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的灭亡是因为“积弱”、军队无战斗力?全错!他灭亡的原因是这个!

原标题:宋朝的灭亡是因为“积弱”、军队无战斗力?全错!他灭亡的原因是这个!

个比岳飞还冤、还惨的武人

时间退回到嘉祐元年(1056年),对于宋仁宗而言,这一年真是一个多事之年,也是一个多灾之年……

因为,在这一年中,以宰相文彦博为代表的北宋文臣集团,竟然跟皇帝来了一次彻底摊牌。

文臣集团摊牌的目的,有两个:

第一,皇帝无后,继承人空缺,必须确定谁是太子。

第二,枢密使身份卑微,难堪大用,他还意图谋反,必须撤换。

这两个问题,必须得解决一个!

然而,对于这两个问题,宋仁宗都不想解决。

对于宋仁宗而言,虽然自己无后是事实,但保不齐将来就有了呢?叔梁纥快七十岁时才和颜氏“野合”(不合礼仪的婚配)生下了孔子,自己现在还有的是“力气”,为什么非要册立别人的孩子为太子呢?

所以,第一个太子问题,宋仁宗不想解决。直到七年后,在包拯的劝说下,宋仁宗才解决了这个问题(见前)。

同时,第二个枢密使的问题,宋仁宗也不想解决。

因为,现在的这个枢密使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人,更是他心目中的偶像。对于这么一个偶像级的人物,就是把宋仁宗打死,也不想撤换。

然而,就得换。

面对文官集团咄咄逼人的气焰,宋仁宗在谈判多次未果后,叹着气对文彦博道:“真的要这样做吗?”

作为宋朝最聪明的“两个孩子”之一(见前),文彦博清楚地知道,皇帝这么说,已经妥协了。于是,他继续道:“事已至此,还望皇帝赶紧签字,罢免了那个枢密使。”

一听这话,皇帝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拿来罢免枢密使的文件,提起毛笔准备在上面签字。结果,在提笔时,宋仁宗停了一下,他望着文彦博说了一句非常公道且意味深长的话:“这个人,可是一个忠臣呀……”

言外之意是:你们文人呀,可是最重名节的。你们今天这样做,就不怕在史书上留下一个陷害忠良的骂名吗?

孰料,对于宋仁宗的这句话,文彦博用了一句话就驳了回去:“太祖岂非周世宗忠臣?但得军情,所以有陈桥之变。”

这句话,把宋仁宗噎得够呛。

因为文彦博的话意是:甭跟我来这个!当年,太祖皇帝还是柴荣的忠臣呢!结果怎么着了?既然你们老赵家当了偷腥贼,就没有资格相信别人是贞洁烈女!

听完这句话后,宋仁宗无言以对,只能默默签字,罢免了枢密使。

这个枢密使,就是北宋最著名的一代名将——狄青。

狄青,生于北宋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比范仲淹小19岁,跟宿敌韩琦同龄,字汉臣,汾州西河(今山西汾阳市)人。

狄青出身贫寒,16岁时,因其兄与乡人斗殴,狄青代兄受罚,被“逮罪人京,窜名赤籍”,从此开始了军旅生涯。

在军队服役期间,狄青骁勇善战,而且战斗方式极为骇异。因为每次打仗时,狄青都披头散发,戴一青铜面具,嗷嗷叫着冲向敌军。

两军打仗,靠的就是气势,突然冒出这么一个狂人,任谁都会吓一跳。气势一跌,仗就赢不了了。因此,狄青获得了很多胜利。

此外,狄青非常勇猛。当时,朝廷派狄青跟西夏军作战。在与敌人的战斗中,狄青共与敌军交战二十五次,无一败绩。有一次打仗时,狄青身中八箭,但身负重伤的他依旧“闻寇至,即挺起驰赴”,不杀退敌兵,决不归还。

因为狄青的这种表现,西夏军被他打怕了。在战场上,只要看见“狄”字大旗,西夏军全都躲着走,唯恐得罪了这个战争狂徒。

后来,因为狄青的这种优越表现,且因为他脸上有刺字,大家送给他一个雅号——面涅将军。

再后来,面涅将军的名声越来越广,终于引起了范仲淹的注意,他把狄青叫来,要见一下这位传说中打仗不要命的面涅将军。

一见到狄青,范仲淹便大呼其为良将之材,对他厚礼相待。

除了视为知己,范仲淹还教他读《左氏春秋》等书,并告诉他:将帅不知古今历史,就只有匹夫之勇。在范仲淹的教导下,狄青改变了志趣,用功读书,奋发图强,成了一位能文能武的儒将。

