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宋填词87 李清照不仅诗词有争议 臧否前贤的词论也惹起争议

原标题:观宋填词87 李清照不仅诗词有争议 臧否前贤的词论也惹起争议

前言

李清照(1084年3月13日—1155年5月12日),号易安居士,济南章丘人。她是宋代少见的女性词人,她和秦观、周邦彦、贺铸、柳永等人同为婉约一派的代表人物。

了解李清照,除了她的诗词以外,最好也看看她的文章《金石录后序》和《词论》。

《金石录后序》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战乱中的弱女子如何痛苦而坚强地生存下来。《词论》让我们看到一个自信的奇女子如何臧否前代的诗词大家。

从李清照自己的诗词作品中,我们又能看出其不同时期的经历对于情感与内容的影响。

一、少女时代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以文章受知于苏轼”,他与廖正一、李禧、董荣被称为苏门“后四学士”。李清照母亲姓王,她的祖父王拱辰17岁在仁宗朝高中状元,王拱辰还和欧阳修是连襟。不过这层层的关系不耽误李清照在《词论》中把苏轼欧阳修们揶揄了一番。

少年时代的李清照生活优裕,又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在婚前就颇有诗名。虽然她传世的作品只有几十首,但还是传下来几首少女时期的作品。

1、如梦令 其一

常记溪亭日暮,沈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2、如梦令 其二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这两首如梦令可以反映出作者悠闲、风雅的生活情调。李清照作品中常常谈到饮酒,少女时期就写到:浓睡不消残酒、沈醉不知归路。读罢这两首词,一个富家千金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形象跃然纸上。可见李清照的父母也挺开明。

如梦令第二首”昨夜雨疏“,虽是小词,却一波三折,极尽词之婉约特色。

3、点绛唇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有人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这首词押仄韵,所以,溜读作去声liù。这首小词和前面如梦令有些不同,以第三视角写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后面化用了唐人韩偓的诗句:“见客入来和笑走,手搓梅子映中门。”

二、婚后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李清照与赵明诚的结合,像是罗密欧与朱丽叶两个家族的联姻。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是苏门"后四学士"之一。赵明诚的父亲赵挺之则“排击元佑诸人不遗力“。赵挺之和苏门六君子之一的陈师道是连襟, 陈师道却宁可冻死也不肯穿从赵家借来的大衣。作为苏门弟子,李格非在俩家联姻后第二年因名列"元佑党"而被罢官。

当年赵明诚与李清照在元宵节相国寺赏花灯时相识,一见钟情的赵明诚请父亲去向李家求亲。没想到分属两个阵营的家长竟然促成了此事,看来咱们的祖先还是比西方人文明得多。

1101年,李清照在十八岁嫁给赵明诚 ,新人来旧人去,这一年最令人难忘的是苏轼在秋天去世。赵明诚和李清照度过了二十多年和平安稳的生活,夫妻二人致力于研究金石、字画和古玩等,赵明诚还完成了《金石录》的写作。

这个时期的作品,多见空闺相思之作。

1、 减字木兰花 :

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

这首词作于二人结婚那一年, 风格类似于柳永、周邦彦写的风情之作。只是女人由写出颇有几分放纵恣肆,应该还处于蜜月时期吧。

2、 醉花阴 :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据说,赵明诚看见自己夫人的这首词以后不服气,废寝忘食了三天写出15阕交给陆德夫品评。陆德夫研究了半天说,这些词中有三句绝佳:"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易安作此词,明诚叹绝,苦思求胜之,乃忘寝食三日夜,得十五阕,杂易安作以示陆德夫。德夫玩之再三,曰:只有“莫道不消魂”三句绝佳。(元伊士珍《琅环记》)

3、凤凰台上忆吹箫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可以看出这是一首离别之词,上片写临别心情,下片想象别后情景。

4、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这一首就是离别以后的相思之情了。

在结婚以后的二十几年中,赵挺之在大观元年(1107年)去世,赵明诚被追夺赠官,夫妇二人回青州乡里生活了13年。宣和年间,赵明诚被启用,先后出任莱州、淄州知州。

但是好日子终于还是到头了,靖康二年(1127年),金人南下掳徽钦二帝北去。北宋灭亡。

三、南渡 物是人非事事休

1127年也是宋高宗建炎元年 ,赵明诚任知江宁府( 1129年复改江宁府为建康府 ),李清照同年从青州南下,刚离开后青州的家就毁于兵祸,二人再也回不去了。

十二月,金人陷青州,凡所谓十余屋者,已皆为煨烬矣。《金石录后序》

不久赵明诚因平叛不利被革职,后又接命前往湖州上任。赵、李分别时的情景在李清照《金石录后序》中有详细的描述:

