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您想先听哪一个?

原标题:我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您想先听哪一个?

我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

您想先听哪一个?

和很多职业一样,医生最不喜欢星期一。作为新一周工作日的开始,星期一意味着加倍的忙碌和辛苦。而对于住院病人来说,对于星期一的感觉,可能更加复杂一些,因为很多周末前做的检查,往往会在下一周的周一出报告,而其中有些关键报告,决定了病情的预后甚至生死。所以对于病人来说,面对周一的心情,更多的是期待又怕受伤害......

这是一个对医生来说平淡无奇的周一,然而对于34床的C先生而言,意义非凡。过去的那个周末,他是在忐忑不安、备受煎熬中度过的。让他寝食难安的,就是今天早上出具的这份病理结果。

“早上好!C先生,这两天您感觉怎么样?”进了病房我礼貌性地向他问候,一走进床边映入眼帘的就是他满眼的血丝和憔悴的面容,很显然,这两天他并没有休息好。

“还可以哈,你们弘爱的病房环境这么好,窗外还能看到五缘湾湿地公园,我就当放下工作过来你们这边度假了。”虽然面容憔悴,但是他还是故作轻松跟我们开起玩笑......

医院窗外的五缘湾湿地公园 图|张志军

“您上周的穿刺的病理检查应该已经出来了,我现在就帮您查一下。”我知道他最关心的就是这个,说罢打开了手中的平板电脑查询他的病理报告。

“嗯,您给看看,不管好不好您都直接跟我说,都没事。”C先生是典型的北方汉子,身材高大,性格豪爽,住院期间跟他的沟通特别顺畅,他总是能第一时间理会到问题的重点,然后干脆利落地作出决定。然而我也注意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刚才勉强挤出来的微笑消失了,双手不自觉地搓手掌,暴露出内心真实的紧张感。

看完结果后,我放下手中的平板电脑——

“我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您想先听哪一个?"

C先生的故事得从一周前说起......

C先生45岁,北方人,多年前因为经商定居至厦门。因为业务需要,常年在外应酬,架不住日积月累的胡吃海喝,本来是185的标准模特身材,在酒精和脂肪的作用下,也逐渐向大腹便便的中年油腻男转变。比身材走样更糟心的是,近一年来随着体重的增加,血糖也有逐渐升高的趋势,自己在家测的空腹血糖,从一开始的7-8mmol/l,逐渐升高到9-10mmol/l。虽然自己并没有感觉明显的不适,但体重和血糖的并驾齐驱,还是让他感到一丝担忧,于是挂了弘爱内分泌科门诊。在门诊查了空腹静脉血糖10.08mmol/l,糖化血红蛋白7.5%,考虑到他年纪仍较轻,而且是初发的糖尿病,我向他讲解了糖尿病的相关危害,并建议他入院完善糖尿病并发症的筛查,同时进行血糖、体重的管理和膳食营养指导,他欣然接受,办理了入院。

入院后的常规和生化没有太大的问题,血脂水平偏高,这也在我们的意料之中。做了糖耐量试验,明确了糖尿病诊断;糖耐量试验中测得的C肽和胰岛素水平也明显高于正常值,提示他的胰岛素分泌功能尚可。也就是说,他的血糖升高并不是因为胰岛素分泌得不够,而是身体对胰岛素不敏感导致的血糖升高,医学上称为“胰岛素抵抗”现象,这也是2型糖尿病的特征之一。考虑到C先生在控制血糖的同时也有减重的需求,所以征得他的同意后,我们采取了皮下注射“利拉鲁肽”和口服“二甲双胍”的联合方案,这个方案在有效控制血糖、改善胰岛素敏感性的同时,最突出的特点,就是能够有效减轻体重。(利拉鲁肽是目前为数不多美国FDA批准具有减肥适应症的药物

在“利拉鲁肽”和“二甲双胍”的作用下,结合我们的饮食营养指导,C先生的血糖很快下降至正常范围内,也没有发生恶心、呕吐等常见药物不良反应。住院期间也做了眼底检查、颈动脉彩超、尿蛋白/肌酐、神经传导速度等常见糖尿病并发症的筛查,也没有发现问题。血糖降下来了,自己对药物耐受性良好,并发症筛查也没有问题,C先生对治疗结果很满意,也很开心,直到这个彩超报告的出现......

