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佩斯与春晚:没有意义的笑,是不允许的

原标题:陈佩斯与春晚:没有意义的笑,是不允许的

大家应该都知道陈佩斯有个哥哥叫陈布达,50年代陈强老爷子去布达佩斯演出的时候,刚好大儿子出生,灵机一动就取了布达这个名儿,后来有了二儿子佩斯。

1973年,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的知青陈佩斯考入八一电影制片厂,成为一名电影演员。1983年,福州军区话剧团29岁的战士朱时茂,凭借在《牧马人》中的出色表演,被借调进八一电影制片厂。

朱时茂住在八一厂招待所,招待所里有惟一一部民用电话,陈佩斯时常来打电话,排队等号的时候就跟朱时茂聊起来,两人年龄相差几个月,一来二去就熟了。他们当时都是挺有名气的演员了,于是私下搭伙去走穴,赚点外快。

第一届春晚总导演黄一鹤跟陈佩斯家关系不错,首届春晚成功后就邀请陈佩斯朱时茂这两位当时的流量艺人排个节目,准备上1984年的第二届春晚。接到任务后,朱陈两人就排了个短剧《吃面条》。他们俩之前没事的时候总爱交流表演经验,就把各种心得放到了这个剧里。

黄一鹤问陈佩斯,这个节目类型该叫什么呢?陈佩斯说,就叫小品吧。小品本来是中戏和电影学院考试的东西,没人拿来公开演出。黄一鹤觉得晚会中从来没有这种类型的节目,可以尝试一下,丰富一下内容。

《吃面条》排完后的第一次试演,是在国家体育总局的食堂,那天除了节目主管,还有不少体坛名将也来看了。朱时茂还挺紧张,一开始眼睛都不敢往人群看,演着演着猛的往下面一看,后面椅子上没人了,心里就紧张:怎么回事?难道太难看,人都走了?后来才知道,人都笑到椅子下面去了。

虽然试演的效果非常好,但是《吃面条》可不可以上,负责审查的领导一直没有表态。“积极向上、无产阶级意识强烈”,这是当时广电部对春晚节目提出的总体创作原则。可是《吃面条》完全就是逗乐,没啥积极向上的内涵。“没有意义的笑,是不允许的”,这是审查领导的普遍态度。

除夕那天下午,陈佩斯和朱时茂在演播大厅的二楼等着,黄一鹤导演也焦头烂额,因为还有香港艺人张明敏首次参加春晚,绝对不能出错。看到陈佩斯情绪不太高,黄一鹤过意不去,心想香港艺人都上了,大陆演员还怕什么,于是当即拍板:上,《吃面条》上!出问题,我负责!但佩斯你们一定要严格按照我们审查的本子来,一点也不能错,一点也不要改!

《吃面条》播出,所有人都笑疯了,轰动全国。第二天陈佩斯去上公厕,旁边两个大老爷们蹲着聊得起劲:昨晚那个吃面条。哈哈哈。卧槽。哈哈哈。卧槽。

之后每年的春晚,观众最期待的节目就是陈佩斯朱时茂的小品,而本山大叔1990年才首次登上春晚。

历届春晚基本都在每年7月建组,历时半年筹备成形。陈佩斯和朱时茂都是很严肃的创作者,他们会用很长的时间来打磨,不达到自己的要求,宁可不上。一个节目从创意到最后演出,至少半年。春节之前各种慰问的演出又多,陈佩斯天天看着那钱从身边飘走。他们住在剧组的招待所,一觉醒来,几千块就没了,当时几千块可不得了。但为了节目质量,两人还是泡在那儿,少挣了很多钱。

这么一演就演了十几年。

1999年初,朱时茂拿着一套VCD光盘找到陈佩斯,那是央视国际总公司未经二人许可擅自发行的众多明星历年春晚作品合辑,其中就包括他们以往春晚的全部作品。其实这个事情两年前就发生过,陈佩斯跟他们提过,他们还发了正式的书面致歉。没想到现在居然又出了光盘,陈佩斯找律师去理论,结果对方说话很难听,陈佩斯一气之下就告了他们。

一审央视国际输了,法院判他们赔偿30万版权费,并且公开赔礼道歉。后来就上诉,上诉的过程中,台领导在会上问,谁和陈佩斯他们关系比较密切,找人疏通一下,能不能私下和解。后来文艺中心的导演赵安就过来和陈佩斯朱时茂吃了个饭。当时达成和解意向:他们俩可以不要经济赔偿和央视的公开赔礼道歉,但央视必须停止上诉,承认侵权。

在这之后,陈佩斯和朱时茂又重新投入了1999年春晚小品的创作中。那一年他们搞了一个《江湖医生》,离直播还有3天的时候,赵安打来电话,让他们换节目。三天换节目,这是什么意思陈佩斯当然懂,于是一气之下,再也不跟央视合作了。

从1984年到1998年,陈佩斯和朱时茂在春晚一共11次登台。之后再也没上过春晚。

情人化仇人,容易。情人化朋友,很难

襄阳快线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

本文转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刊发仅为传播更多不同思想。

如涉及侵权,请直接联系小编删除.谢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