当然了,虽然狄青很猛,但在整个宋朝一败再败的西夏战场,一个小小的将士,根本无法改变宋夏战争的格局。虽然没有扭转战局,但奋勇杀敌的他,却得到了那个人的青睐。

那个人,就是大宋的皇帝——宋仁宗赵祯。

对于宋仁宗而言,在整个宋军士气低迷、动不动就被敌军以少胜多的情况下,狄青这样的优秀将领,是北宋政府的未来。

宋仁宗非常欣赏狄青,他特别下旨,要亲自接见这位面涅将军,对他褒奖。

一个普通的将士,能够得到皇帝的召见,这是多么大的荣耀呀!得此殊荣,何止是祖坟冒青烟,简直就是在喷火。

然而,虽然皇帝想召见狄青,但是狄青却走不开。因为,每一次狄青打算去京城时,西夏军都会打过来,他只能跟西夏军继续开战。

最后,分身乏术的狄青无法离开前线,只能上书一封,婉言谢绝了宋仁宗的好意。

宋仁宗看完这封奏折后,更加对狄青产生了兴趣。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

宋仁宗一想到这位传说中三头六臂,弹指灰飞之间就能灭敌一万的大英雄,就心中发痒。宋仁宗更想见狄青了。

狄青来不了,那宋仁宗就“去”。赵祯派了一个画家到前线,专门给狄青画了一幅像,画像送回京城后,宋仁宗才解了自己的相思之苦。

看完狄青的画像后,宋仁宗高兴地大呼这是“朕之关张”。他一下就喜欢上这员大将了,宋仁宗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狄粉”了。

赵祯把狄青的画像挂在自己的宫殿内,对狄青赞不绝口。

当然,皇帝这样对狄青赞不绝口,除了喜欢这位将军外,还有另外一层含义在里面——宋仁宗要趁机策划、包装一下狄青,把他树立成三军的楷模,让普通士兵有一个奔头,也给那些不争气的将领们打打气。

俗话说:大树底下好乘凉,有了皇帝这个超级大粉丝,狄青的官场之路一帆风顺,官职也越来越高。

宋夏战争结束时,狄青已经从一个小小的士兵,升级为一个高级将领了。

庆历四年(1044年),宋夏签署和平条约,宋朝与西夏之间的战争告一段落。战争结束后,狄青终于可以上京去面见皇帝了。但是,别急,狄青去京城前,还得先解决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广西的叛匪——侬智高。

皇佑四年(1052年)四月,永不消停的广西地区的叛乱又开始了。这一次,是广源州的当地居民侬智高叛变。

刚开始的时候,侬智高只有区区几千人,结果越发展越壮大。他多次打退宋军的围剿,不仅攻陷了邕州,还攻破了沿江的九个州。最终,侬智高自立为王,建立了一个“大南国”,开始称王称霸。

眼看卧榻之旁来了一个打呼噜的,宋仁宗气得不行,他下令出兵平叛。然而,宋仁宗手下的将领都是吃干饭的,没有一个能顶用的。去了几次,都被打了回来。

最终,面对愈演愈烈的广西局势,宋仁宗大悟道:“还得用他。”

就这样,宋仁宗颁布了一道圣旨,把自己的偶像送到了广西,让狄青去那里平叛了。

事实证明,狄青不愧为一代名将。这个让朝廷毫无办法的侬智高,在狄青眼中,就是天空飘来五个字——根本不叫事。

仅仅用了数月,狄青就平息了广西的叛乱,侬智高战败逃跑,流亡至大理,从此不知所终。

狄青平息广西的消息传回京城后,宋仁宗甚是高兴,他大笔一挥,就加封了狄青官职。宋仁宗决定让狄青成为自己的国防部部长,也就是枢密使了。

正是这个决定,让狄青成为群臣的众矢之的,也害死了这位宋朝名将。

因为,在宋朝,在这个文人与皇帝共同治理天下的时代,武人若成了“政坛老大”,其结果……

狄青就是一个血淋淋的案例。

悲剧的开始

在任何一个国家,让武人担任自己的国防部长,都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这种事情若发生在宋朝,则是一件非常不合理的事情,甚至不可想象。

这个原因很简单,经历了杯酒释兵权后,武人俨然成了宋朝统治者的梦魇,为了不让这个噩梦重演,宋朝统治者们不断抬高文官的地位,贬低武官的地位,用“以文抑武”的办法,防止武将造反。

不得不说,皇帝们用的这个办法,确实能减少或遏止武将造反。然而,虽然宋朝统治者的初衷是好的,但是他们可能不知道,这种过犹不及的处理办法,只能让事情矫枉过正,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

