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类不再要脸 | 后911时代的无面性表演

原标题:当人类不再要脸 | 后911时代的无面性表演

文/ 王泓 橄榄戏剧

911恐怖袭击距今已经过去十八年。十八年后当人们反复对恐怖主义、暴力和战争进行反思时,一些由911引起,并在这十八年间不断酝酿的问题仍然对今天的人们产生深远的影响。

8月30日,陌陌将打着“仅需一张照片,出演天下好戏”口号的ZAO正式发布。几乎在一夜之间,ZAO就吸引了整个中文互联网世界的关注,不仅登上各大应用商城榜单前列,也霸占了微博热搜。但在上线后没多久,ZAO就因为设计隐私条款等问题而紧急下线。ZAO短暂的生命最大的价值也许是把人脸、人工智能换脸、人脸识别等一系列议题摆在了中国用户的面前

ZAO的技术核心是AI人工智能换脸。使用ZAO的用户可以上传照片,即可以把上传照片中的人脸与ZAO中视频里的脸互换,甚至达到了真假难辨的程度。当然,类似的技术并不是最近才出现的。诸如deepFake和fakeapp的民用换脸技术产品早已拥有一定的市场认知度,而利用人工智能换脸技术进行诬陷甚至色情报复已经潜藏在黑暗的犯罪地带。

仿佛还在不久之前,人们虽然能够通过PS修改照片,但却相信“视频是一定做不了假的”。技术的跃进带来了一种身份的危机感:如果自己的脸可以被任意篡改,未来的某天,那个“证明你妈是你妈”的荒诞问题会不会进一步演变成“证明你是你”呢?短短数年间,我们仍然持有那张印有头像的身份证件,而人脸已经经历了被监控、被识别、被篡改的信息化历程。

*人工换脸技术制作的扎克伯格假视频

人们常常会低估“脸”与自己身份的联系。实际上,脸是塑造和确定身份最重要的场所。根据神经科学领域的研究,人类皮层中有特定的区域(尤其是侧梭状回和颞下叶)负责调节面部特征。有人指出,脸作为标识同一物种的独特符号可能是从基因构造发展而来的。

在当代,由脸引申出的身份危机已经悄然笼罩了世界。欧洲艺术家Bogomir Doringer将911事件视为重要的节点。911事件以后,整个西方社会,甚至是整个世界发生了一次剧烈的变化,文明社会的秩序受到了来自于为了达到特定的意识形态和政治目的而不惜滥用暴力与恐吓的恐怖主义的威胁。在应对恐怖主义的过程中,人们习惯使用的协商、谈判、辩论等手段常常无法起到作用。这种经验主义的失效引发了对未知的恐惧。人们对匿名性的想象逐渐远离假面舞会或威尼斯狂欢节式的娱乐属性,而形成了一种代表威胁的符号。

人们对于遮掩的恐惧和厌恶使得面部的表达在技术时代成为了道德、甚至法律义务。很快,部分人意识到这种思维的转变导致了面部被强制暴露的社会规训的形成,以及在这一基础上发生的人们建立在面部的主体身份的失落。2015年6月乍得发生两起自杀式炸弹袭击之后,妇女被禁止穿戴面纱。总理Kalzeube Pahimi Deubet表示所有出售中的罩袍都将被烧毁。禁令颁布之后,人们可能会因为戴着罩袍而被判入狱。2016年12月,德国总理默克尔也曾经公开发表演讲表达她对遮盖面部行为的厌恶。事实上,包括法国、德国、比利时、荷兰在内的很多国家都颁布了禁止公民在公共场合佩戴面罩遮盖面部的条例。

与此同时,监控技术、人脸识别技术侵入了公共领域。技术的使用极大提高了政府部门应对犯罪事件的效率。但是对恐怖主义的恐惧也迫使个人接受隐私权的部分让渡。更有甚者,由于人们的心里抗拒和歧视心理,他们对遮盖面部的行为公开表示不信任和鄙视。直到今天,人们已经习惯于在公共场合接受无数摄像头的监控。人们之所以愿意承受这一切,是基于对公共权力的信任和对潜在的社会威胁的规避心理。但技术本身也存在着被滥用的风险,ZAO的出现就是例子:人们一方面受制于面部被强制要求暴露的规训,另一方面又面临着自己的脸被误解、被篡改、被冒用的威胁。

在这样的环境下,以Bogomir Doringer为代表的一批艺术家表达了他们对后911时代公共领域对隐私权的侵入的担忧和对重新讨论面部隐私价值的紧迫性。在公共政策难以修改和科技发展的既存事实背景下,艺术家们尝试对这些问题给出的方案之一是无面的表演行为,即让脸消失或是被遮挡,以一种拒绝被暴露的态度出现,同时在面部信息不再成为安全的身份载体时也拒绝通过面部去表达身份。

基于这样的想法,Bogomir Doringer等人发起了名为“faceless”的展览,展出了大量他们搜集和创作的遮盖或隐藏面部的表演画面、照片和雕塑。他们还建立了一个公共网站(http://www.facelessexhibition.net/),可以供任何互联网用户提交自己的“无面的”照片,参与无面性表演研究。在无面的表演行为中,Doringer呼吁古老的面具的回归——不仅仅是因为构成面具的物质材料具备遮蔽功能,从而使得无面性成为可能,更因为它承载了人类长期使用面具历史中形成的心理学上的集体想象:比如保护和治疗。

*图片来自于项目官网

http://www.facelessexhibition.net/research

耶路撒冷的鲍德温四世皇帝曾因为麻风病而难以将面部示人,他始终佩戴者面具,并通过面具维护自己的尊严。在斯里兰卡,传统戏剧中的Kolam和Sanni面具表演也与治疗仪式和驱魔有关。甚至在索马里,人们会用面具来治疗女性的不孕症。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中,无面性的表演行为在不同程度上起到了生理和心理防御与愈疗的作用,而当代的艺术家们则试图将这些古老的集体记忆打捞出来,在技术时代新的身份危机下用无面性的表演来保护个体身份

应该意识到的是,无面性表演针对于后911时代技术和隐私碰撞产生的个体身份危机,但它是一种防御性和回避性的策略,而不是真正解决身份危机的办法。它希望在个体和集体之间寻求一段宽敞的中间地带,使得人们能够暂时戴上面具来进行反思和自我保护。

911恐怖袭击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八年,它的存在不仅给世界带来了破坏性的灾难,还深远地影响了人类文明的深层机理。也许这正是在后911时代,人们仍然有义务与责任去反思十八年前发生的这场悲剧的原因。

*毕加索《和平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