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6000人锐减到200人,ofo只剩退押金的员工了吗?

原标题:从6000人锐减到200人,ofo只剩退押金的员工了吗?

编者按:在几天前,媒体爆料了ofo已经搬离了中关村,也就是说远离了曾经的中心位置,目前也并没有具体的消息来报道ofo到底搬到哪里,所谓祸不单行的是,ofo如今的员工只剩下了200多名,从搬离中关村到人数锐减,这些更像是ofo由盛转衰的缩影。

搬离中关村,人数只剩200人

在几天前ofo无悄悄地搬离了中关村,而相关媒体来到了ofo曾经入驻的互联网金融中心的楼层上,目前已经没有ofo的指引标志。在玻璃门上还贴了红纸黑字的告示,小黄车已经搬走。

同时根据相关的人员透露,ofo搬到了离中关村向东5公里左右的牡丹园附近,也有员工称ofo搬到了昌平,而目前ofo搬离中关村的最大的疑点,还是在于ofo目前欠了1500多万名用户的押金,此举更像是躲债。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ofo的内部人员也透露目前整个公司所剩的人数不过200多人,200多名员工中,以软件人员居多,其次还包括了财务,法务等等。可此一时彼一时,当年ofo顶峰时期,拥有超过6000名员工,甚至4个月之内,公司的员工人数就涨到了3000人。

仍然有1519万名用户排队退押金

事实上,ofo的退押金风波发生于去年2018年12月,如果从日期上来看ofo已经退了10个月的押金,而这10个月期间,ofo只退了100多万用户的押金。而有相关的消息表明,ofo每天只能退3500名用户的押金,而如果需要退还1600多万名用户的押金,需要12年之多。

当ofo陷入退押金风波之后,其实多方也都呼吁给予ofo更多的时间,但所谓墙倒众人推。当ofo出现这样的危机之后,所有的用户都不再相信ofo,这就造成了ofo目前陷入了挤兑危机之中。

与此同时,创始人团队目前也已经发生了大的变化,比如核心员工薛鼎、张巳丁已经自己创业,只有陈振江还在跟戴威坚守着。而ofo的自行车目前已经无暇顾及,全国各地可能都出现了大量的被损坏ofo,无人管理,甚至此前大批量的ofo坏车被5元一辆收购!

如今所依靠的,是北京地区每天20万单

对于ofo来说,即便在全国已经出现了大溃败,甚至口碑以及用户量和订单量都出现了急剧的下滑,不过在北京地区,ofo每日的订单量仍然是达到了20万单,虽然和摩拜单车以及小蓝单车等等还有很大的差距,但这20万订单量已经成为维持ofo继续运转的最重要的基础。

相比来看,其实ofo在北京地区拥有90万辆的投放额度,如果能够很好的使用这90万额度,每日的订单量能够达到50万订单,其实ofo还是可以缓一口气的,虽然相比于巅峰时期,ofo每天在全国有3200万订单量,目前20万的订单量显然是没有任何意义,但这已经成为ofo最后的屏障。

当然在北上广深的一线城市,其实ofo的订单量仍然在维持,甚至还在多个地区推出了,有桩模式,也就是说用户在不规定区域环车就要被扣除20元的资金,这也可以看作是ofo另一套挽救自己的标准,那就是牺牲用户的权益来保全自己饮鸩止渴的典型。

ofo想要通过软件来做文章

虽然ofo目前的员工数量只有200多人,但大批量的员工仍然是程序员和软件开发者,这也就意味着其实ofo目前的重中之重,还是放在了软件产品上,他们更希望通过这个有数千万活跃用户的APP来实现软着陆。

依靠共享单车目前ofo已经是翻盘无望,而且会持续亏损。但如果能够通过ofo的客户端产品,增加广告或者是其他模式来变现,以ofo目前数千万级别的用户量来看,似乎还是非常有前景。而且这已经不是ofo第一次做出改变了,ofo就曾经在公众号上买过蜂蜜,也和相关的P2P合作推出产品。

而戴威还在期望着这个拥有几千万用户量的APP,能够在软件方面包括互联网的一些广告方面,做出创新性的东西。不过从目前来看,解决方案显然是杯水车薪,即便是广告进展顺利,也很难抵挡住1519万用户的退押金,涉及的资金其实已经有几十亿人民币,这需要ofo的APP客户端播放多少广告才能拿到的资金?

孔尚任在《桃花扇》里说: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