在这种抬高文官地位,贬低武将地位的治国方略下,终北宋一朝,文人的地位,匪夷所思地高;武人的地位,则空前绝后地低。

随便举两个例子就能证明:

庆历三年(1043年),为了招揽天下英雄、提高宋军的战斗力,赵祯在武成王庙设立武校,创办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官方军事学校。结果呢,这个学校仅仅开了93天就倒闭了——因为招不到什么学员。

这足以说明,在那个重文轻武的宋朝,当兵是一件极其丢脸的事情,没有一丁点的尊严。

北宋的武人地位,就是这样空前绝后地低。

那么,宋朝的文人地位,又是怎么匪夷所思地高呢?

狄青的顶头上司、四贤之一的尹洙,就是一个重文轻武的家伙。为了抬高文人地位,尹洙曾经说过这么一段话:“状元登第,虽将兵数十万,恢复幽蓟,凯歌而还,献捷太庙,其荣亦不能及矣。”

这番话,确实胡说八道得可以……

咱们都知道,对于宋朝或者是中华民族而言,收复幽云十六州,重新抢回万里长城,是每一个华夏子民的使命。一旦完成了这个壮举,必能永载史册、光宗耀祖。然而,这么大的丰功伟绩、这么高的殊荣美誉,在这些文人眼中,竟然还不如中一个状元郎。

对于这个结论,只能无语。

由此可见,北宋的文人地位,就是这样匪夷所思地高。

综上所述,在北宋,文人与武人的地位之悬殊、差距之巨大,无法想象。在这种现状下,文人是高人一等的“人种”,他们理应把持着所有的重要部门,分享着只属于自己的蛋糕。

但现在呢?宋仁宗要提拔一个武人执掌枢密院,要公开抢文人的蛋糕了,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没有办法,自宋朝建立以来,历代枢密使基本由文人执掌。即使交给武将把持,也绝对不让他做得踏实。武人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被文人赶走。

武人做枢密使,那就是一句话——谁做谁倒霉。

得知皇帝要重用狄青、提拔他为枢密使、成为这个国家国防部部长后,文人们彻底炸了。各级官员们接连上疏,大家从祖制、理论、文化、名分、辈分等方面论证这件事情,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让狄青出任枢密使,不行!

然而,对于皇帝而言,只要他认定的事情,不行也得行!

本来宋仁宗是一个好脾气的皇帝,要不然他叫“仁宗”呢,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宋仁宗却不让步了。

因为通过平叛的事情,宋仁宗已经彻底顿悟了:文人这帮东西,就是一群百无一用的“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让他们去打仗,一个个得不行;但为了争夺自己的权利,却比赵子龙还要勇敢。这帮人屁本事没有,就会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面孔,用满口仁义道德唾沫横飞地攻击别人,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保护自己的既得利益。对于这种人,就欠把他们扔到战场上,去敌人的刀剑下好好地体验一番。届时,让他们再好好地想一想,自己能不能当这个枢密使。

自己不能当,还不让别人当,什么玩意儿!

当时,为了让自己的偶像当枢密使,宋仁宗算是豁出去了,他把宰执们叫来,告诉他们:“甭废话,赶紧颁布诏书,狄青必须当枢密使,这个没得商量!”

据《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让宰执们颁布诏书时,宋仁宗罕见地声色俱厉。

要知道,在中国历史上,宋仁宗可是一位非常低调有涵养的皇帝,包拯往他脸上喷口水,宋仁宗都不会发飙。但这一次,为了狄青,宋仁宗彻底豁出去了。

宋仁宗的声色俱厉,起到了很好的效果。铁的事实证明,在这群义愤填膺、一拥而上的文官中,好汉是少数,孬种是多数。在他们的眼中,本来阻止狄青上位,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但是,在皇帝已经愤怒的情况下再反对下去,就有赔本的危险(杀头、罢官)了,那就消停吧。

于是,宰执们立刻同意任命狄青为枢密使了。

当然了,虽然同意了这个任命,但是大臣们也不会乖乖妥协,大臣们决定玩一把曲线救国,来一个缓兵之计。

大臣们告诉皇帝,任命狄青的委任书必须得好好写,容他们回去想几天,再上交一个合格的文书。

大臣们的意思很明确,将这件事情拖一拖,把事情拖黄了;或者在拖延期间想一个反击之计。

然而,皇帝根本不中计。

听完大臣的说辞后,宋仁宗微笑地对他们道:“各位爱卿,一个小小的任命文件不用那么费劲,大家何必回家去写。那边,大殿旁边有一个休息室,叫‘小阁子’,你们去那里写吧。要是写得太晚了,我管饭。”