甲状腺彩超报告 图|张志军

这个结果让C先生彻底慌了手脚,本来只是想住院调理血糖,没想到竟然筛查出可疑恶性肿瘤,这对于正处壮年的他来说无异于一个晴天霹雳......

考虑到甲状腺的结节的形态、结构、回声情况都符合恶性肿瘤的特点,结合颈部可见多处肿大的淋巴结,不能排除淋巴结转移可能,我们认为它甲状腺的结节为恶性肿瘤的可能性很大,而且可能已经出现了局部转移,建议他进一步做甲状腺和淋巴的穿刺活检。具体的说就是通过一根细细的针管,穿入可疑的组织,取一小段标本出来做病理检查,从而判断组织的性质以及分型,临床上病理检查也是诊断恶性肿瘤的金标准

C先生看到自己的彩超结果之后,一度对于穿刺检查有些犹豫,或许更多的是并没有做好直面肿瘤的心理准备。作为医生,我可以理解这种纠结的心情,经过几次充分的沟通,他同意了做活检 ,并在上周四下午完成了穿刺检查。现在我手里拿着的,就是病理科刚刚出具的病理报告。

甲状腺结节病理报告 图|张志军

颈部淋巴结病理报告 图|张志军

“张大夫您直接说坏消息吧,我这几天心理早就有准备了,没事。”他收回了那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努力保持平静。

“您的病理结果是甲状腺乳头状癌,属于恶性肿瘤。”我也不再绕圈子了,单刀直入地告知他结果。

那好消息呢?”

“甲状腺乳头状癌是治愈率最高的恶性肿瘤之一,经过手术治疗后,患者的临床治愈率非常高。”

看他仍显迟疑的表情,一起查房的王医生补充道:“乳头状癌算是恶性肿瘤里的一股清流,它生长比较缓慢,也不容易发生远处转移。很多医生经常开玩笑说,如果非得患一种恶性肿瘤,那我宁愿得甲状腺乳头状癌。说罢大家都笑了,C先生也莞尔一笑。我知道这寥寥数语并没办法完全打消他内心的焦虑,但能感觉到他心情放松了一些。

C先生接下来的治疗就由外科医生接手了,外科对他进行了“甲状腺全切伴淋巴结清扫术”,考虑到存在淋巴结转移的情况,手术后还进行了131碘放射治疗。由于甲状腺已经完全切除,术后需要长期口服左旋甲状腺素片替代治疗和抑制肿瘤复发。所以接下来跟他基本都在门诊见面了,他需要定期复查甲功,以便调整药物的剂量。

最近一次见他应该是1周前,现在的他已经完全康复了。在饮食控制和药物干预下,近半年体重下降20几公斤,基本恢复到年轻时的标准身材。除了因为手术在脖子留下一道浅浅的疤痕,外观上他与正常人无异,很难把他与肿瘤患者联系起来。在门诊和他的对话交流中,除了前面几次跟他交代服药、控制指标和复查时间等注意事项,我跟他聊得最多的就是:让过去过去,让未来到来——身体内的癌已经完全治愈,心理上的“癌”也应该逐渐康复。

小编有话说

内分泌科张志军主治医师

很多宣传文稿和媒体报道喜欢把医生推上神坛, “把病人当亲人”、“待病人胜似亲人”似乎成为了这个职业的行业准则。在我看来,医生是人不是神。跟所有工作一样,医生只是一份平凡而普通的工作,本质上跟其他职业并没有什么不同,没有必要对医生进行神化甚至道德绑架。

我很惭愧,从医十余年,扪心自问,我仍然无法做到把病人当亲人,也无法完全体会病人的感受。人类的悲欢离合并不相通,医生也许永远无法真正走入病人的内心去感同身受,我们所能做的,就是谨记我们的职业操守

注:部分图片源于网络,侵删。

编辑:弘爱内分泌张志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