楚这一点。今天,我们变得如此强大,以至于他们被迫通过虚假声明将任何事件与我们联系起来。美国及其盟国不敢面对伊朗,因为他们知道伊朗的力量。敌人不敢面对伊朗,我军准备充分。敌人知道伊朗国家支持武装部队,人民和领导人是团结的。”

实际上,伊朗的重点仍然是巩固通过伊拉克和叙利亚进入地中海的陆上通道,这是抵抗轴心的主要目标。为此,苏莱曼尼和一群助手于2019年9月16日抵达巴格达,首先会见了伊朗最亲密的盟友,前总理努里·马利基,讨论了在发生重大危机的情况下加强什叶派对伊拉克的统治。苏莱曼尼还会见了什叶派民兵的主要高级指挥官,他们审查了伊拉克民兵的战斗力。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指挥官向苏莱曼尼保证,尽管以色列一再轰炸其在伊拉克西部和叙利亚东部的关键设施,但他们有能力执行所有任务。

事实上,尽管以色列正在进行轰炸,但通往地中海的陆上通道迅速巩固,并正在建造新的设施。德黑兰、巴格达和大马士革已经承诺在不久的将来建设从伊朗到地中海海岸的铁路和管道。在这种情况下,以色列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放慢步伐,提高增兵的价格。美国几乎放弃了任何阻止伊朗的努力。

值得注意的是,伊朗和阿拉伯高级官员(包括亲美的)将拟议中的美以防务协议解读为美国软弱的反映。特朗普没有像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长期以来倡导的那样加入以色列攻击伊朗的行列,而是承诺以色列在遭到伊朗攻击时提供保护伞。对德黑兰来说,这一分析强化了美国对攻击伊朗不感兴趣的信念。因此,德黑兰一直专注于进一步推进圣城旅部队和他们的抵抗轴心代理人的进攻能力,他们算准了美国不敢报复。因此很多伊朗媒体认为,他们正在赢得在中东的主动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