可见,皇帝的意图很明确——甭跟我玩这个,今天不写完,谁也不准走;什么时候写完了,什么时候下班。

见皇帝如此行事,宰执们彻底没招了,大家只能硬着头皮写了一封委任状,任命狄青为枢密使了。

至此,“人犯”出身的狄青,终于凭着自己的努力,成了大宋王朝最高的军事长官,并创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传奇。

然而,狄青根本不知道,身处的这个舞台,其凶险程度将比战场上厉害得多;集皇帝宠爱于一身也不是幸运,而是灾难……

就这样,在不经意之间,狄青成了满朝文武的“公敌”,大家必群起而攻之,不将他“碎尸万段”难解他们的心头之恨。

在这种情况下,狄青的未来可想而知。 韩琦的“大度容人”

自从当上枢密使后,狄青就惊讶地发现——大家全都视自己为官场毒瘤,以前尊重自己的人,不尊重自己了;以前讨厌自己的人,也更加讨厌自己了。

对于这个结果,狄青也应该有点数。

因为,狄青清楚地知道,在他当定州总管时,当时的顶头上司韩琦是怎么鄙视自己的,他又是怎么讨厌武人的……

狄青在定州当总管时,虽然是定州独当一面的大将,却不是当地的一把手。因为根据朝廷规定,当地的一把手必须得是文官,朝廷要用文官管理武将。而当地的一把手,是文官韩琦。

狄青在韩琦手下任职,双方相安无事,也没爆发什么矛盾。但是,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让这对同僚发生了矛盾,最终互相仇恨,不能调解了。

这个人,就是狄青的战友——焦用。

有一天,焦用带领一批新兵去前线,路过狄青的防区。故人好不容易见一次面,自然要把酒言欢一番。狄青摆了一桌酒席,宴请焦用,还要跟他不醉不归。

结果,就在喝酒期间,出事了。

当时,焦用手下有一个士兵,一直对焦用不满,这名士兵就跑到了韩琦那里,告了焦用一状,告他“殴打士兵,克扣军饷”。

作为一个文人,韩琦一直讨厌焦用这种“赤佬儿”,得知这个消息后,他二话不说,就把焦用缉捕归案了。不仅如此,韩琦还要杀了他,以肃军纪。

你想呀,狄青正和焦用喝酒呢,喝得正高兴时,战友就被抓走了,这让狄青情何以堪?狄青赶紧跑到韩琦的公署衙门,准备替焦用说说情,让韩琦释放了这位战友。

狄青来到韩琦的公署后,不敢进去。因为不得韩琦召见,他不能入内,只能在门口等着。结果在等待期间,就听见韩琦在里面正在商量如何处理焦用,还嚷嚷着要杀他。

这一下子,外面的狄青就坐不住了,着急地冲着里面大喊道:“焦用有军功,好儿!”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焦用为宋朝立下了很多汗马功劳,是一个好儿郎,不能杀,请大帅释放了他。”

这里多说一句,在宋朝,夸奖一个男人,是用“好儿”,或者是“好阿哥”来形容,绝不能用“好汉”这个词语。

因为 “好汉”不是一个好词,也不是中原文化发明的词语。

现在定义的所谓的好汉,就是勇敢坚强的男子或者英雄,如小说《隋唐演义》里的隋唐十八条好汉,《水浒传》中的梁山一百零八好汉,等等。咱们常说的词语,也有“好汉做事好汉当”,代表这个人有担当,是一个纯爷们,等等。

然而,这个词汇并不是咱们汉人自创的,而是匈奴人给予汉人的称谓。

《史记》记载:武帝对匈用兵多年,屡挫其锐,匈奴惧怕汉兵,称之为好汉。可见,“好汉”最早的意思,就是一个“汉兵”,跟赞美人一点关系也没有。

在贬低武将的宋朝,要赞美一个男人,绝不用“好汉”这个词。

其实,从语法的量词上,也能看出好汉的褒贬之意。我们常说,一个男人、一位伟人。好汉用什么?一条好汉!

用“条”这种飞禽走兽的量词来形容好汉,可见好汉,到底是一个什么分量了。

书归正传,狄青这么一喊,里面的韩琦就怒了。

本来,韩琦这个人,就鄙视“赤佬儿”、鄙视狄青,也鄙视所有武将。他一听一个臭当兵的敢跟自己说什么“好儿”,真是反了。你也配说这个词!