至池阳,被旨知湖州,过阙上殿。遂驻家池阳,独赴召。六月十三日,始负担舍舟,坐岸上,葛衣岸巾,精神如虎,目光烂烂射人,望舟中告别。余意甚恶,呼曰:“如传闻城中缓急,奈何?”戟手遥应曰:“从众。必不得已,先弃辎重,次衣被,次书册卷轴,次古器;独所谓宗器者,可自负抱,与身俱存亡,勿忘之!”遂驰马去。《金石录后序》

这一段文字,常常被人解读为李清照的一种不满 ,赵明诚离别之时,对于李清照问题的答复似乎有些无情。

戟手,出自《左传·哀公二十五年》:“褚师出。公戟其手,曰:‘必断而足。’”后人认为“戟手”是指人呵斥的样子。另外赵明诚言语中丢不下他的古器、卷轴、宗器等宝物,告诫李清照要与宗器”俱存亡“,然后就拍马走了,丢下一个女子守着十五车的宝贝在兵荒马乱之中。

更令李清照痛苦的是,赵明诚这一去就得了重病,等她赶到建康时,他已经病入膏肓。赵明诚临死时挣扎着写了一首绝命诗,竟然没有给李清照留下遗言。

余悲泣,仓皇不忍问后事。八月十八日,遂不起,取笔作诗,绝笔而终,殊无分香卖屦之意。葬毕,余无所之。《金石录后序》

埋葬了赵明诚以后,李清照去哪里呢?赵明诚并没有任何交代,所以李清照说:”葬毕,余无所之。“这时才看出来,赵明诚或者是一个书呆子,或者是一个有点自私的大男子主义者,也或者自己并不知道说什么好,兵荒马乱之时,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呢?

8月赵明诚去世,9月金兵南下入侵。李清照带着十五车从青州带来的金石书籍宝器开始逃难。她基本上追着皇上赵构的路线逃亡,建康、越州、明州、奉化、宁海、台州,出海又过海到温州。

南宋的君臣们,从一开始就被金兵追着到处跑。也难怪李清照能写出那首《夏日绝句》来: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逃难期间,李清照的两万卷书、两千卷金石拓片被焚掠一空。在越州时五大箱文物又被贼人破墙盗走。 一个叫做赵汝舟的人觊觎李清照的文物,说动李清照嫁给了自己。这段不幸的婚姻不久以两败俱伤而告终。为此李清照还蹲了几天大牢。《碧鸡漫志》中说:

“赵死,再嫁某氏,讼而离之,晚节流荡无归。”

这时期李清照的作品,不再是花前月下的相思了,而是充满了家破人亡、物是人非的痛苦。

1、武陵春 春晚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这是词人南渡后避乱所作,所以词情极为悲戚。上片言眼前景物之不堪:风住尘香花已尽,物是人非事事休。下片一转再转,曲尽词之要眇宜修的特点,先说春好,再说自己的悲愁。中间以”轻舟“这个意象承前启后过渡,意欲泛轻舟,却恐舟轻不堪载愁。

2、南歌子(宋·李清照) 显示自动注释

天上星河转,人间帘幕垂。凉生枕簟泪痕滋,起解罗衣聊问、夜何其?
翠贴莲蓬小,金销藕叶稀。旧时天气旧时衣,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

这首词结尾处有”只有情怀不似旧家时“之句,在她的绝句《偶成》中也有类似表达:

十五年前花月底,相从曾赋赏花诗。今看花月浑相似,安得情怀似往时 。

南渡以前,李清照足不出户 ,多写闺中女儿之情。南渡以后思想内容变得越发深刻,虽然很少直写家国之恨,但是常有今昔对比、物是人非的的痛苦感慨。

四、老年 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

晚年李清照过着孤独困顿的生活,朱彧《萍洲可谈》说道:

