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的书店,有什么好逛的?

原标题:乌镇的书店,有什么好逛的?

不知不觉间,秋天来了。像秋天这样温暖的季节,我们该做些什么?

秋天,应该穿好看的针织毛衣,和喜欢的人在小镇郊游,踩着日落走在黄昏的街道,吃热乎乎的炒栗子,听傍晚的风,闻九月的桂。最重要的,是在秋天,逛一家书店。

小镇拥有一个书店,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可是你真的认真观察过小镇里的书店吗?

在舒爽的秋日,蒙头钻进一家有趣的书店,大概是来到这个小镇的最高阶玩法。如果是一直关注小镇的人会发现,秋意来临时,灵水居边上也悄悄开启了一家书店。亭台楼阁围绕,与周边环境浑然一体的佳作书局,与秋天同时到达。

作为游人,你可能只是来过,但佳作书局却不仅仅是“来过”。作为一家有着深厚历史的书店,在乌镇的选址也有着其特定的考虑。

早在今年的当代艺术邀请展中,佳作书局的身影便已出现在小镇中。粮仓的一角,默默开启了一扇艺术书籍的窗。书店与艺术作品,平稳融合。

艺术展期间乌镇粮仓·佳作書局

佳作书局于1942年创办于上海,拥有亚洲艺术及文化领域非常重要的书籍资源。77年间,书店辗转纽约(1948年)、芝加哥(1991年)两大城市,并于2014年回到中国,落地北京。继北京798店、央美店后,乌镇店是佳作书局在中国范围内的第三家。

在持续发挥亚洲艺术、历史书籍资源优势之余,佳作书局也积极拓展其他经营类目,书店囊括了世界范围内各种艺术门类的优质出版物。不仅如此,书店还拥有大量珍稀图书,如限量珍藏本及绝版著作等。

而今,新与旧、现代与传统在这小小的一方天地中互相交融,乌镇佳作书局分为人文馆和生活馆两个建筑,分别遵循着不同的设计理念。注重“艺术”的人文馆与注重“生活本身”的生活馆,互不打扰,交错互补。

馆外蓝天风景

馆内日夜对比

人文馆中的镇店之宝,当属《大卫·霍克尼:一本更大的书》。这套书收录了霍克尼超过60年的作品,全球限量9000套,每套均配有设计大师Marc Newson设计的书架,佳作书局·乌镇馆的这套,更配有艺术家限量亲笔签名。

『 关于本书 』

Taschen出版社在2016年出版的《大卫·霍克尼:一本更大的书》(David Hockney: A Bigger Book),在内容和体量上面都是惊人。大卫·霍克尼积极参与了这本书制作的全过程。他和编辑汉斯·沃纳·霍尔兹沃斯(Hans Werner Holzwart)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挑选了450多幅作品,对它们进行了排序,并亲自手写了这本书的序言。

阅读本书一次纯粹的视觉之旅,随着每一页在蓝色、粉红色、绿色和橙色的火焰中展开,读者将会惊讶于这位艺术家的无限活力以及对周围环境的非凡感受力。秋日在乌镇读书,必定会沉迷在这活力中。

佳作书局·乌镇店-《大卫·霍克尼:一本更大的书》

而相对于人文馆,生活馆的氛围显得更为活泼些。一些生活类的有趣书籍占据着显眼的角落,让人不禁想要一探究竟。

谁不曾渴望过一个“无所事事”的秋日下午?在佳作书局里,度过一个“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的午后。来上一杯饮料、咖啡,看日影渐渐西斜,消磨完午后的时光。

在佳作书局·乌镇店,静坐、沉思、回忆,这是秋日午后最好的样子。

在生活馆中,有趣的小物件比比皆是。精美的植物书签、“斗酒学士”折扇、各类拼图……只要想找,总能找到你感兴趣的。

而在与佳作书局·乌镇馆一园之隔的花园画室中,瓦片拓印也作为新出品的活动吸引了众多游客打卡。逛完书店,再在花园画室感受传统拓片的乐趣,秋天就应该慢慢品味时光。

一个小镇,书是必不可缺的,除了佳作书局外,还有众多书店打卡地。秋天到了,该逛书店了。

▋东栅 晴耕雨读

东栅的晴耕雨读,是电视剧《似水年华》中文曾经工作过的古籍修补工作室。此处还保留着好多拍摄时的场景。

虽然已经过去十几年,屋内的摆设却仍旧如新。尽管晴耕雨读目前没有作为图书馆来使用,但“晴天耕种雨天读书”的生活方式,却深深印刻在了每个人心中。

▋西栅 木心美术馆

西栅木心美术馆中的图书馆,藏满了众多木心先生的作品。找一个平静的午后,哪怕是什么都不做,只是静静的看着窗外,就很好。

▋西栅 昭明书院

昭明书院得名于曾在乌镇筑馆读书的南朝梁昭明太子萧统。书院坐北朝南,半回廊二层硬山式古建筑群,是中国古镇最具规模的图书馆。

书馆一楼设有以乌镇当代艺术大师木心先生命名的阅览室,会议室,电子阅览室,并有讲堂、书画室、教室等,迴廊上有方砖水墨毛笔习字台,是来到乌镇沉醉文化氛围的宁静之所。

秋天来了,风也温柔人也温柔,此时此刻不在小镇的书店里消磨点时光,又到哪里去消磨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