于是,盛怒之下的韩琦,立刻对着门外的狄青大喊道:“东华门外以状元

唱出者乃好儿,此岂得为好儿耶?”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在京城,皇帝钦点的状元郎,才是好儿郎!一个臭当兵的,也敢称为好儿郎?真是贻笑大方!”

后来,骂完狄青后,韩琦一不做二不休。你不是说焦用是“好儿”吗?我就让你看看这个“好儿”的下场,也顺便灭灭你们这些“好儿”的威风。

韩琦当着狄青的面,咔嚓就把焦用斩首了,史称“立青而面诛之” 。

可想而知,狄青就这样站在一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好战友、好朋友焦用被斩首了。这样的场景,给他带来多么大的震撼。

焦用被斩首后,韩琦甩了甩袖子,满意地走了。狄青站在那里,彻底地傻了。

过了好长时间,才有人过来道:“狄总管,您已经站在这里很久了。”狄青这才如梦方醒,灰溜溜地跑了。

以上,就是韩琦对待武人的方式。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在历史上,韩琦号称三朝贤相,口碑颇高,还留下了一个大度容人的历史典故,是一个宽宏大量、豁达大度的代言人。

有一年,韩琦得到了一只非常好的玉杯,晶莹剔透,毫无瑕疵,绝对是孤品。

得到了这么一个珍宝,韩琦举办了一桌酒席,宴请好朋友来家里做客,让大家一起鉴赏把玩。结果,在传递时,有一个官员喝高了,他手一哆嗦就没拿住,咔嚓一声,玉杯掉在了地上,瞬间就摔得粉碎。

见宝物如此,大家都吓傻了,那位官员赶紧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孰料,见此情景韩琦却不慌不乱,笑着对大家说:“东西嘛,早晚都会破损。你又不是故意的,何罪之有?”

一听这话,众人长舒一口气,并称赞韩琦:“公之量宽大重厚如此。”

然而,在诛杀焦用这件事情上,却没有让人看见一个宽宏大量的人,只是一个小肚鸡肠、鄙视武人的家伙。

在宋朝历史上,以大度容人而著称的韩琦,对待武人都是这个态度,其他文人对于武人的态度可想而知。

这件事情带给狄青的打击非常大。从此以后,狄青彻底认识到了一个可悲的现实——在宋朝,不管你的官职多大、功劳多高,只要你不是一个读书人,那些文官就不会认可你,更不会尊重你,他们只会瞧不起你。即使你成为顶级的武官,这种局面也不会改变。

是的,绝对不会改变……

文臣“围剿”武将

虽然在皇帝的据理力争下,狄青成了这个帝国品级最高的武将(国防部部长),但是,在这个“崇文抑武”的宋朝,狄青不会因为成了枢密使,就得到文官的尊重。文官对他的态度,用四个字形容足矣——严重鄙视。

最先鄙视狄青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狄青的下属,那些枢密院的官员们。

当时,皇帝颁布了委任状后,狄青就走马上任了,枢密院的官员们也被迫迎接了他。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狄青晚了几天才来上班。下属们等了几天后,就非常不耐烦了。这些官员们竟然站在大街上,破口大骂道:“迎一赤佬,累日不来!”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一个臭当兵了,好几天都不来,摆什么臭架子!

这里的“赤佬”,是宋朝官员骂军人的一个蔑称。大家可以想象一下,自己的下属都敢公开辱骂长官,他们还能瞧得起狄青吗?狄青又怎么跟他们共事呢?

当时,狄青每天在枢密院上班,都是如履薄冰、备受欺辱。自从来到这个办公室后,狄青就惊讶地发现,自己好像不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这里所有的人,都把自己当成了一个透明人。除了见面打声招呼,根本没人理自己,而自己听见最多的话就是:“狄总,请您在这里签个字,谢谢。”狄青想问这是什么事,但得到的答复永远是:“你懂啥?赶紧签字,废什么话!”

对于这种情况,狄青很想发飙,但他又没法发飙。因为,自从当上枢密使后,他不仅备受歧视,就连这个枢密院也跟着一起倒霉。

狄青任枢密使时,其他部门称这里为“赤枢”,就是“赤佬们的枢密院”。整个枢密院都跟着受鄙视,枢密院的其他官员们又怎么可能会高兴呢?