“不终晚节,流落以死,天独厚其才而啬其遇,惜哉。”

不终晚节,仍然是指那段短暂的婚姻,在古人眼里,这成了李清照的一个污点。

另外,古代女子多才往往受到非议,陆游《夫人孙氏墓志铭》中记载,李清照曾经想收一个女徒弟,可惜被人家无情地拒绝了。

“夫人幼有淑质。故赵建康明诚之配李氏,以文辞名家,欲以其学传夫人。时夫人始十余岁,谢不可,曰:‘才藻非女子事也。’”。

苏瑑的夫人孙氏,是陆游的表侄女。 对李清照的好意,这位女孩干净利落地表示拒绝。

也难怪在李清照晚年的作品中,常常见到这种孤苦伶仃的悲愁之情。

1、永遇乐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元宵佳节,融和天气,次第岂无风雨?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
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铺翠冠儿,捻金雪柳,簇带争济楚,如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南宋的张端义《贵耳集》中评价这首词说:

易安居士李氏,赵明诚之妻。《金石录》亦笔削其间。南渡以来,常怀京、洛旧事,晚年赋元宵《永遇乐》词云:“落日熔金,暮云合璧。”已自工致。至于“染柳烟轻,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气象更好。后段云“于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皆以寻常语度入音律。炼句精巧则易,平淡入调者难。

李清照的词有一个特点,注重音律协调,同时还善于通俗口语的使用,所以被认为”以寻常语度入音律,炼句精巧则易,平淡入调者难。“

2、菩萨蛮

风柔日薄春犹早,夹衫乍著心情好。睡起觉微寒,梅花鬓上残。
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沈水卧时烧,香消酒未消。

南宋渐渐安定下来后,李清照的晚年虽然凄苦,但是毕竟不用东奔西走地逃难了。

夹衫乍著心情好,这一年的春天,李清照心情不错,上阕写天气、和日、春风、梅花,都是一种铺垫。

下阙换头即转折: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人越老,越有落叶归根之意。结尾写道:香消酒未消,用烧香对比时间之长,香烧完酒却未消,酒未消是因为诗人麻醉自己,想忘掉思乡的痛苦。

结束语

李清照对于自己的词颇为自负,在《词论》中指点臧否,把包括北宋词坛地一帮大佬毫不留情地点评了一番。

  • 柳永,”虽协音律,而词语尘下。“
  • 张先、宋祁,等人”破碎何足名家!“
  • 晏殊、苏轼、欧阳修,”皆句读不葺之诗尔。又往往不协音律。“
  • 王安石、曾巩,”若作一小歌词,则人必绝倒,不可读也。“
  • 晏几道,铺叙是短板;贺铸,典雅庄重不足;秦少游,像穷人家的美女,气质上有穷酸相;黄庭坚,缺点太多,美玉有瑕 ,也不太值钱.......

对于李清照的词论,后人也褒贬不一,宋人胡仔说”易安历评诸公歌词,皆摘其短,此论未公,事不凭也。“赵彦卫在《云麓漫钞》评:《词论》一书多有妄评诸公…

作为一个女性诗人,李清照的诗词作品也不可避免地存在争议,王灼《碧鸡漫志》曾评价 :

闾巷荒淫之语,肆意落笔。自古缙绅之家能文妇女,未见如此无顾藉也。

唐朝的女诗人薛涛、鱼玄机、李季兰等人常常和男性诗人饮酒赋诗,不过他们都不是王灼认为的”缙绅之家能文妇女“。清朝的著名女诗人顾太清和李清照很相似,但是却因作诗而受困于和龚自珍的绯闻。可见女性诗人的不易。

绍兴二十五年(1155年),李清照在极度孤苦、凄凉中,怀着对于亲人和故土的无限思念而悄然辞世,享年73岁。

结束时,用李清照”菩萨蛮·风柔日薄“原韵填《菩萨蛮·次韵易安居士风柔日薄》作为作业:

东篱把酒金风早,簪花落帽云山好。登阁觉心寒,乡关旧忆残。
孤鸿何计是,白首尊前醉。夕照赤于烧,人间清梦消。

@老街味道

诗词中老干体自古就有 未必一定是老干部所写 您怎么评价

讲究平仄的格律诗比古体诗更上档次、更高级吗?你怎么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