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盘中部2019演习:解放军歼11突前猛轰,向俄军学叙利亚实战经验

原标题:复盘中部2019演习:解放军歼11突前猛轰,向俄军学叙利亚实战经验

本周,“中部-2019”战略演习是外界比较的一个军事事件。9月20日,演习进入最高潮,以中俄两军为主的8国军队在俄奥伦堡州东古兹靶场展开实兵行动。

“中部-2019”是继“东方-2018”后,解放军第二次参加俄军的年度战略演习。总体来看,我军今年参加俄军战略演习的声势、规模(兵力仅去年一半)以及受关注度显然没有去年高。今天,北国防务就来说说为何如此,以及解放军在本次演习中扮演的角色。

△“中部-2019”演习最后联演上的俄军装甲集群

今年的“中部-2019”演习之所以声势远不如“东方-2018”,关键在于主人翁对演习的定位。“东方-2018”号称苏/俄史上规模最大的军事演习,为了营造出30万大军参加的“氛围”,“东方-2018”事实上是集合俄东部军区、中央军区以及俄空天军、海军、空降兵部队等完成的一次大规模演习,虽然其中相当一部分兵力只是“拉练”,但聚合起来的声势确实令全世界一“惊”。

而“中部-2019”演习俄军参演力量则是实实在在的中央军区所辖军事力量,规模与“东方-2018”不可同日而语。去年,中国首次参与俄军的战略演习也让外界浮想联翩,尤其是在特殊的国际背景下进一步提升了外界的关注。

△“东方-2018”演习态势图,红蓝双方涉及5个集团军兵力,是正儿八经的两军对垒

此外,“东方-2018”和“中部-2019”的演习定位也不尽相同:俄军明言“东方-2018”就是为了应对“传统威胁”,这也让解放军创造了一个历史——首度与外军联合演练应对“传统威胁”;“中部-2019”的定位则稍显“分裂”,就俄军而言,战略演习当然是要应对高级别威胁。

但俄罗斯政府显然想让演习成为俄军塑造地区影响力的平台,因此拉上中国、印度、巴基斯坦以及中亚各“斯坦”等国举行联合军演,演习主题也回归到“普世(万金油)”的“反恐”,至少是联演部分如此。

似乎为了让“战略演习”打恐怖分子变得更“名正言顺”些,俄军也对恐怖分子进行了“升格”,演习的大背景定格为俄罗斯西南某国领导层(而非普通恐怖分子)被XXX极端思想所“蛊惑”,极端思想亦逐渐向邻国蔓延。该国还有一定的军事实力,试图向俄罗斯施加压力,包括军事压力。紧张的局势最终演变成武装冲突,如此既可以“反恐”,又有高级别的“武装冲突”不给“战略演习”丢份儿。

9月20日的演习就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进行的主要阶段演习,给“恐怖分子”(俄军直接称其为“假想敌”)以最后一击,演习过程和解放军参与的环节大致如下:

最初阶段,由俄军第15近卫独立摩步旅与哈萨克斯坦的部队展开机动防御,阻击假想敌的前进,通过退守防御线引诱假想敌进入“包围圈”。

△歼-11在演习中发射火箭弹

第15近卫独立摩步旅等在撤退时遭到敌方阻击,但获得己方(巴基斯坦参与)摩步旅、炮兵旅兵力的支援,支援装备包括TOS-1A喷火坦克;敌方来袭的空中目标被摩步和坦克单位内的“通古斯卡”弹炮合一防空系统和“针”式防空系统摧毁;工兵单位介入,“包围圈”逐渐成型。

解放军空军的歼-11(中方机组中突前)、轰-6K以及歼轰-7A组团俄军图-22M3、苏-34、苏-35S以及苏-25SM等飞机出击对敌有生力量和防空武器进行打击;地面,解放军和俄军炮兵的直射火力同时对敌发起攻击。

△解放军96A型主战坦克在演习中冲锋

在航空兵的支持下,解放军地面力量出动,与俄军第15独立摩步旅和哈萨克斯坦的兵力协同对敌形成攻势。本次演习中,这个15独立摩步旅可以说颇为活跃,该部队与整个演习的氛围非常搭,在俄军中可以说是独一无二。该旅组建于2005年,全部兵员均为合同兵,是俄陆军快速反应作战部队之一,其设立之初的考虑就是执行维和任务,可以向国外,尤其是中亚国家进行部署。在俄军中,该旅的装备也算比较精良,是较早获得T-72改进型和BTR-82A(考虑部队定位装备便于快速机动的轮式战车)的部队。

俄军发射“伊斯坎德尔”导弹对敌指挥中心、炮兵阵地以及第2梯次敌军发起精确打击。

△“伊斯坎德尔”装载的巡航导弹呼啸而出

俄军远程航空兵和战役战术航空兵在发起导弹和炸弹攻击时,大量无人机和侦察机持续进行战场监视。

我方用“铠甲”-S、“通古斯卡”以及“针”等防空武器击退敌巡航导弹和无人机;与此同时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部队战队展开行动,压制非法武装团伙。

空降兵登场,抓住时机空降展开渗透破袭。俄空降兵第31独立空中突击旅通过12架米-24、24架米-8AMTSh以及米-26投送了大量兵力,值得注意的是,米-8首度在大规模演习中外挂调运D-30榴弹炮和不同类型物资,颇有美剧的风采。整个直升机机降过程能中,坦克和空中的米-28N和卡-52武装直升机协同护航,防止敌方反扑。

△俄空降力量在“中部-2019”演习中十分突出

为了进一步扩大优势,并切断敌军后路。俄运输航空兵出动71架伊尔-76,整建制空投了俄空降兵第98空降师下属的第331空降团,20分钟内2000空降兵和配属的200多辆各型战车从天而降,充分彰显俄空降兵和运输航空兵的强大实力。

本次“中部-2019”演习中,除了上述明确提到的行动,解放军还派出了空降兵、运输机以、空降战车以及运输直升机和武装直升机,他们参与的主要行动应该就是后面的空降渗透。

空降行动后,主要阶段行动也大致结束,随后就是一些排雷、破障以及扫尾等。

△解放军在演习中进行空降

解放军今年派出的部队规模不及去年的“东方-2018”,但正如前文所说的,两次演习的定位不同,“东方-2018”如果说是体验俄军传统作战场景下的大规模军力调动和联合作战(“东方-2018”主演练场的规模是今年的3倍,涉及俄两大军区的多个集团军)的话,“中部-2019”则能够在更多细节上感受俄军作战样式,例如俄军今年就将空降作战发挥到极致,其中很多做法是值得我们借鉴的。

俄军也强调,叙利亚(反恐)作战经验的应用进行演习的重要基础,对于解放军而言,通过这样一场相对系统的“反恐”演习,如果能更多接触一些俄罗斯刚刚在实战中获得经验,那也就不枉此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