除了在单位备受欺负,更让狄青忍受不了的是,文官们还对他进行各种人身攻击,总拿他脸上的刺字说事。

咱们前面不是讲过吗?狄青是一个军人,军人脸上是要刺字的,这就等于告诉了大家,自己是一个“臭当兵的”了。

当时,宋仁宗看见狄青脸上有字后,就告诉狄青:“你脸上有字,这个不好。我这里有药,能把这些字去掉。”

对于皇帝这个善意的举动,狄青是这样回答的:“臣之所以有今天,就是因这些疤痕在激励自己。臣希望保留这些刺字,以激励三军。”

听完这番话后,宋仁宗当时的表现,就一个字:“悦。”然而,群臣没有皇帝的境界,他们只要看见狄青脸上有字,就拿这些字调侃、鄙视狄青。

群臣的这种行为,让狄青的内心很受伤害。然而,还有让他更受伤害的呢!因为,不仅同僚们敢拿刺字取笑他,就连同僚们“罩着”的歌伎们,也敢拿刺字取笑他。

王铚的《默记》上,记录了这么一个故事:

有一次,狄青参加一个酒会。席间,有一个叫白牡丹的歌伎,端起酒杯,挨个敬酒。等给狄青敬酒时,这名歌伎看了狄青一眼,随后大笑道:“敬斑儿一盏。”

“斑”什么意思?疤痕。白牡丹的这句话,就是嘲笑狄青面有涅文。

敬疤痕脸一杯……这种赤裸裸的嘲笑,真是可以。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歌伎这样肆无忌惮地嘲笑狄青,狄青怎么可能忍得了?没过几天,狄青找了一个借口,把白牡丹抓了起来,狠狠地打了一顿,才算出了心中这口恶气。

当然,虽然狄青可以惩治歌伎,不许这种人嘲笑自己,但是,他也只能欺负这种社会地位低下的人。那个敢杀他战友的上级、那些天天嘲笑他是“赤佬”的下属们,狄青又能拿他们怎么办呢?他只能忍气吞声,默默忍受这种心理折磨,接受这一切。

然而,那些文官们却没打算放过他。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罢免狄青的理由,誓要把这个“赤佬”轰出朝廷。

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那些文官们就找到了一个借口,虽然这个借口荒诞无比,但也足以致命。

那么,这是一个什么借口呢?

害人的艺术

在中国,害人这门艺术,只有更精,没有最精……

当时,群臣为了轰走狄青,全都开动脑子,手段可谓无所不用其极。然而,狄青深知大家对自己的态度,所以他一直低调行事,别人损他,他就热脸相迎;别人骂他,他也一点也不在乎。

想轰走这么一个低调、谦虚、谨慎的家伙,还真得动一番脑筋。

话虽如此,但在宋朝,只要你想轰走一个人,有的是办法。哪怕这个办法,是多么地荒诞不经、多么地卑鄙无耻,也能起到该有的效果。

当时,群臣用的这个办法,就是 “造谣生事”。

大家都知道,古代的建筑物都是木质结构,很容易着火,一旦着起来,很难扑灭。在开封这种超级大城市,火势更难扑灭。因为,街道过于狭窄,房屋之间也过于紧密,动辄就几千间、几万间房子连在一起,这要是烧起火来,肯定一发不可收拾。

鉴于此,开封城的防火设施非常到位。具体措施如下:

一、国家规定,一过半夜,家里不许生火,唯恐一着不慎,引发火灾。

二、在各个街道,国家都会安排巡逻队巡逻,这些人敲着锣,到处嚷嚷“天干物燥、小心火烛”,防患于未然。

三、在城内的各个高处,修建“望火楼”,类似今天的瞭望塔。晚上会有专人值班,这些人瞪着大眼睛瞅着京城,捕捉每一个细小的火星,然后通知大家去灭火(晚上的开封城是一片黑暗的,只要有一点点火光就会很快被这些瞭望人员发现)。

当然,虽然宋朝的防火设施很完善,但也只能尽量减少火灾的发生次数。毕竟,靠这些办法完全杜绝火灾,只能用两个字形容——够呛。

那么,这些防火设施,又跟狄青有什么关系呢?

原来,有一天深夜,一名消防人员正在望火楼上值班,结果他一看,大事不好了,狄青家的后院有火星,着火了!

消防人员不敢怠慢,赶紧报告了上级,说狄青家的后院着火了,赶紧组织人去救火。但问题是,狄青是枢密使,是国家高级官员。你一寻常老百姓家要是着火了,消防人员“咣”一脚,就踹门去救了。狄青家的门,这些消防人员不敢踹呀。

为了去狄青家救火,大家就向开封府报告,让开封府尹出示一个证明啥的。大家拿着这个凭证,才敢去狄青家救火。

拿着这个凭证,到了狄青家后,大家全都傻了眼。哪里有火?这里啥都没有嘛。

原来,狄青家根本没有着火。晚上狄府后院有光,是狄青在烧纸钱,祭拜先人。狄青知道国家规定晚上不许生火,因此在烧纸前,让管家去官府备案了,但管家稀里糊涂的,把这件事情给忘了。消防部门不知其情,以为狄府着火了,才闹出了这场“乌龙大戏”。

