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旅纵横社交功能再陷争议:工具应用做社交,如何才能不招人烦?

原标题:航旅纵横社交功能再陷争议:工具应用做社交,如何才能不招人烦?

  航旅纵横的社交功能,又悄然上线了:你可以查看同机旅客的个人页面,如果有看得顺眼的,还可以跟TA私信聊天。

与去年引发争议时不同,这个功能不再是“默认打开”状态。但仍然有网友觉得,航旅纵横没有给出清晰的说明与提示,有侵犯用户隐私之嫌。

22日,航旅纵横给出了回应。

````

飞机版“附近的人”再度上线,此前曾陷入争议风波

去年6月,隐私护卫队就报道过航旅纵横上线社交功能的事。

有些人可能会不解:一款工具型App,还有空间做社交? 事实上,航旅纵横恰恰把社交模块做到了它的核心功能“值机选座”里。进入选座页面,你可以看到飞机的客舱图,点击“已选”座位的图标,就有可能看到这里坐着谁。

被航旅纵横安置在值机选座界面的社交功能。

整体而言,航旅纵横的社交功能就像一个飞机版的“附近的人”。用户的个人主页会展示头像、个人标签(比如“90后”“狮子座”“偏爱国航”)、飞行热力图等信息,这无疑能帮助人们更方便地找到社交话题。没有选座的用户,甚至可以直接把座位选到感兴趣的人旁边。

不过,去年上线试水时,航旅纵横把社交功能设置成了“默认打开”状态,引发不小争议。很多用户并不知道同机旅客能查看自己的个人页面及一系列信息,因此感觉受到了冒犯。(事件经过见隐私护卫队此前报道《你的飞行信息可能被旁边乘客看光了》)

面对舆论的反弹,航旅纵横也迅速做了调整,旅客的个人页面不再默认展示。用户也可以在 App里自主关闭“允许他人查看我的个人主页”或“允许他人与我进行私聊”的功能。

去年6月引发争议后航旅纵横作出的更新。····

开启社交功能需用户同意,App内有弹窗提醒

时隔一年多,航旅纵横的社交功能发展得如何?隐私护卫队注意到,争议仍然存在。就在最近,还有一位女性用户在微博发帖,声称自己被同机旅客骚扰。“你们是这样泄露客户的隐私?@航旅纵横”显然,对于可以查看同机用户头像与名称、还能私聊的功能设置,这位女士并不认可。

那么,是航旅纵横的功能设置不合规吗?隐私护卫队亲测发现,并非如此。

打开航旅纵横,点击右下角“我”的功能按钮,便能看到“查看或编辑个人主页”的提示。与去年不同,现在每个用户是默认没有个人主页的。在这种状态下,用户在客舱图内会显示为“旅客”,无法通过点击座位查看他人的对应信息,也无法被他人点击查看。

用户的社交功能默认关闭,只显示为“游客”。

如果用户点击了“查看或编辑个人主页”,情况就不同了。App会跳出“建立虚拟飞行形象,与他人互动”的弹窗提示。当用户选择“建立”,并设置头像、标签、飞行热力图等信息,这些信息就会被展示在客舱图内,用户也进入了一个允许私聊互动的状态。

用户设置个人主页前,App内会有弹窗提醒。

需要说明的是,“我-查看或编辑个人主页”并非唯一的社交功能开通渠道。在值机选座的客舱图页面,也可以进行类似操作。

用户在客舱图内也可开通社交功能。

隐私护卫队近期正好跟几位朋友一起出行,其中有两位在客舱图内为可见可互动状态,一位是 “游客”状态。前两位朋友说,他们是主动开通了个人主页,也知道自己的信息会展示在客舱图内。另一位朋友则没有设置过个人主页,所以是不可见不可互动的“游客” 。

综上,严格来说,航旅纵横并没有侵犯用户隐私。根据我国相关法律和国家标准的要求,获得用户的“明示同意”是App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的必要合规动作,弹窗提示是目前的普遍做法。(对了,头像、标签等信息,甚至不属于法律规定的个人信息。飞行热力图可以算作行踪轨迹信息,属于个人信息。)

换言之,即便一个手电筒App想收集用户的手机号,只要它明示用户并获得同意,就等于双方建立了一个你情我愿的契约,并不算违法违规。

在航旅纵横内,“建立虚拟飞行形象,与他人互动”的弹窗提示,当然也是一种明示提醒。用户可以选择“取消”或“建立”,选择了后者,就意味着给出了同意和授权。

这样的设置,在法律上确实是合规的。只是用户在看到弹窗提醒时,未必充分知晓“建立虚拟飞行形象”和“与他人互动”意味着什么。如果用户事后才发现他人可以与自己私聊互动,难免产生反感。

····

个人主页开启后反悔?只能删除主页信息

此外,隐私护卫队还发现,在当前版本的航旅纵横中,个人主页一旦开通,就无法再取消。个人主页内的“允许他人与我进行私聊”为默认开启状态。

而在去年争议后的那轮更新中,航旅纵横添加了一个“允许他人查看我的个人主页”的按钮,用户可以选择关闭。如今这个按钮已经消失不见。两相比较,今年航旅纵横的功能设置似乎还“倒退”了。

后悔了怎么办?隐私护卫队实测,只能进入到个人主页内,把头像、标签、飞行热力图等信息都删掉。这样一来,同机的其他乘客虽然能点击座位查看你的个人主页,却不会看到任何信息。如果既不想展示信息也不想接受私聊,则需要把主页内的“允许他人与我进行私聊”按钮也设置为关闭。

删去所有信息后,个人页面就成了一片空白。

欧盟已经实施“史上最严”的个人信息保护法规《一般数据保护条例》(以下简称 GDPR),明确保障了用户的撤回权利。如果放在 GDPR 的框架下,一款 App的某个功能只能开通无法取消,就有问题了。

中国还没有那么细致的法规,但《个人信息安全规范》也提到了,企业应该遵循“主体参与”原则,向个人信息主体提供能够访问、更正、删除其个人信息,以及撤回同意、注销账户的方法。

航旅纵横22日通过官方微博给出了最新回应,表示“用户可以随时修改、删除虚拟身份,关闭该功能”。但隐私护卫队目前还没有在 App 内找到撤回和关闭的功能按钮,在航旅纵横微博下的留言也暂未获得回复。

航旅纵横凌晨回应。

从航旅纵横官微的整体留言来看,对社交功能不抱好感的网友还是挺多的,代表性观点包括“你都不应该有这个功能,恶心人”“我坐个飞机跟别人互动个毛线啊,是改相亲 App 了吗”“我只是想用你们家软件管理我的飞行形成,不用社交”,等等。

工具应用想做社交,就不行吗?企业自有其发展策略,只要不违法,当然不是不可以。但是,现在的大背景是社交应用红利已经过去、公共交通出行又屡次出现恶性事故,公众对非典型场景下的社交功能有天然的反感,也不足为奇。企业想做社交,就更需要本着坦诚的原则,把相关功能清楚明白地交待给用户,让用户在充分知情的前提下做出主动选择。一旦说明不够清楚,便容易引发反感,实非上策。

文/南都个人信息保护研究中心研究员 冯群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