至此,真相大白。无人受伤,也无处着火,这样的结果,挺好……

本来,狄青解释清楚后,这件事情就过去了,但是,围观的百姓不知真相。结果,大家道听途说,越传越广,最后传来传去,就把这件事情曲解了。在大家的心中,就变成这么一件事情了——狄青是天神下凡,他晚上会在家里放光、放热。狄青“发功”时,火光四射,经久不衰,能把消防队招来,以为他家着了火……

您看,这都哪跟哪呀。

当然了,老百姓之所以这样传,原因有二:

一是大家是真心喜欢狄青。毕竟,狄青是保家卫国的将军,是宋朝的大英雄,且由刺字之身成为枢密使,是他们的榜样与希望。所以,大家用这种事情神化他,来表达一种崇拜的心情。

二是拜中国优良传统所赐,狄青是名人,自然要有一些奇事。否则,也好意思当“名人”!

当然,不管是哪种原因,老百姓这样添油加醋、到处传播狄青的神话故事,也没有什么恶意。这只是一种喜欢他的形式,或者是茶余饭后的一个话题,消遣一下罢了。

然而,当这个故事传到文人耳朵后,却彻底变味了。文臣们发现,自己找到了一个罢黜狄青的最好借口了。

因为,在文人的眼中,狄青的这种事情,跟五代十国的朱温太像了。朱温年轻的时候,也会半夜“发功”,家里也会出现火光,令人以为着火了,等大家去灭火时,却什么都没有。后来没过多久,朱温就把唐朝灭了,自己当皇帝了。

通过这个逻辑,我们可以知道这么一个公式——朱温会“发功”,狄青也会“发功”;朱温发功后,当上了皇帝,狄青发功后,是不是也要步其后尘呢?

于是,文官们开始行动了。

以欧阳修(哪里都有他)、刘敞为首的官员们,大家接连上疏,说狄青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管是真是假,都有“谋反”的嫌疑,且狄青身份低微,不配当枢密使。

为了罢黜狄青,文官们团结了起来,公推自己的“老大”办理此事,让宰相文彦博去逼迫皇帝罢黜狄青。

这才出现了先前的那一幕。

咱们都知道,宋仁宗是一个仁义厚道的君主,那些什么写反诗的四川老儒、胳膊上有龙图案的士兵,他都能赦免,因此,群臣状告狄青谋反,宋仁宗压根儿就不信。但在文彦博不断逼宫、不断压迫下,宋仁宗只能选择了妥协,他颁布了一道圣旨,罢免了狄青枢密使的官职。

一代名将狄青,就因为这么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最终下岗。

狄青的结局

嘉祐元年(1056年),在文彦博的逼迫下,宋仁宗最终签署了罢免狄青的文件,他撤了狄青枢密使的官职,将他发放陈州(今河南省淮阳区)。

对于这个结果,狄青很释怀——毕竟,他输了一场根本不可能打赢的战争。以一己之力,去抵御整个宋朝的文官集团,要是能获胜,那才叫见了鬼。

狄青肯定也知道——接替他的人,就是那个宋朝一代臭嘴,在他面前叫嚣“东华门外以状元唱出者乃好儿”的——韩琦。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既然这个官职注定不是自己的,又何必自寻烦恼?

狄青可能也不知道——他是大宋帝国最后一位坐在枢密使位置上的武将。从那以后,枢密使的位置,牢牢地掌控在帝国文人的手中。帝国的军队也在文人带领下,迎向那最终的、可耻的、可悲的亡国之日。

虽然对于这些知道和不知道的结果,狄青坦然接受,但倔强的他还是需要一个答案。

用狄青自己的话说:“无功而受两镇节麾,无罪而出典外藩。”

“无功而受”,这是客气话。狄青行伍多年,身经百战,之所以能够坐到枢密使的位置,完全是凭借汗马功劳。说他无功,文人们都不好意思开口。

对比无功而受,“无罪而出”,才是根本。

狄青不服,去找皇帝,宋仁宗却不见。是的,宋仁宗没脸见。那幅狄青的画像还在宫中,宋仁宗却这样对付自己的偶像。我要是宋仁宗,也没脸见狄青。

无法见到皇帝,狄青又去见文彦博,要求他给自己一个说法。

说实话,我要是狄青,打死也不找文彦博。因为找他,完全是自取其辱。

根据《野老记闻》记载,狄青到中书省找文彦博,索要一个说法,但文彦博根本不理他。文彦博坐在一张靠椅上,跷着二郎腿,瞅着一脸委屈的狄青,就回复了六个字——“无他,朝廷疑尔”。

没别的原因,就是朝廷怀疑你了,怕你造反!

可想而知,狄青听完这句话,一定是如五雷轰顶,劈得浑身颤抖,心中无法释怀。狄青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精忠报国、忠于朝廷,结果这满腔的热血,最后换来的却是冷冷的“朝廷疑尔”。

这四个字对狄青的打击,不说自明。

听完这个“莫须有”的罪名后,狄青再无言语。对于他而言,事已至此,何必继续争辩、自取其辱呢?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远离朝廷,去地方上班,反而是一种解脱。

看透了这个世界、想明白这些后,狄青接受了任命,他收拾好了行李,离开京城,去陈州赴任了。

虽然狄青想在陈州颐养天年,远离人事纠纷,但可惜的是,不仅开封不是他的舞台,陈州也没有为他准备宴会。

千百年之后,人们只会记得,陈州那里有一个“包青天”,因为放粮翻出了一个“狸猫换太子”的惊天大案,而同样在那里当过官的狄青,则鲜为人知。

因为,在陈州仅仅待了两年,狄青就郁郁而终了。而他的死,也完全是那些人“逼迫”的结果。

原来,虽然把狄青轰出了朝廷,文官们依旧没有放过他。狄青在陈州任职期间,几乎每隔半个月,就会来一个朝廷特使,对他好好地“抚慰”一番。

当然了,所谓的“抚慰”,其实就是逼狄青去死。

朝廷特使每次到了后,都会痛骂狄青一顿。骂完后,特使还会露一下随身携带的毒酒、宝剑,并不怀好意地说上这么一句:“看见没有,早晚有一天,我会用上这些东西。这回你运气好,没用上,咱们下回再说。”

狄青虽然是一个武将,却没有寇准那样的大心脏,也没有邓余这种人替他保驾护航,每次使者走后,狄青都惊疑终日,不能自已。

最终,狄青实在受不了这种“钝刀子”杀人的招数,在生不如死的折磨下,他宁愿一死,也不再受这种罪。

嘉祐二年(1057年)二月,狄青在陈州郁郁而终,享年49岁。关于他的死亡原因,《宋史》给了一个神奇的说法——“疽发髭”。

就是说,狄青是因为头发或胡须上出现了毛囊炎,引起了面部毒疮,最后感染了脑部神经,然后就死掉了。

这种死法的人,综观二十四史,还没有发现第二个。

狄青的死亡原因告诉我们,千万不要让自己心里郁闷,否则任何细小的疾病,都足以致命。

盖棺论定一下,看看这位北宋最著名的将领的一生:

作为一个将领,狄青是幸运的,因为,他能够奋勇杀敌、建功立业,并在史书上留下自己不朽的名字。但是,作为一个宋朝的官员,狄青又是不幸的。因为,在这个重文轻武的时代里,狄青的功劳越大,越会遭到文臣的仇视,且在这些文臣的“帮助”下,除了去死,根本没有第二条出路。

而且,狄青就是死了,也是一个冤死鬼,根本不知道凶手是谁!

狄青和岳飞的结局很相似,都是冤死的。但是,岳飞要比他幸运得多,至少岳飞知道是谁害死了他,史书也记载了谁是凶手。但狄青的死,凶手又是谁呢?是鄙视他的韩琦?是嘲笑他的白牡丹?还是进谗言的文彦博?抑或是提高他官职、导致群臣跟他对立的宋仁宗?

或者,这些都不是。

是当时的那种歪曲的、畸形的、以文抑武的社会风气,最终害死了狄青,害死了这位北宋最著名的将领。这个结局,是狄青的悲剧,也是整个宋朝的悲剧。

春情不断若连环,一夕思归鬓欲斑。

壮志未酬三尺剑,故乡空隔万重山。

我个人认为,唐朝李频的这首《春日思归》,是对狄青一生最好的写照。

狄青的遭遇,是宋朝武将群体遭遇的一个缩影。透过这些武将的遭遇,我们也能清楚地看到这个王朝的未来。

别提什么宋朝的灭亡是因为“积弱”、军队无战斗力等。这些说辞,全是鬼话!

当一个王朝把武将打压到这种地步,这个王朝要是还能有未来,那才叫见了鬼!

一个毫不重视武将的王朝,没有未来,也不可能有未来。

北宋如此,南宋也是如此……

更多内容,敬请关注《宋朝果然很有料》(上部·北宋 套装共7册),京东、当当热卖中~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